2008年2月13日 星期三

「勸進」的中外之辨

「勸進」的中外之辨
14/02/2008

說起華盛頓、孫中山,毓民都會情不自禁,對這兩位偉人歌功頌德;也許是形格勢禁,孫中山好像沒有華盛頓那麼偉大。這不是崇洋,不是親美,因為比較是相對的,不光是人本身,也有客觀的歷史背景、條件。
華盛頓堅拒做第三任總統,「讓」的是制度,不是人(繼任者亞當斯也是選出來的);孫中山把臨時大總統大位讓給袁世凱,那是懍於政治現實,也是信守承諾(袁世凱逼清帝遜位,真正的共和才可以完成)。前者是創下美國總統最多只做兩任八年的憲政慣例(二次大戰期間的羅斯福是一個例外),後者本來可以不讓總統,與袁世凱大打一場,爭奪天下,但是他為了大局,也為了和平,更對袁世凱疑中留情,沒有拚死抓住權力,可是他的後繼者更繼承中國打天下坐天下的傳統,一息尚存,仍然要抓住權力不放,二十世紀中國雖然有孫中山,民主憲政沒有同等品質的人繼志述事,中國人民就只能繼續翹首盼望有王者興的一天,而獨裁專權下的奴才也就只能永遠的「天子聖明,臣罪當誅」!
在華盛頓退隱家園幾年後,一樣有被勸進的時候。一七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正是新總統大選前一年,不少人勸華盛頓再度參選。就如當年他拒絕連任一樣,華盛頓義正詞嚴「訓」勸進者:「……這樣做是可恥的,因為儘管這是我國同胞的願望,而且在大家的信任下我可能當選並任職,但另一個比我更有才能的人卻因此去職……如果我參加競選,我就會成為惡毒攻擊和無恥誹謗的靶子,不但會被加上搖擺不定的罪名,而且還會被誣為懷有野心,一遇時機便爆發出來。總之,我將被指摘為昏聵無知的老糊塗……我應該謝絕我的朋友們一切意在使我重任總統的善良然而是錯誤的想法。」
昏聵無知的老糊塗,一息尚存仍然要指點江山。一百年來,近代中國的「勸進」醜劇也真的不少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