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日 星期五

巧合

巧合蘇賡哲
2008年2月1日

曾經說過,八九民運和戊戌變法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二者都是知識精英要求政治改革的運動;趙紫陽像光緒、鄧小平像慈禧。二者均以流血屠殺收場。康梁逃亡出國;民運領袖也逃亡出國。流血後鄧小平露面說,改革是他的主張。譚嗣同等被殺後,慈禧也出來說,變法是她的主張。還有,趙紫陽及光緒同樣軟禁至死。
易中天以《品三國》紅透中國,他還有一本《帝國的終結》,亦寫得不錯,但注意的人比較少。這是很自然的現象。三國故事忠奸分明,情節波瀾起伏,早在唐代已是講古佬吸引老中青幼的王牌。《帝國的終結》講的是政治制度,相對學術性強些,「娛樂性」便比不上說三國。不過其中有一段論述晚清王朝的文字十分矚目:「載澧是地道的平庸之輩,倒行逆施、鼠目寸光(比如竟於1911年5月拋出極其不得人心的皇族內閣)。更可笑的是,面對不可抗拒的歷史潮流,他們竟採取能拖就拖的無賴政策,以為只要拖延抵賴,就能蒙混過關。拖到1908年,面對如火如荼的立憲運動,才勉強承諾1917年正式立憲,居然還想再拖九年。他們不知道,歷史其實是有大限的,大限一到,機會全無」。
這段話如果將年期各加一百年,豈不就是香港的寫照。太巧合了。一百年前清廷的立憲,和一百年後紅色中國對香港普選盡力拖延的安排,竟像倒餅印般完全吻合,連從08年拖到17年都一樣。不得人心的「皇族內閣」,和不得人心的「功能組別也可以直選」,同是維護掌權者利益的構想。清廷拖不到1917年,香港的普選又如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