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6日 星期日

西 藏 啟 示 錄

西 藏 示 錄


西 藏 拉 薩 的 示 威 和 鎮 壓 , 引 起 全 世 界 的 關 注 , 也 粉 碎 了 中 共 這 些 年 為 辦 奧 運 而 苦 心 經 營 的 和 平 形 象 。 可 見 在 對 外 展 示 的 笑 臉 之 下 , 其 實 潛 藏 洶 湧 的 暗 潮 。 對 西 藏 來 說 , 多 年 來 有 計 劃 的 大 批 漢 人 移 民 入 藏 , 姿 態 是 君 臨 其 上 , 而 非 入 鄉 隨 俗 , 近 年 來 蓬 勃 發 展 的 商 業 , 得 益 的 多 半 是 外 地 前 來 的 商 家 , 而 非 本 地 藏 人 。 隨 商 業 大 潮 而 興 起 的 旅 遊 業 , 也 是 把 西 藏 文 化 當 作 商 品 , 把 寺 院 當 作 賺 錢 的 賣 點 , 毫 不 尊 重 宗 在 藏 人 精 神 生 活 中 的 地 位 。
專 制 性 格 不 改
五 十 年 來 , 藏 人 活 在 解 放 軍 佔 領 之 下 。 五 十 年 來 , 被 毀 的 寺 院 不 盡 其 數 , 被 捕 的 僧 人 不 計 其 數 。 所 謂 自 治 區 也 只 是 徒 具 「 自 治 」 之 名 , 在 充 門 面 的 藏 人 傀 儡 背 後 , 實 際 決 策 的 仍 是 中 共 派 去 的 漢 官 與 軍 頭 。 在 外 來 政 權 和 庸 俗 消 費 主 義 的 雙 重 壓 制 下 , 藏 人 只 能 默 默 地 懷 念 他 們 流 亡 在 外 的 精 神 領 袖 達 賴 喇 嘛 。 長 期 積 累 的 挫 折 與 反 感 , 終 於 在 被 佔 五 十 周 年 的 紀 念 日 , 又 一 次 宣 洩 出 來 。 荒 謬 的 是 , 中 共 急 忙 指 摘 達 賴 的 煽 動 , 而 達 賴 卻 是 一 直 鼓 吹 漢 藏 兩 族 和 平 相 處 的 , 他 甚 至 也 願 意 接 受 「 自 治 區 」 的 安 排 , 只 要 是 真 正 的 自 治 。 這 一 回 , 首 先 站 出 來 呼 籲 藏 人 克 制 的 也 是 他 。
影 響 台 灣 選 情
中 共 官 方 電 視 台 播 出 的 只 是 藏 人 打 砸 搶 的 片 斷 , 解 放 軍 出 動 坦 克 卡 車 鎮 壓 的 實 況 卻 看 不 到 , 我 們 只 能 從 被 送 出 來 的 外 國 遊 客 口 聽 到 他 們 所 目 睹 的 局 部 實 情 。 現 在 , 消 息 已 被 封 鎖 , 電 訊 被 切 斷 , 出 入 拉 薩 的 通 道 也 被 封 鎖 , 遊 客 記 者 一 概 不 能 進 入 。 在 時 空 上 , 就 像 回 到 近 二 十 年 前 的 那 次 暴 亂 一 樣 , 拉 薩 立 刻 變 成 了 一 個 密 不 透 風 的 鐵 桶 , 使 人 懷 疑 二 十 年 的 進 展 在 政 治 上 到 底 留 下 了 甚 麼 痕 。 表 面 的 寬 鬆 絲 毫 沒 有 減 損 政 權 的 專 制 性 格 。 繁 榮 的 背 後 仍 然 是 鎮 壓 的 鐵 腕 。 近 年 來 的 表 象 , 難 道 是 粉 飾 出 來 的 太 平 ? 西 藏 暴 亂 猶 如 一 石 擊 破 水 中 天 , 不 但 舉 世 震 驚 , 也 影 響 到 台 灣 的 選 情 。 胡 錦 濤 近 年 雖 已 不 提 「 一 國 兩 制 」 , 但 名 不 副 實 的 西 藏 「 自 治 區 」 的 下 場 , 仍 然 令 台 灣 人 民 心 驚 。 大 規 模 的 鎮 壓 行 動 再 次 說 明 , 藏 人 絕 非 「 自 治 區 」 的 主 體 。 「 給 甚 麼 」 , 「 給 多 少 」 , 決 定 權 是 在 北 京 , 一 有 甚 麼 風 吹 草 動 , 暴 力 鎮 壓 立 即 登 場 ─ ─ 不 給 了 ! 有 甚 麼 比 這 更 生 動 地 說 明 中 共 在 粉 飾 太 平 背 後 的 真 面 目 ? 尤 其 是 想 到 幾 天 前 在 人 大 開 幕 式 上 向 台 灣 大 拋 橄 欖 枝 的 胡 錦 濤 , 就 是 二 十 年 前 血 洗 西 藏 有 功 而 受 拔 擢 的 中 共 接 班 人 , 也 就 更 加 令 人 不 寒 而 慄 了 。 馬 英 九 過 去 曾 主 張 與 大 陸 「 終 統 」 ( 終 極 統 一 ) , 台 灣 選 民 這 回 也 許 要 說 , 終 甚 麼 統 啊 ? 應 該 是 「 統 終 」 吧 。 台 灣 人 還 是 自 求 多 福 的 好 。

殷 惠 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