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9日 星期三

天 國 的 階 梯

天 國 的 階 梯
「 大 會 沒 有 不 成 功 的 , 閉 幕 沒 有 不 勝 利 的 。 」 雖 說 西 陲 雪 域 之 亂 並 無 妨 兩 會 勝 利 閉 幕 , 但 拾 黃 華 華 省 長 的 牙 慧 , 「 不 出 事 就 是 本 事 , 出 了 事 就 是 大 事 」 。 如 此 說 來 , 終 究 是 出 大 事 了 。 西 藏 問 題 非 一 篇 短 文 所 能 盡 述 , 要 正 本 清 源 , 請 讀 王 力 雄 的 《 天 葬 》 。 總 之 , 三 月 十 五 日 是 共 產 黨 撕 毀 十 七 條 協 議 , 進 藏 「 平 叛 」 的 紀 念 日 。 那 年 ( 一 九 五 九 ) 藏 傳 佛 四 大 派 黃 、 白 、 花 、 紅 的 宗 領 袖 全 部 出 走 ─ ─ 此 為 西 藏 宗 史 上 絕 無 僅 有 的 紀 錄 。 任 何 宗 都 誕 生 於 苦 難 , 世 界 屋 脊 是 離 天 國 最 近 的 所 在 , 在 那 高 寒 雪 域 , 人 生 下 來 就 是 受 苦 , 如 無 宗 歸 宿 , 他 們 就 成 了 天 國 的 棄 民 。 然 而 , 共 產 黨 入 藏 五 十 七 年 來 , 始 終 領 悟 不 了 甚 麼 是 「 西 藏 文 化 」 。 在 毛 時 代 是 用 共 產 意 識 形 態 取 代 佛 , 並 於 文 革 中 臻 達 極 致 , 藏 區 寺 院 盡 付 斷 壁 殘 垣 , 僧 侶 悉 數 還 俗 去 「 農 業 學 大 寨 」 … … 及 至 胡 趙 新 政 時 期 , 胡 耀 邦 的 民 族 政 策 最 為 開 明 , 達 賴 喇 嘛 也 是 在 這 個 時 候 和 北 京 恢 復 了 聯 絡 , 他 把 鄧 小 平 稱 為 「 老 朋 友 」 , 並 對 胡 趙 印 象 殊 佳 。 雙 方 關 係 已 接 近 突 破 , 惜 乎 胡 耀 邦 下 野 ( 民 族 政 策 正 是 他 的 「 罪 狀 」 之 一 ) 使 談 判 有 了 挫 頓 , 還 好 , 負 責 和 達 賴 喇 嘛 溝 通 的 統 戰 部 長 閻 明 復 , 還 有 新 任 總 書 記 趙 紫 陽 都 是 開 明 之 人 。 殊 不 知 , 八 九 年 拉 薩 藏 變 和 北 京 六 四 屠 殺 , 令 談 判 前 功 盡 棄 。 江 澤 民 的 時 代 , 是 一 個 人 慾 物 慾 大 漲 潮 的 鍍 金 時 代 。 別 的 不 論 , 單 說 拉 薩 西 藏 軍 區 面 前 的 餐 館 、 卡 拉 O K 、 夜 總 會 、 遊 戲 機 房 如 雨 後 春 筍 , 這 被 藏 民 稱 為 「 紅 燈 區 」 和 「 黨 政 軍 妓 一 條 街 」 。 據 《 天 葬 》 一 書 披 露 , 中 共 樹 立 的 「 先 進 典 型 」 孔 繁 森 , 生 前 也 是 拉 薩 歌 舞 廳 的 常 客 。 最 能 代 表 拜 物 和 縱 慾 的 鍍 金 價 值 , 可 數 江 時 代 曾 任 四 川 省 委 書 記 的 周 永 康 。 他 到 甘 孜 藏 區 說 : 「 你 們 藏 胞 為 甚 麼 只 顧 來 世 不 顧 今 生 ? 」 他 力 勸 藏 人 , 不 要 捐 獻 那 麼 多 財 物 給 寺 院 , 要 過 好 自 己 的 日 子 。 在 周 永 康 看 來 , 人 人 都 應 為 致 富 而 活 , 試 問 他 對 藏 文 化 可 有 一 絲 一 毫 的 理 解 和 尊 重 ? 就 算 「 發 展 是 硬 道 理 」 吧 。 中 央 政 府 與 各 地 援 藏 的 資 金 , 以 及 青 藏 鐵 路 創 造 的 商 機 , 絕 大 部 份 還 是 被 入 藏 漢 人 賺 走 了 ; 給 憨 直 敦 厚 的 藏 人 留 下 的 , 卻 是 環 境 的 破 壞 和 文 化 的 創 傷 。
藏 傳 佛 四 大 派 之 白 , 接 掌 門 者 是 在 西 藏 轉 世 的 靈 童 , 他 就 是 唯 一 被 北 京 和 達 賴 喇 嘛 雙 方 都 承 認 的 噶 瑪 巴 活 佛 。 他 從 小 受 過 江 澤 民 的 接 見 , 並 有 統 戰 部 指 派 師 栽 培 育 , 然 而 連 他 都 秘 密 逃 亡 了 。 ○ 一 年 我 在 印 度 見 過 噶 瑪 巴 活 佛 。 他 對 我 說 的 一 段 話 , 謹 抄 錄 於 此 ─ ─ 「 西 藏 有 過 宗 興 盛 和 非 常 和 平 的 既 往 歷 史 , 這 四 十 多 年 來 , 無 論 是 從 宗 還 是 世 俗 的 角 度 來 說 , 西 藏 佛 和 百 姓 生 活 都 受 到 很 大 挫 折 , 這 令 我 很 痛 苦 和 產 生 了 深 深 的 悲 憫 。 」 誠 哉 斯 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