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7日 星期四

從統獨到民獨之爭的兩岸變局

從統獨到民獨之爭的兩岸變局

   台灣總統選舉已於去周六順利完成。從競選期間兩黨互相攻訐的活動,看選後競逐雙方得體表現以至激情的選民馬上恢復常態,顯見經過這麼多年的民主洗禮,台灣人民在政治上已非常成熟!誰說中國社會不適宜實行民選政治?  國民黨馬英九和蕭萬長得七百六十五萬八千七百二十四票,比率百分之五十八點四五;民進黨謝長廷和蘇貞昌獲五百四十四萬五千二百三十九票,比率百分之四十一點五五。此次選民投票率高達百分之七十六點三三,國民黨比民進黨多二百一十多萬票,稱前者以壓倒性勝出,絕不為過;今年一月台灣立法院議員選舉,國民黨全面勝利,但得票率只有百分之五十一點二,突顯了國民黨乘勝追擊、氣勢如虹之勢。  民進黨陳水扁八年統治,可說辜負了台灣人民殷殷期盼,看陳國祥主編的《哭泣的台灣》(台北印刻社出版,二○○八年二月)所收九篇文章和二篇序文,對陳水扁的敗選,應視為理所當然。一句話,這八年來,陳水扁政府把台灣的方方面面,都搞得一塌糊塗。台灣名政論家南方朔在該書〈序論〉中一針見血指出,陳水扁造成台灣的最大傷害是對「道德與價值的破壞」,而陳水扁留給台灣的「道德廢墟與誠信荒原遺患無窮,要經好幾過個世代始有可能逐漸矯正……」。非常明顯,如果民進黨延續統治,可視為大多數台灣人肯定其管治手法,謝長廷政府必會繼續陳水扁貪腐無能之治,台灣便不知伊於胡底;如今選民以選票強烈表示對民進黨的失望,該黨若不深切反省、徹底「翻修」,便可能「回到從前」,淪為邊緣化小政黨。從這一角度看,陳水扁慘然落台以至面臨慘淡收場(新政府「按章辦事」追查他的貪污劣跡,作最樂觀的推想,是定罪後獲得特赦—一如當年的尼克遜),對民進黨應有激勵作用。  正因為陳水扁治台八年「有破壞無建設」,一無是處,馬英九政府等於接下一個百廢待興的爛攤子,他如何收拾殘局,能否「振興中華」,要看飽學的馬英九的魄力有多大和有沒有把政治理論貫徹實踐的才幹。  對於五月二十一日馬英九就任總統後的台灣政局,筆者有如下數項看法─  一、「舊」國民黨是個徹頭徹尾的腐敗顢頇爛透的政黨,馬英九的清廉自持雖然予人耳目一新(要慎防過度矯情。馬夫人成為候任第一夫人後仍掮背包乘公共汽車上班,便太「克己」,馬氏一家廉潔簡樸,有聲於時,是眾所周知的事,如今犯不着再如此造作了,要知道她這樣做會浪費多少公帑及對市民帶來多少不便。馬夫人身份已變,行為亦要作相應調適),但部分黨內元老是貪墨和「黑金」活動的既得利益者,他們會否嫌馬氏「阻礙地球運行」而有對他不利的動作?副總統蕭萬長為幹練的技術官僚,以凡事好商量名於時,也許他才是「黨國元老」屬意的總統人選!  二、美國軍事專家對除了海軍陸戰隊的台灣各兵種評價甚劣(見陳書頁九十三至一二二),然而,經過陳水扁八年的「整編」,這支已徹底掃除蔣家軍色彩的「新扁軍」,也許作戰能力有限,非靠美軍馳援無法和解放軍抗衡,但本土性十分深厚,能否與外省人合作無間,有待考驗。還有,民進黨在府會失勢,可能迫使它再度走上街頭抗爭,以台灣本土人士為骨幹的警察會否全力維護治安,值得留意。  三、馬英九的政治理念,不少和北京對台取態「對着幹」。由於馬氏是學者型政治人物,有所執着,不會太快「翻盤」,因此不易「和好如初」。馬英九執政後,在兩岸關係方面,他強調台灣是獨立國家、台灣前途由台灣人自決(這是馬氏競選的最大「賣點」);他又明白宣示除非中國拆除瞄準台灣的千餘枚導彈,不然不會和北京簽署和平協定;中國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為兩岸和平協商的大前提,但馬氏一再說他理解的「九二共識」不等同「一個中國原則」。  四、對中國來說,多方試圖「明獨」的陳水扁雖是去而後快,但馬英九豈是更好對付的對手?陳水扁當政時,中、台因獨、統問題而怒目相向,絕大部分中國人都會數說陳水扁的不是,在這件事上北京大有群眾基礎;然而,馬英九代表的是民主自由,這意味兩岸的爭持將從統、獨變成民(主)獨(裁),馬氏佔據普世價值高地,北京成為「反面教材」,大部分中國人應有此共識!換句話說,在這個問題上,北京因陳水扁落台而處於下風。  馬英九已成為中國人追求民主自由的典範人物,台灣大選和平落幕,仍然不肯放權的北京領導人也許會感羞耻、慚愧;香港有知覺的「社會活動家」,勿論其政治立場,應有無助無力甚且蒼涼之感,他們追求普選的自由竟因北京領導人說不而無下文……。馬英九推行的兩岸經濟政策,香港肯定短期內無法分享利益;另一方面,馬氏身上散發的奉公廉潔、民主自由的精神面貌,對香港人有重大啟迪意義。馬英九高票和平當選,不僅體現出只要有適合的氣候和土壤,中國人搞民主和西方人並無二致;更重要的是,在外人面前,中國人不再是不熱愛、不追求自由民主的民族,香港人會因台灣選舉而感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