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8日 星期五

民主政體堅如磐石港人移台或成潮流


民主政體堅如磐石港人移台或成潮流   馬英九當選中華民國第十二任總統,未宣誓就職便給北京帶來諸多麻煩。當選翌日,他拜訪美國駐台「地下大使」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處長,雙方也許「言談甚歡」,談些什麼,雖然沒有宣布,但不外是中、台及台、美關係;其公開對外發表的是,馬氏已表達就職前訪美之意,楊甦隸處長表示此事由華盛頓決定;過了二天,白宮發言人說已知道馬氏訪美的意願,將按慣例處理。此事二度公諸於世,正是有關方面測試北京反應的手法。對中國政府來說,簡簡單單一件事卻甚棘手。馬氏完成全島拜票後以無官式職稱之身赴美訪問,事在必行,中方若反對,等於馬氏未上台便打壓,必然增加日後中、台建立表面和諧友好關係的難度;若不表態,「樂觀其行」,則老美可能以高規格或規格不高但熱誠接待馬氏,等於彰顯台灣的政治地位及對馬英九的重視,這又豈是北京所樂見。  對於馬英九掌政後兩岸三地的變局何去何從,筆者有如下的四點看法─  第一、和陳水扁這名「蕃薯之子」不同,馬英九在美國接受完整的高等教育,能夠與美國人有默契地直接溝通。會說「胡人語」,本是稀鬆平常的事,但馬英九的政治理念,和美國完全「接軌」,這不但散見其競選綱領,更詳盡地紀錄在二○○六年三月他以台北市長身份在紐約接受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cfr.org)的訪問長文中(訪員是他的「博導」高罕〔J.A. Cohen〕教授),美國人對他評價極高,高罕教授甚至認為在某程度上他引導、啟動了國民黨的「進化」(evolution)。布殊總統致馬英九當選的賀電(捨比更直接方便的溝通方法不用,拍電報的目的在公布周知),有幾句令馬英九感動到「差一點流眼淚」的話:「台灣大選過程順利,深具民主自由意義……,台灣是亞洲、世界的民主燈塔。」高度評價台灣政治和馬英九。馬氏與美國人「同聲同氣」,等於說他們的價值觀基本相同,在對付經濟發達政治專政的中國,彼此更易「心有靈犀」;陳水扁主政下,美、台經常「意見不合」的情況將不會出現,那意味美、台對中國的立場將趨一致。中、美、台都希望維持台海和平共同發展經濟,然而,有如希望世界和平是世人的共同願望一樣,如何達致目的手段,因價值取向不同而互異,矛盾、衝突由此衍生。  第二、政治意識各走極端,中、美之間最佳的關係只能做到同而不和,在此前提下,馬氏與美國的直接交往、密切溝通,便不難引起北京的猜忌,甚至捕風捉影地以為美、台眉來眼去,合謀對中國不利的策略。北京視陳水扁為仇敵,無法把他除掉便當他不存在;但對付對中國表面不懷敵意而且主動伸出「共同賺錢」之手、積極推動兩岸經貿往來的馬英九,中國迄今似無善策,如老鼠拉龜,不知從何下手。可以肯定的是,馬英九的美國關係將令中國如芒在背,美、台「良性互動」,北京便會坐立不安。  第三、退休哈佛政治學教授亨廷頓(S. Huntington)一九九一年在題為〈第三波─二十世紀後期的民主化〉論文中,提出著名的「兩次輪替檢定說」(two-turn-over test,見黃天沂的〈政黨二次輪替 台灣民主日趨成熟〉,刊本報二十五日第十一版),從七十年代殖民地相繼獨立的政治發展過程,歸納出「政權經過二次民主且和平的轉移」,是奠定民主政體的基本條件。台灣的「政黨輪替」,正好印證亨廷頓的理論。這種轉化,說明台灣的民主政體有堅實基礎,除非外來力量強大至足以一舉把之摧毀,不然台灣政治絕不會「回到從前」一黨獨大的專制舊路。在這種情形下,中國瞄準台灣的飛彈易遷、台灣的民主政體難改。這即是說,台灣不可能以改變現有政治體制作為交換中國放棄武力攻台的條件;但中國為了展示對台灣的善意,在馬氏一再表示不搞台獨的前提下,搬走飛彈的可能性不容抹煞。  第四、美國國務院東亞局台灣協調處處長史伯明昨天就馬英九當選發表談話,其中提及包括美台關係重納正軌、協助台灣強化軍事防、中國降低對台軍事威脅及放鬆對台灣國際空間的打壓以至鼓勵兩岸進行有意義對話等五點期望,同時強調「美國支持的台灣民主,是美、台的共同核心價值」。所有種種,意味美國不會放棄台灣這隻牽制中國的棋子,在美國軍事世界獨霸地位未變之前,自由民主台灣穩如磐石,不容置疑。  民主台灣不會變,香港的民主則遙遙無期(即使有期,亦是已知結果的選舉),而且在可見的將來二○四七年必然要和內地合體同制,這種前景,加上如果未來台灣經濟再次起飛,香港也許會掀起新移民潮,這次是向台灣移民!筆者常說中國的香港政策徹底失敗,回歸十一年了,香港不僅起不了「封雍齒」的示範作用,台灣和平政黨輪替,更令香港政治改革(?)黯然失色。過慣自由生活的香港人,在適當時機必會作出對本身最有利的明婷@@嚝隉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