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6日 星期三

有異於官方報道的西藏騷亂

有異於官方報道的西藏騷亂

  在熒幕上看「三.一四西藏騷亂事件」的觀眾,大概都會得出這是一小撮非法分子破壞治安、燒掠搶劫的騷動,可是,《洛杉磯時報》記者十七日在蘭州發出的通訊,指出這是「中國政府成功地在國人面前扮犧牲者」,而此為北京宣傳部門向白宮和五角大樓「偷師」學曉「散布謊言」(spin)的結果。  非常明顯,西藏騷亂並不如官方報道那麼簡單。也是事有湊巧,事發前後剛好有《經濟學人》駐北京通訊員─似乎是唯一的西方新聞工作者─在場,而這位未透露姓氏(這是該刊的慣例)的記者有此機會,則是北京主辦奧運答應海外記者有「自由採訪」權利的倖致;不但如此,據記者的陳述,西藏當局批准他到訪,還因為三月十日(西藏暴亂及達賴喇嘛出走印度的四十九周年紀念日)及十一日迅速平息一場喇嘛小騷動,當局因而信心十足,認為不會再出亂子……。不過,如果閣下細閱關愚謙教授近日有關西藏問題的評述,則可能會有這名記者一早預知拉薩將有「大件事」而提出入藏採訪的申請─既能「預知」,顯見「三.一四事件」是一場有陰謀有組織而非西藏百姓和僧侶的自發活動!  然而,即使有記者在場,「三.一四事件」的起因仍撲朔迷離,因為這天下午肇事的究竟是目擊者所說的「警察在大昭寺寺外毆打二名喇嘛」或是官方的「一群喇嘛以石塊襲擊警察」。無論誰先動手,一場西藏人砸燒破壞北京路南端拉薩舊城區一帶漢人及回人開設的商店因此而起;「暴徒」把店內貨物拋出街外縱火焚燒,同時高叫「自由西藏萬歲!」、「達賴喇嘛萬歲!」  拉薩的漢人對於警方遲遲才出動平亂,感到意外,但官方自有盤算,因為奧運在即,再來一次類似「六四天安門廣場清場」活動,政治風險太大;因此,先讓「暴徒」恣意以行動宣洩憤怒,使「暴徒破壞焚燒私人財物及群毆漢人」的「實景」,通過電子傳媒傳遍世界─過去幾天假期香港電視多個頻道天天數次重播─其後的武力鎮壓便有必要。海外觀眾只看到數十輛載滿士兵的軍車開進拉薩而未見當局如何在刻意不下達「戒嚴令」之下「收拾殘局」,因為在關心香港記者人身安全的藉口下,幾家電視台的工作人員已被「護送離開拉薩」。和一九八九年三月騷亂當局馬上下「戒嚴令」(至九○年五月才「解嚴」)所有外國遊客包括新聞工作者被逐出境不同,這一次,當局只勸告外國人離去(留下的集中在一家旅館)而未下逐客令,《經人》記者簽證有效期至十九日,因此才有機會見證軍警「善後」的點滴。據他的報道,憲兵開槍目的在示警,且並非掃射而是零星射擊;軍警入屋拉人以警棍毆打兼拳打腳踢,在所難免,有些軍人則清洗路邊血蹟……。北京念念不忘的是六月二十日奧運聖火將由珠穆朗瑪峰進入拉薩。  中國在經濟上對西藏的照顧,真是無微不至,據一九九九年二月號《大西洋月刊》(www.theatlantic.com/issues/99feb/tibet.htm。內容並未過時,對西藏問題有興趣者不應錯過)一篇長文〈中國人眼中的西藏─不少在西藏工作的中國人以為自己是理想主義的進步志士,從不認同西方人指他們是進行「文化帝國主義」的代理人。現實上他們無可避免地兼具這二重身份〉,筆者不厭其煩把題目連精要譯出,是從中可看到西藏問題癥結所在。該文指政府寬免西藏農人的地租、商人有稅務優惠(有友人指在西藏設公司是資金合法進入內陸的捷徑),一般受薪者不必或僅納象徵性稅率的稅;中央政府於五二年至九四年間,在西藏建設上投放四十二億(美元.下同)資金,僅一九九六年便投入六億,是年美國對整個非洲的經援為八億─西藏人口只有二百五十餘萬,非洲人口以億計。《經人》則指出在二○○○至○七年間,西藏每年GDP俱錄得百分之十二以上的增幅,鄉鎮人均收入最近六年來持續有雙位數字增長(旅遊業興旺及冬蟲夏草價格飛漲是原因之一),去年城市居民可動用入息增幅達百分之二十四,中產階級在拉薩已形成。可是,經濟改善仍無法遏止西藏人對宗教自由和政治自治(真正的「藏人治藏」)的追求……。《大西洋》的長文指出八○年中共總書記胡耀邦訪問西藏後,強烈批評中共的西藏政策,他主張加強投資刺激經濟增長,同時漢人應尊重西藏文化;幹部要學習藏文,藏文必須成為官方語文之一,而北京應賦予西藏人更多的宗教自由……,但一九八七年拉薩暴動後上述建議便被廢棄,是年胡氏落台,西藏政策重回強硬路線!現任西藏自治區書記張慶黎二○○六年上任後,強硬執行不准學生、公務員及其家屬參與宗教活動的政策,大力抨擊仍受藏人普遍尊崇甚至膜拜的達賴喇嘛;同時加強僧侶的「愛國教育」且嚴禁擺掛九九年出走印度的噶瑪巴活佛的圖像……。  教義中沒有「暴力」一詞的西藏僧侶,並非無端端挑釁當權派的。香港現在仍有新聞自由,如果新聞工作者不作客觀的報道和評論,香港便什麼優勢都沒有。香港傳媒不應只照搬北京的官方消息。  外國記者清場後,西藏的情況唯有靠官方報道,而官方報道的可信性有限,是世人皆知的;昨天當局安排記者入藏採訪,他們看到的肯定是一片昇平景象,有藏人指控其同胞中的壞子分子受「達賴集團」的指使進行破壞,亦是「例牌菜」……。  在真相無法大白的情形下,杯葛奧運的「串連」已悄悄在西方多國展開,希臘聖火採集現場的抗議,是一次有計劃有組織反對中國的西藏政策活動的開始,無國界記者組織已提出「西方顯要」拒絕出席奧運開幕儀式的「建議」,法國外長(無國界醫生創會人)公開表示「有興趣」;因為中國與蘇丹的友好關係而號召運動員及廣告商抵制奧運的政治活動,在「三.一四事件」後有升級之勢。冰島歌后碧玉(Bjork)、美國女星米亞.花拉和大導演史匹堡這些在西方世界有大量「粉絲」的演藝界人物,對西藏及蘇丹人民的同情,必然引起在中國沒有經濟利益的個人和團體的正面回應。目前的情況對奧運的舉行絕不會有影響,但奧運因此失色,似難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