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4日 星期二

公民社會特徵

公民社會特徵蘇賡哲
2008年3月3日

如果說一個社會的民主程度,取決於這個社會是不是發達的公民社會。而公民社會兩大主要特徵,是民眾組織的活躍程度,和公眾言論自由空間的大小,這在加拿大當然是及格的。北歐一些小國則是更臻高度發達的公民社會。這些小型民主國家的非政府組織非常蓬勃,幾乎人人口袋中都有一大堆民眾組織的會員卡。這些會員卡可能比現金更重要,沒有它們,日常生活會寸步難行。
說起來,九七前二三十年間的香港,是沒有民主,卻具備公民社會徵象的特殊例子。大型非政府組織不說,單是寫作人的團體,我就參加了兩個,其他民眾組織也非常自由,港府不加干涉。換了在五十年代,港英對民間組織是看得比較緊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希望避免介入國共鬥爭。像早些時我在這裏提過的編劇家沈寂,便因參加左派讀書會被港英政治部盯上,卒之驅逐回大陸。到八九十年代,反正九七易手在即,大局已定,不妨放任自如,因而相當寬鬆。至於公眾言論空間,除反英抗暴特殊時期,一向疏於限制。余英時憶述他「解放」後從內地赴港,一跨過羅湖橋便頓感輕鬆自由。這是喜歡發表意見的知識分子對極權社會「寒蟬效應」的解除特具敏感故。
沒有民主的中國,自然視非政府組織為洪水猛獸、為邪教、為外國黑手操縱的顛覆工具。不過在中國,除了騙子必然是真的外,什麼都可以是假的。「民主黨派」尚且是假的,非政府組織更是「如真包換」了。不過,我倒可以替它找出個辯解:中國的「非政府組織」確實和政府沒有關係,這些組織由中共黨委控制,是黨組織而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