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9日 星期三

中国民主人权人士就西藏局势的公开信

中国民主人权人士就西藏局势的公开信

杨建利 胡平等

一切爱好自由的朋友们!中国政府正在整个世界的众目睽睽之下,继续对西藏人民进行系统性的的迫害和屠杀。这种行为是在整个世界面前对人类尊严的公然侮辱和挑战。我们该怎么办? 这次大屠杀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而是中国政府公开而粗暴地执行了半个世纪之久的对西藏文化进行毁灭的又一突出表现。 我们要用奥林匹克的金牌来祝福这样的屠杀吗?我们请那些要去北京出席奥运会的人,先转道拉萨再去北京。我们请你在那些无辜的藏人和僧侣的尸体面前停留一下。他们唯一的罪名就是用和平方式实践他们的信仰。中国政府发言人说藏人是"暴徒"。然而。1989年的64事件告诉我们,无论抗议者是多么的和平,中国政府也是要血腥镇压的。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中国政府系统性地毁灭西藏文化的行为是令人发指的,但也不是孤立的。这个非法的、不稳定的政权,始终在用同样赤裸裸的面孔在对待它统治下的人民,侮辱人权的尊严。中国政府不惜一切代价,唯一的目的,就是要保持住其统治的权柄。我们该怎么办? 在中国大陆,每一天都有人民被逮捕、投入监狱和羁押,而不经过任何正常的程序。每一天,无辜的百姓都在被剥夺土地以及说话和思想的权利。十九年前,全世界人民都看到了中国政府怎样用坦克车镇压和平集会示威的民众。十九年来,中国政府并没有改变。 所有不认同中国专制政权做法的人,都请在此签署这封致国际社会的公开信,让全球的人民扪着自己的良心问一下,这是一个奥运会东道国标准的行为吗?我们该怎么办? 一切爱好自由的人们!历史告诉我们,我们不能也绝不可以沉默。 我们的沉默将谴责我们。我们的沉默将给野蛮的中国政府一个信息,就是他们可以在践踏自己公民利益的同时,收获来自奥运会的利益。 我们不能沉默。我们不能同意继续无条件地参加北京奥运会。对于同意我们看法者,我们欣慰;对于继续无条件要参与奥运会的人,我将为他读上一段德国某牧师写下的诗句,告诫我们沉默的后果:开始他们迫害共产党人,我沉默,因为我不是共产党;接着他们迫害犹太人,我沉默,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开始迫害贸易联盟者,我沉默,因为我不是贸易联盟者;再后来他们开始迫害天主教徒,我还是沉默,因为我是清教徒;最后他们迫害我,但是那个时候,已经没有人说话了。我们呼吁全世界政府、宗教、商业和各种组织的领袖们,请别让沉默最终来谴责和惩罚我们自己。我们尤其要呼吁历史上具有人权传统的美国政府,立即考虑重新将中国列为人权最差的国家之一。在这样的人权暴行前面,将中国不列入最差人权国家之一,是无法代表正义的。我们作为中国人权和民主的追求者,请求布什总统站在被屠杀的西藏人面前,告诉人们,他因为是个体育迷,所以要去北京参加奥运。时至今日,必须告诉中国政府,参加奥运会的条件是履行诺言而不是空话。不要坐视北京奥运成为中国的人权灾难。时至今天,必须告诉中国政府,参加奥运会的条件是中国必须履行奥运人权诺言而不是空话。 时至今天,必须告诉中国政府,主办奥运会的条件是必须符合以下最基本的人权标准: 1) 在正在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上重新确认中国政府于1998年10月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2) 将给予外国记者自由旅行和报道的权利延伸给中国记者,并在奥运会后维持继续给予中外记者这一权利;3) 释放所有因1989年民主运动和六四屠杀事件而仍被关押的所有人士。4) 停止逮捕人权活动人士和维权民众。5) 废除边境黑名单,使所有的中国人包括民运人士可以自由出入国门。现在已经是要求中国政府担负起责任的时候了。我们也要让我们所在国的政府担负起督促中国政府,使得上述最基本条件得到立即满足的责任。 我们不会让西藏人民孤立无援,我们不会让中国人民心寒绝望。我们不会让我们自己因为沉默而受到谴责。我们恳请国际社会,和我们这些人权与民主的追求者携手,劝阻中国政府放弃其粗暴镇压的政策,立即同反对派的联合力量建立对话,以带给中国人民真正的民主和自由。上帝拯救所有受难者,上帝给我们仁爱的力量!

杨建利 胡平 严家其 盛雪 封从德 徐文立 周锋锁 陈破空 傅希秋 易改 陈奎德 周健 薛伟 秦川 姚勇战 吴仁华 林牧晨 刘国凯 许毅 张晓刚 严明 韩文光 苏明 逸君 莫默 钟严 刘云霞 王丹 刘希平 梁琳 冯保罗 舒洋 费良勇 彭小明 潘永忠 邹海霞 王万星 何新强 严京 杜希恩 王云安 王丽 孙如峰 杨真 潘晴 汪岷 张伟国 赖安智 薛天汉 钟炜 钟锦江 高建 郭平 武宜三 唐元隽 黄钟 王天成 徐沛 陈平 张三一 金秀红 霍明学 会民胜 曾建元 林正阳 蒋品超 燕陵如 葛龙 陈尔晋( 2008年3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