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30日 星期日

"to tell the truth"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陈维健

海外的留学青年们你们好! 在西藏发生血案以后,我看到了一部分留学青年,在他们学习和生活的社区内,以及在网上对最近一段时间来,西方媒体对西藏血案的报导愤愤不平。特别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将中国政府公布的一张有着藏人向军车扔石头的照片进行切割,使之看不到扔石头的画面,你们认为这是一起严重歪曲事实的报导,是有意偏袒在拉萨进行打砸抢的暴徒,是西方一贯来妖魔化中国的表现。近日来,已有数以万计的网民声援在中华网军事论坛发起的谴责CNN等西方媒体的签名活动,世界各地的海外留学生也开始组织对西方媒体的抗议活动。在我生活的纽西兰,十九日留学生们也为此走上街头,对此我作了报导,你们的行为促使我写下这封信。 (博讯 boxun.com) 作为海外的留学生,关心中国当前所发生的政治事件应当得到肯定,因为在这个以不关心政治过好自己生活为人生哲学的今天,你们能拿出时间和精力来关心国家关心政治。说明在你们内心还有激情和理想在燃烧。但你们在对西方媒体作出这样激烈的反映时,你们又没有想到,在拉萨发生血案时,所有的海外媒体全部被清除出场,所有拍摄到的镜头全部来自中国政府的媒体时,这样的报导是否公正。对于西方媒体在报导西藏血案中如有失之偏颇的地方,可以向他们提出指正促使他们更正。但是你们却以文革式的方式,给予上纲上线的进行批判,并以游行示威的方式来进行是否过于激愤。因为这些西方的媒体,毕竟是不受政府控制的自由媒体,而西方的自由媒体一直是西方自由和权力批判的象征。对于西藏这一次所发生的血案,站在对权力批判的立场上,他们即使有所偏袒西藏作为一个弱小的民族,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几十年来中共在西藏所采取的暴力统治,和89年拉萨血案以来的种种事件,都使西藏问题成为西方媒体长期关注的焦点。在CNN切割图片问题上其原因也完全是中共新闻封锁所造成的。因为新闻封锁使西方媒体在得不到第一手照片情况下,不得不采用中国媒体所提供的照片。而中国的新闻媒体就是中共的宣传单位,从来就没有公正可言,从来都是假新闻。对于中国的假新闻之多是人所共知,已不需要我在此指出,但是对此你们全休却保持一致的沉默。而在CNN图片切割的问题上你们却小题大作,把它提升到对中国的抹黑妖魔化的高度来。至于你们所指责BBC 的图片,我在此引用一位网上有心读者所写的一段文字来说明这个问题。“3幅引用BBC的图片,上面画着救护车,而下面却写着".. heavy military ..",明显是BBC误导读者把救护车看成军车。但是我亲自去BBC查证了这篇新闻原文,发现图片下面的英文内容与腾讯所给截图上的英文大相径庭!原文写的是"There have been many reports of injuries and deaths in Lhasa",而腾讯却给篡改成了"There is a heavy military presence in Lhasa"! 还反讽BBC愚昧. (该新闻原文网址
http://news.bbc.co.uk/2/hi/asia-。当然,对于西方媒体在西藏问题上的态度,确实让你们感到不安。因为这与你们长期以来所受的教育有关,在共产党的单方面宣传之下,对于西藏问题你们所得到的是资讯是非常不健全的。当这些不健全的资讯所产生的思想和西方世界在对西藏的认知上产生了强烈的对立时,你们的情绪就会十分地亢奋,甚至说出西藏该打该杀的暴力言词来,站在政府的暴力立场上,站在早已被文明社会所唾弃的大国沙文主义立场上,无视西藏的文化,无视西藏民众的生命,还把这样的立场它当作爱国主义的表现。 留学生们,我认为你们至所以站在中共政府的立场上,是皆于你们对西藏问题的无知造成的。在你们的的眼里的西藏,是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的,用现在的话来说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对于你们来说影响最深的大约莫过于唐朝文成公主嫁到西藏的故事。唐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强大的一个朝代,但却被当时的西藏吐番打到长安首府,订了城下之盟,将公主作为礼物嫁给松赞干布。如果说嫁出一个公主就可以证明所嫁的国家就是女家的国土,这未免显得荒唐。如果一定要成立这个逻辑的话,那么西藏也并不属于中国,而是尼泊尔,因为在中国嫁出文成公主的同时,松赞干布也娶了尼泊尔尺尊公主,而尼泊尔公主的地位还在文成公主之上,尼泊尔公主是大房,文成公主是二房,按现在的说法则是二奶,若重若轻自不待言。在元明清三代西藏和中国的关系,虽然已不似唐朝与西藏的关系,随着历史的变迁,西藏已无力侵犯中国,改由蒙古人的时代。但是西藏借着其藏传佛教仍旧影响着中国和其周边的国家。就拿元朝来说,当年成吉思汗不但征服了中国,还把它版图扩大到欧洲,但当时的西藏虽然在元朝的版图之内,但其地位却是元朝的帝师。从元朝忽必烈封西藏萨迦派教主八思巴成为元朝帝师开始,这种西藏宗教领袖成为帝师的制度就传承下来。因此中国元朝以降对西藏的统治仅是一种象征意义。而从精神层面讲反而是西藏统治了各朝各代。民国时代建立了共和,没有了帝师这一说,但对西藏的关系也基本上继承了前朝这象征性的统治关系。而所谓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这个自古也只是中共执政以后的半个多世纪的说法。就是中共在井岗山时期,中共也没有把西藏当作中国的土地看待过。美国记者斯诺在《西行漫记》中记述了红军长征时,藏人给予食物和给他们借宿的帮助,毛泽东对此表示说:“这是我们对外国的唯一欠债。” 对于西藏在历史上和中国的关系,达赖喇嘛一再表示不纠缠历史地位,尊重现实,西藏不追求独立,只求在中国之内自治。达赖喇嘛不追求独立的立场已经在无数个国际场合,在中藏会谈中说了无数年了,但是不管达赖喇嘛说多少遍,中共仍然指责达赖喇嘛是搞分裂搞独立的罪魁祸首。而你们在中共的宣传下,也永远听不到达赖喇嘛的真实声音。而西藏的自治是在中共进藏时和西藏所订的“十七条”中就明确规定的。所以根本就不存在达赖喇嘛搞分裂这一说。达赖喇嘛坚持和平的不独立的立场,多少年来都没有因为中共对西藏的暴力统治,和制造一个有一个的血案而有所改变。他的和平路线,他的慈悲情怀得到了全世界爱好和平人士的尊重。达赖喇嘛为此得到诺贝尔和平奖,以及世界上无数重要的奖项。他在西方人的眼里是一位无与伦比,无远弗界的超级老人。你们应该看到达赖喇嘛每次外出演讲,都是人山人海,如同盛大的节日。在普通西方人的眼里达赖喇嘛是一个带给他们来慈悲,智慧,欢乐的一位活着的大佛,又是一位普通善良快乐的老人。但是你们所知的达赖喇嘛除出中共强迫给于你们的几个干干巴巴的西藏奴隶主的首领,一个分裂西藏的罪恶魁首以外,你们对他是一无所知。你们到了海外学习生活工作,在一个自由的世界里,你们可以得到许多你们在中国无法得到的有关西藏的知识和资讯。也让你们看到了你们所在的国家的民众是如何地爱戴达赖喇嘛和热爱西藏的。你们是否能够试图去理解他们。 留学生们,我注意到了你们在网上的一些言词,你们认为中国这些年来给于西藏大量人力物力的支持,改变了西藏的生活,使西藏变得现代化。但是西藏人依然不满意,难道你们想回到过去那个剥头皮挖眼睛的奴隶时代吗?你们的这些说法实在是基于中共的教育,和对现在西藏流亡政府所领导的在印度的流亡社区无知所造成的。所谓旧西藏挖眼睛,剥头皮实是中共的宣传,昔日的西藏也并非中共描述的那样可怕。西藏是一个佛教社会,佛教是讲慈悲为怀的,是讲来世的,任何人做了坏事恶事都要下地狱,那十八层地狱的可怕都绘在寺庙的墙壁上。当然并不是说昔日的西藏就很完善,他也有他的问题,但他自己会改进。比如说在印度的西藏流政府,已不再是一个由贵族和头领僧侣组成的一个政教合一的政府,而成了一人一票选出来的民主政府。而中国到现在为止领导人还靠指定。在政治制度上中国和西藏流亡社区相比不是先进而是落后。如果你们真的了解了西藏的过去和现在,再与中国相比,你们就可能说不出那些话来了。中国对西藏进行了大量的物质支持,如果我们仅仅从物质的层面看,你们的说法自然有一定的道理。中国这些年来支持西藏的钱,大约每年平均到每个藏人身上有二千人民币了(这些钱只是用在少数人身上,而且主要是在藏的汉人)。但是藏人为什么依然不满意呢。这是你们对西藏文化的无知所造成的。对于汉人来说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相比,物质要远远高于精神。但是在藏人这里完全不是这样的。藏人是精神高于一切。他们可以把一年赚来的钱全部捐给寺庙,因为他们这一世是为来世生活的,这是他们的精神寄托,对于不信神的你们来说也许是无法理解的。所以我们说,西藏文化是一个很独特的文化。你们不了解西藏的文化,也就不可能了解西藏人在想些什么。对于西藏的宗教,你们也许会说,现在中共也不反对藏民信教了。许多寺庙也都恢复了。但是你们不能光看到现在藏人可以信佛,而没有看到不可以信达赖喇嘛这一面。达赖喇嘛对于藏人来说就是佛。不让藏人信达赖喇嘛就等于说不让藏人信佛,让藏人批判亵渎达赖喇嘛也等于说亵渎佛。就好象当有人把你们的父母亲赶出家门,在给你们一些食物时还要你们去侮辱父母,作为子女的为有什么感触。当然还有值得一提的是,中共对西藏所强迫实行的汉文化教育。当一个民族被迫在所居住的地区 学习汉语,被迫听汉语广播,汉语电视,不学汉语就找不到工作时,会是这样一种感觉。如果你们是来自东三省的,那你们的爷爷奶奶一定还记得当年日本人在东亚共荣圈之下,强迫东三省民众学习日语,听日语广播,看日语电影的耻辱。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留学生朋友们,关于西藏有许多东西好说,这封信当然不能一一道来,一封信也不可能做到对你们产生什么影响,但希望你们能通过这封信,去接触一些你们过去不曾接触的东西。你们在海外有机会有条件可以看到更多的东西,那时你们的观点也许会有所改变。但是当你们在西藏问题上,在谴责西方媒体歪曲事实的时候,希望你们注意到以下的几个问题: 一、西藏僧侣的抗议游行是在3月10日开始的,而10日的游行是在完全和平的情况下进行的,但却遭到了警察的拘捕,并将大昭寺等寺庙包围起来,不让僧侣进出。11日到13日僧侣们都是在被围困的寺庙内抗议和绝食,整个拉萨已基本处在戒严状态 二、14日如何会演变成暴乱,这些喇嘛和藏人从何而来,从照片中所看到的这些藏人在挥刀抢掠时,为什么没有警察和武警上前制止 三、为什么在暴乱时要将所有的海外媒体全部清除出去,不让他们报导(以为了记者的安全完全说不通,那么现在所公布的照片又是谁拍的)如果真是藏人暴乱,不是让海外记者进行真实的报导有更好的效果吗? 四、最近网上爆料的一张一群武警战士,每人手上拿着一套喇嘛的绛色袈裟说明什么。 五、你们有没有看过由当年89拉萨事件经历的中共官员所写的事件真相。当时中共派了300名武警穿上便衣在拉萨街头进行打砸抢。 六/官方资料曾披露1976年四五事件中,持械打人、烧车的歹徒被群众揪拿,结果这伙人逃进人民大会堂。 留学生们,你们在西方社会学习生活工作,却带着国内的偏见与西方社会抱着敌视的态度,特别是在对西方媒体的态度上。话说重一点,这种态度只有现代恐怖份子才有的态度,只有恐怖份子才对西方媒体进行喊打喊杀。当代的世界是自由民主为价值为主流的时代,顺民主者昌,逆民主者亡,在这样的时代,作为一个中国留学生应该站在那一边,请你们三思而行。也请你们缅怀先烈,中国的留学生历来是民主自由的先行者,他们把西方的民主自由价值带到中国,在中国改朝换代中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站在先辈们面前,希望你们不要辱没了留学生的称号,当中国的民主来临时,你们不会为今天站在专制的立场上,暴政的立场上与民主为敌,与自由为敌而感到耻辱

---------------------------------------------------

陳維健:西藏一個民族的生存與死亡

作者作者:陳維健(中國海外學者)
最近發生在西藏的抗爭和鎮壓所造成的流血事件,再一次把西藏作爲一個民族的生存與死亡,血淋淋地放到了世人面前。
這一次西藏發生血案不是一次偶發事件,是有著其歷史的原因和現實的因素。歷史的起因是1959年3月的那場抗暴起義。從1951年10月21日中共軍隊宣佈解放西藏起,到1959年3月21日,西藏人終於明白,這一次進入西藏的中國人和歷史上進入西藏的中國人不同,他們不僅僅在名義上要求對西藏有統治權,也不僅僅握有西藏統治權就能夠得到滿足,他們不但要實實在在地統治西藏,而且要以共産主義方式來改造西藏,使西藏這塊雪域佛國成爲共産紅色土地。而且這個改造是以血腥暴力的方式進行的,任何的不滿和抗拒都將遭至殺戮。於是西藏各地自發地形成了抗擊中共的起義。當西藏民衆得知中共邀請達賴喇嘛隻身去中共兵營看戲時,他們害怕達賴喇嘛將遭受中共的綁架,而自動地組織起來圍住羅布林卡,不讓中共將賴喇嘛帶走。當中共的大炮對準羅布林卡開炮時,達賴喇嘛不得不走上逃亡之路。隨即中共開始徹底地拉開了和平解放西藏,西藏自治的面紗,開始了一場西藏有史以來從末有過的鎮壓和屠殺。這場屠殺有將近一百萬的藏民喪生。
在西藏起義遭受大屠殺以後,由達賴喇嘛帶到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在確定達蘭薩拉爲所在地後,達賴喇嘛對由僧侶和貴族組成的流亡政府進行了民主改革,成立一個由民衆代表的委員會,從西藏三區各選出三名代表,四大教派各選出一名代表,在1960年9月2日,在達蘭薩拉成立了西藏歷史上的第一個人民議會,時稱“西藏人民代表委員會”。在二零零一年開始實行一人一票的直選政府總理的民主方制,使西藏流亡政府從初級民主提升爲高級民主政府。由此同時在達蘭薩拉蓋建寺廟藏經樓,建立佛學院,藏語學校,藏醫醫院,使西藏的宗教文化在民主的基礎上妥善地保存起來。而中共統治西藏後,在社會主義改造的名義下幾乎摧毀了西藏的佛教文化,摧毀了原有的政教合一的體制,摧毀了西藏的莊園經濟,建立起共產黨絕對領導下的西藏自治區,和人民公社式的經濟。到文革結束時,整個西藏已是滿目瘡夷。文革以後宗教文化雖然得到一定的恢復,但全都納入中共精心控制之下。於此同時開展所謂的新西藏建設,以此徹底改變西藏。
中共在建設新西藏政策之下:從1994年至2004年,中央對西藏直接投資達504.41億元。統戰部副部長朱維群說,“十五”期間,中央對西藏的建設專案投資、財政補貼和全國各地對西藏的援助,總額超過722億元人民幣。在第三次西藏工作會議後,有62項國家投資的建設專案和716個全國援建的專案。但這些投入所建立起來的許多東西,並不是藏人所需要的,比如說湖南援藏是一尊12米高的毛澤東像,這不但不是對西藏的支援,而是對西藏民衆的極大侮辱。再比如西藏十大建築之一的體育館,藏人的體育活動根本不在體育館內進行。還有高爾夫球場等和藏人無關的建設。這些建築起來的西式高樓和西藏的文化傳統格格不入,改變了西藏原有的建築風貌。目前的西藏首府拉薩,已經是一個相當內地化的一個城市,大量的現代化建築,使拉薩街頭要拍一張具有西藏風貌的照片,已經很難找到一個角度了。
在西藏大行漢族建築之道時,中共又以建設之名將大量的漢族人口移民到西藏,使西藏地區的人口結構發生質的變化。據西藏自治區人口調查辦公室發佈,“2005年西藏自治區常住人口爲276萬人,漢人18萬人,占比爲6.52%,這顯然是一個縮小了的數位。西藏流亡政府有一個對整個西藏地區漢人的估算,約有750萬左右的中國移民,而且這些人數還不包括中國駐藏的軍警在內,因此,目前整個藏族地區的漢人人口已經超過了藏族人口。西藏的人口本來說是藏族的一個大問題,因爲宗教上的原因,藏族的很多男女出家爲僧尼,從而使藏族人口不能增長。對於藏族這樣的有著特殊文化背景的民族,本該無須和內地一樣實行計劃生育,雖然中共表面上給予照顧實行二胎政策,但實際執行下依然和內地一樣。 隨著西藏經濟的發展,越來越多的普通的漢人進入西藏謀生,據西藏自治區政府透露,最近幾年每年有大約5萬移民進入拉薩。青藏鐵路開通以後,會有更多的漢人到西藏去找工作。同時還有大量的遊客,據旅遊部門估計,青藏鐵路開通以後每年將有二百五十萬的人到西藏旅遊,這個數位和西藏自治區人口幾乎相等。
中共統治西藏以後,雖然在中小學實行藏漢雙語教育(文革時一度取消了藏語教學),但97年以後,以方便藏人日後生活工作爲名,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了漢語爲主的教育,其保留的藏語課內容也是以漢文化和党文化爲主。如:文成公主對西藏的供獻,“三個代表”等。高等教育則以藏語無法和現代科技辭彙相對應而一直是漢語教學。在電視、廣播、報紙、雜誌方面也基本上處於漢語爲主藏語爲副的狀態,藏語的電視頻道遲至99年才開播,而且只有12小時。總之在西藏因著實際生活中,不學好漢語就找不到工作,在西藏所有的事業和國家企業單位都需要漢語,錄取藏族幹部職員的首要條件就是要會說漢語,因爲不會說漢語無法與漢族幹部同事溝通。這一次拉薩抗暴參與者不少是那些找不到工作的藏人,在西藏有高達百分之四十的藏人失業。在這樣的客觀現實下,造成了許多藏人只學漢文而不學藏文的現象。
當大批的漢人湧進西藏,漢人的習俗也自然地帶進了西藏,影響著西藏的民風。在物欲的引誘下藏人也開始抽煙喝酒,穿時裝唱卡拉OK,追求現代時髦的生活方式、妓院充斥拉薩的街頭,更爲離譜的是竟然在布達拉宮前面進行色情性的時裝秀這樣的東西 。世俗化的浪潮甚至連西藏的佛門靜地都不能倖免,那些在文革後修繕恢復的寺廟,雖然金壁輝煌,但已是空有其名成了旅遊景點,成了中共賺錢的地方,要買高價門票才能入內,如最著名的大昭寺歷來是藏人拜佛見神的地方,有許多人千里超超,千辛萬苦磕著長頭跪地來到拉薩,但因無錢購買高價門票而進不了佛寺。
中共對西藏的建設實質是對西藏破壞。他在破壞西藏文化的同時,也對西藏生態環境造成了重大的災難。據西藏流亡政府有關專家研究發現,西藏生態環境遭受嚴重破壞的主要原因是,中共五十年來對西藏礦藏資源的瘋狂開採和大量中國人移民到藏,使西藏脆弱的生態功能失調所至。西藏本有四千多個湖泊現在乾涸了一半,著名的安多青海湖水位每年持續下降、青海湟魚大量死亡、草原沙漠化、大面積的森林砍伐等等都使西藏的環境遭受了嚴重的破壞。據統計從一九五五年至一九八五年間,僅從所謂阿壩藏族自治州運往中國內地的木材就可以環繞地球十三圈。礦藏的開採也導致環境的嚴重破壞,據統計,僅尼瑪縣金礦開採以來,已破壞優質草場47025畝,因開採車輛壓壞的草場25500畝。最近中共有關報導,在“十一五”計劃中,格爾木市可能成爲中國西北最大的鐵礦和多金屬采選礦基地。格爾木地區發現的金屬礦種有55種。格爾木地區僅鐵礦潛在價值就達47億元。2005年引進的一個最大的多金屬礦產資源開發專案。這個專案於2005年8月份開工建設,一期工程即投資6.8億元,每年可開採鐵礦250萬噸,二期工程計劃在2008年動工建設,最終年産量將達到500萬噸。青藏鐵路通車以後中共對西藏的自然資源的開採將會進一步地加強,它所帶來的生態破壞將難以低估。中共這些年來雖然對西藏有著大量的援助,但在援助的同時,又帶走了西藏多少資源和毀壞了多少生態,則是一個無法估計的數位。
自然的破壞對於西藏人來說不僅僅只是一個生態的問題,而是一個民族之魂所遭受的戕害,對藏族人來說,萬物有魂萬物有神、山水草木皆是神,而這些神都是西藏民族的保護之神,人一旦弄髒或破壞了它物,人就失去了保護,並會受到威脅和死亡。這種自然之神的思想是西藏文化的一個重要部分。所以無論因破壞自然生態帶來多少經濟上的利益,對於重視來世而不是現世的藏人來說,不但不是利益而是如同漢族人掘祖墳那樣的天滅之災。
作爲一個信神的民族來說最戮心的,是對他們的信仰摧殘。據統計,西藏“民主改革”前,西藏自治區境內共有2711座藏傳佛教各宗派寺院,114103名僧尼,其中上層活佛約4000人,僧尼總數約占西藏總人口的10%。如:青海省境內共有722座寺院,約57647名僧尼,其中活佛約1240人;四川省境內共有747座寺院,約93700名僧尼;甘肅省境內共有369座寺院,約16900名僧尼,其中活佛310人;雲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境內有24座寺院,3233名僧尼,其中活佛34人。藏族地區4573座寺院中的僧尼人數多達285583人,經過六年的時間根據1965年的統計只剩下553座寺院,6913名僧尼。(統計數來自尕藏加的《中國西藏基本情況叢書—西藏宗教》)而經過文革浩劫後,西藏寺廟僅剩八十多座,僧尼只有七千多人。
中共在摧毀寺院的同時,對僧人進行肉體到心靈的摧殘,強迫他們政治學習,強迫他們互相揭發,強迫他們侮辱達賴喇嘛,甚至強迫尼姑和尚進行性交。對於那些稍有不滿的僧人,即牢刑待候,被關被殺的僧人不計其數,其行爲可以說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最近出版的“劫殺”一書,作者唯色不但訪問了七十多名遭受迫害的藏人,還整理發表了她父親在文革中利用軍人的身份拍下的近三百張有關文革中西藏遭受劫殺(劫殺是藏文革命二字的發音)的照片。對於相信來世的僧人來說,中共對他們心靈的摧殘要遠遠大於肉體的摧殘,《雪山下的火焰》作者班旦加措說道:我在監獄裏三十三年所遭受的痛苦,不是饑餓,不是腳鐐手銬,不是毒打,不是警棍電擊,而是出賣和揭發別人的拆磨。党要大家表忠誠,要求每個人檢舉他人,這就造成有些人對難友上線上綱的指控,和子虛鳥有的誣陷,我最怕這種批鬥和懲獎大會,說了假話害人,不說假話害已。但是一開始害人,害了一個就會再去害一百個。挨打是可怕的,但是一個人的肉身打傷了還能痊愈,精神一旦失落了,就永遠失落了。當然對於僧侶來說最難接受的還是中共迫使他們對達賴喇嘛的批判和褻瀆,達賴喇嘛對於所有信佛的西藏人來說就是活菩薩,對於僧侶尤其如此。不要說褻瀆達賴喇嘛,就是不敬都是天大的罪,褻瀆達賴喇嘛等於讓他們下地獄。而藏人都是爲來世而活的,因此,除極少的僧人以外,給他們多少利益,都是難以按中共要求去做。在西藏要做一個真正的僧人,就會成爲一個政治犯,他們要麽被趕出寺院 ,要麽就進監獄,那些現在還在寺院做僧人的藏人,不是出賣了自己的良心賣主求榮,就是在佛面前,在良心和罪惡之間飽受煎熬拆磨的痛苦,以及殺身成佛,如同這次抗暴中的僧侶。
西藏已經被中共折騰得面目全非了。西藏作爲一種文化,作爲一種生活方式正在全面消失。西藏的僧侶是西藏文化的承擔者,一個民族的消失,對於普通的民衆來說感覺也許並不強烈,但是對於文化的承擔者卻雖生猶死。當僧侶在要求忠於共產黨,反對達賴喇嘛的“新戒律”下讀經頌文時,對他們來說作爲一個佛徒已經死了。當漢化教育以後寺廟就沒有了讀經釋文的後繼人。當寺廟被當作旅遊點以高價門票來獲得暴利時,寺廟就不再是救世渡人的聖地了。當西藏的聖山被開掘時,西藏就失去了神的保佑。因此,對於西藏的僧侶來說,西藏已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再不進行反抗,再不進行鬥爭,西藏從此就會消失。那個有著高樓大廈的西藏不是他們的西藏,那個有著夜夜笙歌,紙醉金迷的西藏,不是他們的西藏。那個火車隆隆的西藏,不是他們的西藏,那個學校,電視,電臺說著漢語的西藏,更不是他們的西藏。
西藏民族是一個獨特的民族,是一個全民信佛的民族。他有著自己獨特的生活方式。世界在改變,他們也在改變。正如達蘭薩拉的改變一樣,由一個政教合一的社會,變成了一個民主社會。但這是藏人自己的選擇,是進步的選擇。而發生在西藏的改變,卻不是藏人自己選擇的結果,是中共強加給他們的改變。這種改變是一種屠殺,是對一個民族和文化的屠殺。中共如果不倒,西藏作爲一種文化的消失已毫無懸念。達賴喇嘛在目睹西藏在中共暴政下所發生的一切,老淚縱橫地說:西藏作爲一種獨特的文化,最多再過十五年就會消失。對於一個民族來說,其文化的消失也等於一個民族的死亡。
對於今天的西藏來說,已不是人權多少問題,也不是這個民族文化保留多少的問題,而是生存與死亡。西藏作爲一個弱小的民族,再有慈悲的力量,再有頑強的精神,在這個世界上最強大,最殘暴的專制政權壓迫之下,和一些受中共民族主義煽動的漢人的大國沙文主義之下,他們自己是無力拯救自己的。要使西藏生存下去,只有依靠國際社會的良知和正義,依靠國際社會強大的經濟力量,迫使中共與達賴喇嘛展開和談,給於西藏獨特的自治的地位,才能拯救西藏民族。如果國際社會只顧自己的利益,不在乎一個民族生存死亡,不在乎一個以慈悲爲懷的佛教民族在世界上消失,不在乎達賴喇嘛帶給世界睿智,慈悲,快樂的話,那麽西藏作爲一種文化真的將永遠的地與這個世界決絕了。
對於西藏的僧侶和民衆來說,中共政權實在是太強大了,他們的反抗實是毫無希望的反抗,反抗就是意味著犧牲,意味著用血肉之軀去抵擋坦克子彈。對於他們來說不在沈默中暴發,就在沈默中死亡。今天的西藏暴動雖然又是一次毫無勝利的慘烈犧牲。但是它告示了這個世界,西藏民族在暴政下死亡之時,這個民族不是無聲無息地死亡,不是默默地接受死亡,他反抗過了,用他們的身體和鮮血反抗過了。他呼叫過了,用他們泣血的聲音向世界呼叫,歷史將記得這些爲了民族存亡反抗的勇士。也記住一個民族死亡前的慘烈。在西藏民族的生死存亡之際,作爲一個對西藏民族負罪的漢人,我們除出與藏族民衆共同反抗中共暴政以外別無它途。
在結束本文時,我們祈求上蒼的垂憐,不要讓西藏作爲一個民族死於中共暴政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