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7日 星期一

陳破空 : 誰是西藏暴亂的幕後黑手?

3月中旬,正值中共"兩會"期間,西藏爆發19年來最大規模的反政府示威。示威自3月10日(星期一)開始,連續幾天,都呈現和平形式。到了3月14日(星期五),卻突然演變成暴力事件。
製造暴力:中共故技重施
暴力的登場相當詭異。據居住拉薩的藏民網上披露:一群20歲左右的男子,很有計劃地行動起來。先是高呼口號,隨即點燃了小昭寺附近的車輛,然後衝進周圍的商店,搶劫貨物,接著燒燬數十家商店。步驟有序,步調緊湊,動作幹練,令人稱奇。人們注意到,在小昭寺附近路口,有心人已經提前擺滿了石塊,很統一的尺寸和重量,一律在一、兩公斤左右,竟未被遍佈的公安和便衣提前 "發現"?之後,就是軍警和軍車大量出現,順理成章地開槍"平暴"。
誰是暴亂的幕後黑手?又是誰扮演了暴徒?外界大可存疑。早在1989年,深入西藏的中國記者唐達獻就寫下紀實:《刺刀直指拉薩—1989年西藏事件紀實》。
文中披露:當年,當藏人發起和平示威後數日,中共決心武力鎮壓,武警總司令李連秀簽發了"作戰動員令",其中的第5條,赫然命令:
"特務分隊急調300人扮成市民和僧侶,在5日上午打入八角街和拉薩其他鬧事地點,配合公安廳、市公安局的便衣完成造勢任務。燒燬大召寺東北方向的經塔。砸搶鬧市區的糧店,引發市民哄搶糧食,並對藏甘貿易公司進行煽動性攻擊。鼓勵民眾哄搶商店物資。除指定地點外,不得對其他設施進行攻擊。在完成以上任務後,所有行動人員全部撤至雪城旅館,並清點人數,此項任務屬絕密,任何執行人員均不得將此任務外漏,違者嚴懲。"
果然,當天,假扮市民和僧侶的中共特務和便衣,有計劃地實施打砸搶燒殺,少數藏民被誘捲入,中共軍警隨即展開血腥鎮壓。部份藏民被迫用石塊、磚頭、骨剁等物自衛還擊,旋遭中共軍警大量屠殺。
1989年6月,在北京,中共當局以同樣手法,派出大量特務和便衣,假冒市民,帶頭砸燒軍車,搶奪槍支,引誘少量北京市民捲入,隨後,三十多萬中共軍隊,就以"平暴"為名,展開大規模屠城,製造了震驚世界的"六四"慘案。之後,在中共的電視和報紙上,鋪天蓋地的,都是"暴徒砸燒軍車"、"暴徒襲擊軍人"的畫面,全無共軍用機槍射殺、坦克輾壓民眾的鏡頭。
時隔19年,中共是否故態復萌、故技重施?從歷史信用看,中共難脫嫌疑。實際上,幾十年來,中共已經形成一套鎮壓模式:民眾和平示威,對民眾訴求,中共全然不理;中共便衣滲透,便衣製造打砸搶燒殺,少量民眾被誘捲入,暴力升級;中共出動軍警,以"平暴"為借口,武力鎮壓;部份民眾自衛還擊,中共大開殺戒;民眾被迫撤退,中共軍警瘋狂追殺……
針對這次暴亂,中共指控是"境外達賴集團策動了暴亂",但卻將外國媒體與記者全數驅離西藏。何不留下他們,收集"達賴集團有組織、有預謀、精心策劃煽動暴亂"的證據?此舉,不僅違背了中共對外國媒體和記者自去年開放採訪的承諾,而且也洩露其"此地無銀三百兩"的不軌心機。
栽贓、嫁禍,是中共一貫做法,既然能栽贓、嫁禍達賴喇嘛,又如何不能在製造暴力後,又將暴力在栽贓、嫁禍藏民身上?透明的老把戲。中共之心,路人皆知。中共之卑鄙,遠甚臭名昭著的緬甸軍政權。
有人或許疑問:奧運即將舉辦,中共自導自演暴力,是否太過愚蠢?實際上,中共自杖狡詐,自以為是。西藏出事,正值"兩會"期間,國際上,有關西藏的新聞,壓倒性地蓋過"兩會",中共尷尬萬狀,力圖在"兩會"結束前,儘快了結藏人抗議,急忙間,便不惜出此下策。而這一"下策",對當年主政西藏、鎮壓過藏人的胡錦濤來說,又可謂信手拈來,駕輕就熟。
達賴喇嘛:為難與智慧
達賴喇嘛一方,斷然否定了中共方面的指控。作為反制,達賴喇嘛要求聯合國介入,調查暴亂真相。實際上,國際上都知道,達賴喇嘛所代表的,恰恰是流亡藏人中的溫和派與妥協派。
藏民族弱小,虔誠信神,愛好和平,不太可能主動製造暴力。西藏出事後,聽聞藏人被害,海外藏人表現激動,在中共駐外使領館前激烈抗議,但在那些地方,並無藏人對平民目標打砸搶,更無燒殺行為。於是,如何能讓世人相信,國內藏人的表現就會例外?
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多年來,中共當局被迫與達賴喇嘛的代表保持接觸和談判,但中共對國內民眾封鎖信息,使國內民眾對此毫不知情。在這類談判中,達賴喇嘛一方態度真誠:堅持中庸之道,不尋求西藏獨立,惟爭取西藏高度自治,希望以"一國兩制"模式,解決西藏問題。但在中共一方,僅把這種談判當作拖延手段,應付藏人,也應付國際社會,毫無誠意。
"一國兩制",原本是中共的"發明創造"。為了回收香港,中共首倡"一國兩制";對被海峽阻隔的台灣,中共也強求"一國兩制",而遭對方拒絕;達賴喇嘛希望在西藏體現"一國兩制",中共竟毫不理睬。可見,在哪個地區實施怎樣的政治模式,中共唯我獨尊,強加意志,全然不考慮對方立場。於是,中共與達賴喇嘛之間談談停停,長達近半個世紀,至今無果。
每逢西藏有事,中共都栽贓、謾罵達賴喇嘛,以為通過這種激將法,就能迫使達賴喇嘛出面約束藏人,減少中共統治的"麻煩"。殊不知,達賴喇嘛已經不能約束所有藏人。流亡藏人的年輕一代,早就等不及了。既然連達賴喇嘛的中庸之道、中間道路都行不通,中共與藏人之間,便愈成水火之勢。今年3月,以拉薩為中心、蔓延三省的藏人大示威,就是這種變遷的深刻寫照。正是中共的高壓統治和強橫嘴臉,迫使藏人忍無可忍,起而抗議。從這層意義上而言,"西藏暴亂"的策動者,正是中共本身。
達賴喇嘛稍後表態:如果西藏暴力局面失控,他將辭去在西藏流亡政府中的職務(元首),徹底隱退。這一姿態,固然反映達賴喇嘛的為難處境,卻也透射他一語雙關的智慧:他對西藏流亡政府表達的意思是:如果你們中的激進派參與西藏暴力,我將與你們分道揚鑣;他對中共當局發出的訊號是:如果你們持續施暴,就讓你們去面對流亡藏人中的強硬派,我將撒手不管。
抵制北京奧運,國際聲浪再起
美國剛剛把中國從"十大最壞人權記錄國"名單上拿下,中共就在西藏製造了新的屠殺。中共以其實際行動,最好地回應了美國的"善意"。對布什當局而言,是莫大的諷刺,也是莫大的難堪。中共一直力拉美國政府,進行種種台下交易,任期將盡的布什當局,不思進取,只顧當前利益,甚至表示要出席北京奧運,為中共政權變相背書。
但美國畢竟是最大的民主國家,還不至於在掩護獨裁者的歧路上走得太遠。西藏出事後,美國政府表示,沒有證據顯示"達賴喇嘛策動暴亂",呼籲中共保持克制。美國廣播理事會則決定,增加美國之音和自由亞洲電台對西藏的廣播時間。
歐盟關注西藏局勢,力勸中共節制,用對話方式解決西藏危機。日本、印度等國也發出類似呼聲。法國議會八名議員與中國大使館交涉,要求前往西藏,瞭解真相。波蘭議會則考慮抵制北京奧運。(稍後,多國政府首腦表態,拒絕出席北京奧運。)
抵制北京奧運呼聲,在國際上再掀高潮,不少國家的著名運動員萌生退意。但國際奧委會仍然不贊成抵制,正如他們從前不贊成抵制在納粹德國(1936)、在獨裁下的墨西哥(1968)、和在共產黨蘇聯(1980)舉辦的奧運會一樣,非但不抵制,當年,國際奧委會主席還前往柏林、墨西哥城和莫斯科,親自啟動奧運開幕式。
縱觀世界,幾乎只有俄羅斯當局表態支持中共在西藏的血腥鎮壓,考慮到俄國的車臣問題和普京的專制復辟,莫斯科的嘴臉,不足為奇。
西藏出事,正值台灣總統大選進入白熱化的數天倒計時。中共施暴西藏,立即成為台灣選戰的焦點話題之一。藍綠兩營總統候選人,均強烈譴責中共。
青藏鐵路,僅僅有利於中共統治
中共在西藏的所作所為,後人自有評說。僅舉一項:據張戎《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記載,在上世紀五十年代,中共對西藏的所謂"民主改革"中,就搗毀寺廟2500餘座,佔全西藏寺廟的97%!留在國內的十世班禪喇嘛曾悲歎:所謂"社會主義的新西藏", "就像被炮彈摧毀、戰爭剛結束的樣子。"(班禪喇嘛,在西藏,是地位僅次於達賴喇嘛的活佛,竟被中共投入監獄長達10年。)
赤裸裸的政治高壓,外加流於表面的"經濟發展",所謂硬軟兩手,並沒有換取藏人的心。耗資42億美元建成的青藏鐵路,名義上是為了促進西藏的經濟發展,其背後,卻包藏著中共當局的政治目的:資源掠奪與政治控制。
這條鐵路一開通,就伴隨著一個巨大醜聞:一張題為《青藏鐵路為野生動物開闢生命通道》、表現藏羚羊與高原火車和諧相處的照片,獲得中央電視台"年度十大圖片"獎。而外界對青藏鐵路的批評之一,便是破壞西藏生態平衡、危及珍稀高原動物藏羚羊的生存。事後,該獲獎作品卻被網友揭穿:是電腦合成照片,造假。新華社等官方媒體被迫道歉,但仍然有官員狡辯說:合成也是一種創作。獲獎照片能造假,所謂"暴亂"和"平暴",何嚐又不能造假?
是次鎮壓,中共利用青藏鐵路,快速運兵,首次體現這條高原鐵路的"實用功能"。恰好證明外界指控:青藏鐵路,不利於藏人藏區,而僅僅有利於中共統治。
中共獨裁統治,並非無懈可擊
西藏與中國的共同歷史,可以追溯到三百多年前。然而,不管是清朝年間,還是民國時期,中藏兩地,都能和睦相處。只有到了共產黨時代,才出現西藏最高政教領袖被逼出走、並長期流亡海外的離奇景觀。中共之於中國,統一無功,分裂有罪。
唱爛"國家統一"高調的共產黨,實為民族分裂的千古罪人!
今年西藏的抗議事件,也向世人表明:中共的極權專制,並非全能和無懈可擊。中國大地,隨時都可能爆發諸如藏人大示威那樣的突發事件,而使中共陷於尷尬。中共獨裁統治的高牆,隨時可能出現裂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