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2日 星期二

什麼是真正愛國 中共將毀於此代

【大紀元4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4月9日,在美國北卡羅萊納州杜克大學舉行的集會當中,中國留學生王千源,對抗議的中國留學生喊話,迅即在網上成為「口誅筆伐」的對象,她的個人資訊在網上被公佈,她本人亦收到各種謾罵和威脅的電話。她在青島家中的父母也受到威脅,並遭到搗毀家的攻擊。
17日央視在其網站首頁設立欄目,稱王千源為「最醜陋的留學生」。王千源原來所在的青島二中公開聲明「開除」她,並召開全校「整風」大會,加強「愛國主義教育」。
王千源週六晚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表示,在當時人權組織發起的集會中,談的是西藏人權,根本沒有涉及獨立不獨立的問題。說她支持所謂的「藏獨」是不成立的。王千源表示:「愛國不是愛黨,也不是愛政府。真正的愛國是為了國家的進步。真正愛國的人是敢於說逆耳忠言的人。」
她說:「中國存在很多問題,根子上是政權體制問題。中共煽動民族主義是在給自己造棺材,中國人民在覺醒當中,民族主義是雙刃劍,將有更強的力量反中共政權。中共政權將自毀於這一代。」王千源希望此事能引起中國人的思考,讓那些真正有才華、真正有能力、能夠深層思考的人,對中國的未來做出貢獻。
美國杜克大學中國留學生王千源。(照片由王千源提供)
什麼是真正的愛國
王千源認為,留學生的集會並不是愛國的行為,而是傷害中國的行為,只是為了快意在做不道德的事情。
對於什麼是真正的愛國,她說:「首先愛國不是愛黨,愛國也不是愛政府。真正意義上的愛國是為了國家的進步。真正能夠促進國家進步的不是相同的聲音,而是不同的聲音。真正讓一個國家能夠強大起來的,不是讓大家閉嘴,而是讓大家能夠說話;真正讓國家能夠強大起來的,不是一個表面上很威武實際上很無能的這種中央政府,而是有強大的人民。只有民強才能國家強。古人云:‘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
她說:「其實現在在一個正常的國家的話,都會有很多反對黨,很多反對的聲音,而且媒體起的作用就是糾正很多不正常的事情。媒體經常是用一種批判的方式出現的,而在中國,媒體基本上是共產黨打擊人的工具、撒謊的工具。我們看CCTV,他們沒幾句話是有用的,有用的話也沒幾句是真話。他們把撒謊當成是一種職業。」
她說:「孔子曾說『巧言令色鮮矣仁』,就是說用特別誇張、諂媚來說話的人沒有幾個是好人。中國政府只能聽好話,聽不了這種逆耳忠言的話是很危險的。」
「真正愛國的人是敢於說逆耳忠言的人。不是跟著大家隨大流的隨便亂說,而是像屈原那樣,哪怕大家都不能理解他,都能夠很清晰的分析問題後,真正的為國家的進步做一些事情。」
「很多真正對人有用的話都是有建設性的批評的語言,不是那種謾罵型的話,而是說我真的給你提出建議會讓你有進步的這種話。」
何為政治 分清中國和中共
對於中共黨文化的毒害表現,王千源表示「分不清中國和中共是重要的一點。」
中共言必把黨、國家、政府、人民綁架為一體,王千源說:「連在一起說的,這是在玩心理遊戲。」「他們一直在這麼灌輸。」
王千源曾在出國前接受大陸媒體採訪時說,自己對政治感興趣,網上將這一條作為謾罵她的說辭之一。
她說:「中國人一談起『政治』這個詞就感到不安,覺得很敏感。我覺得,中共所謂的政治,實際上等於是少數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比如,他們說的‘顛覆國家政權’,隱含意思是說,你想把我已經從你那裏奪來的利益拿回去,是這樣的概念。西方世界所謂的政治是人人都可以參與的,政治蘊涵的概念完全不同。」
中國人在逐漸走出謊言
不過,她也說:「大家其實有往外走的傾向了。現在開放了之後,中國人旅遊和到外面上學的越來越多。其實大家都在思考。」
「我覺得,媒體的作用很重要。敢於說真話的媒體出來,大家都連起手來做一些事情的話,可能會對中國未來走勢的影響會很大。」
她說:「如果你自始至終是一個謊言的話,就要用更大的謊言來掩飾前面的謊言,那謊言是很容易被揭穿的。」
「當所有的謊言連在一起的時候,讀謊言的人,還是能夠判斷出來的。我覺得中國人非常聰明,只是因為信息封鎖,才會被迷惑一段時間。還有另外一部份人,知道真相的人,他們暫時沒有勇氣站出來說真話。但是,這不會是永遠的。」
煽動民族主義「是在給自己造棺材」
對於中共煽動仇恨CNN、反西方的行為,王千源認為:「這太愚蠢了。民族主義源頭就是中共當局,因為它解決不了很多的問題,只能是轉嫁危機。過去說改革,每個改革都改不好,再換個改革再重新改,不停的換各種各樣的領域」。
「中共政府就是害怕人們變得太強,就是害怕人民變得太穩定。因為它自己在不穩定狀態下,所以就要一直煽動大家沒事兒也要找出事兒來,每天打打殺殺,每天都要鬧呀鬧呀鬧,革命來革命去,才能夠保證大家都在忙於其他的事情,而不會管到它們的頭上來。」
但是,她認為中共煽動民族主義「是在給自己造棺材」,她說:「一方面,得罪了西方社會,另一方面,又得罪中國自己的人,它們把民眾當作煽動工具的時候,實際上是小看了人民的力量。其實,多強的工具都是一面雙刃劍,能往外打,這個力量也可以隨時往回打。所以當局處境很危險,就是因為它們現在已經控制不了局勢,我感覺它乾脆就要玩火自焚了。」
王千源認為:「儘管部份中國人在某些特殊時期內,可能會有一種民族主義傾向,但是不會被完全蒙住。隨時會發生變化,變成一種更強的力量反對中共政權。可能這幾個月就彈回來了,甚至幾個月都不要,可能是剎那間,這股憤怒的矛頭就會轉向中共政府。」
她說:「人民開始成長,『民貴君輕』的這種情況現在漸漸體現出來,人民發現了自己力量的強大。人們在過程中也會進行反思,會認識到,中共政權是阻礙中國發展的因素。」
「有的人一開始是一種發洩,我覺得這種發洩是很正常的,發洩一段時間後,後面就會有新的,更有意思的事情出現,人民會嚐試自己在哪些利益上可以說話,哪些利益上可以做事,能做什麼事,力量也會整合,就會發生大的改變。現在還在積蓄當中。」
政權體制是中國的根本問題
王千源認為:「中國存在很多問題,根子上還是政權的體制問題。比如愚民教育。現在中國的教育如果繼續是這樣的愚民教育的話,政府覺得讓百姓越愚它越穩定,因此把穩定當作第一位,這就是最可怕的、最不穩定的一種方式。」
她說:「中國現在的這種政治體制是必須要變的。事物都是在變的,如果你的政策不變,還是閉關鎖國的政策的話,還有新聞封鎖這些東西,都會使中國越來越落後。」
中共以經濟增長作為掩蓋社會矛盾的借口。王千源對此表示:「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現在經濟上這麼一點點小的好處、小的甜頭,遠遠不夠。實際上,中國的經濟發展不是很好,而且很不穩定。政治等其他領域都會影響到經濟。」
她說:「中國要騰飛起來,就要找到最適合經濟體制和政治體制發展的機制和政體,這樣才能把所有的問題一一掃清。她說,如果一個房間特別亂,只有一個桌子比較整潔,你在裡面做事的話,也很難安下心來。就是混亂現象互相滲透的結果。」
中國大陸目前出現各種經濟問題,物價飛漲,股市暴跌,房市泡沫化,資源短缺,外資撤退等。
王千源說:「經濟學裡有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就是expectation(期望值),如果你這種期望值是一種很健康、很向上的話,在各個方面都能夠走得很好。期望值往往是由政府的體制決定的,如果政府體制不好的話,法律跟不上,經濟發展就會小心翼翼,你可能發展了很多很多年,積累下的資本,可能由一次政府的暴動洗劫一空,什麼都沒有了。或者說,政府改一個政策就什麼都沒有了。這種不穩定的狀態讓大家投機心理很嚴重,但真正是建立起資本的可能性很小。」
她還說:「現在中共統治下的經濟既有欺騙性,也有滯後性。它是滯後於時代的,不是跟時代連著走,而是過去的積累留到現在的基礎。如果往上走的話,就需要積累,需要合理的政治體制作為基礎。否則,如果往下走,就會突然一下子崩盤。」
「現在所有的隱患都把底兒已經掏空了,還沒有掏空之前,好像還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壯。但實際上,有些問題在內部越來越大的時候,要垮掉是非常容易的,要重建卻很難。」
中共政權會自毀於這一代
中共目前在國外煽動民族主義,掀起紅潮,似乎在向西方示強。但是王千源認為,中共政權的勢頭在衰減。她說:「在文革時期是試探,當時是指鹿為馬,中共想嚐試自己在每個領域裡,看人民對它到底有多麼的忠誠,表忠心的狀態。第二次是害怕。六四那個時候,是發現了問題把人民鉗制住。現在是後怕。別人已經做完了,它再去阻止,其實知道阻止也沒用。」
「現在是後治型,它已經不知道國民會做什麼,只能在每次別人做完什麼事情之後,再改變自己的政策去迎合國民,已經沒有阻止的可能性了,阻止也阻止不動了。」
王千源認為:「得民心者得天下。中共政權不會長了,這一代會毀在它們自己手裡。她說,像共產黨這樣的做法,不出多久,肯定要滅亡,大家就看著吧。」
她說:「大廈將傾,牆倒眾人推。人民對政府不信任,政府對人民不信任,政府內部人和人之間也不信任,人人自危。」
她說:「自西藏事件以來,國際社會有一種趨勢,不是排華,而是排中共政府和中國大陸內部搞的不正常的思潮。」
她同時表示:「哪怕是苟延殘喘的政權,也會有它很可怕的、會放冷箭的可能性,畢竟這麼多年了。哪怕是苟延殘喘的政權,始終是一個暴力政權,還是要對它很小心。」
中國傳統文化中有很多有價值的東西
對於自己如何認清時局,她說:「沒有什麼特別的,其實一直被愚昧了很久。原來在國內不大喜歡看新聞,主要是覺得它那新聞說的東西實在是太可笑了,更願意讀書,和父母辯論一些問題。」
「再就是,讀英文的一些東西的時候,確實感到非常震驚。」
「我就是對中國的很多問題太失望,失望了之後就是覺得應該找自己的途徑。」對於中國的未來,她認為還是在於中國幾千年不衰的傳統文化。
她說:「中國人現在沉不下心的原因,可能還是由於中共在文革時期把孔子等都打成這個派,那個派的,指鹿為馬。其實中國的傳統文化當中,有非常多的很有價值的東西。我們如果連自己的文化都不能接受,恐怕走得不會太遠、不會太深。沒有根的東西沒辦法發芽,即使發點東西也會很快就枯萎。」
王千源覺得中國的傳統文化,反而在西方人那裡被挖掘得更好。她表示:「文化是最強大的武器。我們這個時代能夠創造出來的文化價值,不會比過去幾千年創造出來的文化價值更大。現在一些新式的東西實際上是一種非常膚淺的表面現象。」
對於個人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理解,王千源提到了中庸思想、重德理念、穩中有變等,這些都是她很喜歡並付諸實踐的方面。
海內存知己 希望引起更多人思考
走過最艱難階段的王千源表示現在感到「很振奮」,「現在感覺到能夠和所有中國人手聯手在一起,創造歷史,創造一個中國未來積極發展的歷史,這個事情很好,比人生庸庸碌碌的過要有價值得多。」
「想到一句詩『天下誰人不識君』,『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雖然謾罵我的很多,但是他們罵來罵去也沒有罵出一個道理來。反而是越來越多的人,能夠和我在一些深層次的問題上進行探討、思考,認識這些朋友才是我人生最大的收穫。」
她說:「很多人的想法可能和我不謀而合,但是目前說出來的還不多。很多人可能還在想,可能想得非常清楚,但可能還沒說。但是,只要有說的人開始,就不會停止在一個人這裡。」
她說:「我要不是被他們推到前面被當成『賣國賊』,恐怕我也未必會出來說,但是既然現在我扮演了這樣一個角色,就希望不要停止在這裡。」
「如果大家能夠在這個之上,真的能夠反省一些問題的話,所有的人都能夠看到問題的實質了。」
對於此事引發的後效應,王千源表示:「這件事最大的影響,不在於我如何、或者能夠如何,而是希望這件事能夠引起同胞們的思考,讓他們那些真正有才華、真正有能力、能夠深層思考的人,對中國的未來做出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