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日 星期三

一樣愛國 兩種命運

溫家寶在今年人大會議閉幕後的中外記者會上,以古喻今,他說:「解放思想,需要勇氣、決心……五年前,我曾面對大家立過誓言:『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今天我還想加上一句話,就是『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
「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是形容北宋王安石變法「自信所見,執意不回」,溫家寶借用來凸顯他一往無前的改革精神,區區月前曾在本欄指出,溫家寶引喻失義。至於「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則出自林則徐《赴戍登程口占京示家人》,也是溫家寶為了顯示「國家至上」情懷的「言志」。
程翔因為「間諜罪」被投入黑獄,驚魂甫定之後,就是想到林則徐這兩句話,他重獲自由之後,看到別人為他出版的一本文集,跳入眼簾的也是這兩句話,程翔登時熱淚盈眶。
溫家寶認為堅持改革開放、解放思想,要有林則徐那種「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的精神,這與《毛語錄》「排除萬難,不怕犧牲,去爭取勝利」所揭櫫的精神沒有甚麼不同。這都可以是「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只是空話一句。程翔在獄中,深感「第二種忠誠」竟然換來的是屈辱和牢獄之災,曾一度萌輕生之念,但一想到「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這句話時,怨憤一掃而空,這是「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溫家寶引述林則徐的話是大義凜然的,程翔以林則徐的話自我安慰是在死蔭幽谷找到思想出路——我沒有做對不起國家的事,我仍然是愛國的!
寫到這,真是不禁要擲筆三嘆,為甚麼溫家寶和程翔都有同樣「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的愛國情操,卻有南轅北轍的命運呢?一個高據廟堂,一個鋃鐺入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