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4日 星期一

油價跌不下來煤價大幅上升

一、  去周五本欄指「一九九五年的《地質報告》顯示貝肯頁岩藏油一億五千一百萬桶,去年底的估計激增至二千七百一十億桶至五千零三十億桶……」。稍後公布的《地質報告》(U.S. Geological Survey),證實貝肯頁岩的「未發現、以現有技術可開採的石油蘊藏」只在三十億至四十三億桶之間,以其平均數三十六億桶計,比九五年的估計多出二十五倍,但遠遠低於去年底估計的數量。三、四十億桶是大數目,不過,和加拿大阿爾拔省(和黃的赫斯基油公司基地在此)的油砂含油一千七百五十億桶至三千億桶及沙地阿拉伯石油蘊藏二千六百億桶比較,貝肯頁岩無法使美國躋身石油大國之林,彰彰明甚。由於官方公布的數字與民間的落差太大(數千億桶與數十億桶之比),料日後會不斷傳出藏油量的消息。貝肯頁岩油藏量將成為炒賣石油的藉口。  
油價雖然徘徊不前,然而,在百元(美元.下同)之上企得甚穩(寫稿時已重上一百一十元水平),它不僅未如金價由於國基會拋售而受壓,無法重上千美元大關,在此經濟快進入或已陷入衰退期而市場對能源需求有減無增的情形下,穩守百元,對「好友」而言,已屬難能可貴。  
基於油產高峰已近或已至的「假設」,筆者近一二年來是油價「大好友」,事實證明這種看法與現實十分接近,問題是油價持續漲升至百元以上,在現水平是否仍可看好?筆者的答案是肯定的。所持理由,屬老生常談,此為在美國經濟增長放緩拖低全球增長之下,石油仍然供不應求。  
昨天讀到一份報告,指去冬中東無雨,經驗預示今年夏天會非常乾燥炎熱。這種氣候對油價有什麼影響?專家俱認為可在諸多看好油價的理由上加上這一項。中東油國近年大興土木,發展現代化住宅和商廈,這些建築在夏天非大開空調不能居住和辦公;酷熱天氣必須校低溫度,這消耗更多能源,此種現象意味今年中東油國的石油出口量也許會萎縮,可以肯定的是無法增加。大家現在常在媒體上看見杜拜在新填地上興建超現代化住宅休憩區棕櫚島,令這個人工島興旺熱鬧的唯一動力是電力,估計顯示在未來十二年,杜拜的電力消耗將增一倍,用以發電的能源消耗相應增加,是不言而喻的。上述種種,等於聯合酋長國本身的石油需求急揚,海灣諸國必然減少石油出口,把石油留為己用─賣給區內國家可能更化算,因為運費大為廉宜。無論如何,油產國對石油需求日殷,出口石油減少或無法增加,均對油價有上升壓力。

二、  石油天然氣之外,煤價近來亦漲個不亦樂乎;由於以煤發電仍甚普遍,自由市場的電費將因煤價急升而上漲。煤價上升的原因,主要是澳洲煤區昆士蘭近月豪雨成災影響產量,而中國、南非和越南則因本國需求甚殷減少出口。和石油及天然氣價格一樣,煤價亦因供不應求而飛升。  據《麥克勞斯基煤礦報告》(McCloskey's Coal Report)透露的消息,比利通(必和必拓)去月已和印度最大煉鋼廠阿塞洛米塔爾(Arcelor Mittal)簽署應供煉焦煤(coking coal)合同,數量未見透露,平均價格為每噸三百零五元,比去年漲價二倍左右;南韓煉鋼廠浦項鋼鐵(POSCO)亦以相近價格和供應商簽署供煤合同。至於發電廠用的燃煤(thermal coal),據路透社消息,世界最大供應商瑞士的Xstrata公司已和日本的中部電力(Chubu)發電廠簽署供煤合同,平均噸價一百二十五元,比去年剛好漲百分之一百二十五……。按照「市場規律」,日本、南韓和台灣電費將相應上升,以反映煤價的上漲,但這些國家(地區)的電費因政治理由,不可能因成本上漲而「轉嫁」給消費者,結果是電廠無利可圖,不會擴大產電投資,未來停電及分區供電的情況必會出現。香港電力公司利潤受保障,必要時可以上調價格,此中的害處當然甚多,但電力供應因此獲得保證。  
據國家電力監管委員會(www.serc.gov.cn)的消息,今年為滿足市場需求,內地發電需煤十四億噸(去年為十二億八千二百萬噸);市場人士估計中國今年缺煤在三億噸左右,這種預測數字未必準確,不過,中國對煤的需求大增,則是事實,在市場的事市場解決的環境下,內地電力收費必然上升,這會抑制需求、減少浪費,最終可望達致供求平衡;然而今年內地政府的首要任務是抑制通貨膨脹,因此管制電費、不准漲價,結果是通脹不致惡化,而法人私人盡情耗電,為了保障供電,電力公司只有購進高價燃煤……,它們的利潤因此下降甚至虧本,一如筆者日前指出,中國政府為了照顧人民營造和諧社會,犧牲股民利益是等閒事!投資者很難從中牟利,是大家必須體認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