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0日 星期日

對沖基金不受監管金融市場風高浪急

一、  奧林匹克「聖火」傳送傳出個「大頭佛」,肯定是北京奧運主辦單位始料不及的。不難揣測的是,京奧當局不惜包機、派出堂堂之陣環球護送「聖火」運京,有藉此宣揚國威之意,彰彰明甚;哪知對國際形勢估計不足,令「聖火」在西方先進國家─也可說是百年前踐踏人權最力如今均成為保障人權先鋒的國家─迭遭阻撓、破壞,「聖火」既曾被搶,亦曾被熄滅,而為了避免與反對「聖火」傳送者發生不可收拾的衝突,「聖火」還出現過「暫時失蹤」的鬧劇。經過一連數天的擾攘,「聖火」終於進入支持藏獨力量不及的「順境」,料藏獨分子揚言要大規模示威的香港,由於警方會傾重力,加上本港愛國同胞人數眾多,相信不會出大亂子。「聖火」將如期進入內地,並順利傳遞至北京……。筆者預期在內地傳送期內,已經「跌定待升」的股市會節節上揚,以配合全民歡欣鼓舞迎「聖火」的愛國情緒!  但是,這幾天來,不僅世界數大都會有群情激昂的華人集會,表示支持京奧、反藏獨和譴責破壞「聖火」傳遞及某些西方傳媒如CNN發表詆譭、污辱中國言論的愛國活動;內地若干大城市則有群眾上街示威,把矛頭直指法國和美國的民營零售商。這些國外和國內的街頭活動,不管會否造成實際損失,在筆者看來,均有深遠的後遺症。第一、華僑─主要是商人、學生和派駐當地的政府人員─的愛國情緒、民族感情一觸即發,並以實際行動表態,可視為「仇外」心態之伸延,西方對「黃禍」憂懼之心重燃,不難想像;為了防範未然,日後必然會收緊對華僑的監管與限制,慎防國家政策不合中國之意時,人多勢眾的華僑便會上街表達意見(包括向祖國表示效忠),「生事」擾亂公安。第二、不少國家如我們的近鄰日本和南韓,都因主辦奧運乘勢而起,躋身國際舞台,與先進世界接軌;中國有此意圖亦有實力,可是,現在看來,奧運之後,中國恐怕只能全力修補與多個有關國家的關係,其欲成為西方國家接受、認同的世界一流公民,仍須努力。  現在海外國內都有這種想法,認為西方反華勢力抬頭,皆因眼紅中國經濟起飛,因此要藉一切手段把中國壓下去。這種想法皆因自我膨脹及無知而生。迄今為止,中國經濟增長及積存巨額外滙,都是因為賤價出賣廣大人民特別是從鄉村流入城市民工的勞力而來,如此的崛起,早已走上高科技及資本集約之路的西方社會會妒忌會眼紅?二、  西藏問題,政治高度敏感,值此西方傳媒「歪曲、辱華」的言論和報道排山倒海而來無日無之之際,稍有用詞不當,「不愛國、搞分裂」的帽子便會飛來。西方傳媒的「造謠」和「不友善」,令只能接觸經過過濾、淨化和甄別後訊息的內地民眾,義憤填胸。這是可以理解的。不過,要徹底解決這個問題,令西方媒體心悅誠服,北京必須作出更具體的解釋。筆者以為在處理西藏騷動的手法上,北京所以引起西方傳媒的質疑,主因是事發後不久,外國及香港傳媒「被請離場」,雖然只有短短數天,由於中共在這方面聲譽甚差,不免令人懷疑在這幾天中中共做了什麼手腳;從英國廣播公司記者邁爾(James Mile)的現場報道(邁爾便是那位替《經濟學人》寫西藏騷亂目擊記〔本欄三月二十六日引述時不知作者是誰〕的作者),事件的起因可能是僧人和平示威警方認為擾亂社會秩序加以干涉而起;而僧人所以不滿,則與中共加強對他們進行愛國教育有關……。無神論者統治人民相信活佛可以轉世的迷信地區,衝突在所難免,要化解這種意識形態上的矛盾,單靠經濟投入是不能生效的,仿效英國人尊重殖民地人民的信仰,即使其信仰在他們看來是迷信、愚昧,亦應予保留保護。相信基督耶蘇的英國殖民地官員逢宗教節日亦「與民同迷」進廟求神拜佛求籤問卜,所為何來,不外是求社會和諧便於管治而已。  法國《世界外交月報》(www.mondediplo.com)四月號有長文〈西藏─世界屋脊的震顫〉,結論有二點值得注意。其一是在西藏的藏人至今仍視活佛達賴為領袖、其領導的流亡政府為合法政府,但他們不滿流亡政府放棄爭取藏獨又無法找到紓解他們的困境的辦法;他們指責流亡政府無能而對達賴崇敬之心不減。其一是流亡印度的西藏政府,其沒有政黨的國會選舉代表西藏外所有藏民,在去年三月的選舉中,支持藏獨的議員較前增加(文章未列具體數字),但他們無法把之付諸實行,因為達賴向來反對藏獨,而達賴的地位至高無上不可侵犯。北京現在譴責達賴搞藏獨,只會令事件愈難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