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4日 星期四

一絲受迫害的影子也沒有

一絲受迫害的影子也沒有蘇賡哲
2008年4月24日


三月的西藏事件發生後,達賴喇嘛接受《亞洲周刊》專訪,表達他對漢藏兩民族和平共處的期望。大概他不會不知道,漢官罵他為「豺狼」、「惡魔」。另一方面,「藏青會」的人早就說過:「我們非常痛恨中國人,我們痛恨所有的中國人。」「如果我們殺了中國人,沒有人可以指摘我們是恐怖分子,因為沒有一個在西藏的中國人是無辜的。」也有另一位活佛說:「我怎可能不恨他們?他們摧毀了我們的文明、我們的文化,我心中的恨,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事實上,漢藏對立是相當嚴重的。
西藏研究者王力雄認為:藏族所受壓迫並非種族壓迫,「不應該由漢族人民承擔罪責,應將它看作是專制政權對全體人民,包括西藏等各少數民族人民共同的政治壓迫。」他覺得,漢藏兩族人民同是專制暴政的受害者。如果渲染民族壓迫,「只能為將來製造更多的仇恨和痛苦」。王力雄用心良苦,但不一定能為藏人認同。
這次西藏事件發生,全球分化為水火不相容的兩大壁壘。照王力雄所說,壁壘只應該是中共政權和藏人的對立,但事實卻是一般漢人表現得比胡錦濤、溫家寶更「義憤填膺」。包括已放棄中國國籍的加拿大華裔移民,絕大多數漢人都站到中共立場上去,一絲都看不出這些漢人受過專制暴政迫害。他們的表現,倒令人覺得中共是深仁厚澤,愛漢民如赤的政府,才能得到這麼多漢人壓倒性支持。因此,有藏人說:「我們怎麼把中共政權與中國人區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