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6日 星期六

西藏復國

中共及大多數華(漢)人喜用歷史來支持"中國"擁有西藏的合法性· 其實非常荒謬。下面第一編文章就說明了西藏原本就是屬於西藏人的, 說西藏"獨立"不如就乾脆說"復國"吧! 如以色列亡國二千多年也可復國, 西藏人要求有自己的國家有何不合理? 至於能否實現則另一回事。 西藏與加拿大的原住民及魁北克問題相比則有大的差異, 我好像從未聽過原住民有獨立或復國之意, 他們的訴求只是在加國之下能保持文化和改善生活。 而西藏既有文化不保之虞, 意圖復國竟被視為"分裂"。 中共常說各族人民是一家, 為何兄弟要離家他去,便大動干戈,要置諸死地, 擁抱著西藏,就像聖經上所羅門王審兩婦人爭兒子案一樣, 真正愛孩子的母親不會願見孩子死也不放棄的。
我們中港台三地的人一般只讀三地漢人寫的歷史, 是漢人角度看事情,很少有顧及藏人的看法, 看第二編文章是達賴的講詞, 西藏自治或獨立對漢人"中國"又有何壞處?


 ----------------------------------------------------

西藏是我國藏族的發源地。考古學家證明,早在幾萬年前的舊石器時代晚期,西藏高原就有人類居住,從而揭開西藏歷史的序幕。

到了新石器時代,西藏高原上的人類分布更加廣泛,藏南雅魯藏布江流域和藏東三江谷地是其主要的活動地區,乃東、拉薩、林芝、墨脫等地發現的新石器時代村落遺跡,說明在四五千年前,西藏就已出現堪稱發達的西藏文化。

新石器時代晚期,西藏各地形成了許多部落,活動在雅魯藏布江中游的雅隆部落,由於自然條件優越、社會經濟迅速發展,私有制已經形成,原始社會開始瓦解。
據藏文史籍記載,西元前三世紀左右,聶赤贊普作為雅隆部落的第一個國王出現在西藏歷史上,建立了部落奴隸制的博王國。聶赤贊普建榮布拉康宮,"定君臣之分"、"三舅臣"、"四大臣"、"父王六臣",分掌軍政事務,建立軍隊保衛贊普及抵禦、征伐外部敵人,並大力扶植苯教,建雍仲拉孜寺,宣揚王權神授,維護以贊普為首的奴隸主階級的利益。

西元五、六世紀時,藏族奴隸制度社會有了長遠發展,西元七世紀初,朗日倫贊的兒子松贊干布繼任贊普,遷都拉薩,征服蘇毗及羊同,逐漸統一了西藏高原,建立了統一的奴隸制的吐蕃王朝。
松贊干布非常重視發展吐蕃的社會經濟,為此規定了統一的度量衡制,大力獎勵墾荒、興修防旱排澇設施、整修商道、保護商旅,積極發展貿易,松贊干布為吐蕃的繁榮奠定了根基。
藏文也是松贊干布時期完善起來的,他派遣大臣赴喀什米爾一帶學習梵文和西域各國文字,結合藏語固有的發音規律及特點,創造了統一的拼音文字,並寫出了文法專著"三十頌",規定了藏文的八種"格"和虛字的使用法等語法規則。自從有了統一的文字,藏族文化隨之得到了廣泛迅速的發展與傳播。松贊干布在位時期,正是我國唐朝貞觀年間,中原高度發展的經濟、文化,引起吐蕃王朝極大的注意。
松贊干布採取了一連串的措施,積極加強與唐朝的密切聯繫,大力吸收中原地區先進的漢族文化。西元641年,松贊干布迎娶唐太宗李世民的宗女文成公主,奠定了吐蕃和唐朝往後兩百多年頻繁往來的甥舅關係。松贊干布派遣貴族子弟進入唐朝學習詩書、聘請漢族文人代典表疏。
在松贊干布以後的百餘年間,吐蕃王朝發展到了鼎盛時期,憑藉強大武力,不斷對外擴張。由於喜馬拉雅山以南氣候炎熱,耐寒的吐蕃人視南進為畏途,於是把擴張的方向指向東方,與唐朝展開了斷斷續續的邊境戰爭。
自八世紀中葉起,吐蕃社會內部的各種矛盾日趨激化,由於長期的窮兵黷武,徵調頻繁,戰爭負擔遠遠超過實際力量,人民困於兵役,又遭災荒,疲勞不堪,起義暴動不斷發生。在統治階級內部,邊將擁兵自重,專事征伐,不受王朝節制,朝中大臣則獨攬大權,排斥異己,甚至干涉王室內部事務,王室與貴族、大臣之間的矛盾日益加劇,在各種矛盾的衝擊之下,吐蕃王朝終於由興盛轉向衰落。
西藏地區確立封建農奴制的過程,也是佛教在西藏再度興起並與世俗封建勢力日趨緊密結合的過程。在十一、十二世紀時,西藏地區先後形成了寧瑪、噶當、薩迦、噶舉等佛教派別,以及後來從葛舉派衍生出來的許多支系。十三世紀中葉,西藏成為元朝的一個行政區域,並在元朝的扶持下,建立了薩迦地方政權。
作為中央政府的元朝,對西藏地方進行全面的施政,元朝除了在中央設立總制院管轄西藏地方的軍政和宗教事務外,又下設宣慰使都元帥府具體負責處理西藏的前藏、後藏及阿里等三地的軍政事務。除此之外,元朝的曆法及刑法也推行到西藏地區,薩迦本欽即根據元朝法律重訂了西藏地區的民刑律例。
西元1368年明朝建立,明太祖朱元璋即派人赴藏聯絡,對西藏各地僧侶首領加以安撫,承認他們的固有地位,但需要上繳元朝封賜的舊印,由明朝重新任命並頒發新印。而後中央政府設行都指揮使司於西安,統轄全國藏族地區,明朝在西藏地區除了給佛教各派領袖人物以法王、大國師、國師、禪師等封號外,同時設有指揮同知等俗官。

西藏歷史
明朝沿襲元朝利用和扶植佛教的政策,但與元朝只推崇薩迦一派的做法不同,而是採取"多封眾建",即對具有實力的佛教各派領袖人物一律都賜加封號,明朝供賜封過三大法王及五個王,史稱"明封八王"。三大法王為"大寶法王"(屬噶瑪噶舉派)、"大乘法王"(屬薩加派)、"大慈法王"(屬格魯派),法王奉明廷命,行使地方職權。而五個王是"贊善王"、"護教王"、"輔教王"、"闡教王"及"闡化王",王的地位低於法王,但高於大國師及國師。
法王及王的地位雖高,但並無任命下級僧官的權力,法王及王以下的各級僧官,還是必須由朝廷任免之,包括襲職和升遷,也都是由朝廷直接決定,僧官犯法也要受到朝廷的處分。西元1644年明朝滅亡,清朝建立。清初,西藏處於蒙古和碩特部的軍事控制下,在蒙古軍隊的支持下,十五世紀開始創建的格魯派(黃教),此時已在西藏各教派中取得了絕對優勢,清政府一方面賜封和碩特部蒙古領袖固始汗,讓他以汗王身分代表清朝中央管理西藏地區,另一方面則給予黃教領袖崇高的榮譽,先後賜封了五世達賴阿旺洛桑嘉措及五世班禪羅桑益西,從此也就奠定了"達賴"及"班禪"在西藏間的宗教領袖地位及傳承。
格魯派黃教在得到清政府的扶持下,發展更加迅速,勢力愈來愈大,不但掌管教派,而且也干涉軍政,在蒙古和碩特部控制的地方政權中掌權辦事的"第巴"一職,大多是達賴的親信,蒙古汗王與黃教間終於產生了摩擦。這種蒙藏上層統治者間的紛爭,引起了清朝中央對西藏的嚴重關切,1718年及1720年,清朝兩次出兵西藏,驅逐蒙古軍隊,殺汗王領袖,才結束了蒙古和碩特部在西藏的統治,安定了西藏的社會秩序,但也逐步加強了清朝對西藏的控制。
1751年,清朝正式授權達賴喇嘛管理西藏的地方行政事務,由佛教格魯派治理西藏的"政教合一"制度,從此正式確立。1791年,西藏發生郭爾喀人大舉入侵的事件,在八世達賴及七世班禪的請求下,清政府派兵入藏將來犯的郭爾喀人驅逐出境。事後,為了加強西藏的邊境防務及行政管理,清朝頒布了"藏內善後章程二十九條",對西藏地方政府的組織、政治、財政、金融、軍事、外交及宗教等各方面的制度都做了明確的規定,使清政府在西藏的施政更加完善。
----------------------------------------------------

政 教 結 合 不 是 要 喇 嘛 掌 權
達 賴 喇 嘛 在'' 政 教 結 合'' 學 術 研 討 會 上 的 講 話

能 組 織 今 天 這 樣 的 討 論 會 非 常 好, 我 在 此 表 示 祝 賀! 同 樣 一 件 事 情, 同 樣 運 用 智 慧 來 分 析, 其 結 果 或 觀 點 也 會 不 盡 相 同; 任 何 事 物 都 是 因 緣 聚 合 而 成, 需 要 依 賴 許 多 外 在 的 因 素, 不 同 的 外 在 因 素 就 會 產 生 不 同 的 表 象, 這 是 事 物 本 質 的 規 律 … …。
象 西 藏 問 題, 我 們 秉 持 誠 實, 尋 求 公 正、 合 理 的 解 決, 沒 有 什 麼 需 要 隱 瞞 的, 如 有 什 麼 需 要 隱 瞞 的, 就 無 法 展 開 討 論, 只 有 靠 命 令 或 策 劃 行 事。 對 真 實 愈 加 研 究、 討 論, 愈 是 相 互 交 流 不 同 的 觀 點 看 法, 就 愈 能 凸 現 真 實 的 力 量。 正 義 的 力 量 就 是 以 此 為 基 礎 產 生 的。 我 總 是 說﹕ 我 們 西 藏 沒 有 武 裝 力 量, 但 有 的 是 正 義 的 力 量。 因 此 沒 有 必 要 說 謊, 任 何 問 題 都 是 可 以 研 究 的。 象 中 共 雖 然 擁 有 強 大 的 武 裝 力 量, 但 是 由 於 缺 乏 正 義 的 力 量, 因 此 有 許 多 見 不 得 人 的 事 情, 只 好 將 其 稱 為 國 家 機 密 而 全 力 隱 瞞 或 進 行 歪 曲。 正 義 之 美 和 正 義 之 力 量 是 愈 討 論 愈 顯 現, 愈 能 加 深 個 人 的 認 識 和 信 任。 所 以 進 行 討 論 是 非 常 重 要 的。
… … 比 如 我 們 的 佛 教 和 科 學 觀 點 之 間 的 討 論 就 非 常 必 要, 雖 然 不 必 在 現 代 科 技 與 佛 教 之 間 進 行 討 論, 但 是 從 量 子 學 說 和 精 神、 身 體 和 心 靈 的 關 系 等 方 面 有 很 多 是 可 以 討 論 的 … …。
還 有 對 西 藏 歷 史 研 究 也 是 很 重 要。 我 們 一 般 說 西 藏 歷 史 是 從 聶 赤 贊 普 開 始 的, 但 是 在 本 教 的 文 化 記 載 中, 聶 赤 贊 普 之 前 還 有 兩 千 年 的 歷 史, 在 聶 赤 贊 普 之 前 我 們 西 藏 還 有 二 十 多 代 國 王 的 歷 史。 在 本 教 中 記 載 有 很 多 西 藏 的 歷 史, 所 以 研 究 西 藏 歷 史 是 非 常 重 要 的。 … … 我 曾 問 一 些 印 度 朋 友, 問 他 們 印 度 的 文 字 是 從 什 麼 時 候 開 始 的, 他 們 都 不 知 道, 在 本 教 文 獻 記 載 中, 被 稱 為 “ 瑪 儀 〞 西 藏 古 文 字 有 三 千 多 年 的 歷 史, 那 麼 印 度 的 文 字 也 有 可 能 是 從 西 藏 文 字 中 產 生 的。 如 果 “ 瑪 儀 〞 真 的 有 三 千 年 歷 史, 那 麼 就 說 明 我 們 西 藏 現 在 的 文 字 三 千 年 前 就 存 在 … …。
政 治 和 藏 中 關 系 方 面 的 研 究 是 非 常 重 要 的。 我 經 常 說﹕ 西 藏 是 不 是 中 國 的 一 部 分, 不 是 政 治 所 能 解 決 的 問 題, 根 據 政 治 的 需 要 是 解 決 不 了 這 個 問 題 的。 這 個 問 題 應 該 由 歷 史 學 家 和 法 學 家 來 解 決。 根 據 眼 前 的 政 治 需 要 今 天 這 個 說 法, 明 天 又 是 另 一 個 說 法, 那 是 解 決 不 了 問 題 的。 藏 中 關 系 的 真 實 雙 方 都 要 實 事 求 是 地 說 話, 西 藏 人 方 面 只 強 調 獨 立 歷 史, 中 國 也 只 強 調 元 朝、 清 朝 歷 史 等, 這 些 都 不 是 實 事 求 是。 有 時 候 中 國 確 實 在 西 藏 擁 有 很 大 勢 力, 這 些 要 說 明 清 楚。 西 藏 方 面 就 西 藏 和 中 國 屬 於 不 同 國 度、 不 同 的 法 律 管 轄 等 等 也 要 明 確 公 正 地 進 行 討 論, 這 是 極 為 重 要 的 …。
今 天 的 主 要 議 題 是 政 教 結 合 問 題, 我 今 天 說 的 雖 然 不 是 深 入 研 究 後 的 結 果, 但 我 常 認 為 政 教 結 合 應 該 有 兩 種 形 式, 吐 蕃 時 期 的 西 藏 國 王 所 以 稱 為 法 王, 是 由 於 國 王 修 佛 法、 按 佛 法 治 理 國 家 民 眾, 因 而 稱 為 法 王。 由 於 是 按 佛 法 生 活 的 社 會 和 國 家, 所 以 稱 為 佛 教 之 國; 以 法 律 而 言 有 十 善 法、 十 六 人 法 等。 這 個 社 會 的 領 導 不 是 喇 嘛, 也 沒 有 喇 嘛 的 地 位, 國 王 是 俗 人, 國 王 自 己 修 佛, 用 佛 法 治 理 民 眾, 教 導 子 民 人 生 要 符 合 佛 法, 因 此 被 認 為 是 一 種 政 教 結 合 的 製 度。 另 一 種 就 如 剛 才 所 講 的, 就 是 八 思 巴 時 期 產 生 的 政 教 結 合 製 度, 這 是 由 一 個 喇 嘛 組 織 的 喇 章 負 起 政 治 責 任, 掌 握 政 權 的 製 度, 其 後 陸 續 有 了 五 世 達 賴 喇 嘛 建 立 嘎 登 頗 章 政 權 等, 這 是 另 一 種 政 教 結 合 方 式。 又, 在 吐 蕃 法 王 以 佛 法 治 國 的 政 教 結 合 之 前, 認 為 還 有 本 教 的 政 教 結 合。 由 於 西 藏 盛 行 本 教, 因 此 國 王 們 信 仰 修 習 本 教, 以 本 教 觀 念 治 理 國 家, 國 家 的 各 種 儀 式 如 對 神 的 祭 祀 等 按 本 教 進 行, 所 以 那 個 時 代 是 本 教 的 政 教 結 合 製 度。 西 方 如 美 國 在 他 們 的 憲 法 和 製 度 上 都 要 向 上 帝 宣 誓 等, 不 管 是 否 有 此 名 目, 我 認 為 事 實 上 就 是 政 教 結 合。 在 整 個 社 會 結 婚、 生 死 等 儀 式 都 按 基 督 教 進 行。 政 府 官 員 在 就 職 時 要 求 手 放 在 《 聖 經》 上 對 上 帝 宣 誓。 在 這 種 形 式 下 我 認 為 已 經 成 為 政 教 結 合。 當 然 這 不 同 於 由 一 個 “ 喇 章 〞 掌 握 權 力。 有 關 政 教 結 合 與 民 主 製 的 問 題, 由 一 個 喇 嘛 的 喇 章 掌 權, 這 在 民 主 製 下 是 不 可 能 的。 所 以 我 們 剛 流 亡 到 印 度, 在 為 實 施 民 主 而 起 草 《 西 藏 未 來 憲 法》 時, 鑒 於 如 不 能 改 變 達 賴 喇 嘛 的 職 權, 就 不 具 備 民 主 的 組 成 要 素, 因 此 在 《 憲 法》 中 規 定 如 有 必 要, 經 人 民 選 舉 產 生 的 議 會 三 分 之 二 議 員 的 通 過, 即 可 以 改 變 達 賴 喇 嘛 的 職 權, 這 是 實 行 民 主 的 主 要 標 誌。 隨 著 流 亡 社 會 民 主 製 度 的 發 展, 順 帶 回 應 中 國 政 府 宣 稱 我 們 是 為 了 恢 複 舊 製 度 或 爭 取 達 賴 喇 嘛 地 位 的 說 法, 我 在1969 年 西 藏 抗 暴 紀 念 大 會 的 講 話 中 說 明﹕ 西 藏 獲 得 自 由 後, 將 建 立 怎 樣 的 政 府 要 由 西 藏 人 民 決 定, 而 且 達 賴 喇 嘛 掌 權 的 這 種 傳 統 不 一 定 會 繼 續。 到 了1992 年, 我 們 明 確 表 明﹕ 未 來 西 藏 獲 得 名 副 其 實 的 自 治 後 我 們 要 回 去, 達 賴 喇 嘛 在 歷 史 上 所 有 的 職 權 將 轉 交 給 西 藏 民 主 政 府 的 領 導 者, 這 是 向 民 主 階 段 的 邁 進。 包 括 達 賴 喇 嘛 在 內 的 某 個 喇 章 掌 握 政 權 的 現 象 在 西 藏 未 來 的 任 何 時 候 都 是 不 可 能 的。 從 八 思 巴 時 期 產 生 的 政 教 結 合 的 製 度 應 該 結 束 了。 吐 蕃 法 王 們 時 期 的 本 教 與 政 治 結 合、 佛 教 與 政 治 結 合 以 及 基 督 政 教 結 合 等 這 樣 的 製 度 我 認 為 應 該 繼 續 存 在 下 去, 為 什 麼 呢? 其 中 涉 及 很 重 大 的 問 題, 繼 續 存 在 與 否 主 要 要 考 量 是 否 有 此 需 要 和 必 要, 現 代 世 界 發 達 國 家 的 經 濟、 教 育 得 到 很 大 的 發 展, 民 主 製 度 健 全、 實 行 法 製 等 的 那 些 國 家 也 有 不 公 正 以 及 欺 詐、 舞 弊 嚴 重 等 情 況, 這 些 顯 然 不 是 憲 法 問 題、 不 是 由 於 缺 乏 知 識 或 民 主 製 度 不 健 全 的 問 題, 而 是 由 於 自 己 心 中 沒 有 以 善 良 慈 悲 之 心 渡 過 人 生 的 想 法 或 是 雖 有 此 想 法 而 沒 有 實 踐, 遇 到 許 多 的 困 難 和 問 題, 因 此 我 們 要 研 究 世 界 發 達 國 家 產 生 這 些 問 題 和 困 難 的 根 源, 以 期 未 來 在 我 們 的 社 會 中 得 以 避 免, 從 而 達 到 更 高 層 次 的 發 展。 因 此 宗 教 就 顯 得 極 為 重 要。 我 們 說 宗 教 時, 是 指 無 特 定 宗 教 派 別 的 普 遍 之 精 神, 是 與 個 人 有 關 或 由 個 人 修 習 的 宗 教。 如 果 由 一 個 政 府 或 公 共 團 體 專 門 或 特 別 承 擔 起 宗 教 的 責 任, 這 又 會 是 個 什 麼 樣 的 宗 教? … … … 政 教 結 合 的 “ 教 〞 如 果 走 向 某 個 特 定 宗 教 就 會 遇 到 困 難, 未 來 西 藏 的 政 教 結 合 的 “ 教 〞 如 果 成 為 單 指 佛 教 也 可 能 會 遇 到 困 難 的。 如 上 所 說, 宗 教 有 用 處 嗎? 確 確 實 實 有 用 處, 說 到 有 用 處 並 不 表 明 是 進 行 一 些 儀 式 儀 軌 或 論 說 教 義 觀 點 等 問 題。 所 謂 宗 教 對 社 會 有 用 處, 其 真 正 意 義 是 能 否 產 生 利 他 心、 不 傷 害 他 人、 不 說 謊、 誠 實 待 人 等 才 是 真 正 的 宗 教。 如 此, 則 不 管 信 仰 薩 迦、 格 魯、 本 教、 基 督 教 或 印 度 教, 都 不 會 產 生 爭 議, 做 到 普 及 即 是 有 用 處。 否 則 整 天 頌 經 或 修 持 儀 軌, 結 束 後 斗 毆 欺 騙, 或 是 滿 口 教 義 教 規 等, 卻 受 製 於 貪 痴 欲 念 等, 則 有 什 麼 意 義? 誠 然, 調 服 性 情 的 方 式 中 教 義 與 觀 念 非 常 重 要, 儀 軌 儀 式 也 有 點 作 用, 就 調 服 性 情 的 方 式 以 佛 法 緣 起 觀 論 解 時, 確 實 能 產 生 若 不 調 服 性 情 則 自 毀 前 程 的 想 法, 我 這 樣 說 並 不 是 因 為 這 是 由 佛 祖 釋 迦 牟 尼 所 開 示 的 緣 故, 而 是 由 於 我 們 的 苦 樂 均 源 自 於 能 否 調 服 自 身 性 情, 它 告 訴 我 們 不 要 害 人, 如 果 不 做 一 個 善 良 的 人, 吃 虧 的 是 自 己 等 調 服 性 情 的 途 徑。 如 果 修 持 的 是 調 服 性 情, 就 不 能 說 某 教 要 修, 某 教 不 準 修。 無 宗 派 的 普 遍 精 神 是 極 為 重 要 的, 不 能 是 某 個 特 定 的 宗 教。 佛 教 是 直 接 與 個 人 有 關 的, 和 與 佛 教 有 關 的 文 化 是 兩 個 不 同 的 概 念, 我 想, 與 佛 教 有 關 之 文 化 是 一 個 和 社 會 有 關 的 概 念, 而 佛 教 是 直 接 和 每 個 人 產 生 關 系 的。 拉 薩 的 穆 斯 林 信 仰 安 拉 而 不 去 大 昭 寺, 但 其 每 天 的 生 活 卻 受 到 佛 教 習 慣 的 很 大 影 響。 西 藏 的 社 會 有 佛 教 徒、 非 佛 教 徒、 無 神 論 者 等 等, 但 其 社 會 習 慣 卻 與 佛 教 有 著 很 深 的 關 系, 所 以, 有 不 說 謊、 甚 至 連 小 蟲 都 不 殺 的 好 習 慣 … …。 剛 才 議 會 副 會 長 談 到 有 人 認 為 宗 教 影 響 經 濟 發 展 的 問 題。 宗 教 並 不 影 響 經 濟 的 發 展, 當 然 製 造 武 器 業 等 需 要 要 考 慮。 十 三 世 達 賴 喇 嘛 為 鞏 固 國 防 從 印 度 購 買 軍 火, 籌 款 時 向 西 藏 人 民 每 人 徵 收 兩 個 佔 噶 ( 西 藏 貨 幣 名 ), 當 時 噶 丹 法 座 說 我 噶 丹 法 座 不 交 賣 武 器 的 錢, 他 就 是 持 這 種 觀 點。 與 佛 教 有 關 的 文 化 傳 統 中 由 於 非 暴 力 思 想, 所 以 對 武 器 製 造 可 能 難 以 接 受, 當 今 世 界 武 器 泛 濫 暴 力 不 斷, 因 此 人 民 對 軍 火 工 業 持 厭 惡 態 度, 而 西 藏 不 一 定 由 此 能 耐, 即 使 由 此 能 耐 也 不 是 好 現 象, 還 不 如 發 展 電 腦 之 類 輕 工 業 更 好, 由 於 我 們 西 藏 的 空 氣 很 新 鮮 所 以 可 以 發 展 其 他 的 行 業。 有 人 可 能 會 說 像 養 雞、 豬、 魚 那 些 動 物 的 行 業 也 會 受 影 響? 但 仔 細 思 考 一 下, 象 雞、 豬、 魚 那 些 動 物, 特 別 是 許 多 人 面 對 魚 類 因 難 以 忍 受 的 痛 苦 而 不 斷 掙 扎 時 的 無 動 於 衷, 一 個 對 其 它 生 命 的 痛 苦 無 動 於 衷 的 人, 難 道 會 對 人 類 內 部、 特 別 是 對 不 能 勞 動 的 老 人 給 予 關 愛 嗎? 也 許 他 們 就 會 冒 出 如 果 沒 有 這 些 飯 桶、 不 必 支 付 多 余 開 支 就 好 了 的 念 頭。 如 此 則 不 管 是 否 有 宗 教 都 是 一 種 心 靈 的 墮 落。 相 反, 如 果 對 包 括 昆 蟲 在 內 的 一 切 生 命 都 抱 著 關 愛、 慈 悲 以 及 期 望 一 切 眾 生 擺 脫 苦 難 的 意 念, 如 果 見 到 殘 弱 者, 馬 上 生 起 他 與 我 一 樣 希 望 趨 樂 避 苦, 並 因 此 而 樂 意 進 行 幫 助 和 尊 敬, 則 這 種 思 維 對 總 體 會 產 生 不 同 的 效 果。 對 流 血 暴 力 的 熟 視 無 睹 和 麻 木 是 建 立 充 滿 悲 心 社 會 一 大 障 礙, 同 樣 殺 害 大 量 生 命 的 雞、 魚 等 商 業 活 動 逐 漸 使 社 會 對 生 命 的 摧 殘 熟 視 無 賭, 從 而 形 成 不 良 榜 樣 的 話, 就 要 評 估 暫 時 的 損 失 與 長 遠 利 益 的 破 壞 之 間 應 選 擇 哪 一 個。 有 些 生 產 廠 家 在 經 濟 上 可 能 有 點 損 失, 但 是 從 長 遠 而 言 也 許 並 非 如 此。 因 此 所 謂 政 教 結 合 的 真 正 含 義 不 僅 是 政 治, 而 且 含 蓋 人 類 社 會 的 一 切 活 動。 如 果 合 乎 宗 教 地 進 行 政 治 活 動, 合 乎 宗 教 地 去 生 活、 進 行 經 濟 建 設 或 度 過 人 生 是 對 的, 是 美 好 的。 不 僅 政 治, 對 一 切 事 務 愈 是 抱 著 利 他 之 心 去 做, 愈 能 利 益 世 界。 反 過 來 即 使 講 經、 建 宗 教 道 場 等, 如 動 機 不 良 也 會 成 為 惡 業。 任 何 事 情 都 依 賴 於 動 機, 對 任 何 事 情 都 抱 著 利 他 的 動 機 利 益 個 人 社 會 即 是 政 教 結 合。 因 此 政 教 結 合 含 義 廣 泛, 如 能 照 此 實 施, 未 來 的 西 藏 就 會 成 為 一 個 幸 福 的 社 會, 由 於 形 成 習 慣, 即 使 動 物 也 不 會 被 傷 害, 人 與 人 之 間 友 愛 互 助。 所 以 政 教 結 合 很 重 要。 如 果 說 政 教 結 合 指 的 是 由 喇 嘛 掌 權 的 話, 那 在 未 來 是 永 遠 不 會 實 現 的。 已 經 走 入 歷 史 的 這 種 製 度 最 後 收 場 的 角 色 大 概 要 由 我 來 扮 演 了。

注﹕ 政 教 結 合, 以 往 中 文 均 譯'' 政 教 合 一'', 此 根 據 藏 文 原 意 改 譯'' 政 教 結
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