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30日 星期三

一個「憤青」的醒悟

近日有兩位非議中共人權狀況的朋友,先後在電台「烽煙節目」中被聽眾致電咒罵他們「不得好死」、「漢奸」。愛祖國的人遭此咒罵,已是司空見慣的事,所以我說電台時事評論是厭惡性行業。
不過,咒罵者應該知道,有一位叫楊恆均的前輩「憤青」,生長在紅旗下,大學甫畢業就成為國務院系統幹部,後來去了美國,在華盛頓一家智庫工作。和所有「憤青」及「維園阿伯」一樣,每聽到有人批評中共,他必定跳起來還擊。然而時日一久,他發現不分青紅皂白為中共辯護漸感力不從心,而且美國人也失去興趣。但美國人可沒有失去批評和攻擊中共的興趣,所以他覺得自己仍須戰鬥。
他很快找到新的戰鬥形式,就是以毒攻毒,改守為攻,大力批評和攻擊美國。以前,楊恆均在智庫的工作表現,並不特別受重視,但具備獨特經歷的他將心思放在如何找出美國弊端來抨擊後,美國人開始對他刮目相看,很多研究機構紛紛拿錢出來請他去工作。他覺得「美國人竟然要出錢讓我攻擊他們,憤青當到這個境界,夫復何求?」不過,畢竟是聰明人的楊先生慢慢明白,他抨擊美國,其實是在幫助美國,為美國人民效勞。他醒悟到美國電視上人人都在罵美國,歌功頌德的只有政黨花錢的競選廣告,根本沒人看。他更明白了,美國之所以強大,不是美國有核彈美金,而是政府將批評這個利器交給人民。最後,他醒覺如果批評一個國家可以令它強大,他應該批評的是自己所愛的祖國。亦即是說,唯「不得好死」的人和「漢奸」能令中國真正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