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9日 星期三

奧運期近民心振奮內地股市反彈可期

  中國股市跌幅甚大,小股民痛不欲生、呼天搶地,只差沒有上街遊行,在這種情形下,政府應否救市,引起廣泛討論;筆者當然贊成不救市,除了市場的事市場自行調節的大道理,還有只有經過跌市的洗禮,投資者的心智才會成熟。不過,與股市體積龐大政府無法扭轉跌勢的香港及其他自由市場不同,筆者認為中國政府有能力有辦法有工具救市,原因是內地股市並非完全自由,其升降可說是為政治服務,當股市升得太高(與實際盈利脫節)當局擔心會出現對「社會和諧」具破壞性泡沫時,便推出收縮性的財政和貨幣政策,同時釋出官股;一面收緊銀根、對投資活動作種種限制,一面增加股票流通量,升市急剎車掉頭而下,是理當如此的。在當局認為股市跌得太殘股價與盈利脫節且股值無法反映當前經濟實力時,採取與推跌股市相反的手法,一樣可收宏效。大家不可不注意的是,中國政府掌握豐厚的資源和立法及行政權,自由經濟體系下的政府辦不到的事,中國政府做起來並無困難。配合政府政策及政治氣氛調控股市,是中國金融策略的一大特色。  政府有辦法壓低、炒高股市,由於政府決策過程缺乏透明度,內地股市遂成為內幕客的天堂─也許不久後會捉若干內幕客示眾、判刑,以紓股民的怨氣─但未必便是散戶的地獄,那些能夠克服貪婪(貪得無厭者圖一夕發財)與恐懼而又精通投資之道的散戶,是可以從實力研究和走勢揣測中找到賺錢機會而有所斬獲的。如果股市是所有散戶的地獄,有誰願意入市等待宰割!  內地股市暴瀉後必會回升,撇開「升得高跌得重」的陳腔濫調,僅僅是為了實現日後國企通過上市吸納民間閒資作更有效益用途這種規律,股市跌後肯定回升;有跌有升的股市等於帶給散戶以希望,這樣的股市才有吸引力。  政府調控經濟,股市受其左右,在所不免,這使內地企業前景頗為難測,比方說,國際油價上升,內地有油產的油公司受惠,股價理應上揚,但當局一聲命令,不准汽油加價(或限制加幅),有油產的公司固然無法獲得油價上升的好處,那些進口高價原油的還可能會虧損。政治的介入,令市場機制失效。  當前令中國政府困擾的事甚多,然而,以北京政府的高度集權,施政具如手使臂的高效率,因此不難解決。在經濟線上,其當前的要務是遏制通貨膨脹,而很快會竟全功,是可以預期的─如統計數字與最高決策人公布的目標數字不符,下級官員自然知道如何加油或滲水以免領導人臉上無光。不是筆者故意貶低內地的經濟統計數據的可信性,而是在現行制度下必然如此。不過,話說回來,中國政府貯存了充足的糧食,源源供應令糧食不必隨國際價格亂舞,基本民生問題解決,通脹率達標難度不算太高。  內地股市的去從,從政治大氣候看,當局雖然近日一再表明不會救市,但由於跌去不少,短期內股市回升可期,這固然是從財務角度衡量,許多上市公司價格已企於「合理」水平;更重要的是,股市又呈生機,正好反映了股民(進而全民)歡欣鼓舞迎奧運的樂觀心情A同時又可顯示內地人民的情緒不會因藏獨分子的搞事而不安;反過來看,股市敗部復活、從低處回升,足以看出內地人民為北京奧運而驕傲、雀躍的情緒,在奧運快將舉行及舉行期間,預期一個較具活力和欣欣向榮的股市,應該不是奢望。  國內的政治或政策市不易測,預測恒生中國企業指數則不太難。高盛去周發表一項研究,指出假如今年內地的GDP增幅百分之十,在港上市的國企公司今年每股盈利增長在百分之十五至十七之間,這等於把目前的十八點八二倍O向下調整至十四點二倍,平標準普爾五百指數以○八年利潤計的O十四點三倍。相比之下,恒生中企指數便較吸引,因為美國GDP今年增幅(如果有的話)可能在似有若無的百分之一至二之間,在同一O水平,假如投資股票的話,購進高經濟增長地區的股票,似為明婷@@嚝隉C  

代郵 W.劉先生,the Baton Passes to Asia譯為「接力棒已交給亞洲」較正確,謝賜教。  有關老鼠何以稱老(本欄二月五日),何永祥先生在其公子協助下,找出並傳來二份有關論文─李文澤的《宋代語言研究》(北京線裝書店,○一年)及王力《漢語史稿》的〈語法的發展〉(科學出版社,一九五八年),對老鼠的得名,說之甚詳,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