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5日 星期六

下屆特首爭奪戰已展開 藍薔薇

現任特首曾蔭權,任期至二○一二年七月結束。他於二○○五年七月接替董建華的時候,人大常委特別通過釋法,雖然任期只有兩年,但也算作一屆。按《基本法》的規定,特首只能連任一屆,所以,他不能再連任了,下一屆必須選出新的特首。下一屆特首的選舉,要到二○一二年上半年才舉行,距今還有四年之長,但已經出現暗湧,爭奪戰已經展開。據坊間耳語,這爭奪戰中的主要角色有三個:現任政務司唐英年,現任財政司曾俊華,現任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這三個人都有不同的背景,各人將會怎樣去奪取特首的寶座,誰的勝算最高,最後又將會鹿死誰手呢?暗湧必會越來越激烈,濺起的浪花越來越高,港人又將會有好戲看了。
  富家子弟唐英年的三個弱點  先來介紹一下這三個人的背景。
  唐英年是富家子弟,父親是紡織製衣界鉅子。他最初從政,是自由黨成員,從工商界的功能組別進入立法會。在立法會多年,表現並不突出。其後,曾蔭權調任政務司,便被董建華委任為財政司,接替曾蔭權。董建華下台,曾蔭權當選特首,他便被委任為政務司接替曾蔭權。調任高官後,便退出自由黨和立法會,但原來的政治特色?是沒有改變過的。他的背景有如董建華,是工商界財團的代表。在回歸前,中共曾聲言:香港既然要維持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那麼執政者應該是資產階級。唐英年的身份,是符合這一點的。但他也有弱點。一、富家子弟出身,沒有經過什麼鍛煉,對政府的行政運作,不十分熟識,特別是不了解中下階層市民的生活情況。二、不同財團之間,有利益的衝突矛盾,其他的財團很不願意看見某一個因掌權而獨大,會對其施政嫉妒掣肘。三、與原任高級公務員關係不密切,在其中沒有支持的基本隊伍,難於組成團結合作的團隊。
  曾俊華背景有如特首曾蔭權  曾俊華一直是高級公務員。回歸前,曾任港督彭定康的私人秘書,是備受港英信任的人。曾蔭權接替董建華擔任特首後,調任為特首辦公室主任,現也是曾蔭權所信任的。唐英年調任政務司後,他便接替為財政司。他的背景,有如曾蔭權,是公務員的精英,科班出身,做事膽大心細,與高級公務員有密切聯繫。他接任財政司後,適逢香港經濟復甦,去年度財政盈餘創一千多億的新高。於是,他最近宣佈的新年度財政預計,大灑金錢,還富於民,一時民望急升,甚至高過特首曾蔭權。假如他能維持這樣的民望,將會是競爭特首的很有利條件。
  他的最不利條件,是「港英餘孽」,特別是曾與彭定康有密切關係,這是中共不能放心的人選。但這不是不能改變的,以前中共對曾蔭權不是也有類似的看法嗎?
  梁振英是中共中央最信任的  梁振英是中共中央最信任的人。在中英談判期間,他已被委任為土地委員會的成員,作出了回歸前限制賣地數量、批地期滿補交地稅以補地價等等的規定,立了大功。所以,一回歸後便被委任為行政會議成員,過渡性人物鍾士元任主席不久,便由他接任至今。他在行政會議期間,大抵自知港人大多認識他的政治背景,所以一直保持低調。但低調又顯得他沒有什麼表現,難得民望,知名度也不高。相信一般港人認識他是誰的不太多。
  他雖然是左派中人,但不如傳統左派人士如鄭耀棠、譚耀宗、陳婉嫻、吳康民、曾鈺成等,來自嫡系的工聯會或紅校,門戶不同,所以關係也不十分密切,甚至有貌合神離之狀。假如他當上特首,傳統左派人士必會吃醋而不服。
   以上述三人來看,希望最微的,將會是梁振英。有沒有第四匹黑馬呢?中共處事,往往難以常理忖測,我們且來看戲吧。
  當上特首的三個最基本條件  若以常理忖測,當上特首須有三個最基本的條件:一、中共中央的信任和支持;二、管治香港事務的工作能力;三、民望。這三個條件,以第一個最為重要。中共中央欽點董建華的時候,只最關注第一個條件,結果不能不在第二屆途中便要下台。但須注意,董建華是江澤民欽點的,那時候,江即將卸任,胡錦濤快要上台,否則董也許不會下台的。董忽然下台,一時只能由曾蔭權接替,所以即使對曾蔭權不大信任,也為了應一時之急,免為其難。曾雖然是「港英餘孽」,但接任後做得不錯,既堅決執行中央指示,也管好香港事務。這樣,是否會改變中共對「港英餘孽」的看法,對曾俊華有利呢?
  其實,中央的人事也有了變遷。胡錦濤和溫家寶雖然連任,已是最後一屆,到了二○一二年便都要卸任。最近舉行全國人大代表會議,已產生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和常務副總理李克強,他們將會是下屆接替胡溫的人。一向主管港澳事務的曾慶紅離任,將由習近平接替。對下一屆香港特首的人選,胡錦濤一定還有很大的影響力,但習近平的意向也不能忽視。習近平一向不大接觸港澳事務,他的意向可能尚未有定見,難於估計。
  爭取中央信任和支持最重要  按上述的三個最基本條件來看,下屆特首的爭奪戰,首先是要爭取中共中央的信任和支持。主管港澳事務的舊人,雖然仍有廖暉、劉延東等留任,但最重要的是主管習近平。他不但是港澳事務的主管,還將會是下一屆的國家主席。
  習近平曾主政褔建,陳良宇事件後,調任上海,與港澳事務全無關係。他不熟識港澳事務,港人對他也恐怕不熟識。相信雙方都要有一段摸底的時間。他一定會透過各個不同的途徑,去了解香港的情況,特別是可能擔任下屆特首的人選。參與特首爭奪戰的人,直接接觸習近平的機會不多,那麼必然會廣泛頻密接觸派來香港收集資料的人,特別是習近平的親信和直屬的人員。在這方面,雖然不會公開化,但耳語輿論的散播和攻防,必會五花八門,叫人目不暇給。
  北京目前最緊張的,是八月的奧運。溫家寶最近又說了,今年是經濟最艱難的一年,宏觀調控不大見效,通脹節節上升,民怨日甚。看來在今年內,北京對香港下一屆特首的人選,會按兵不動,以待形勢的轉變。
  三人的工作能力表現和民望  拿董建華和曾蔭權兩人執政期間的政績來比較,中共中央不能不吸取這樣的經驗教訓:不能忽視管治的能力,在這方面,原來的「港英餘孽」的高級公務員,總勝其他人一籌。鄧小平的貓論:「不管黑貓白貓,能捉老鼠的便是好貓」,是很有道理的。何況,掌握了各方面的要害,「港英餘孽」想「造反」也「造」不了的。從這方面來看,唐英年和曾俊華都有表演的機會,梁振英卻大大吃虧了。倘若梁振英要強出頭, 相信還會適得其反。
  去年,陳方安生與葉劉淑儀競選港區立法會議席,唐英年曾涉及指示高官接見葉劉淑儀。 最近,即將舉行的立法會選舉,唐英年又介入支持工商界功能組別的某一候選人。這兩事件,都損害了公務員政治中立的原則,頗受非議。他至今仍未能熟習公務員處事的原則,對他的民望是有打擊的。反觀曾俊華,不亢不卑,一個「派糖」的財政預算便打響了。民望的高低,往往也同時是工作能力的考核。
   勝算最高和勝算最低的兩人   根據上述的分析,在目前,下屆特首爭奪戰中,三個人以曾俊華的勝算最高,梁振英的最低。 曾俊華最難過的一關,只是中共中央的信任和支持。難擺平的還有,唐英年現任政務司,職位比曾俊華的財政司高,倘曾俊華當上特首,唐英年如仍留任政務司,將會很尷尬。倘若果然如此,唐英年也不會再任政務司了。假如二○一二年便舉行特首普選,候選人又只有這三個,相信曾俊華是會當選的。最後,也是最重要的,還要看看這幾年內,中國大陸的政局和人事有沒有變化,怎樣變化?習近平和李克強是否接穩了班,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