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4日 星期一

論譴責


很多人爭相譴責「西方媒體對西藏事件歪曲報道」。相對也有不少人譴責中共禁止境外記者到西藏自由採訪。我覺得西方媒體在西藏事件中,只是無關痛癢的第三者、旁觀者。西藏事件是中共與藏民之間的衝突,與西方傳媒無關。我們要了解西藏事件真相,最好是不要通過第三者,直接去聽聽事件中雙方的說法。可是,我們只聽到中共鋪天蓋地,什麼媒體都有的聲音,藏民卻沒有講話的工具。中共不准他們有一張報紙、不准他們有一家電台或電視台,他們只能趁境外記者被有組織地帶往寺廟參觀時,冒險出來哭訴幾句。
類似情況可做個譬喻:加拿大聯邦政府擁有各式各樣媒體,卻禁止北克人派辦報紙、辦電台辦電視台,這有可能嗎?如果聯邦政府這樣做,不是它垮台,就是北克早分裂出去了。  中共禁止藏人擁有自辦媒體,亦即是剝奪藏人發言權,自己卻開足各種宣傳機器大吹「偉大、光榮、正確」的法螺。加拿大華人或訪加的中國人,放過如此不公平的事不去譴責,只?力於譴責和事件無關的第三者西方傳媒,這些華人所代表的是誰的利益,不是很清楚了嗎?
假如加拿大聯邦政府和獨勢力衝突,惡化到省發生騷亂,聯邦政府封閉北克人的媒體。我相信世人對加國以外媒體怎樣報道省騷亂毫無興趣,人人都會譴責聯邦政府封閉媒體。不准北克人出聲、取締新聞自由是頭等大事,外國媒體怎樣報道省騷亂是小事。何以我們那些同胞對大事毫無興趣,只對小事「義憤填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