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0日 星期四

美證實油藏極豐油市投機性愈濃一

  本文見報時,美國能源局有關中部地區威利斯敦盆地(Williston Basin)的石油蘊藏報告也許已發表;威利斯敦盆地的貝肯頁岩(Bakken Shale)涵蓋北達科卡州、蒙坦那和加拿大明尼托巴省及沙斯喀徹溫省(何以美國的地質部門把加拿大亦列為研發地區?)總共二萬五千平方里,這裏在一九五三年已發現有油藏,長期沒有新發展,近年才突飛猛晉,皆因石油有價及科技進步(主要是臥式鑽探〔Horizontal drilling〕的發明)所致;事實上,該區有豐富油藏已被肯定,這從北達科卡州的油井數量從二○○六年的約三百座增至去年的四百五十七座可見(大部分屬所謂「盲目鑽探井」〔Wildcat〕);資本家無寶不落,油井大增,反映了該區油產前景被看好。  一九九五年的《地質調查》顯示貝肯頁岩藏油一億五千一百萬桶,去年底的估計激增至二千七百一十億桶至五千零三十億桶之間(平均數在四千億桶左右),如果今天(或明天)公布的數字與此相近,美國馬上躋身石油大國;目前美國已知及在現有技術下可開採的石油藏量為一千七百四十億六千七百萬桶,可見貝肯頁岩石油藏量之巨。不過,由於該區藏油深入地下約二里(在三千一百尺至一萬一千尺之間),是地質學家所說的「非一般性資源」(unconventional resource),以現有技術開採,能抽取的石油數量,專家亦說不準─目前的估計在油藏量百分之三至百分之五十(即一百二十億至二千億桶),因為從深入地底二里的沉積岩孔隙結構層採油,難度高成本重(初步估計不計運輸費每桶成本十六至二十美元間),因此,只有油價企穩百元以上及採油科技突飛猛晉,開發貝肯頁岩石油才是具經濟效益的生意經。  貝肯石油的開發,是否推翻了油產見頂說?答案是「說不準」。其一是改變不了低成本如中東油國的油產已經或快將(在二○一一至一二年間)見頂的事實;其一是高成本石油供應增加,唯加幅要視開採結果而定。這種前景不明朗情況,令油市投機氣氛愈濃,而油國會否採取行動壓低油價令開採高成本石油風險太大而缺乏投資者甚至停產,更是石油炒家要密切留意的發展。二、  貝肯有油但產量及成本未知,現在談油,當然不能把之計算在內。以目前原油生產情況看,未來供不應求趨於嚴重。統計數據顯示,在油產微跌而世界石油需求平均年增幅百分之一至二,到了二○一八年,世界每天短缺的石油達二千六百萬桶(二○○八至二○一五年「油產高原」為每日七千萬桶)。沙地阿拉伯已知油藏估計為三千五百億桶,迄今已「出土」的共一千一百四十億桶,存量約為二千三百五十億桶(這是蜆売的數字,沙地政府的數字為二千六百四十億桶),沙地油藏量尚豐,問題是存油的質量較劣,提煉及開採成本則較重;沙地石油日產量徘徊在九百萬至九百五十萬桶之間已有三、四年,她要把日產量提高一千萬至一千一百萬桶,增幅不大但難度高成本重且不易達標─沙地過去常說其產油設施可日產一千五百桶,已被證實為「假大空」。  「假大空」為中東油國的通病,石油專家認為沙地已證實的蘊藏量,實際比官方的數字少三百億桶,伊拉克少六百億桶(官方公布的數字一千一百五十億桶),伊朗亦少六百億桶(官方公布一千三百億桶,實際可能只有七百億桶),更有甚的是,伊朗油產百分之七十五來自蘊藏量已開採過半的油田,另一半的開採倍感困難。一如筆者過去多次指出,開採只餘不足一半的油井,大都必須採取灌水法,水資源大量消耗,令水荒形勢愈形惡化。  世界被證實的油藏約二萬億桶,這些年來,一共開採了一萬一千億桶,餘下的在九千萬億桶左右(不包括貝肯石油),大體而言,眾多於五、六十年代發現開採的油田已相繼進入產量低成本高時期,這意味石油出口國的邊際利潤率已進入下降軌!  由於美元頹態難挽,專家估計OPEC不會讓油價跌破八十五美元;另一方面,若油價炒高至一百五十美元,石油出口國組織亦無法在短期內增加產量;其實,增加油產對油國短期有利長期有害,因為油盡之後便會面對「資源空洞化」的惡化環境,因此,與其全力開採何如維持穩定產量保持偏高油價,在延長開採期的同時,等待採油科技突破以降低成本。  油市向來是「專家市」,目前未知因素日多,欲在油市有所斬獲的困難大增。現在唯一可以肯定的似乎是油價不易下降,但走勢受貝肯油田產量多寡的影響,而貝肯油田的產量是未知之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