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7日 星期四

動機定忠奸

動機定忠奸 蘇賡哲
2008年4月17日


中共史學界指「孫中山在《馬關條約》簽訂前向敵國日本求援、辛亥革命一成功就大量聘用日本人做自己的政治、經濟、法律和軍事顧問(蘇按:包括極力策劃滿蒙獨立的浪人頭目內田浪平)、以後更公開依靠日本侵略軍的支持來反對當時中國的中央政府袁世凱政府。」此外,孫中山還主動向日本提出《中日盟約》十一條,「與日本向袁世凱提出的二十一條內容相近」,但中共學者認為孫中山這樣做是愛國的,上述勾結日本的作為,「與愛國並不矛盾,因為孫中山當時內心想要去愛的那個國,既不是滿清統治的大清國,也不是袁世凱後來鬧帝制醜聞的那個假民國。他想愛的,是計劃中且日思夜想的,按照他的主張並由他的黨所領導的那個中華民國。」也就是說,為了未來理想,「暫時犧牲部分國家權益」是愛國,不是賣國。
可是接近一百年過去了,部分國家權益給孫中山「暫時犧牲」了,但他日思夜想的那個中華民國至今沒有出現。等到什麼時候才會出現,誰都沒有把握。那些犧牲了的國家權益,有些永遠拿不回來,權益被犧牲的傷疤,不能回復舊觀。這是我研讀歷史所感覺的遺憾。
我可以放棄從後果去論忠奸,因為理想只是理想,畢竟人力有時不能勝天意,孫中山主觀願望改變不了國運。如果從動機為孫中山辯解,迴旋餘地是比較大的。日本強加於袁世凱的二十一條,和孫中山主動建議的盟約,雖然同樣嚴重損害中國國家權益,但袁世凱只是想當皇帝,孫中山卻是要建立理想民國,因此忠奸有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