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1日 星期一

「改變」是要靠不斷的抗爭!

民間電台停播三個月後,前(二十)日晚上在旺角行人專用區復播,之前停播是要讓政府宣示修改被法院裁定違憲的《電訊條例》,但是,曾蔭權政府置若罔聞,民間電台惟有繼續「公民抗命」,抗爭到底。

前晚的廣播,用電訊管理局的說法,是「懷疑使用無牌無線電發射設備」;電訊管理局的發言人表示,若搜集到充分證據,會檢控違例者。


曾蔭權政府面對民間電台的「公民抗命」,當然可以「依法究治」,這亦是民間電台為了爭取開放大氣電波必須付出的代價;但是曾蔭權政府是一個服膺法治原則高於一切的政府嗎?當然不是。民間電台被控違反《電訊條例》(使用無牌無線電發射設備),東區法院裁判官游德康裁決有關條例違反《基本法》,判民間電台無罪,律政司不循正常司法程序上訴,先是要求法官暫緩違憲裁決,繼而申請禁制令,禁止民間電台廣播,民間電台繼續抗爭,在法庭頒下禁制令後廣播,又惹多一單官司——被控藐視法庭;禁制令到期後,律政司向高院申請延期遭否決,於是民間電台稍為退轉,宣布停播三個月,讓政府可以啟動修例程序不再浪費公帑纏訟。三個月過去,曾蔭權政府無視民間電台的善意,繼續拖延,而關於有關電台發牌制度違憲的裁決上訴,於九月立法會選舉後才展開聆訊,官司不知要拖到甚麼時候,民間電台目前背上四單官司,這是「公民抗命」的代價,曾蔭權政府濫用司法檢控手段,對付反對派,虛耗其金錢和時間,消磨其鬥志,然後製造輿論,把反對派打成搗亂分子。


馬丁路德金說,「改變不會自動到來,改變是要靠持續不斷的抗爭」。區區不只一次參與民間電台的廣播,很清楚只有持續不斷抗爭,才有機會動惡法分毫。東區法院游德康法官已清楚明確的裁決相關的《電訊條例》違憲,證明民間電台的抗爭不會無是生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