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3日 星期日

經濟呆滯滙價弱 美霸主地位不變

經濟呆滯滙價弱 美霸主地位不變

以美國為代表的資本主義國家的經濟前景似乎不太妙─財長保爾森去周三在國會如是說─究竟她將何去何處?近來成為與友人及小輩閒談的熱門題材,料讀者也許有興趣,茲把淺見衍成短文,以供參考。  美國是二次大戰的最大贏家,疆土未受炮火摧殘,工商農礦百業基礎不僅完整無缺,且因供應戰爭物資而壯大;美洲以外各國都受戰爭破壞,歐洲和亞洲甚至出現饑荒。相比之下,美國的優勢特別明顯。  眾所周知,美國有效地利用這種比他國優越的形勢,在戰後迅速攀登世界第一經濟(軍事當然不消說)強國地位,她和另一軍事強國蘇聯陷入「冷戰」對峙之局,雙方博弈的結果是彼此均不敢「先發制人」,令核子彈頭滿倉滿庫但數十年來並未發生「核子意外」,為世界經濟發展營造了有利環境。在美國經援扶助下,歐洲和日本都在廢墟中重建,由於徹底「走資」,在短短十數年時間內在經濟線上取得重大成就。  與此同時,資本主義把美國經濟推進顛峰,戰後至七十年代石油危機前,可說是美國的「盛世」。美國資本家馴伏了一度非常激進、受社會主義思潮影響的左傾工會,適當的社會福利制度撫平了基層人民反建制的怨氣,工會無法「發威」;在這種社會基本和諧、經濟循盛衰循環反覆向前的大氣候下,美國從五十年代開始便成為世界第一經濟強國和足與蘇聯一較雄長的軍事霸主。  長話短說,主張自由競爭的資本主義制度因為市場競爭慘烈而彰顯了制度的缺失。非常明顯,獨佔和專利行業的盈利能力最強,然而,自由競爭等於企業只要有利可圖,便無法長久保持獨佔和專利的市場優勢,香港俗話「瘦田冇(無)人耕,耕開有人爭」,是自由市場商業活動的最佳的寫照,這等於說它們的邊際利潤拾級而下。經濟學教科書上雖然把自由競爭視為資本主義神聖不可侵犯的鐵律,但自由競爭對資本家賺取最大利潤的目的極為不利,競爭令利潤萎縮以至企業倒閉(這便是所謂「惡性競爭」的結果),是不必諱言的事實─當然,我們可視之為汰弱留強的資本主義社會進化必經過程,但處此經濟陷入衰退、滯脹或蕭條的「衰世」,這種社會轉變會使不少人吃不消。  資本家因應「不景氣」的辦法,一如香港人八十年代以來所見,首先是工業外移至低成本地區(港廠主要搬往內地,美、德、英、法和日本的則遷至內地、印度、巴西、台灣、越南和馬來西亞,甚至印尼);接着是資本家眼見工業在「割喉式」競爭下利錢日薄以至有如雞肋,紛紛把本該再投資在本業或相關行業的資金轉投金融市場。這種港人司空見慣的現象,其實是非常重要的「範式轉移」─從有形(實業)的工業進入無形的炒業(投機活動)。  投機活動的最大特色是把潛存人心深處的貪婪天性誘發出來,這種天性意味金融衍生工具推陳出新甚至無中生有的產品都有市場需求。金融機構高薪向學術界挖角,僱用許多有高級理科學位的所謂「火箭專家」,設計出千奇百怪不少連行家亦不易參透的產品(美國前財長現任高盛副主席的魯賓,去周公開說他不明白「liquidity put」是什麼東西)!五花八門的投機工具(衍生產品)引起一波又一波的炒風,最後爆發危機,而當局為顧存大局,不得不以納稅人的錢「救市」!  戰後「先使未來錢」的凱恩斯主義大行其道,其先只是政府、企業和消費者靠借貸,提前過「未來的美好日子」;到了投機活動勃興,大利當前,金融業投機者更奮不顧身,一元資本做數十元「生意」已屢見不鮮,這些並非累積的資本而是靠借貸而來的債務,不論投機過程多麼刺激,終有必須償還的一天,在風調雨順尤其是「手風順」的日子,還債只是「賺之餘」;但在風高浪急遑論出現大海嘯的時候,不知轉市將至而做好安全部署者便無力還債,「債務危機」和「破產潮」便接踵而至,如天災過後,一切不復舊觀;究竟美國經濟將如何收場(對美國經濟以至油價等經常測不準唯推理則合情合理的《經濟學人》,去周五的社論預期美經濟不致大衰退但呆滯悶局會持續多年),大家只能「走着瞧」。  可以肯定的是,目前信貸市場風暴一個接一個(泡沫逐一爆破),加上美國財赤因在中東用兵已山積至天文數字不能形容的龐大程度,美元滙價遂江河日下……。如今美國的經濟條件肯定較戰後的四十年代中葉大有不如,美國經濟能否在經歷資本主義商業循環低潮後再攀高峰重呈旺景,再一次成為西方經濟的「火車頭」?存疑者多的是。不少論者指石油產銷國特別是海灣六國(GCC,包括巴林、科威特、阿曼、卡塔爾、阿聯酋及沙地阿拉伯)至二○二○年,只要每桶油價企在七十美元水平,其累計石油收入將達六萬億美元,若在百元水平,將達九萬億;整個GCC只有三千五百餘萬人口,她們的資金,加上仍高速增長的中國外儲,可能通過收購、投資而成為金錢掛帥的資本主義世界的「話事人」進而主導國際世界!美國經濟的確水深火熱,政府、企業、炒家和消費者必然要為「先使未來沒有的錢」而付出代價,但美國不會因此一沉不起,亦不致喪失在資本主義世界中的領導地位。原因很簡單,第一、美國政治穩定,政黨雖然經常互指鼻子大罵,這是「和而不同」的典型,國本絕不因此動搖;第二、美國的價值觀仍受普世認同─社會主義國家不過以不同手段達致相近的標的;第三、美元滙價縱然大起大落,其為世界通貨的地位受損而未變,這等於她仍有隨心所欲開動印鈔機的能力;第四、列根以來窮兵黷武,為美國債台高築成因之一,然而,以「隨印隨有」的紙幣換來軍事獨霸地位(如資本家印「公仔紙」換實物!),你說美國決策者不精明?現在的情況好比美國是個孔武有力好勇善鬥霸道的人,即使不得人心,亦會以超強的軍力繼續在世界各地保護其政經利益。換句話說,美國經濟陷入困境,是鐵般事實,但美國的國際地位,在可見將來不會被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