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3日 星期三

移民的好處

移民的好處人文散墨
2008年4月23日

曾經說過:加拿大華人可以自由示威,支持中共的西藏政策。同樣的示威,如果由老百姓在中國境內自發舉行,是會被中共取締的。也就是說,民眾自發地用示威方式支持中共,只能在加拿大這類西方自由國家進行。有朋友幽默地說:「這些示威者之所以想盡辦法移民來加拿大,就是要得到示威支持中共的自由。」
多倫多市中心的示威引起旁觀者議論:「法國總統胡言亂語?美國議長支持分裂?加拿大政府庇護罪犯?這些國家在中國好多大城市設有領事館,這不是太方便了嗎?聚集愛國群眾,到他們的門口去舉行嚴正示威,遞交抗議信,展示一下民族尊嚴,那不是很正當、很應該的嗎?為什麼沒人敢動一動?難道全國上下愛國華人全都犯了草雞症?」(按:草雞症大概就是香港人說的「鵪鶉」)。這位論者一針見血指出,在中國你「愛不愛國,都要聽從黨安排,黨叫愛國才敢愛,黨叫憤怒才憤怒,黨叫你星期一遊行,你星期一不敢不去,星期二不敢再去。」更有人引北京的郝建教授名言對此加以注釋,郝說:「我們絕對知道在什麼時候可以拍案而起作義正辭嚴狀,也絕對知道什麼時候必須對自己清楚萬分的問題保持緘默。我們還有個更可怕的表現,即在一個最安全的方向上作出好似怒不可遏、仗義執言,實際精打細算、八面玲瓏的完美演出。我們也知道什麼時候說什麼話可以上達天庭得到首肯。」移民西方國家的好處,就是爭取這種「更可怕表現」的自由度,比在中國國內大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