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6日 星期日

讓 我 來 給 中 南 海 上 堂 西 藏 課

讓 我 來 給 中 南 海 上 堂 西 藏 課

北 京 說 藏 人 鬧 事 是 想 獨 立 , 彷 彿 大 逆 不 道 。 錯 ! 當 然 是 想 獨 立 , 如 果 想 讓 你 繼 續 統 治 還 鬧 甚 麼 ? 關 鍵 是 , 想 獨 立 有 甚 麼 錯 嗎 ? 想 當 年 , 滿 族 統 治 你 漢 族 時 , 你 不 也 想 「 驅 逐 韃 虜 , 恢 復 中 華 」 嗎 ? 再 早 一 些 , 南 宋 , 汴 梁 城 不 也 「 父 老 年 年 等 駕 回 」 嗎 ? 陸 遊 還 寫 《 示 兒 》 「 王 師 北 定 中 原 日 , 家 祭 毋 忘 告 乃 翁 」 呢 。 汴 梁 父 老 年 年 等 駕 回 沒 錯 , 難 道 拉 薩 父 老 年 年 等 駕 回 就 有 錯 了 ? 「 黃 鱔 再 小 , 也 想 成 鯨 。 」 藏 人 再 少 , 也 想 獨 立 。 你 必 須 承 認 藏 人 有 想 獨 立 的 權 利 。 想 獨 立 是 人 之 常 情 ! 想 獨 立 無 罪 !
組 織 是 半 神 半 鬼 概 念
北 京 說 藏 人 鬧 事 是 有 組 織 的 , 彷 彿 大 逆 不 道 。 錯 ! 組 織 不 是 甚 麼 高 難 度 雜 技 動 作 , 只 有 你 共 產 黨 會 玩 , 別 人 都 是 笨 蛋 , 怎 麼 學 都 學 不 會 。 也 不 是 你 共 產 黨 發 明 的 專 利 專 案 , 只 能 你 共 產 黨 搞 , 別 人 都 不 能 搞 , 搞 了 就 等 於 搶 了 你 的 專 利 、 犯 罪 。 組 織 本 來 是 個 中 性 概 念 、 中 性 行 為 , 是 人 都 會 , 甚 至 連 烏 王 八 都 有 組 織 能 力 。 可 是 在 現 中 國 , 組 織 成 了 個 半 神 半 鬼 的 概 念 。 中 共 組 織 , 金 光 閃 閃 , 彷 彿 天 神 ; 其 他 組 織 , 妖 魔 鬼 怪 , 十 惡 不 赦 。 州 官 可 以 放 火 , 百 姓 不 可 點 燈 , 這 太 霸 道 了 。 北 京 說 西 藏 自 古 就 是 中 國 領 土 , 所 以 彷 彿 至 今 都 可 以 任 意 搶 殺 。 大 錯 特 錯 ! 別 跟 我 扯 那 些 沒 用 的 , 要 講 古 , 古 到 一 九 二 一 年 連 共 產 黨 都 還 沒 影 兒 呢 。 古 到 當 今 達 賴 喇 嘛 坐 床 , 你 們 連 北 京 帶 拉 薩 那 個 領 導 人 都 還 沒 出 生 呢 。 「 自 古 以 來 」 云 云 , 是 愛 藏 人 的 理 由 , 不 是 殺 藏 人 的 理 由 。 「 砸 斷 骨 頭 連 筋 」 是 甚 麼 意 思 ? 是 叫 我 們 看 在 剪 不 斷 關 係 的 份 上 , 好 好 彼 此 相 愛 , 而 不 是 既 然 「 連 筋 」 , 所 以 殺 你 就 很 湊 手 。 溫 家 寶 總 理 十 拿 九 穩 地 說 , 這 次 西 藏 暴 亂 是 達 賴 喇 嘛 主 謀 , 達 賴 喇 嘛 恨 不 得 扒 開 心 肝 說 不 是 我 , 不 是 我 。 到 底 是 不 是 , 一 是 應 由 調 查 說 了 算 , 二 是 恐 怕 永 遠 也 調 查 不 清 了 。 可 是 雙 方 都 希 望 讓 公 眾 相 信 自 己 , 那 麼 我 出 道 題 : 你 們 相 信 溫 家 寶 總 理 , 還 是 相 信 達 賴 喇 嘛 ? 按 慣 例 , 出 題 人 一 定 得 有 自 己 的 答 案 。 我 的 答 案 是 : 我 相 信 達 賴 喇 嘛 。 為 甚 麼 ? 也 沒 甚 麼 理 由 , 完 全 憑 他 們 二 人 在 媒 體 上 發 言 的 口 。 另 外 , 同 一 件 事 上 , 我 相 信 一 個 有 神 論 者 的 話 , 不 相 信 一 個 無 神 論 者 的 話 。 有 神 論 者 說 話 時 心 中 有 神 , 對 神 負 責 ; 無 神 論 者 說 話 時 只 對 人 負 責 , 只 要 沒 抓 住 我 的 手 稍 子 , 我 就 可 以 撒 謊 騙 你 , 可 以 大 睜 兩 眼 說 瞎 話 。 我 是 從 無 神 論 者 轉 變 成 的 有 神 論 者 , 這 兩 種 人 的 心 理 我 門 兒 清 。
只 許 自 己 講 邪 惡 政 治
北 京 說 藏 人 , 還 有 其 他 群 體 , 是 在 把 奧 運 政 治 化 , 是 可 恥 的 。 奧 運 本 來 就 是 政 治 化 的 , 本 來 就 講 政 治 , 要 不 然 為 甚 麼 當 初 要 求 你 北 京 承 諾 改 善 人 權 呢 ? 講 人 權 、 講 自 由 、 講 民 主 的 講 政 治 , 不 僅 不 可 恥 , 而 且 是 無 比 光 榮 的 。 自 己 講 邪 惡 的 政 治 , 卻 又 不 許 別 人 講 文 明 的 政 治 , 不 許 別 人 以 文 明 的 政 治 要 求 你 , 這 才 是 真 正 可 恥 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