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日 星期三

「 今 夜 , 我 們 都 是 台 灣 人 」

「 今 夜 , 我 們 都 是 台 灣 人 」 , 這 是 大 陸 知 名 博 客 楊 均 在 台 灣 大 選 開 票 那 一 夜 , 看 了 衞 星 轉 播 後 寫 下 的 一 句 話 。 這 句 話 在 大 陸 手 機 短 訊 中 廣 為 流 傳 。 專 欄 作 家 鄢 烈 山 在 《 南 方 都 市 報 》 撰 文 , 開 頭 說 收 到 這 短 訊 , 稱 之 為 「 詩 歌 一 般 的 語 言 」 。 為 甚 麼 說 這 句 話 像 詩 歌 ? 楊 均 在 文 章 中 說 , 他 一 直 擔 心 台 灣 人 的 民 主 質 素 會 不 會 始 終 受 操 控 族 群 議 題 的 政 客 誤 導 , 這 次 選 舉 解 除 了 他 的 疑 慮 , 使 他 相 信 : 民 眾 的 民 主 質 素 一 定 會 在 民 主 實 踐 中 提 高 , 他 說 : 「 謝 長 廷 一 句 『 今 夜 別 為 我 哭 泣 』 讓 人 真 想 衝 到 票 箱 前 找 回 自 己 那 一 張 選 票 , 改 投 他 一 票 ; 而 馬 英 九 那 句 『 華 人 社 區 小 小 的 台 灣 卻 在 民 主 上 走 得 那 麼 遠 』 差 一 點 讓 我 無 法 忍 住 眼 淚 。 」 這 種 對 台 灣 大 選 的 感 情 投 入 , 使 作 者 在 文 章 最 後 寫 出 詩 樣 的 語 言 : 「 不 管 你 身 在 北 京 , 還 是 住 在 上 海 , 不 管 你 是 廣 東 人 , 還 是 湖 北 人 ─ ─ 今 夜 , 我 們 都 是 台 灣 人 。 」 與 大 陸 官 方 媒 體 對 台 灣 大 選 只 講 「 公 投 不 過 關 」 或 對 兩 岸 關 係 影 響 不 一 樣 , 大 陸 網 民 和 稍 稍 踩 界 的 報 章 , 對 台 灣 大 選 的 反 應 , 大 都 集 中 在 民 主 話 題 。 「 今 夜 , 我 們 都 是 台 灣 人 」 , 顯 示 的 不 是 對 省 籍 的 認 同 , 而 是 對 制 度 的 認 同 。 正 如 布 殊 在 「 九 一 一 」 後 講 美 國 人 的 愛 國 是 愛 美 國 自 由 、 民 主 、 法 治 的 制 度 , 而 不 是 愛 它 的 富 裕 一 樣 。 鄢 烈 山 在 《 南 都 》 的 文 章 , 直 指 民 主 在 內 地 雖 是 褒 義 詞 , 「 卻 很 少 強 調 民 主 與 選 票 的 聯 繫 」 , 「 文 革 時 所 謂 『 大 民 主 』 , 與 選 票 毫 無 關 係 , 它 不 過 是 奉 旨 造 反 的 群 眾 運 動 的 代 名 詞 」 , 至 於 「 民 主 柬 埔 寨 」 , 更 沒 有 選 票 影 子 , 「 他 們 的 所 謂 民 主 , 就 是 在 極 強 的 精 英 意 識 支 配 下 做 人 民 的 主 。 」 「 社 會 發 展 的 基 本 走 向 是 由 大 多 數 的 選 擇 決 定 的 」 , 「 當 民 眾 失 去 了 用 選 票 選 擇 領 導 者 的 時 候 , 民 主 其 實 已 死 亡 。 」 文 章 指 向 已 很 清 楚 。 在 號 稱 「 學 習 型 社 會 領 航 者 」 的 大 陸 「 天 益 」 網 站 , 聚 集 了 一 批 知 識 分 子 。 台 灣 大 選 後 網 站 的 文 章 , 都 和 選 舉 與 民 主 有 關 。 有 的 文 章 稱 頌 國 民 黨 的 「 浴 火 重 生 」 , 說 這 個 百 年 老 店 是 「 一 個 有 勇 氣 有 氣 度 將 自 己 放 逐 到 競 爭 性 的 政 治 市 場 , 把 自 己 從 一 個 威 權 獨 裁 政 黨 改 造 成 為 競 爭 性 的 民 主 政 黨 , 是 一 個 以 置 之 死 地 而 後 生 的 精 神 和 姿 態 迎 接 民 主 的 挑 戰 並 且 以 民 主 精 神 贏 得 合 法 執 政 機 會 的 政 黨 。 」 ( 丁 松 泉 : 〈 一 個 令 人 尊 敬 的 政 黨 〉 ) 文 章 指 向 也 很 清 楚 。 有 網 友 的 回 應 更 點 明 : 「 標 榜 自 己 是 偉 ( 大 ) 、 光 ( 榮 ) 、 正 ( 確 ) 的 呢 ? 」 在 一 篇 題 為 〈 台 灣 : 你 可 以 走 得 更 遠 〉 ( 作 者 : 陳 行 之 ) 的 文 章 中 , 接 馬 英 九 講 的 台 灣 的 民 主 「 走 得 那 麼 遠 」 的 話 頭 , 說 「 台 灣 , 你 可 以 更 加 自 信 , 你 可 以 走 得 更 遠 。 」 「 由 於 有 了 台 灣 , 中 國 對 於 我 變 得 重 要 了 ─ ─ 那 的 兩 千 三 百 萬 人 民 憑 藉 自 己 的 手 , 把 自 由 、 民 主 變 成 了 具 有 真 切 質 感 的 東 西 , 讓 我 們 艷 羨 , 讓 我 們 驕 傲 。 」 當 民 主 「 成 為 全 體 中 國 人 的 生 存 現 實 的 時 候 , 人 們 才 會 發 現 台 灣 對 於 中 國 的 貢 獻 竟 然 是 那 樣 直 接 , 那 樣 深 刻 。 」
岳 海 寫 的 長 篇 評 論 〈 第 三 次 共 和 〉 直 接 從 台 灣 談 到 大 陸 , 談 到 香 港 。 文 章 說 , 「 如 果 內 陸 民 間 力 量 過 份 薄 弱 … … 那 麼 不 要 忘 記 還 有 港 、 澳 、 台 這 三 顆 不 受 中 央 指 令 直 接 控 制 的 『 衞 星 』 。 中 國 的 前 途 不 是 讓 這 些 制 度 和 文 化 上 的 『 異 數 』 為 內 地 傳 統 基 因 所 同 化 , 而 恰 恰 在 於 如 何 讓 這 些 地 方 的 制 度 和 文 化 逐 漸 影 響 內 陸 各 地 乃 至 中 央 ; 我 們 顯 然 更 樂 於 看 到 山 西 成 為 香 港 , 而 非 香 港 成 為 山 西 。 … … 香 港 可 望 在 十 年 後 實 行 普 選 , 但 屆 時 具 體 如 何 仍 待 觀 望 。 相 比 之 下 , 台 灣 憲 政 改 革 動 最 早 , 政 治 民 主 化 走 在 最 前 面 。 … … 3.22 大 選 以 最 有 說 服 力 的 方 式 向 大 陸 人 民 及 其 領 導 人 證 明 : 民 主 是 可 以 理 性 的 , 也 是 可 以 被 信 任 的 。 … … 民 主 捍 衞 了 和 平 , 反 而 是 不 允 許 人 民 選 擇 的 體 制 才 是 對 兩 岸 和 平 的 最 大 威 脅 。 … … 台 灣 民 主 的 成 功 … … 為 大 陸 的 政 治 體 制 改 革 增 添 了 壓 力 。 」 抄 錄 這 麼 多 段 內 地 的 文 章 , 無 非 是 想 說 明 , 大 陸 人 民 對 政 治 體 制 的 求 變 之 心 。 潮 流 所 趨 , 恐 怕 中 共 當 局 可 以 遏 制 一 時 , 也 不 能 遏 制 永 遠 。 如 果 有 一 天 , 內 地 人 寫 下 「 今 夜 , 我 們 都 是 香 港 人 」 , 那 麼 我 們 會 倍 感 自 豪 , 因 為 , 他 們 認 同 了 我 們 已 實 現 普 選 的 民 主 制 度 。 當 然 , 如 果 有 一 天 , 我 們 寫 下 「 今 夜 , 我 們 都 是 中 國 人 」 , 那 就 意 味 我 們 不 僅 認 同 中 國 人 的 血 緣 , 也 認 同 中 國 已 實 現 的 民 主 制 度 。 儘 管 這 不 知 要 等 多 久 , 但 有 夢 最 美 , 希 望 相 隨 , 難 道 我 們 不 可 以 有 夢 嗎 ? 所 以 說 , 「 今 夜 , 我 們 都 是 台 灣 人 」 是 詩 一 般 的 語 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