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9日 星期六

不止是“奥运——西藏”

不止是“奥运——西藏” 在我提笔想阐述我的看法之前,我首先要澄清自己的立场:我是个中国人,我希望我的祖国富强、安定和统一。 西藏问题纠缠着奥运圣火,从青藏高原到全世界,一波接一波的已有月余了。我不知道还要纠缠到什么时候。中国人盼了多少年的奥运会,权以为是我的祖国和民族凝聚和腾飞的又一个历史时刻,却万万没有想到会闹到这般田地。和网上很多很多愤怒到热血沸腾的青年男女们不同的是,在我的心里更多是是心痛、沉重和思考。 其实,在中国近、现代和当代的历史中,不止的一次的用惨痛的教训告诉了我们,缺乏理智的热情和愤怒,过于狂热的言语和行为,带来的往往是背离我们最初愿望的可怕结局和难以弥补的损失。而在这中间,资源是不对称的,信息是不全面的,利用这些并以民族和国家利益为借口煽动大众情绪的人,是可耻的;而我们老百姓确是最可怜的一切后果的承担者。 按照中医学的理论,今天西藏问题在全世界造成的种种现象,其实都是真正病因引发的表现而已,或者向西医所说的疾病带来的症状和并发症。在临床治疗中,只有对那些根本无法治愈和没有特效治疗方法的疾病,例如癌症、狂犬病的晚期,才不去针对它的病因治疗,而只采用减缓病人症状的对症治疗。 西藏问题发展到今天,全世界的华人在以自己的方式保卫奥运圣火和表达爱国之情的时候,又有多少人,去探究造成这次事件的深层次原因呢?有多少人想过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藏族同胞在世界各个角落展开抗议?他们真的都是被别人煽动和蒙蔽而抗议的吗?我们的藏族兄弟在他们的土地上真的过得好吗?他们有没有受到委屈呢?他们希望的,真的只是我们已经给与了的火车和游客吗? 很遗憾的是,我在网上看到的大多都是对藏独的痛骂甚至对藏人的侮辱,建议大量汉人移民西藏,藏区教育全部采用汉语的大有人在,却又绝少看到反对的帖子。我们汉人扪心自问,如果我们真的拿藏人当作兄弟姐妹,我们会用这样灭绝文化灭绝思想的方法对待我们的亲人吗?检讨别人总是很容易,而检讨自己才是最重要也是最难的。 还记得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幕式上,当南、北朝鲜的运动员携手步入奥运会场的时候,全世界有多少人为止感动而落泪。我想这是南、北朝鲜真心的向着统一梦想跨出了历史的一步。我想无论西藏与中国关系多么的复杂难缠,都应该远远的比几十年宿敌的美国和朝鲜来得亲近的多吧。一贯强硬的布什总统也意识到一味的揭露和批评对于美朝关系的改善只会适得其反;也开始不再称呼金正日暴君而改为称呼先生;当金正日生日的时候还送去了生日的问候,直接的结果就是美朝关系大大改善,朝鲜无核化的谈判取得喜人的成果。反观,来自我祖国的政府,又怎样对待信奉佛教的藏人视之为神的达赖喇嘛呢?全国所有的新闻媒体、各级领导人提及达赖喇嘛的时候都用了些什么样的字眼:骗子、豺狼、恶魔、窜访、丑恶嘴脸、唾弃等等。达赖无论如何都是全体藏人的精神领袖啊,试想如果敌对的邻居希望和你家修好,却又无时无刻的羞辱你的父亲,这样要是能够改善邻里关系才怪呢?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在新华网说:“共产党才是老百姓真正的活菩萨!”;而我们的公安部部长孟建柱所说:“达赖不配做一个真正佛教徒”这样的话听在视达赖为神的藏民耳中,其感受和侮辱穆罕默德会令穆斯林信众无法接受并誓死捍卫一样,而这样的言论在国际上流传,又成了中国政府践踏宗教自由的有力佐证。 西藏和台湾都是中国神圣而不可分割的领土,西藏和台湾也都是同中央政府就分分合合起过不少的摩擦。他们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西藏现在已经实实在在的被中央政府所掌控,而台湾却还真真正正的游离在祖国之外并处于国际视野的直接关注下。于是他们所受到的待遇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祖国一再的向对岸释放诚意,给予优惠,高规格接待政党领袖,甚至发出了只要放弃独立不计前嫌的政策。如果我们的政府能够拿出对待台湾十分之一的耐心、诚意、智慧和魄力,我想西藏问题又怎会演变到今天的局面呢。 我对达赖的印象,最初来自于国内上学期间的教科书和新闻,不外乎一个被帝国主义势力所利用的叛国者和叛逃者,当我想在国内搜寻更多的关于当年西藏叛乱事件的资料时,竟发现少的可怜,即使能够找到的,也都是一字不差的千篇一律。等我有机会出国以后,才发现达赖竟然和我脑海中即模糊又根深蒂固的印象完全不一样。这不仅仅是他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的身份和多国元首不顾中国的抗议接见他。而是我通过电视访谈、报刊书籍了解到的他的言行和观点。达赖不止一次的说过,愈加强大的中国,使西藏的独立根本不可能实现,不谋求西藏独立,甚至达赖还有一次用中文清清楚楚的说出:“我是个中国人”。我想达赖不谋求独立,因为中国太过强大,这样的推断是清醒明智、合理可信的,我更愿相信这是他的真心话。达赖以他的睿智、幽默和和平方式征服了除中国以外的全世界。到现在为止,我对达赖的了解都并不完全,也无从评价他的真伪与是非,但是我相信,他没有我从前认为的那么可憎,他是不是向他呈现在全世界面前那样伟大和可敬我还不能确定,我对达赖的认识还正在变得丰富和客观。 我想如果北京当局现在宣布邀请达赖喇嘛参加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全世界的藏人都会为之兴奋而奔走相告的,全世界难以收拾的藏独运动也会应声而减;那些偷梁换柱、以假乱真的外国媒体也再无的放矢了,说不定中国的领导人还会因此而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也未可知。当然这个建议只是我的个人理想而已,是否可行我这样的井底之蛙却无从考量。我想我们国家领袖之高瞻远瞩不是我所能望其背项的,他们应该会拿得出更加高明更加可行和更加得体的解决方案来吧。那么就请我们的领袖们拿出他们应有的胸怀与睿智,勇于面对现实,放弃愚蠢和敌对的姿态,真正对症施治,下猛药在病根上,尽快解决这令全世界华人都为之心痛的民族创伤吧。 这是我个人对西藏问题的拙见,因个人学识所限,自知肤浅和偏颇之处甚多,因此诚意欢迎指正。我恪守也愿意与同样恪守“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的人作任何的交流和探讨。那些只会骂娘骂狗的人就请省省吧,因为这样的帖子,我连看都不会看。

作者:我思故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