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2日 星期六

Matthew 7:3 為 甚 麼 看 見 你 弟 兄 眼 中 有 刺 、 卻 不 想 自 己 眼 中 有 梁 木 呢 。
And why do you take note of the grain of dust in your brother's eye, but take no note of the bit of wood which is in your eye?

西方媒体有关西藏报导是否公正?

记者: 东方华盛顿2008年4月11日

今天的对比新闻,我们要对比的是芒刺和梁木。这个典故是从圣经里来的。
圣经中有好几个地方用了芒刺和梁木的比喻。大意是说,
只看到别人眼中有芒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路加福音说:“你这假冒伪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后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
*展开为西方媒体挑刺声浪*最近,中国大陆部分网民在官方媒体的舆论导向下,
掀起了一股要求西方媒体客观公正,质疑西方媒体报导不公,
为西方媒体挑刺的声浪。
中新社报导说:“3月14日西藏骚乱以来,西方媒体的不公正报导受到许多人质疑。”报导还说:“一向标榜新闻自由、新闻公正的西方传媒对西藏事件的歪曲报导,
使其失信于十几亿中国人,拉萨事件最大的输家,其实是这些西方传媒。”
中新社的电讯说:“新闻的普世原则是客观、公正、中立,最大的忌讳则是采访者、报导者预设立场,这原本是这些一向标榜新闻自由、新闻公正的西方传媒所提倡的。但在此次拉萨事件和此后围绕藏独、奥运的一系列报导中,中国民众震惊地看到,
原来一向以新闻自由、新闻公正标兵和导师自居的西方传媒,不客观地在筛选信息、预设立场、排斥不同声音,并且还文过饰非、挟制民意。”*忘记眼中梁木?*
中新社的电讯说:“他们口口声声指责中国传媒的所谓不客观、不公正、
不自由等等问题和弊端,事到临头西方媒体自己却真真实实地表演了一场如何歪曲捏造、如何自由杜撰新闻。而且表现得更蛮横、更霸道、更不加掩饰,经此一事,
即使是大多数自由派中国人,在铁证如山的事实面前也会认识到,
原来西方媒体是作假、欺骗、掩饰、误导的老手,根本不可信任。”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民众通过互联网要求新闻的公正和自由,是一个绝大的讽刺。他们在为西方媒体的新闻报导挑刺所列举的例子,说来说去就是某一幅新闻图片说明词不准确,有的照片被剪裁等等。这些错误是西方社会中自由媒体在行使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报导自由的时候发生的失误,可以通过更正,向读者致歉等手段改正,而且这类更正每天都在发生。但是,给西方媒体挑刺的中国民众,却忘记了自己眼中的梁木。
*未要求在本国有最起码新闻自由*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媒体,没有新闻自由,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喉舌和工具的一党专政国家。
中国部分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民众在要求西方媒体必须做到绝对客观公正,
不能犯一点错误的同时,却没有要求自己的国家给民众最起码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一些中国网民分不清芒刺和梁木的区别。
在具有“中国第一网络人文社区”美誉的“天涯社区”,一位中国网民这样写道:“在报导的片面性方面,CNN啊什么的,完全不逊色于CCTV,说穿了,一丘之貉,一个铜板的两面。唯一的不同是,CCTV把‘片面报导’四个字刻在额头上,别人一眼就能看到,而CNN什么的,看不到。”在中国,尽管人们不敢公开发表对中国当局的不同政见,但是骂西方媒体,骂美国CNN和美国之音,是安全的。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媒体上出现了指责西方记者报导片面的声浪。*骚扰、威胁外国记者属文明社会行为?*华尔街日报报导说:“中国一些民族主义者针对近日赴拉萨报导的外国记者发起了包括暴力威胁在内的骚扰活动,他们指责这些记者在报导西藏骚乱的问题上存有偏见。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这些威胁活动包括向参加3月底中国政府组织的拉萨之行的外国记者发送大量手机短信或直接打电话,其中包括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今日美国(USA Today)和美联社(AP)的记者。”此番狂轰滥炸般的威胁活动始于上周。此前,几名记者的手机号码、中文名以及个人简短资料被公布在中国互联网上的一个军事论坛上。发贴者宣称,他们曾打去骚扰电话,并在网上表示要进行暴力威胁。其中一位写道:“打死这些缺乏正义、没有良心的罪犯。”*情绪根深蒂固*华尔街日报分析说,“中国民族主义者的不满和抗议,具体依据是什么目前尚不清楚,不过有批评人士曾指出,有些媒体网站刊登的照片经过了人为剪裁或是配有误导性的文字说明。
从更广层面上说,这种激愤情绪折射出许多中国人心中对外国政府及组织插手中国内政的仇恨。历经政府数十年的宣传,这种情绪在国民心中已然根深蒂固。”据报导,在驻京外国记者最近收到的短信和电话中,有的甚至对外国记者及其家人进行了人身攻击,甚至发来大量暴力和死亡恐吓,比如:“该死的美国鬼子,老天会惩罚你的。让你明天出门就被车撞死。”值得指出的是,在西方媒体报导藏民哄抢商店,暴力毒打汉人,把防暴警察追得夹著尾巴跑的新闻之后,一些藏民和他们的支持者近日也作出回应,他们向西方记者发去电子邮件,言辞激烈地指责他们在对西藏骚乱的报导中偏袒汉人。*政府严格网络审查价值取向明显*目前还不知道这些西方记者的姓名和电话号码是如何泄漏到网上的。而对网络内容进行严格审查的中国政府目前仍听任这些记者的通讯方式继续留在网上。华尔街日报的记者曾要求首次公布上述信息的那家网站论坛的主管单位删除这些信息,但后者以适逢公共假日为由,称只有等到周一方可采取相关措施。中国网络警察允许这类骂西方媒体的帖子留在网上,而没有被立即过滤或者删削,或许本身就表明了网络管理人员的价值取向。
骂美国、骂西方媒体报导失实,在中国的网络上没有任何政治风险,而在互联网上抱怨中国没有新闻自由,发表与中国当局不同的政见,则有相当大的风险。当年前苏联就流行过这样一个政治笑话。在前苏联,一个美国人和一个苏联人讨论言论自由。美国人自豪地说:“我们美国有言论自由,任何人都可以在白宫前骂美国总统,而肯定没有警察来抓他。”苏联人说:“在我们苏联也同样,我们也有言论自由。
任何人也都可以在克里姆林宫前骂美国总统,肯定没有警察来抓他。”*西方媒体被禁入藏报导骚乱*在中国的网络上,也可以看到对西方媒体妖魔化表示不同的观点。一位网友指出,西方媒体出错,责任不能怪西方媒体。他说,连外国媒体都不让进,人家怎么了解西藏?难道全世界都从CCTV了解?不能直接了解就只能间接地了解,没有一手资料,都是二手消息,从民间的传言中了解,这不能怪西方媒体。还有一位中国民众对中国官方媒体说西藏事件最大的输家是西方媒体感到困惑。他说,自己家里出了乱子,还说别人最大的输家,最大的输家当然是当局。关于谁是赢家,谁是赢家,一位中国网民有独特的视角。这位网友认为,中国政府和西方媒体都是这次西藏骚乱的输家。但中国的新闻自由和民主进程却不一定会因此受损,可能成为这次事件中的赢家。他在一篇文章中说,西藏骚乱所引发的风波,更加说明了新闻开放和言论自由的必要,更加说明了多元化、多种观点并存的必要,更加说明了民众知情权和选择权的必要。正因为我们所有人都是有缺陷、有偏见、有立场、有感情、有利益的人,所以,只有一种声音或者只有你死我活的两极声音,都不利于我们做出健全、理智、准确的判断,我们需要至少两极以上的多元化声音。西藏骚乱的迷雾中所闪现的一线理性曙光,恰恰就在于:在中国官方的声音和西方媒体的声音这两极之间,还有著互联网这个第三极平台上纷繁噪杂的草根声音。       
对于西方媒体是最大的输家的说法,一位网友讽刺说,西方媒体不但是输家,而且是彻底地输光了。他说:“因为这个事件,西方媒体在中国的电视收视率接近零,报纸发行量等于零,被全中国人民彻底抛弃了,彻底输光啊。”*海外华人有自由游行中国有吗?*针对最近欧美的一些大城市纷纷举行抗议中国镇压西藏民众的游行和示威活动,海外中文论坛时事评述发表了一篇观点独特的文章,探讨《中国人为何不能在中国举行反藏独示威?》文章问道:“十几亿中国人对拉萨暴乱无动于衷吗?或者他们听从达赖喇嘛的号召?他们默默支持藏独?不会吧?那为什么美国、加拿大、欧洲等海外数千中国留学生纷纷走上街头举行反藏独游行示威,而国内十来亿华人反而平心静气?”这篇题目为《中国人为何不能在中国举行反藏独示威?》的文章说,“法国总统胡言乱语?美国议长支持分裂?加拿大政府庇护犯罪?这些国家在中国好多大城市设有使领馆。这不是太方便了吗?聚集爱国群众,到他们的门口去举行严正示威,递交抗议信,请他们给个说法,展示一下民族尊严,那不是很正当,很应该的吗?为什么没人敢动一动,难道全国上下爱国华人全都犯了草鸡症?”这位网友指出了问题的关键,那就是:“爱不爱国,都要听从党安排。党叫爱国才敢爱,党叫愤怒才愤怒。党叫你星期一游行,你星期一不敢不去,星期二不敢再去。”这位网友看到中国留学生在多伦多的街头集会,兴奋地摇动中国国旗的时候想到,这些留学生只敢在加拿大游行,他们不敢呼吁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同学们一道上街游行,因为他们清楚地懂得,这种呼吁完全越出了工具的职责范围。据报导,一位在场观看中国留学生反对藏独大游行的一名加拿大女孩一眼看出了这一点。她对多伦多城市新闻台评论说,他们运用加拿大给予中国留学生自由表达的机会,去反对藏人在中国和平发表观点的权利。这位网友比较了中国境内的华人与境外华人所享有的政治权利之后指出,海外华人在西方国家里享有多种国内华人所没有的言论表达自由。中国政府决不能允许境内的中国人民也拥有与此平等的权利。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比较深刻地分析出为什么中国大陆的华人甚至没有组织爱国游行的权利。郝教授说:“我们绝对知道在什么时候可以拍案而起作出义正词严状,也绝对知道什么时候必须对自己清楚万分的问题保持沉默、三缄其口。我们还有一个更可怕的表现。这就是柿子专拣软的捏:即在一个最安全的方向上作出好似怒不可遏、仗义执言,实际精打细算、八面玲珑的完美演出。我们也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可以上达天庭得到首肯,什么话会触犯众怒。就我自己而言,这种算计已经高度技巧、出神入化;这种掌握已经进入潜意识层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