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31日 星期六

"言論自由"

在一個如香港般反智的社會,藝人不需要有實力或對社會有甚麽理念,只要虛假地包裝成一個純真或正直形像,再加傳媒催谷,便可成為Celebrity。

Fans也不需要偶像是否真正氣(真相沒被踢爆便是正氣),只要能陶醉在偶像的表面形象就滿足了。有這樣的Fans,就有這樣的藝人,所以不要奢望這些所謂「藝人」對社會、對世界、對公義、對求真等有甚麽理念。 那些幸運地走紅的,也只是靠包裝扮嘢討活的一羣暴發户「偽人」。

莎朗史東研究佛學,她用"karma"來反證,引出藏人無私的愛,對有難的敵人也可伸出援手。這翻話本有反覆論證,引發思考的作用,絕對不能斬件式只看上半部,况且她說的"karma"是問句,不是statement。 她的言論引起重大的回響,可能"karma"這?wbr>r觸動了較感性人士或愛祖國人士的神經,她說話的後半部已沒有多少人去研究了。

無疑莎朗史東公開說這番話是政治不正確,畧嫌心直口快,不及香港的藝人懂得虛假包装、會說符合大眾好聽的話、穩紮穩打唯恐觸及社會的禁區,但莎朗史東的率直求真是值得我們尊重的。 雖然她可能未必認為自己說的是不對,但她的說話引致他人難受,她立刻道歉,並稱會為地震救災出力,其失言後的迅速補救表現,非一般港產藝人可及。

大家可能說莎朗史東是基於失去Christine Dior的中國代言人合約,才被迫道歉。若這樣就更證明祖國是財大氣粗,以經濟壓力服人,而不是以理服人。

Edwin

----------------------------------

"言論自由"是沒有東方或西方標準,只須要合法,中共因為防止人民批評政府,把"言論自由"複雜化,就像把人權也說成東,西有別。
莎朗史東使用karma一詞,只是指出一些彿理來表達她的個人感覺,何況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是用問號(is that karma ?)
來表示沒有惡意,也比較客氣,因此沒有應不應該,她只是說出自己相信的事實,與對死者是否尊重無關。
她道歉的原因,我們無必要猜鐸,不過其中一定與金錢有關(因為不道歉她可能失業,得罪炎黃子孫可不是說著玩的)。
至於她是反伊戰份子, 為何沒有聽過她說在伊拉克戰死的軍人是"報應",這又是"中共 "式的推理(她沒有說=她不這麼想),陶傑已經多次分析這類思維邏輯,不再討論。

www.kahoo.ca 有一位人兄分析她的英語原文,請大家看看 :

首先Sharon Stone 沒有說她的佛理很好,她的英語原文說:”I’m not happy about the way the Chinese are treating the Tibetans because I don’t think anyone should be unkind to anyone else ,”這一段說話是她的個人感受直至她說 is that karma ?接着她說:”and then I got a letter from Tibet foundation , they said they wanted to go and be helpful, and that made me cry.It was a big lesson to me that sometimes you have to learn to put your head down and be of service even to people who aren’t nice to you .”這後段說話是她被西藏協會的說話感動,令她對佛理有更深入的理解。她還很謙卑地說: ” it was a big lesson to me ”她覺得還雖要多多學習怎樣善待他人。請”文明人”不要段章取義她的意思!


Joe

2008年5月30日 星期五

如果你是加國總理

如果你是安省省長(或加國總理)
明早起床, 收到報告, 安大略湖水位下降了五米,
市區各處出現大量蟾蜍, 動物園的動物出現異常,
環境部長說多倫多可能發生四級至八級地震,
時間可能是三小時內, 三天內, 三星期內或三月內,
或沒事發生!
------------------
下面是一些選擇
1. 自己一走了之
2. 一切保密,靜觀其變,
3. 公報預測, 讓市民自己決定去留
4. 把環境部長免職,公報一切是自然現象
5. 決定疏散市內三百萭人口
a. 如何安排轉移人口(要多久才能完成) ?
b. 往何處(震央可能是別處)?
C. 何時可回來?
D. 棄城,覓地重建。
---------------------------
總理閣下
先生下令棄城至今已超過五十小時,
據報現在多倫多市民撤離情況如下:
至今離城一百公里以上約四十萬人,
五百公里以上約十五萭,機場出現非常混亂情況,
大多市週邊所有大小公路差不多陷於癱瘓,
市內食物已搶購一空,汽油供應非常短缺,
公路滿是缺油而停下的汽車,公車早因缺司機而停駛,
多倫多股市星期一已開始停市,加國股市指數下跌了百分之九十,
監獄已放了所有犯人, 獄警也離開了,
市面出現了一些搶掠事件,銀行出現擠提,
由於員工不願上班被迫停業,醫院部份停止服務,
據調查百分之五十市民拒絕離開,
各反對黨議員要求解釋棄城理由,要多少時間才能撤離三百萭人口?
能否趕及地震出現前封城?在何處重建多市?
亦有問地震在何時出現? 強度多大?

有更多消息容後再報
--------------------------
Some of the suggested measures:Import hybrid/low gasoline consumption vehicles fromIndia, and I think there're some Canadian made, whichneeds a lot less gasoline.Ignore what the other parties are saying. Like thechinese communists are saying: stop blaming thegovernment! LOL!!Call Ma Ying Jiu from Taiwan and give Taiwan contractsfor future rebuild of Toronto. Taiwanese have a lot ofexperience on this subject.Ask UN for help. Ask WHO for doctors. Ask Commonwealthand our Boss from UK for help. Consider legalizing "Right of Bear Arm" forself-defense purpose only.Gather all helicopters immediately. (Learn frommistake by Wu and Wen, LOL!!)Gather all army. Ask USA army for help, and ask fortransportation, aircraft, helicoptors, food, borrowstrategic oil reserve.

Gary
-----------------------

總理閣下:
Import hybrid/low gasoline consumption vehicles fromIndia, and I think there're some Canadian made, whichneeds a lot less gasoline.輸入省油汽車的確可省用油, 但問題是由於運油車因地震警告而不敢(或不準駛進多市,以免發生大火意外), 至今各油站無油供應。
Ignore what the other parties are saying. Like thechinese communists are saying: stop blaming thegovernment! LOL!!由於現任政府是小政府執政, 可能因此而下台!而加拿大憲法是沒有軍法統治一項的。
Call Ma Ying Jiu from Taiwan and give Taiwan contractfor future rebuild of Toronto. Taiwanese have a lot ofexperience on this subject.要求馬英九協助可能沒問題, 但地震還未發生, 台灣能rebuuild什麼?
Ask UN for help. Ask WHO for doctors. Ask Commonwealthand our Boss from UK for help. 同樣, 災難未生外來醫生能做什麼?
Consider legalizing "Right of Bear Arm" forself-defense purpose only.是否每個市民都可帶武器? 如何分辨自衛武器和犯法武器?
Gather all helicopters immediately. (Learn frommistake by Wu and Wen, LOL!!)徵召所有直升機是可以的, 但先撤那些市民?他們不願走又如何?
Gather all army. Ask USA army for help, and ask fortransportation, aircraft, helicoptors, food, borrowstrategic oil reserve.向美國求救是可以的, 但美國出兵是要國會通過,而兩黨議員似乎不願向一個未發生災難的地方派兵。就算決定派兵也要時間作準備(一萬兵要四天, 三萬兵要七天)---------------
棄城令80小時後
各大小公路情況沒有改善,外途市民開始步行,

公路旁衛生轉差,決糧情況漫延至100公里內各市鎮,
市內公共服務全部停頓(包括垃圾, 銀行,電台,電視台和絕大部份商業停業),
市民只能收聽百公里外的電台,固網電話常有故障,
手機亦難接通,很多在途市民手機開始缺電,
因缺乏員工電力開始不穩,為免因地震而發生火警,
天然汽已停止供應,食水照常供應, 但未經處理,
醫院轉移病人由於缺乏救護車甚至其他交通工具而出現困難
(救護車運出病人未及轉回)
至今離開多市一百公里外市民約七十五萬,
(由於示知震央所在, 一百公里是最低限度)

2008年5月29日 星期四

茅于軾錯了

茅于軾錯了蘇賡哲

四川震災,不少人在傷痛之餘,對「豆腐渣工程」增加蒙難人數深表痛恨。不過,加拿大有華人媒體表示:「此刻只應談救災,追究豆腐渣工程是對亡靈不敬」。但中國學者茅于軾的看法與此相反,他列舉川北在地震中倒塌的學校:四川都江堰市聚源中學、都江堰市向峨鄉中學、重慶市梁平縣文化鎮一小學、重慶市梁平縣禮讓鎮中心小學、文化鎮小學教學樓、德陽市實古鎮中心小學、瑩華鎮中心小學和中學、八角鎮中心小學、洛水鎮中心小學。這一系列學校建築被震塌了,問題在於,「而政府大樓依然聳立」。茅先生委婉地說他沒有要政府人員陪死的惡意,只是不明白何以同一個城市的建築,出現兩種不一樣的結局。他說:最可怕的是,政府大樓和學校全由專業人員建成,這些專業人員建成了會倒塌的學校和堅挺不倒的政府大樓!「一個民族,一個族群,從根本上漠視延續這個民族和種群後代的生命,這個民族和種群離他消亡不會太遠。」
完全明白茅于軾先生的憤慨,但他錯了。以前我曾比較過日本人和中國人對後代生命的態度。在大饑荒時期,日本人將老人背上山,讓老人餓死,留出糧食給下一代。中國人則是易子而食,把下一代吃掉讓老人活下去。這顯示出中國人的「漠視延續民族和種群後代的生命」是一種傳統,但「這個民族和種群」非但不是茅先生所說的「離他消亡不會太遠」,而是在其他很多民族都消亡了,他還存活?,更而且是存活人口最多的一個民族。

建一所希望小学需要600万!

建一所希望小学需要600万!地震以前建的倒塌的学校也就是四、五十万,为什么涨了?灾区地震后有些房子也升值!
我从事新闻工作,因为体制的原因,不能到灾区去采访震灾,好在我的周围有一帮肝胆相照的朋友,他们慈善而有爱心,并且好多还是成功人士。前几天,我们商量说我们要给灾区建一所希望小学,让灾区的孩子们好好读书,让知识改变命运。因为大家把钱交给某些单位让他们去赈灾不放心,有个朋友举了一个例子说,有个小朋友要给贫困地区的同龄人捐款,问妈妈要100元,妈妈给了他110元。并给他说,孩子啊,这钱100元是给灾区的小朋友的,还有十元是给贪官叔叔的,而最终的结果却是,有人收到钱后,用十元钱去救灾,100元给自己办福利了。
这些朋友们都是说干就干的,我们算了一算,在农村建一所学校也就是二、三十万的样子,这个钱让这帮朋友们凑起来可以说是很简单的。接下来,我和朋友们通过各种渠道联系去灾区建学校的事,去灾区建学校有好多手续的,这是国情。但是我们得到的反聩信息却是现在想来建学校的人多了,建一所学校需要600万元左右。我们大吃一惊,地震以前建的倒塌的学校也就是四、五十万,为什么到了我们这儿却涨了呢。难道震区的地皮也升值了么!
这也太反常了吧。
无独有偶,李承鹏先生在自己的博克中也写道:据和我们共建“安心学校”的置信经理说,他们在和一些灾区部门联系时碰到了软钉子,不仅当地倨傲地要求企业自行报上修建计划和手续(要知道这些计划在计划经济体制下繁琐得可怕,单靠企业根本搞不定),而且因为现在排队重建学校的企业很多,所以价格也一路高涨,献爱心搞得像钻石拍卖会一样了。我还听一个朋友说,他们准备花两百万给老家捐一所希望小学,也就是房子不倒人人可读的那种,可当地部门一张嘴就报出价格,660万,1000万,乖乖,听上去都像余震,从成本而言在农村县镇建一所希望小学怎么可能这么高价格,那些倒掉的房子在修建时最多花了五十万,重建却得花660万、1000万。
地震让我们的同胞受尽了苦难,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灾后建学校的价格也会“一路飙升”,是不是要感谢地震让倒掉的房子也增值了,套用股市的话,灾区房地产市场出出现牛市了。朋友们听到这个价格后,说这个学校太高了,比我们这儿的消费水平还高,我们真的建不起!

2008年5月27日 星期二

重建扯高材料價耕地毀壞糧價高

一、
  至今天剛好二周,汶川八級地震的經濟損耗,和可以據已點數屍體而公布的死亡人數不同,是無法準確評估的;不過,汶川地震會加劇通貨膨脹深度,則無可置疑。
  四川向以物產豐饒而有天府之國的別稱,是內地最重要的豬肉產地,出產的大米約佔全國總產量百分之七、百分之四小麥、百分之三粟米和百分之七粟米油,從昨天電視新聞傳達的訊息看,即使沒有其他因地震而引發的天災,短期內四川的作物及牲畜產量均大幅下挫,不能避免,除非政府作出重大津貼,去年至今漲幅最大的豬肉價格進一步上揚,已成定局;而供應量稍稍高於本地需求量的大米,歉收以至無法耕種令其減產,恐怕非從國際市場購進才能滿足消費者需要。相關物價被扯高進而令通脹率大幅攀升,似是不可逆轉的趨勢。
  市場人士密切關注的,還有廠礦及交通系統受破壞,四川的鋅和鋁運往消費市場較前困難甚至不可能;令人憂心忡忡的還有,四川為內地最大地下(以別於海底)天然氣(厚黑教主李宗吾的故鄉四川自流井〔民初的地名〕便盛產煤氣)及區內最重要的水電生產者,現在煤氣和電力供應俱出問題……。那使近來已因煤斤供應不足導致不少發電站關閉(去周二公布的便有三十二家)而使電力產出量下降的內地電力市場,有百上加斤之感。
  在這場前線傳媒已開始被引導至把焦點放在體現(為災情善後之後歌頌「黨的領導」做好基礎工程)中共愛民如子如何不惜一切代價的救災活動同時,投資者於捐款賑災之餘,應把注意力放在受地震影響的投資項目上─惟有投資得利,才能躍踴捐輸─水泥業似為這次震壞了近五百萬幢建築(全毀的約二十二萬座,其中包括七、八千間學校)天災的主要受惠行業。「豆腐渣工程」的唯一「好處」是少用水泥,此次地震之後,非「豆腐渣工程」短期內將成主流,意味災後重建對水泥的需求大增,安徽海螺的執行董事郭景彬去周對彭博說,內地的建築標準會全面提高,而堅固的建築結構意味用更多水泥!在「人民生活必須照顧股民利益可以犧牲」的前提下,預期內地水泥生產商發「天災財」獲厚利,是不切實際的;即使那些價格為國際市場左右的商品(如石油),當局亦可用補貼津貼種種形式干擾市場價格。站在救災的立場,這樣做無可厚非,但市場機能無法發揮作用,必會拖慢內地的市場改革進度。
二、
  災後重建(及修復受破壞而未遭摧毀的基建項目)需要大量水泥之外,鋼鐵及其他建築用金屬的國際市場供應,亦會因為中國比地震前更大額度的購買而進一步扯緊,地震對耕地的毀壞,亦使中國有必要進口更多的糧食。所有種種,意味散裝航運運費升完可以再升,波羅的乾貨指數(BDI)去周四企於一萬一千六百五十點左右,比年初(一月中旬)低點,漲升約百分之八十(較去年十一月則升一倍強),看情形升勢未止。
  一方面市場對航運需求增加,一方面船隻的建造卻因財務機構收縮信貸而放緩,一張一弛,船運價格升勢不可收拾。過去數年,銀行融資新船訂單達百分之八十,放款年期在十二至十五年之間,自從次按風暴金融業風聲鶴唳之後,新船建造費貸款比率已降至不超過百分之六十五,年期則減至十年以下。因為如此,在截至去月底止的二千五百六十一艘新船建造訂單中(因為大量船在興建中,BDI期貨未來三年跌幅達五成以上),約二百五十艘船的船東因資金不足而取消合約。香港物業買家當了解「銀行收縮信用」對買家信心的衝擊。
  新船建造的速度,則由於零件短缺而放緩,紐約天鷹散裝船公司行政總裁對博彭說,渦輪機要四年才能交貨、船艙蓋(hatch cover)二年半而柴油發動機要等足二年,那完全是環球經濟長年持續增長下出現瓶頸現象有以致之(見二月十九日本欄〈瓶頸處處 通脹勢危〉)。中國造船業已做好進軍世界市場的準備(有接下約一百二十艘船的設備),現在因為對新船融資收縮及零件製造廠如東方汽輪機公司在地震中受嚴重破壞未來數月無法生產而被迫「減產」……。一句話,短期內船運費用還會上升,羊毛出在羊身上,各種要經海路陸路才能送達用家之手的貨物價格因而都看升!

北洋英雄馬吉芬

北洋英雄馬吉芬蘇賡哲
2008年5月27日


中西文化一個重大分歧:西方不以成敗論英雄,你在作戰過程中英勇無懼,但失敗了,甚至被敵人活捉成為俘虜,不論是逃脫,還是被釋放,回到家鄉,你仍是英雄。中國不理你作戰如何英勇,不成功就應成仁,失敗了就是狗熊,當俘虜更可恥。文化大革命時,中共往日坐過國民黨牢獄的幹部,很多逃不掉叛徒罪名的清算。
美國人馬吉芬(Philo Norton McGiffin)在1884年畢業於安那波利斯海軍學院,翌年受聘為中國天津水師學堂教員,並以教學認真、知識專精深受器重。甲午中日海戰前,他被任命為北洋艦隊戰列艦「鎮遠號」副艦長,作為艦長林泰曾副手。海上炮戰開始,林泰曾跁在指揮台地上咕嘟念佛,祈求菩薩保佑,馬吉芬率領炮手以十二吋巨炮打出九十磅火藥鋼鐵榴彈,擊中日艦「松島號」,擊斃官兵49人、傷五十多人。戰事末期,鎮遠號前桅中彈?火,馬吉芬帶滅火隊往救,被炮火震盪及霰彈擦傷而昏迷。醒來後,渾身衣服燒成碎片,右側身體嚴重燒傷,視力模糊,仍堅持指揮。今日,我們仍可以從舊照片中看到馬吉芬當時傷殘的樣子。戰爭以中國慘敗結束,艦隊總司令丁汝昌服毒自殺,相繼為敗績自殺的還有劉步蟾、林泰曾、楊用霖等軍官。清廷同時要求馬吉芬也自殺,馬吉芬拒絕,潛逃回美國,家鄉同胞視之為凱旋的英雄。馬吉芬對丁汝昌寄予極大同情,他說:丁汝昌「曾期望活?,但他知道祖國的不仁,對他將會有的冷酷要超過不共戴天的敵國,因此在夜半孤燈下飲鴆而逝。」

李敦白的震撼

李敦白的震撼蘇賡哲
2008年5月26日


美國人李敦白參加中國共產黨的原因,在於他看到很多四十年代中國社會的黑暗。有一次,李敦白將他的美國軍用吉普車停在昆明市區,後來他看到兩個警察正在他車旁用繩索綁起一個衣衫襤褸的人及另一個八、九歲的男孩。警察告訴李敦白,他們發現那兩個人在吉普車邊徘徊,一定是想偷車裏的東西,因而及早加以逮捕。
李敦白問警察,將會怎樣處置那兩個人。答案竟是「我們會把他們拖去刑場槍斃。」李當然大吃一驚,他騙警察說,應該讓他將那兩個人交給美國憲兵指揮部,屆時美國憲兵會讓他們比死更難過。
警察果然將那兩人扔上李敦白的吉普車。李急忙飛車出城,到無人地方,切斷綁人的繩索,叫那兩人快逃。兩人也許不敢相信,呆呆看?李,眼裏充滿絕望。直到李再度催促,男人才會意,他拉住小孩一起跪在地上叩頭,說李敦白是他們的救命恩人。李敦白覺得又慚愧又激動,他將自己荷包中的錢拿出來分給兩人,然後開車離去。
今日在美國、加拿大生活的人也許會懷疑此事是不是真的。即使涉嫌企圖盜竊美軍財物,何至於就處死?但我年輕時聽祖母說過,有一年,國民政府將我家鄉無業遊民、無家可歸流浪漢、鴉片仙(吸毒者)、麻瘋病人,全體用一條鐵線穿過掌心,一大串押去大坑中活埋。這些人根本連企圖盜竊也不是。祖母是文盲,不懂政治,有旁聽者替她注釋說,可能是蔣介石搞「新生活運動」,整肅社會的行動。不錯,當時的中國需要一次革命,但不應該是用更大的邪惡去革邪惡之命。

資訊自由 轉危為安

資訊自由 轉危為安
28/05/2008

傳播科技的發展一日千里,「天涯若比鄰」,消息自由流通,有賴科技的發達、開明制度的配合。君不見,四川震災「禍兮福所倚」,是因為災情的人與事、悲與喜,全部都通過電視屏幕在國內外呈現。無分種族、階級,人人都變成了「同社會關係」,看到相同的畫面,有相同的感受,這就由「天涯若比鄰」進一步變成「海內存知己」。海峽兩岸固然暫時放下了政治歧見,一同救災,「胞與為懷」的精神顯露無遺。
這都是拜傳播科技所賜。這也是中共建政以來破題兒第一遭的放手讓境內外的大眾傳播媒體報憂不報喜,或者據實報道。
資訊自由流通的好處是甚麼?凝聚民氣,人心歸趨,凸顯了政府及領導人愛民如子的形象,也提升了中國的國際形象,改變西方國家、傳媒對中國政府的「套版印象」。
容許資訊自由流通,即是容許採訪、報道自由,再來便是言論自由了。只有堅定不移的維護包含資訊自由流通、採訪報道自由、出版自由、言論自由在內的新聞自由,國家才會有進步。人民有知情權,政府有盡告知的義務,於是人人耳聰目明,這才是現代化的國家、現代化的人民!
海峽兩岸對峙近一甲子,近二十年由於傳播科技的發展,以及兩岸政府體認到和平共榮的重要,容許兩岸人民交流,消除隔閡,即使最近十年台灣島內意識形態掛帥,政治扭曲了兩岸關係,然而,資訊流通不受限制,台灣二千三百萬民眾對此次四川震災的人道關懷,主要是因為每天在電視屏幕看到哀鴻遍野的畫面,感同身受。
天災無情,人間有情,伸出援手,無分你我,迄今為止,台灣已捐出逾五十億元新台幣救災。
四川震災在資訊自由流通的情況下轉危為安,中共政權能無所感乎!

姚永安:论中国人权

〖时事评论〗姚永安:论中国人权姚永安 2008-04-23 10:29

菲沙研究中心每年都会进行一次全省的学校成绩排名榜,这项按考试分数评级的报告备受学界批评,就连名列前茅的私校负责人都不认同这样的评级方法。 为什么呢?因为纯綷以分数高低排名的做法既不公平,亦无法真正衡量一间学校的状况和表现。名列前茅的私校,基本条件占有优势。它的学生都是被挑选过,其家庭环境都较充裕,有能力为子女提供所有学习之需,学习环境和条件都较好。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学校的教学和运作管理只是一般,学生的成绩还是会不错的。相比起来,一间在不那么富庶地区,有大批新移民和原住民学生就读的学校,即使有最优秀的教育人材和管理,但由于生源基础的原因,是难以在分数上超越先天条件更好学校的。因此,要衡量一间学校的好坏和表现,不能单以考试分数定成败,武断地评定,分数不好的学校便是管理和教学不善。比较科学的方法是以这间学校本身的纵向表现来比较,而非与条件和环境状况不同的其它学校横向比较。 这种武断评级所带来的负面后果是,条件受限制学校,即使多努力,都会被比下去,师生的努力不仅未有获得肯定和鼓励,还会被视为失败和被傒落。 同样道理,要评定中国的人权,公平和合理的衡量方法其实是以中国本身发展的今昔作比较。试问,数千年来由极权帝皇统治(这段历史传统无可避免地影响着中国人的文化和价值)、过去百年多次转换政府、一党主政、司法仍未自主分家、2006年人均收入只有2025美元中国虽然有名列世界排行榜的富豪,但贫穷的地区的人民却仍生活于赤贫)的发展中国家,试问如何直接与享有过百年稳定政府、民主制度、三权分立、言论自由和富裕的已发展国家相比呢? 要评论衡量中国的人权,除了看个别事件(如维权人士胡佳被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罪成入狱),还要看整体社会的人权状况怎样?相比起8年前申办奥运时,究竟是有进步还是倒退呢? 在联合国的世界人权宣言中,共有30章,全面地列举出人权的种种标准,大致包括:平等(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见、国藉、出生地、财富...)、自由、生存权、安全权、严禁奴隶(不得不提的是,在中共入主前,西藏是奉行有奴隶制度的)、不受虐待和不人道的处罚、受法律的平等对待和审讯、免受武断拘禁、私隐权、在国家内有自由迁徒的权利、自由出入境权、寻求他国庇护权、国民权、自由通婚、拥有产业权、思想自由、信奉宗教自由、自由表达及结社权、参与政府权利、民主选举权、自由选择工作和失业保障权、同工同酬、休息和休假的权利、个人和家人(包抱在年老、失业和残障时)在生活上获得所需的食物、衣物、房屋、医疗和社会服务、接受教育的权利、家长有权选择子女接受那种教育的权利、有自由参与社区文化生活的权利和个人性格自由发展的权利。 加拿大外交部的北京官员较早前曾经撰写了一份中国的人权报告,指中国的人权有进步,并且认为这种“稳定的前进运动”是会持续的。 对中国稍有认识的人,都不难看到中国人民的生活、工作环境、选择和自由度比起从前是有明显改进的。今天,中国入民已经能够自由出入境,到世界各国旅行(加拿大除外),试想想在从前人民思想和信息受到封锁的年代,中国政府岂容国民自由到外国看世界?

2008年5月22日 星期四

《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献给在汶川地震中失去生命的孩子们

http://picasaweb.google.com/learning77/OttawaMay200802/photo?authkey=THWZvdukkog#5203005541378895762

快!抓紧妈妈的手,让妈妈陪你走。
妈妈,怕!  
天堂的路太黑,我看不见你的手。
自从,倒塌的墙,把阳光夺走,我再也看不见,你柔情的眸。
孩子,你走吧。  
前面的路,再也没有忧愁。  
你要记住,我和爸爸的模样,来生还要一起走妈妈,别担忧。  
天堂的路有些挤,有很多同学朋友。
妈妈,你别哭,泪光照亮不了我们的路,让我们自己慢慢地走。  
妈妈,我会记住你和爸爸的模样,记住我们的约定,来生一起走。

2008年5月20日 星期二

陳堅最後的八十小時

這位陳先生在他一生最後的八十小時裏想的是太太和還未出生的孩子,
如果我是他, 我不知會否用一秒鐘想及民主和人權, 你會嗎!

無線電視http://www.youtube.com/watch?v=KO5aEKWmTnA

四川電視台詳情http://www.youtube.com/watch?v=tpjRBWnMlRc&feature=related

刚看完四川4台,新闻现场的直播,播出了一个叫陈坚的男人的采访   开始的时个我还觉得好好笑,这男的被三块预制板压了70多个小时,还谈笑风声的,和记者摆龙门阵,精神只好。我都在怀疑这个人是不是电视台安排的咯。      那个男人说了很多话,只记得他对镜头大声的说“最难坚持的是第一天和第二天,我都要坚持不住咯,这两天是我人生中最难熬的日子,但我想到我老婆和还没出生的娃娃­……”   记者问“你娃娃几个月咯呢?”他愣了下说“不晓得,我一直在外头打吖,我老婆在家……”“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要对大家说,坚持就是胜利!”   然后记者用手机打到演播室,他想给家人报平安,他说他的妻子叫谭小凤(音同),他的家是安县人X乡(记不住了)。他现在没得啥事咯,不要担心,最难过的日子已经­过了,这辈子没什么盼头,就是想他们两个人和和睦睦的过一辈子。      看到这里,我一直以为,他肯定没得啥问题,肯定获救了。因为他精神很好,话也好多,旁边的营救人员都对他说,不再要说话了。营救一直到晚上,他终于被救了出来,­从电视里看,他的伤情比我想的重,下肢有血肿的感觉,但我还是觉得他没事。他在呻吟,我还有点想笑(原谅我,我不是没有同情心,我只是以为,只是以为……),再­过了一会,我都感觉到不对,好像有点不太正常,旁边的人喊他,他也只是呻吟,最后他也只是回答,我的腰有点痛……      我想你们其实也猜到了,最后他没有挻过。画面播完,主播哭了,泪湿了脸,她说她真的很难过,因为当天那个报平安的电话是她接的,当时话没说完她就切断了,因为通­讯太差(画面回播当天情境)。   主持哭着说,她说因为那天的直播也是她在做,电话是她接通的,她不知道他当时的状况,她以为只是个报平安的电话(其实15号那天的直播我也看了,我和那主播的想­法相同)      太多的细节我无法描述出来,他们会那个抢救医务人员最后的那个傻瓜,他拍着陈坚的脸唤他,记者在旁边哽咽的声音,抢救医务人员作着人做着人工呼吸,最后拍着他的­脸轻轻的说“你这个傻瓜,你都坚持了那么久了……”女记者在旁边哽咽的用成都话说“你不是要和你老婆过幸福的日子的嘛,陈坚陈坚……你不是要看你娃娃出生的嘛…­…你不是说坚持就是胜利的嘛……”      我以为他是坚强的,所以我固执的以为他的生命也是坚强的,但其实人的生命真的真的很脆弱很脆弱……      在陈坚被救出来后,记者采访了一位在场的消防,他坐在地上很疲惫的说,我们会一直在这里救人

2008年5月12日 星期一

非搞「三反運動」不可!

澳門特首何厚鏵派錢,人人有份,今年「五一」上街的工人數目銳減。香港特區政府庫房水浸,上年度有千二億元的盈餘,但善財難捨,冤枉甘心。所謂「還富於民」原來是「還富於富」,減利得稅、減薪俸稅標準稅率、減差餉,免商業登記費一年,對於一百三十萬窮人特別是「三無人士」,小恩小惠,無關宏旨。何厚鏵曾蔭權兩人,優劣立判。
尤其令人憤怒的是,無視立法會絕大多數政黨建議增加高齡津貼(生果金)的訴求,而且對於二十幾萬無依老人在高通脹下如何過活,毫不關心。
曾蔭權鸚鵡學舌,也講建構「和諧社會」,然而「和諧社會」沒有官商勾結,沒有顢頇無能的高官,沒有親疏有別的政治分贓,沒有選擇性檢控,沒有「行政主導」的霸權政府,也沒有民主開倒車……香港社會要和諧,首先就是各階層的利益得到適當的平衡。香港是一個資本主義經濟自由市場,作為絕對價值的社會,其他任何價值,例如平等、公義都要靠邊站,有如毛澤東當年揭櫫無產階級專政大旗,「高山低頭,河水讓路」。資本主義經濟自由市場,也可以沒有壟斷,但是當下香港,大部分財富集中在少數人身上,就是因為沒有公平競爭法,就是因少數財閥巧取豪奪,實行壟斷。所謂自由經濟不是自由公平競爭,那些聽到「最低工資」便想殺人的「極右派」傳媒如「壹傳媒集團」,天天散播極端自由主義市場歪論,說甚麼主張「最低工資」是讓工人走向「奴役之路」,可謂語無倫次。
人均接近三萬美元的香港,當然是一個已開發的富裕社會,但是卻有一百三十萬窮人,五十萬人每月收入低於五千元,面對當前高通脹、高物價的困境,試問如何活下去?
區區所屬的社會民主連線,下月開始要搞「三反運動」——反通脹、反加價、反壟斷。真是時光倒流,彷彿回到六、七十年代。

我的達爾文主義觀

女友棄暗投明、另擇高枝那年,我21歲。沒有哀哀怨怨,當然更不呼天搶地,只是默默向對手學習後,寫下《情敵就是恩師》,向他致敬。確實感激他。當時他比我還窮,所以我今日仍很窮。他的長處在政見。
深信男女兩性間有達爾文主義存在。當年我認為,一個比我優秀的人,應該得到個好配偶,這才合乎天理。事實上人類要不斷進步,有賴於女人拋棄劣質男人,擇優而嫁,然後能汰弱留強,一代勝過一代。如果女人出於可憐,或者念舊,屈就劣男,社會只能向下沉淪,此天理所不容。劣男應該感激情敵,沒有情敵的比較,他可能一生都不知道自己劣在什麼地方,更不可能激發上進心,為自己增值。
國與國之間同樣有達爾文主義存在。百多年過去了,仍以八國聯軍受害人姿態「喊苦喊屈」,何如日本同為失敗者,卻能以敵為師,轉弱為強?美國將軍佩利以武力叩開日本國門,日本人視為恩人:麥克阿瑟揮軍佔領日本,成為外來太上皇,日人同樣以美為師。日本人說:「麥帥洋溢?一種胸無城府的親切和誠懇,威嚴中透?鎮定自若和信心,使看慣了威風凜凜的日本將軍的我們感到驚異和無限羨慕,現在才恍然大悟:難怪日本打贏了。」即使是恩人和老師,如此媚態可掬的頌揚未免肉麻,但沒有日本人視之為日奸,反而全國各地出現以麥帥名字命名的街道,為他立「顯彰碑」,還要建紀念館,後來因麥帥支持不住這種諂媚才作罷。等到日本人學得美國長處,盛田昭夫和石原慎太郎就合寫《日本可以說不》了。

紅 五 月 人

法 國 的 紅 五 月 學 生 運 動 , 今 年 四 十 周 年 。 在 中 國 和 香 港 , 「 左 派 」 是 一 個 長 期 受 到 褻 瀆 的 名 詞 , 今 日 變 成 一 個 笑 話 。 正 如 有 偽 冒 的 法 國 LV , 要 見 識 甚 麼 是 真 正 的 左 派 , 還 是 要 回 到 法 國 。 當 今 法 國 外 長 , 名 叫 高 舒 納 , 他 是 著 名 的 「 紅 五 月 人 」 。 「 紅 五 月 人 」 , 法 文 有 一 個 專 門 名 詞 , 叫 做 Soixante-huitard , 變 成 了 一 種 佳 釀 , 指 一 九 六 八 年 五 月 上 過 街 頭 、 對 抗 過 戴 高 樂 政 府 軍 警 的 左 派 理 想 青 年 。 像 所 有 紅 五 月 人 一 樣 , 高 舒 納 年 輕 時 也 崇 拜 過 胡 志 明 , 法 國 人 天 性 浪 漫 , 在 他 們 的 眼 中 , 就 像 齊 瓦 哥 醫 生 這 類 小 資 產 階 級 份 子 , 易 信 謊 言 , 把 這 個 世 界 看 得 太 簡 單 。 法 國 的 紅 五 月 像 一 場 麻 疹 , 發 了 一 場 燒 之 後 , 高 舒 納 加 入 了 紅 十 字 會 , 到 非 洲 的 尼 日 利 亞 , 協 助 內 戰 的 傷 者 。 這 時 , 他 開 始 見 識 真 正 的 世 界 。 一 九 七 九 年 , 越 共 把 大 量 船 民 驅 趕 出 海 。 高 舒 納 如 夢 初 醒 , 很 震 撼 ─ ─ 一 九 六 八 年 他 所 崇 拜 的 胡 志 明 伯 伯 及 其 子 孫 , 得 到 權 力 之 後 , 為 甚 麼 會 比 所 謂 帝 國 主 義 更 殘 暴 ? 高 舒 納 用 自 己 的 錢 , 包 了 一 艘 船 , 親 自 到 南 中 國 海 , 把 越 南 船 民 一 批 批 救 上 船 。 這 件 事 引 起 很 大 爭 議 ─ ─ 法 國 的 右 派 恥 笑 他 , 喝 令 他 不 要 把 一 群 髒 亂 的 難 民 帶 到 西 方 , 左 派 指 摘 他 干 預 了 「 越 南 社 會 主 義 共 和 國 」 的 內 政 。 高 舒 納 自 己 也 搞 不 清 楚 : 他 是 法 國 人 , 皮 膚 是 白 色 的 , 他 一 個 人 包 了 一 艘 船 來 到 遠 東 救 船 民 , 是 一 種 國 際 主 義 的 左 派 人 道 精 神 嗎 ? 如 果 是 , 他 在 與 一 個 共 黨 政 權 對 抗 , 怎 會 是 左 派 ? 但 他 像 印 第 安 納 鍾 斯 的 《 奪 寶 奇 兵 》 一 樣 , 勇 闖 異 域 蠻 荒 , 拯 救 弱 小 為 名 , 實 際 上 是 一 個 慈 善 的 帝 國 主 義 者 , 他 是 左 仔 , 還 是 右 派 ? 高 舒 納 澈 悟 了 , 他 看 穿 了 西 方 左 派 的 淺 薄 和 天 真 。 薩 科 齊 上 台 , 喜 歡 這 樣 的 人 , 任 用 高 舒 納 為 外 長 。 緬 甸 暴 風 災 , 高 舒 納 是 第 一 個 向 聯 合 國 要 求 發 放 軍 事 物 資 的 歐 洲 官 員 。 「 左 派 」 這 個 名 詞 , 源 自 法 國 大 革 命 前 的 三 級 會 議 : 當 時 法 國 國 王 坐 中 間 , 在 國 王 右 邊 的 是 僧 侶 和 貴 族 , 左 邊 的 是 平 民 。 想 找 尋 真 正 的 左 派 , 如 同 想 買 真 的 LV , 一 定 要 去 法 國 找 原 裝 版 , 其 他 地 方 , 尤 其 是 慣 於 偽 冒 造 假 的 遠 東 , 甚 麼 紅 衞 兵 , 火 紅 年 代 , 還 有 新 冒 起 的 糞 青 一 族 , 加 了 一 層 染 料 , 有 的 還 摻 有 甲 醇 , 全 是 冒 牌 貨 。 「 紅 五 月 人 」 是 一 群 善 良 的 人 , 是 真 正 的 知 識 份 子 , 像 上 佳 的 紅 酒 一 樣 , 甚 麼 水 土 出 甚 麼 貨 色 , 認 明 真 上 品 的 左 派 , 必 是 一 九 六 八 年 紅 五 月 法 國 正 宗 。 喝 紅 酒 , 你 也 會 煞 有 介 事 的 到 普 旺 斯 去 入 貨 , 不 會 喝 烏 魯 木 齊 出 產 的 次 品 吧 ?

2008年5月11日 星期日

《她的痛苦、我的恥辱》唐丹鴻

18 年前,在我第一次踏上西藏的土地之前,我不能想象我將對那里,對那里的人,抱有越來越深的、無以排解的歉意;我也不知道,我的生命將因與她相遇而蒙獲終身享用不盡的恩澤;我也不知道在蒙獲她的撫慰與悲憫的同時,一種與我個人毫無關系,而是與藏人、漢人兩個民族有關的痛苦,將在我這個個體的生命中彌散綿延。在我去到那里之前,我甚至帶著若隱若現的居高臨下的眼光,懷藏優越與自得。與許多漢人一樣,對這種優越感我們決不陌生,其滋長于何種“優秀”文化與政治土壤,對此,今天我十分清楚。18年前,當我第一次踏上西藏的土地後,感謝上蒼,讓我有緣去到那里;還感謝上蒼,在我的心中播下了一粒知恥的種子,讓我看見了我們,對,我們漢人,是怎樣狂妄與愚昧,骯髒與野蠻--雖然我們說他們,藏人,是蒙昧落後野蠻的。那一次,一個多月時間。從拉薩,到藏北,到珠峰,我奔波不停,穿過草原,荒野,或者鄉村,寺院,我只是一個旅行的人,但是我看見了--看見了另一個西藏,不是我們教科書上的,也不是我們報紙上的西藏。我看見了被摧毀前的她和被摧毀後的她;我看見了我們,是的,我們漢人的貪婪、吞噬和消化。對此,我感到恥辱。並非我參與了任何具體的吞噬。而是,我也是那君臨其上佔有他們、輕侮他們、污染他們的群體--漢人的一員,對此,我感到恥辱。我對精神上的被調遣與受控制,是敏感和抗逆的。我沒有受任何具體的人的影響,無論是“心懷叵測的西方人”還是“企圖分裂中國的宗教人士”。我至今也不是任何宗教信徒,但這並不妨礙我對有宗教體驗的人們的理解,以及對他們所抱持的信念的敬重。再說一遍,那一次以及後來,都沒有任何人來改變我。是事實,是那所有宏大與細微、自然與人文所組成的能量,揭開了蒙住我眼楮的謊言;而我們楔入其中的不和諧,我們死命楔入其中的那種霸氣,讓我恥辱。十多年來,我頻繁地出入西藏並經常長期駐留,或旅行或工作。從街頭流浪的少年,民間說唱藝人,草原上的牧人,山村里的巫師,到國家單位里普通的職員,八廓街的商人攤販,寺院的雜役或高僧,藝術家和作家,我偶遇或長期交往的藏人朋友男女老少形形色色。若要問我給了他們什麼?很羞愧,我其實是一個索取者,不過我自認為還不是很糟的索取者,我听他們講訴他們的神話和傳說,或者拍攝他們的寺院與修行,拍攝他們的生活與風俗,說好听一點是一個用我搜集的東西換錢的傳播者。而他們給予我的,是坦蕩誠摯的友情,是盡其所能的支持,甚至生活中細致入微的關懷。我並不把這種友情與關懷看著他們對我個人的偏愛,我知道,那是他們的民族性格所決定的,樂善好施,而且由于漢藏兩個民族淵遠的交往,他們心底深處對漢人是接納的,友善的。我也相信,大凡去過西藏的人,對那種款待與友情不會陌生。當然,我獲得的遠遠不止這些。在那與我們截然不同的看待存在、看待世界的眼光中,有一種智慧也照亮了我的迷途;那普遍的悲憫和憐愛行止,也清洗了我的污穢,溫暖了我的冷漠。與這樣的民族無論為鄰,還是成為手足,那是怎樣的福份!然而,這些溫和的人群,這些終日手搖轉經筒、口中呢喃六字真言的人群;這些以身體丈量路途磕頭千里朝聖的人群;這些願意把自己的尸體作為禮物布施給別的生命的人群;這些曾制止我拍死蒼蠅蚊子的不願殺生的人群;這些把錢捐給寺院和供養僧人的人群;這些把僧侶看著人生旅途的向導與老師的人群;這些自願放棄世俗生活,皈依佛門以獲取他們所珍愛的知識,尋求精神的自由與解脫之道的人群;這些誦經禮佛祈禱時,觀想的並非其個人,而是廣大的眾生的人群;這些修建了堪稱世界建築藝術精品的廟宇和宮殿的人群,這些描繪了輝煌壁畫的人群,這些創造了美麗繁富的神話與詩歌的人群……這些給予我們友情與接納與合作的人群,他們的尊嚴與文化得到了足夠的尊重嗎?除了單一的甚至是傀儡的聲音,我們听到過他們全部的真的聲音嗎?在我偶遇或長期交往的藏人們中,他們有的坦言,就在幾十年前,西藏曾是一個有自己的政府和宗教領袖、有自己的貨幣與軍隊的弱小封閉的國家;有的緘口不言,不想談,流露出逝水難追的無奈與認命,也回避與我這個漢人談,似乎擔心引起尷尬;有的認為無論說法怎樣,兩個民族淵源久長的交往是一個歷史事實,雙方都應該小心地維護那緣份與情誼……他們有的對那條鐵路、對那些命名為“北京路”、“江甦路”、“川藏路”的路感到焦慮與憤懣,有的則懷著欣喜與接受;他們有的說那每年幾個億的投入也換得了你們想要的東西,甚至更多;有的說你們投入,你們也破壞,而且破壞的是我們所珍重的……我想說的是,盡管他們形形色色,有一點卻是共同的︰他們有自己的歷史觀,更有一種深入骨髓的宗教感。任何到過西藏的人,對藏人的這種普遍的宗教情懷應該有所感知,實際上大多的人為之震撼。這種宗教情懷貫穿他們的歷史,滲入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外化于各種可見可聞的形式,形成了--自然是與無神論者、物質主義者大相徑庭的價值觀,也可以說是與沒有信仰的、特別是當下瘋狂拜金的漢人截然不同的價值觀。這是他們最看重的。而這種宗教情懷的人格化投射,就是被他們看著觀世音化身的達賴喇嘛。我不能說我了解這位叫丹增嘉措的達賴喇嘛個人。但我敢說我了解我所接觸到的那些藏人心目中的達賴喇嘛。達賴喇嘛或者說觀世音所象征的大海般廣闊的悲憫,撫慰他們遭受無論天災還是人禍所產生的創痛,平息他們的恐懼或忿怨;他們誦讀觀音心咒,從心中生出被保佑、被憐惜、被理解的安全感。是的,安全感,我們人類的基本需求。我也不能說我完全不了解這位叫丹增嘉措的喇嘛個人。我的朋友中,有的曾冒死翻過雪山去見到過他。他們告訴我,他們無一不是在見到他的時候百感交集,失聲痛哭。他給他們祝福,問他們的生活和工作,並叮囑他們不要恨在西藏的漢人,說他們也是為了生活才來西藏的。兩年前在特拉維夫大學我听過他的演講。那場演講的內容是關于宗教的。與听眾問答時,有人問他對“失去國家”的看法,他說一切都歸于欲望的膨脹與因果,因此應思考怎樣避免輪回式的傷害;我讀過他的書,我相信語言顯現的正是人格的圖象。我要說,只要你有正常的心態,你絕不難以看出,他在他非同尋常的命運和曲折困難的道路上,一直努力接近那個宗教象征所要求的品格;你絕不難以看出,他對他的人民的愛,對他的民族文化的責任感。他是一位政治人物,但更是一位幼年就出家的僧侶。他所受的教育決定了他的政治方略也是在建立在宗教思想的土壤上的,這與漢人以及世界上大多的政治人物完全不同。正是“中觀”的宗教操守使他反對極端,正是慈悲的終極關懷使他對人--無論藏漢都加以愛護,避免無論藏漢哪一方人命的無謂犧牲,使他放棄了獨立訴求,一次一次地呼吁交流、溝通、談判。任何到過西藏的人,對一種“西藏的常態”應該也不陌生︰哪個藏人不景仰他?哪個藏人不願在自家的佛堂高懸他的照片?(注意,這些照片是從境外輾轉帶回,偷偷翻拍放大的,不是我們漢人當年必須高掛的、政府印刷的毛像。)哪個藏人願意出言不遜詆毀達賴喇嘛?哪個藏人不願見到他?哪個藏人不願向他獻上哈達?
除了當權者想听的聲音,我們听到過他們全部真的聲音嗎?到過西藏的漢人們,無論是高官,還是被稱為“冬蟲夏草”的援藏干部,無論是旅游者,還是去做生意的人,那沉默著也回蕩著的聲音,其實我們都听見了吧?這正是藏區各寺不許掛達賴喇嘛像的原因嗎?這正是各單位派人到各家各戶檢查,一旦發現掛有達賴喇嘛像就施以懲罰的原因嗎?這正是每逢相關宗教節日或達賴喇嘛的生日,就派員到轉經路上去堵截那些祈禱煨桑的信徒的原因嗎?這正是凡單位職員家中有子女出家或在達蘭薩拉學習,就必須各自召回,否則解除公職並沒收住房的原因嗎?這正是每逢風吹草動,政府統戰宗教部門就在寺院開會,強制僧侶表態“與達賴分裂集團劃清界線”、“擁護黨的領導,愛國愛教”的原因嗎?這正是我們拒絕談判,並不斷用輕侮的言辭詆毀他的原因嗎?然而,這不也正是使那“西藏的常態”變得更強烈、使這位民族象征變得更神聖的原因嗎?達賴喇嘛是藏傳佛教最大最主要的教派格魯派的最高上師。別的教派且不說了,在格魯派的寺院里,不許掛達賴喇嘛的像,格魯派的僧侶必須開會表態、寫決心書以詆毀性的不敬的言辭指向他們的根本上師。妄語、不敬都是違反佛家的基本戒律的,然而這里只有統治集團的禁忌,為了禁忌達賴喇嘛,就得逼他的僧侶犯忌,其情何堪!其狀何其荒誕!為什麼?是出于害怕還是出于霸道?一個宣布放棄獨立,並能勸服他所有的信徒接受這一點的出家人,一個被內部激進派看成卑躬屈膝的一遍遍呼吁談判的和平主義者,有什麼可怕的?我到認為不是害怕,蠻橫的人從來怕的是更蠻橫的。更主要的原因是沙文主義的肆無忌憚,是暴力哲學的霸道。多年守持“戒殺生”、“戒嗔恨”等佛家戒條的僧人能可怕到哪里去?深藍的天空,金色的太陽,絢爛的經幡與潔白的雪峰交相輝映,古寺內是滿腹經綸手無寸鐵的僧侶,古寺外是裝甲重兵的重重包圍。這是西藏的痛楚。這些信佛的人群,由于相信因果輪回,更戒嗔恨,形成了一種漢人的民族主義者可能永遠無法理解、因而也不信任的哲學。有幾位西藏僧人朋友,恰恰是“鬧事”寺院的僧人,曾親口跟我說過對于“獨立”的看法︰“其實,我們的前世也許是漢人,我們的下一世也可能轉世為漢人;而有些漢人前世也許是藏人,以後也可能轉世為藏人;外國人中國人,男人女人,愛人敵人,世上眾生輪轉不已,在輪回中,國家也興起又滅亡,何必執著于獨立?” --這樣的宗教、這樣的信徒,當是多麼容易“控制”!但這里有個悖論︰要他們放棄獨立意願,則必須尊重和保護這樣的宗教。關于達賴喇嘛放棄獨立,並能勸服他所有的信徒接受這一點,是藏民族的傳統文化心理決定了的。藏民听活佛高僧的話,從家庭矛盾鄰里糾紛,到出門辦事做生意,都愛找活佛問卦拿主意。藏區政府基層干部都了解這一點。我在四川藏區曾親身經歷過一些事︰兩個鄉的牧民為了爭奪草場打得不可開交,刀棍獵槍火藥槍都用上了,公安深感棘手。當地政府請當地一德高望重的活佛出面,很有效地平息了爭端;狩獵是林區藏民生活方式較主要的部分。前幾年政府頒布保護野生動物禁獵法令,屢禁不止。請出活佛高僧一番規勸,很快見效了。而對于放棄獨立,倡導“走中間道路”的達賴喇嘛,為何就不能誠心誠意坐下來談判,“利用”他達到“穩定”“反分裂”的目的呢?因為實力太懸殊了,我們太人多勢眾了,太霸道了,除了槍炮加金錢,文化破壞加精神強奸就沒有別的方式換來“和諧”。漢語有個說法叫“以己度人”,心理學上有一個術語叫“投射”,把自己的心理和個體經驗理解為一種普遍的現實。槍炮加金錢,文化破壞加精神強奸換來的不過是我們漢人自己今天的“和諧”罷了,我們自己才是這種人吧?前不久,我在某有關西藏的論壇上讀到了一些激進的藏人的帖子。大意是︰我們不信佛,也不信因果輪回。但我們沒有忘記我們是藏人,沒有忘記曾經的祖國。現在我們相信你們漢人的哲學︰槍桿子里面出政權!你們漢人跑到西藏來干什麼?西藏是藏人的西藏,請你們滾出去!當然,在這些貼子後面,也跟了人多勢眾的大量漢人“愛國者”的帖子︰無一例外充次著“殺”、“滅”、“血洗”、“達賴騙子”等等我們耳熟能詳的暴力崇拜者的“萬丈豪情”。在讀到這些貼子的時候,我是悲哀的。原來這就是因果輪回的圖像。原來這就是“前世藏人、後世漢人;今生漢人,來生藏人”的含義。一周來,在放下那無法接通的電話、面對英特網被屏蔽的空洞後,就算我相信新華社所說的--奇怪的是我相信這部分︰在拉薩是藏人放火燒了商店,殺了到那里討生活的可憐的漢人平民…… 仍然是相同的悲哀!因果是何時種下的呢?在59年的槍聲中?在文革的砸毀中?在89年的鎮壓里?在把別人的班禪軟禁起來,把自己的傀儡替換上去的時候?在無數次的開會表態下?在美麗的雪山上射殺17歲的尼姑格桑南措時候,而她只是想要去見達賴喇嘛?還是在無數看似芝麻蒜皮卻讓我羞辱的時刻︰當藏人從自由市場上漢人的魚販子手中買魚放生到拉薩河,漢人又蜂擁而至捕撈上來大快朵頤時,我感到羞恥;看到拉薩街頭日益壯大的漢人乞丐隊伍,我感到羞恥,連乞丐們都知道在西藏比在自己族類的地盤要錢容易多了;當金色的晨光照亮神山,也照亮神山上采礦所留下的丑陋疤痕時,我感到羞恥;當在藏的漢人新貴抱怨每年國家投入多少億、經濟政策如何優厚,GDP如何快速增長,而“這些藏人他們還要怎麼樣”時,我感到羞恥︰是的,你為何不能明白,是價值觀不一樣?當你信仰槍炮金錢和洗腦時,有另一種綿延千年的信仰駐留在他們腦中,難以被洗去;當你們每每以“把西藏人民從黑暗的奴隸社會解放出來”的救世主自居的時候,我感到羞恥,為你的傲慢和你的幻覺;當拉薩城內背槍巡邏的武警與我擦肩而過、當我進出拉薩,總能看見成排的兵營的時候…… 是的,我,一個漢人,我覺得羞恥。還有︰那些把“人頭碗”、“腿骨號”、“人皮鼓”當作藏人的“野蠻”證據時,我為你羞恥,因為那不是藏人的恥辱,而是你的無知;那從新華社的故字堆里翻出來的一篇有“濕腸”“人皮”字眼的喇嘛間通信,也不能為你證明什麼,很遺憾,還是只能證明你是無知的可憐蟲;那些拋出臭名昭著的《達賴的陰影》,任意歪曲附會“雙修”“瑜伽女”的人,那不是達賴的陰影,那是你的陰影,你的謊言很容易被戳穿,因為你觸及的幾乎是藏人的常識。藏人千家萬戶,家有一個或幾個出家人的也不在少數。不用學者來駁你,普通的稍有宗教常識的藏人就可以了。你們不過是假充內行,信口赤黃的冒牌貨,我鄙視你們。最讓我羞恥的就是網上的這些“愛國的”大多數︰你們這些喊打喊殺的秦始皇的後代,你們就是以強凌弱的沙文主義者,你們就是躲在槍炮後面鼓動朝受害者開槍的狐假虎威者,你們這些斯德哥爾摩癥患者,你們這些在“先進”的凌遲文化、宮刑文化中沾沾自喜的嗜血狂,你們這些揮動“愛國”旗子宣泄變態荷爾蒙的敗類,我鄙視你們。如果你們是漢人,我以與你們同族為恥。拉薩著火了,四川、青海的藏區也響起了槍聲。就算我相信--實際上,我信那部分的真實。我從你們這些高叫“殺”、“滅”、“血洗”、“達賴騙子”的“愛國”糞青糞老的帖子中,看見了藏人激進份子的形象,他們是你們的鏡子;我要說你們是瞎起哄的大漢族主義者,你們是葬送漢藏千年情誼、制造民族仇恨的主要參與者;你們其實不是當局的“高度支持”者,你們是事實上的“藏獨”高度支持者。西藏正在消失,那使她美麗也使她溫和的精神正在消失,她正在變成我們,正在變成不想成為的我們。面對被迫異化的焦慮,她有什麼選擇?是保持她的傳統與文化,並使那古老的文明獲得新生?是燈蛾撲火,以卵擊石,成全我們漢人民族主義者血腥的可恥的救世榮光?是的,我熱愛西藏。我是一個熱愛西藏的漢人。無論她作為一個國家還是一個省,只要她是自願的。從我的個人感情來說,我更希望他們與我同屬一個大家庭。我熱愛自發的平等的,而非被迫的受控的關系,無論是人與人的,還是民族與民族間的;我對體驗別人怕你隱忍你的“強大”感覺沒有興趣,無論是人與人的還是民族與民族間的,因為那種感覺所昭示的心理很骯髒。我離開她已經好幾年了,而對她的懷想則成為了我的日常生活;我盼望回到西藏,但是作為一個受歡迎的漢人,去享用睦鄰或手足之誼的瓊漿。

人 間 地 獄

聽 完 美 亞 花 露 演 講 , 幾 天 之 後 , 與 朋 友 在 中 環 喝 咖 啡 。 「 蘇 丹 軍 隊 鎮 壓 達 富 的 土 著 , 很 奇 怪 , 美 國 卻 袖 手 旁 觀 , 把 責 任 推 給 中 國 , 好 像 不 大 公 平 。 」 朋 友 是 美 籍 華 人 , 一 向 反 布 殊 , 反 對 出 兵 伊 拉 克 , 美 亞 花 露 的 幻 燈 片 打 出 來 , 他 也 看 了 眼 , 但 想 不 通 。 「 那 麼 你 想 布 殊 怎 樣 ? 出 兵 蘇 丹 ? 蘇 丹 有 許 多 石 油 , 賣 給 中 國 , 如 果 我 是 布 殊 , 我 也 不 出 兵 , 一 出 兵 , 你 就 說 美 國 是 為 了 蘇 丹 的 石 油 了 。 美 國 出 兵 , 固 然 有 人 罵 , 這 次 美 國 不 想 干 預 了 , 請 中 國 這 個 大 國 做 點 事 , 也 一 樣 有 人 罵 , 那 麼 美 國 應 該 怎 樣 做 才 對 ? 」 「 蘇 丹 的 爛 攤 子 還 沒 收 拾 , 又 輪 到 緬 甸 風 災 。 」 另 一 個 朋 友 C 說 。 「 美 國 應 該 插 手 嗎 ? 」 我 說 : 「 美 國 和 西 方 施 援 , 美 國 干 預 別 國 內 政 。 西 方 運 送 救 援 物 資 , 緬 甸 軍 政 府 根 本 不 想 要 , 他 們 要 的 是 錢 , 而 且 由 自 己 代 收 , 給 他 十 元 , 他 把 九 元 九 私 進 口 袋 。 」 「 怎 樣 把 物 資 直 接 運 送 到 災 民 手 上 呢 ? 」 ABC 朋 友 說 , 他 愁 眉 深 鎖 , 一 副 憂 患 天 下 的 表 情 : 「 用 空 軍 直 接 空 降 糧 食 吧 。 」 「 不 可 以 呀 , 」 我 說 : 「 國 防 部 長 說 : 美 國 空 降 糧 食 , 飛 機 開 進 去 , 會 被 緬 甸 軍 政 府 視 為 侵 略 , 國 防 部 長 很 聰 明 ─ 你 不 想 我 當 『 霸 權 』 , 好 了 , 我 這 次 袖 手 旁 觀 , 你 自 己 搞 定 吧 。 」 「 但 美 國 有 義 務 解 救 窮 人 呀 , 我 們 這 麼 富 有 。 」 印 度 朋 友 說 , 他 是 美 國 籍 , 開 口 講 美 國 , 有 時 真 情 流 露 , 以 「 我 們 」 來 稱 呼 , 美 國 這 個 國 家 , 真 有 凝 聚 力 。 「 你 陷 入 了 自 己 的 盲 點 , 」 我 說 : 「 美 國 出 兵 伊 拉 克 的 時 候 , 你 很 激 動 , 說 布 殊 干 預 第 三 世 界 內 政 , 現 在 , 你 卻 很 想 美 國 干 預 緬 甸 這 個 第 三 世 界 的 風 災 內 政 , 這 是 怎 麼 一 回 事 ! 」 「 干 預 伊 拉 克 不 對 , 但 這 時 干 預 緬 甸 , 是 正 確 的 。 」 C 君 說 。 「 誰 來 評 定 對 錯 ? 」 我 問 : 「 伊 拉 克 有 石 油 , 人 人 說 美 國 想 控 制 石 油 。 但 緬 甸 也 有 礦 產 、 稻 米 , 也 有 製 海 洛 英 的 罌 粟 花 。 你 覺 得 美 國 該 不 該 出 兵 緬 甸 , 把 軍 政 府 推 翻 , 然 後 控 制 米 價 ? 」 「 美 國 不 該 出 兵 , 但 應 該 送 糧 食 。 」 我 說 。 「 但 軍 政 府 不 想 要 糧 食 , 只 想 要 錢 , 」 C 說 : 「 西 方 不 可 以 給 錢 , 這 樣 只 會 養 肥 軍 政 府 , 能 怎 麼 辦 ? 美 國 的 影 響 力 在 全 球 衰 退 , 緬 甸 的 問 題 , 只 能 由 緬 甸 人 自 己 搞 定 。 有 甚 麼 樣 的 民 族 , 就 有 甚 麼 樣 的 政 府 , 這 個 世 界 , 越 來 越 亂 , 沒 有 出 路 , 有 道 理 。 」 「 對 呀 , 人 間 處 處 有 活 地 獄 , 讓 你 看 得 清 清 楚 楚 , 這 一 生 積 點 陰 德 , 以 免 下 輩 子 投 胎 , 做 了 緬 甸 人 。 」 我 說 。

兩 朵 金 花 耀 中 華

圍 繞 一 個 並 不 神 聖 的 奧 運 火 炬 , 中 共 當 局 成 功 地 在 全 世 界 範 圍 內 掀 起 了 一 場 民 族 主 義 和 民 粹 主 義 的 狂 潮 。 愛 國 賊 們 充 份 地 享 受 了 一 次 愛 國 的 「 自 由 」 ─ ─ 他 們 有 在 巴 黎 、 倫 敦 、 華 盛 頓 、 首 爾 等 別 人 國 家 的 首 都 追 捧 火 炬 、 抗 議 西 方 的 自 由 , 卻 沒 有 在 北 京 這 個 自 己 的 首 都 遊 行 示 威 的 自 由 ; 他 們 有 到 家 樂 福 門 口 去 喊 幾 句 抵 制 口 號 的 自 由 , 卻 沒 有 到 天 安 門 廣 場 去 支 持 奧 運 會 的 自 由 ; 他 們 有 抗 議 C N N 偶 爾 發 表 幾 句 「 辱 華 」 言 論 的 自 由 , 卻 沒 有 抗 議 中 宣 部 長 期 剝 奪 所 有 公 民 知 情 權 的 自 由 。 對 於 中 共 當 局 來 說 , 民 眾 的 愛 國 必 須 是 收 放 自 如 的 、 一 切 言 行 聽 指 揮 的 愛 國 , 否 則 便 是 破 壞 穩 定 大 局 , 危 害 國 家 安 全 。 愛 國 愛 到 這 樣 的 份 上 , 憤 青 、 憤 中 和 憤 老 們 也 夠 窩 囊 的 了 。 在 這 場 奴 才 向 奴 隸 主 爭 先 恐 後 地 效 忠 的 鬧 劇 之 中 , 兩 個 柔 弱 卻 剛 毅 的 女 性 的 身 影 特 別 引 人 注 目 。 她 們 都 是 剛 剛 上 大 學 不 久 的 小 女 生 , 本 來 還 是 在 家 中 向 父 母 撒 嬌 的 年 齡 , 卻 義 無 反 顧 地 站 了 出 來 。 她 們 穿 越 了 大 漢 族 主 義 的 迷 霧 , 戳 破 了 「 大 國 崛 起 」 的 肥 泡 。 這 兩 朵 「 金 花 」 便 是 來 自 青 島 、 就 讀 於 美 國 杜 克 大 學 的 學 生 王 千 源 和 香 港 大 學 哲 學 系 學 生 陳 巧 文 。 而 站 在 她 們 對 面 的 , 是 一 群 張 牙 舞 爪 、 污 言 穢 語 的 紅 衞 兵 , 以 及 更 多 的 躲 藏 在 網 絡 背 後 的 青 年 法 西 斯 。
王 千 源 重 新 認 識 西 藏
王 千 源 的 覺 醒 始 於 在 杜 克 大 學 學 習 期 間 與 四 名 西 藏 同 學 的 交 往 。 此 前 , 她 不 認 識 一 個 西 藏 人 , 對 西 藏 的 看 法 全 部 來 自 官 方 的 科 書 , 當 活 生 生 的 西 藏 人 出 現 在 她 的 生 活 中 時 , 她 固 有 的 看 法 改 變 了 : 「 現 在 我 了 解 西 藏 人 懷 有 一 種 和 我 們 不 同 的 世 界 觀 。 我 的 西 藏 同 學 們 是 信 仰 堅 定 的 佛 徒 , 他 們 的 信 仰 發 了 我 去 思 考 自 己 生 命 的 意 義 。 就 像 所 有 的 中 國 人 被 育 而 成 為 的 一 樣 , 我 曾 經 是 一 個 唯 物 主 義 者 , 不 過 我 現 在 看 到 了 更 多 的 東 西 , 看 到 了 生 命 還 有 靈 性 上 的 一 面 。 」
陳 巧 文 上 街 顯 示 勇 銳
王 千 源 嘗 試 理 解 西 藏 的 悲 情 , 並 呼 籲 漢 人 應 當 像 手 足 一 樣 善 待 藏 人 , 卻 被 視 為 漢 奸 , 千 夫 所 指 , 甚 至 殃 及 國 內 的 父 母 。 王 千 源 明 確 反 對 西 藏 獨 立 , 陳 巧 文 則 公 開 支 持 西 藏 獨 立 。 陳 巧 文 在 香 港 大 學 貼 出 雪 山 獅 子 旗 , 卻 立 即 被 內 地 學 生 的 大 字 報 所 遮 蓋 ; 她 在 奧 運 火 炬 接 力 的 時 候 前 去 示 威 , 卻 被 香 港 警 察 奪 去 旗 幟 並 被 抓 走 。 這 位 年 僅 二 十 一 歲 的 女 孩 , 在 獲 知 王 千 源 的 遭 遇 之 後 , 仍 然 走 上 街 頭 , 頗 有 昔 日 「 以 一 人 敵 一 國 」 的 法 蘭 西 聖 女 貞 德 的 勇 銳 。 無 論 是 同 情 藏 人 的 遭 遇 , 還 是 支 持 西 藏 獨 立 , 都 是 不 可 剝 奪 的 言 論 自 由 。 統 獨 分 歧 , 客 觀 存 在 , 不 可 抹 煞 。 「 獨 」 非 「 毒 」 也 , 獨 立 不 是 一 個 負 面 價 值 , 民 族 自 決 乃 是 一 百 多 年 來 世 界 通 行 的 普 世 原 則 。 中 國 人 一 聽 說 獨 立 便 痛 心 疾 首 、 咬 牙 切 齒 、 不 可 理 喻 , 是 因 為 患 上 了 為 了 統 一 不 惜 血 流 成 河 的 「 統 一 病 」 。 王 千 源 和 陳 巧 文 的 出 現 , 正 是 此 種 病 症 的 「 解 藥 」 。 為 甚 麼 每 到 歷 史 轉 折 的 關 鍵 時 刻 , 都 是 女 子 扛 起 黑 暗 的 閘 門 ? 毛 澤 東 時 代 被 槍 殺 的 北 大 才 女 林 昭 , 曾 經 留 下 這 樣 的 詩 句 : 「 鷹 隼 啄 食 了 你 的 心 肺 , 鐵 鏈 捆 束 你 的 肉 身 。 但 你 的 靈 魂 比 風 更 自 由 , 你 的 意 志 比 岩 石 更 堅 韌 ! 」 我 要 將 這 兩 句 詩 歌 轉 送 給 王 千 源 和 陳 巧 文 , 願 你 們 如 德 國 詩 人 里 爾 克 所 說 ─ ─ 挺 住 , 便 意 味 一 切 !

四 十 年 前

說 起 來 是 四 十 年 前 的 事 了 。 一 九 六 八 年 , 那 真 是 極 為 重 要 的 一 年 。 許 多 大 事 都 在 那 年 發 生 。 那 年 三 月 , 法 國 學 生 走 上 街 頭 , 先 是 要 求 育 改 革 , 演 變 到 後 來 , 變 成 對 總 統 戴 高 樂 權 威 的 挑 戰 。 接 , 以 杜 布 切 克 為 首 的 捷 克 共 黨 改 革 派 , 提 出 「 人 性 化 社 會 主 義 」 主 張 , 並 手 進 行 民 主 改 革 。 這 場 改 革 導 致 蘇 聯 出 動 坦 克 入 侵 捷 克 而 嘎 然 中 止 。 六 八 年 , 奧 運 會 在 墨 西 哥 城 舉 行 。 奧 運 前 , 墨 西 哥 學 生 佔 據 大 學 校 園 , 要 求 結 束 高 壓 統 治 和 一 黨 專 政 , 十 月 二 日 , 即 奧 運 開 幕 前 十 天 , 數 以 千 計 學 生 走 上 街 頭 示 威 , 軍 隊 在 一 處 廣 場 向 正 在 聆 聽 演 講 的 群 眾 開 槍 , 造 成 十 人 喪 生 , 數 百 人 受 傷 。 奧 運 在 不 民 主 國 家 舉 行 前 , 民 眾 對 專 權 政 治 違 背 奧 運 精 神 常 有 質 疑 。 一 九 六 八 年 在 美 國 , 風 起 雲 湧 的 反 越 戰 運 動 和 民 權 運 動 達 到 高 潮 , 左 翼 思 潮 經 法 國 、 捷 克 而 席 捲 全 球 。 中 國 文 革 激 起 毛 思 想 的 狂 熱 , 法 國 存 在 主 義 大 師 沙 特 拿 毛 語 錄 上 街 , 法 國 內 政 部 長 建 議 把 沙 特 逮 捕 , 戴 高 樂 說 , 「 你 不 能 把 伏 爾 泰 關 進 大 牢 。 」 香 港 左 派 響 應 文 革 , 在 一 九 六 七 年 發 起 反 英 抗 暴 。 在 一 輪 滿 街 菠 蘿 以 及 中 國 紅 衞 兵 焚 燒 英 國 駐 北 京 代 辦 處 之 後 , 香 港 的 暴 動 、 罷 工 , 無 以 為 繼 。 六 八 年 二 月 , 越 共 發 動 「 春 節 攻 勢 」 , 襲 擊 南 越 各 大 城 市 的 美 軍 據 點 , 這 場 無 異 自 殺 的 行 動 , 最 後 以 越 共 佔 領 美 國 駐 西 貢 大 使 館 升 起 越 共 旗 而 達 到 高 潮 、 香 港 左 派 紛 紛 慶 祝 越 共 的 勝 利 , 而 其 實 是 掩 飾 反 英 抗 暴 的 失 敗 。 這 一 年 , 美 國 太 空 人 登 陸 月 球 。 一 九 六 八 年 帶 來 的 左 翼 思 潮 的 全 球 激 情 , 推 動 當 時 左 傾 的 我 , 想 到 辦 一 份 刊 物 , 這 就 是 一 年 後 創 刊 的 《 七 十 年 代 》 。 這 刊 物 也 改 變 了 我 的 人 生 。

佛 國 故 事

如 果 不 是 風 災 , 緬 甸 是 一 個 受 到 遺 忘 的 國 家 。 死 了 十 萬 人 , 緬 甸 軍 政 府 還 要 緬 甸 人 「 公 投 」 , 支 持 政 府 。 災 民 乖 乖 從 命 , 無 奈 地 接 受 命 運 , 也 只 能 夠 這 樣 , 公 投 就 要 支 持 政 府 , 這 是 「 憲 法 」 規 定 的 。 軍 政 府 卻 不 准 歐 美 的 救 援 人 員 來 , 把 國 際 的 物 資 , 貼 上 了 高 官 的 名 字 。 無 恥 到 這 個 樣 子 , 還 能 稱 為 「 政 府 」 嗎 ? 如 果 緬 甸 人 民 自 視 為 泥 土 , 一 直 忍 熬 下 去 , 全 世 界 也 沒 有 辦 法 ─ 對 不 起 , 美 國 的 影 響 力 正 在 減 退 , 第 三 世 界 的 「 內 政 」 很 神 聖 , 不 能 干 預 的 , 要 逃 離 這 種 宿 命 , 只 有 兩 個 選 擇 : 第 一 是 來 生 投 胎 , 不 要 做 緬 甸 人 ; 第 二 是 萬 一 不 幸 做 了 緬 甸 人 , 也 要 做 軍 政 府 頭 目 的 兒 子 、 女 兒 、 侄 子 、 小 舅 , 他 們 穿 金 戴 銀 , 在 美 國 有 房 地 產 。 緬 甸 很 悲 慘 , 英 國 有 責 任 。 二 百 五 十 年 前 , 英 國 的 商 船 發 現 了 這 個 地 方 , 繼 而 由 一 個 叫 林 白 的 軍 人 , 率 領 東 印 度 公 司 贊 助 的 艦 隊 , 據 為 殖 民 地 。 由 於 英 國 早 就 佔 領 了 印 度 , 管 理 印 度 , 忙 不 過 來 , 只 有 把 緬 甸 當 做 印 度 以 東 的 一 個 省 來 管 。 這 樣 一 來 , 印 度 東 境 的 孟 加 拉 裔 、 僧 迦 邏 人 , 還 有 泰 米 爾 人 , 就 紛 紛 越 境 , 移 民 到 緬 甸 來 長 住 。 他 們 不 尊 重 緬 甸 人 的 文 化 風 俗 , 就 像 日 治 時 期 的 高 麗 人 對 待 中 國 人 一 樣 , 在 緬 甸 橫 行 。 十 九 世 紀 末 , 仰 光 已 經 是 全 世 界 最 早 的 「 國 際 都 市 」 , 有 英 國 人 、 歐 洲 人 、 印 度 各 種 裔 的 人 , 還 有 遠 道 從 巴 格 達 來 經 商 的 猶 太 人 。 因 此 , 日 本 發 動 「 大 東 亞 聖 戰 」 , 最 先 拉 攏 緬 甸 , 向 緬 甸 人 喊 話 : 「 你 們 讓 英 國 人 和 印 度 佬 欺 負 , 能 忍 受 嗎 ? 來 , 我 們 協 助 你 們 自 我 解 放 , 亞 洲 屬 於 亞 洲 人 的 。 」 緬 甸 的 民 族 獨 立 領 袖 昂 山 , 跟 日 本 合 作 , 是 一 位 親 日 人 士 , 昂 山 的 女 兒 , 就 是 大 名 鼎 鼎 的 昂 山 素 姬 。 好 笑 嗎 ? 以 中 國 人 的 標 準 , 昂 山 就 是 所 謂 「 漢 奸 」 了 , 但 緬 甸 人 至 今 仍 尊 為 民 族 英 雄 。 政 治 這 門 營 生 , 看 清 楚 , 不 但 沒 有 真 理 , 也 沒 有 道 理 , 特 別 在 亞 洲 , 頭 腦 簡 單 的 蛋 想 「 從 政 」 ? 祝 他 們 好 運 。 就 像 白 血 球 過 多 , 演 化 為 血 癌 , 民 族 獨 立 的 武 裝 , 變 成 軍 國 政 府 , 這 就 是 今 天 緬 甸 軍 政 府 用 民 族 主 義 來 統 治 的 原 因 , 他 們 說 美 帝 的 救 援 物 資 不 道 德 , 但 自 己 卻 囤 積 。 「 愛 國 」 可 以 是 很 無 恥 的 事 , 但 平 心 而 論 , 這 條 路 多 少 是 緬 甸 人 的 祖 父 輩 自 己 挑 的 , 這 就 是 佛 家 說 的 共 業 , 沒 有 辦 法 , 通 往 地 獄 之 路 , 許 多 都 由 最 激 動 人 心 的 口 號 來 鋪 成 , 更 大 的 災 難 即 將 到 來 。

2008年5月10日 星期六

人人是戰犯

中國人持論向來力求「公允」,例如大家經常聽到:「廣大日本人民是愛好和平的,只有少數軍國主義極右分子要發動侵略戰爭。」當然是四平八穩,深為世人接受的主張。作為「拉攏大多數,打擊一小撮」的權術,是可以提出這種主張的,可是它不符合歷史事實。
歷史事實是,二戰時廣大日本人民是好戰的,愛好和平只佔日本人中的一小撮。當年決定發動戰爭的議案,受到從極右軍國主義者,到極左日本共產黨一起投贊成票支持。大戰末期,日本敗象已現,麥克阿瑟大軍行將登陸日本本土進行境內殲滅戰,當時日本人提出的口號是「一億玉碎」,即全體國民與美軍同歸於盡。戰爭結束後,追查戰爭責任,日本首相東久邇提出另一個口號「一億總懺悔」。而日本共產黨更直截了當指出:「一億人民一億戰犯」。
這亦即是說,日本人自己沒有認為「廣大人民是愛好和平的」。也因為人人都是戰犯,便不覺得應該由誰特別承擔起戰爭責任。更因此可知,「東條英機等甲級戰犯被奉祀於靖國神社,首相就不應該去參拜」,顯然是外人加於日本的觀念。基於外交利益,日本人可屈從,內心不以為然。既然人人都是戰犯,強分為甲級乙級對日本人來說並無意義。
我認為是,先有普遍好戰的人民,才會產生好戰的政府。就像中國,也是先有支持「打土豪,分田地」,不尊重地主生存權和土地財產擁有權的人民,然後產生侵奪民產不以為過的共產政權。因此,要日本政府老老實實認罪悔過,和要中國政府尊重人的權利,同樣難如登天。

民 族 主 義 中 國 : 脆 弱 的 強 權

由 最 近 「 奧 運 瘋 」 所 掀 起 的 民 族 主 義 狂 潮 , 瞬 即 在 內 地 由 各 級 領 導 踩 急 煞 車 , 說 變 就 變 , 要 收 就 收 , 使 人 們 想 到 : 民 族 主 義 究 竟 是 北 京 政 權 所 信 奉 、 所 提 倡 , 並 要 以 之 凝 聚 人 民 向 心 力 的 手 段 , 還 是 北 京 所 畏 懼 、 所 擔 憂 , 故 當 民 族 主 義 的 狂 飆 一 起 , 就 立 刻 予 以 壓 抑 的 東 西 ? 又 或 者 , 如 有 人 說 的 , 是 雙 面 刃 ? 最 近 出 版 由 美 國 著 名 中 國 通 謝 淑 麗 所 寫 的 一 本 書 , 嘗 試 回 答 這 問 題 。 謝 淑 麗 , 是 Susan L. Shirk 的 中 文 名 字 , 她 曾 任 克 林 頓 政 府 的 助 理 副 國 務 卿 , 現 任 加 州 大 學 聖 地 牙 哥 分 校 授 , 並 領 導 希 拉 莉 競 選 團 隊 的 中 國 顧 問 小 組 。 謝 淑 麗 是 最 早 獲 准 前 往 中 國 從 事 研 究 的 學 者 , 時 在 1971 年 7 月 , 與 美 國 派 去 的 密 使 基 辛 格 同 一 時 間 。 謝 淑 麗 新 書 的 書 名 是 《 中 國 : 脆 弱 的 強 權 》 ( China : Fragile Superpower ) 。 從 經 濟 、 軍 事 實 力 來 看 , 謝 淑 麗 認 為 , 中 國 也 許 是 崛 起 的 強 權 , 但 這 強 權 卻 是 「 脆 弱 」 的 。 「 中 國 領 導 人 與 所 有 政 治 人 物 一 樣 , 政 治 前 途 是 他 們 的 首 要 考 量 。 他 們 不 須 經 歷 選 舉 的 煎 熬 , 但 得 忍 受 一 般 民 主 國 家 所 不 必 承 擔 的 政 治 風 險 。 對 手 有 可 能 將 之 罷 黜 , 群 眾 示 威 也 可 能 讓 他 們 一 夕 垮 台 。 」 因 此 , 照 謝 淑 麗 的 說 法 , 中 共 政 權 的 「 脆 弱 」 在 於 它 的 政 治 體 制 。 有 民 主 選 舉 的 國 家 , 儘 管 有 許 多 風 風 雨 雨 , 有 國 會 、 輿 論 的 爭 吵 不 休 , 選 舉 的 煎 熬 更 是 讓 人 脫 掉 幾 層 皮 , 然 而 一 旦 獲 人 民 投 票 授 權 , 領 導 人 就 有 堅 穩 的 權 力 基 礎 , 有 法 制 保 障 , 不 會 輕 易 被 罷 黜 。 但 在 專 權 政 治 下 , 一 場 學 運 就 讓 胡 耀 邦 下 台 , 再 一 次 天 安 門 民 運 又 讓 趙 紫 陽 下 台 。 即 使 在 香 港 , 一 場 03 年 五 十 萬 人 上 街 , 也 讓 董 伯 下 台 。 專 權 政 治 表 面 看 不 到 有 反 對 力 量 , 甚 至 在 內 地 也 沒 有 輿 論 對 掌 權 者 之 監 督 , 似 乎 權 力 相 當 穩 固 , 但 實 際 上 卻 是 脆 弱 的 。
民 族 主 義 狂 飆 的 歷 史 , 不 能 不 讓 北 京 掌 權 者 警 惕 。 孫 中 山 「 驅 除 韃 虜 」 的 民 族 主 義 革 命 , 把 滿 清 推 翻 ; 中 共 革 命 也 以 反 對 國 民 黨 勾 結 美 國 而 煽 起 民 族 主 義 情 緒 並 奪 得 政 權 。 為 怕 重 蹈 前 朝 覆 轍 , 中 共 「 想 盡 辦 法 也 要 站 在 民 族 主 義 的 浪 頂 」 。 毛 澤 東 開 國 時 一 句 「 中 國 人 民 站 起 來 了 」 , 建 政 後 的 超 英 趕 美 大 躍 進 , 其 後 與 蘇 聯 爭 奪 共 產 主 義 意 識 形 態 領 導 權 , 文 革 時 提 出 「 中 國 應 當 對 人 類 有 貢 獻 」 等 等 , 都 是 要 搶 佔 民 族 主 義 浪 頂 的 舉 措 。 謝 淑 麗 認 為 , 中 共 政 權 的 危 機 來 自 其 取 得 政 權 正 當 性 的 脆 弱 , 及 領 導 人 的 劣 勢 感 。 它 利 用 民 族 主 義 情 緒 來 建 立 統 治 的 正 當 性 。 但 人 民 對 內 政 的 不 滿 已 導 致 平 均 每 天 發 生 220 宗 各 地 抗 議 事 件 , 一 旦 這 些 事 件 釀 成 大 規 模 的 示 威 運 動 , 反 對 者 會 祭 起 民 族 主 義 大 旗 而 導 致 政 權 ( 或 掌 權 者 ) 垮 台 。 謝 淑 麗 認 為 , 真 正 危 害 到 美 國 的 , 「 不 是 中 國 強 大 的 經 濟 或 軍 事 實 力 , 而 是 中 國 政 權 的 脆 弱 。 美 國 若 不 能 體 察 中 國 領 導 人 的 諸 多 恐 懼 , 就 可 能 會 和 中 國 發 生 衝 突 。 」 比 如 台 灣 正 式 宣 佈 獨 立 , 倘 中 共 按 兵 不 動 , 憤 怒 的 群 眾 或 軍 中 民 族 主 義 勢 力 就 可 能 推 翻 中 共 政 權 。 若 領 導 人 認 定 政 權 的 存 亡 繫 於 此 , 就 會 對 台 動 武 以 阻 擋 內 部 的 羞 辱 。 而 美 國 若 不 作 反 應 , 「 那 麼 美 國 在 亞 洲 、 乃 至 於 全 世 界 的 威 信 恐 將 無 存 」 。 沒 有 民 主 基 礎 , 一 味 靠 鼓 動 民 族 主 義 情 緒 來 維 持 正 當 性 的 政 權 , 雖 表 面 強 大 , 但 實 質 脆 弱 。 這 種 脆 弱 會 導 致 非 理 性 冒 險 。 這 是 謝 淑 麗 這 本 書 所 作 的 結 論 。

2008年5月8日 星期四

視敵人為恩師

四十年前,一位兩手空空,從中國大陸跑去香港的前紅衛兵,打敗了我,娶到好妻子。我一絲怨懟也沒有,只是自行檢討,虛心向他學習自己欠缺的優點,結果是受用無窮。後來還寫了一篇蕪文,衷心感謝他當年對我的打擊。蕪文的標題叫《情敵就是恩師》。
一直認為,任何擊敗我的人,就是上天賜給我的恩師。失敗,唯一原因是對方比我優越,怨天尤人,只是弱者逃避痛苦的可笑手法。其後讀日本史,居然為找到共鳴喜不自勝。產生共鳴的不是某個日本人,而是整個日本民族。
佩利是百多年前美國海軍准將,他率領強大艦隊敲開日本國門,迫日本簽定平等條約,是如假包換武力入侵者。日本人不敵,他們沒有怨天尤人,反而以佩利為恩師。橫須賀市久里濱,日本人修築公園來紀念佩利。昔年敵艦登陸處,日相伊藤博文在紀念碑上寫:「北米合眾國水師提督佩利上陸紀念」。日本人每年都在公園裏舉行紀念活動,在表演節目中,入侵者被塑造成英雄,日本人自己則重演當時面對外敵,驚慌失措的角色,因為這是歷史事實。
日本人不單奉佩利為恩師,1862年英國艦隊打敗薩摩藩;1863年西歐聯軍打敗長州藩;二戰時美軍打敗日本,日本均以對方為恩師,努力學習對方長處,很快便脫胎換骨,面目一新。
被打敗後怨天尤人,不向敵人學習,只會仇視敵人,百多年了還叨念「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這叫沒有出息。

2008年5月7日 星期三

環球傳「聖火」 好事變壞事

奧運「聖火」在國土第一站香港傳送可說極度成功,因為有驚無險且有民主的點綴,如果沒有了支聯會、支持藏獨及反對中國的達爾富爾政策的人「示威」,香港便會成為另一個北韓,無驚無險卻無法展示「一國兩制」的優點!
  「聖火」昨天(五月四日)在海南島開始內地一百一十三個城市的傳遞,這一天,中央統戰部常任副部長朱維群和副部長斯塔(藏族),在深圳與西藏流亡政府(內地稱達賴的私人代表)駐華盛頓代表甲日洛迪和駐日內瓦代表格桑堅贊展開非正式會談,這次「久休復會」,肯定不能達成任何具體結論(即使胡錦濤主席有此願景),能定下後會之期便算有成績;會談前夕內地官方傳媒繼續抨擊達賴喇嘛,可見北京根本對這次會談不存厚望,這種有違會談前「敵我」雙方「偃旗息鼓」的情況,也許可解讀為北京釋出善意而達賴不能不積極回應,雙方代表因此各自表述;但既然雙方碰頭磋商,那些揚言杯葛奧運開幕或閉幕儀式的西方領袖,便再無不出席的藉口(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又如何)?對北京來說,世界各國領袖齊集北京觀禮,可對內宣傳為全球領導人「到賀」,代表中國的世界大國地位獲舉世承認,象徵意義深刻,不在話下。
  不過,由於支持藏獨及其他反對中國的人「搞局」(國際奧委會因此決定今後取消「環球傳遞奧火儀式」)、而世界各地華僑保護「聖火」所展現的激昂憤慨以致有時不知不覺間動粗的愛國主義和民族情緒,加上內地「憤青」掀起連串抗議西方傳媒「造謠」及排斥外商活動(網上及街頭),等於為中國與西方世界的「蜜月期」劃上休止符。主張在弘揚奧林匹克精神的大纛下環球高調傳遞「聖火」宣揚國威的決策者,應對這次「好事變壞事」的國際活動負全責!
  這十多二十年來,中國的「柔性外交」令世人對中國的「和平崛起」抱持樂觀其成的態度,近年在西方國家進行的多項民意測驗,均顯示中國的民望穩定上升,認為中國對世界和平具威脅性的,只屬極少數;今年初在東南亞進行的民調且指出中國已取代美國和日本,成為區內諸國最重要的夥伴。可是,這種情勢如今已「翻盤」,在「三.一四西藏騷亂事件」發生前,由於中國和蘇丹、津巴布韋、緬甸和北韓這些臭名昭彰政權保持友好關係,於歐盟進行的民調,顯示歐洲人已認定中國是世界安定的最大脅威;在美國,中國甚且已成為繼伊朗和伊拉克之後的第三號公敵─此一位置長期由北韓佔據!「聖火」在民主國家引起跡近騷亂對峙後,由《華盛頓郵報》報系數名資深評論員合辦的PostGlobal.com認為「醜陋中國人」已取代「醜陋美國人」在國際上的地位!
  史匹堡的辭任奧運藝術顧問(北京不當一回事,因聘書未發出)、西方人權分子的抗議以至穆斯林分離分子的暴力活動及「三.一四西藏騷亂事件」,令北京奧運蒙上一層不愉快的陰影,然而,對於國勢如日中天的中國來說,這些不過是疥癬之疾,不足為患。可是,在巴黎、倫敦,特別是在坎培拉和首爾出現以萬計不僅僅是搖旗吶喊的中國「憤青」,令西方國家對中國的崛起另眼看待,中國留學生日後必會受到更多的限制……。
  中國「憤青」把宣洩憤怒的矛頭指向西方國家,遠因是雙方積怨已深,近因則為西方傳媒漠視藏族「壞分子」搶砸破壞的事實(數天「清場」令西方傳媒不會輕信中國發放的消息),這種認定對中國不公平的憤慨,在相信祖國已經壯大起來人民不應再受外人欺凌的背景下,很易把「舊仇新恨」撩撥出來,《經濟學人》去周社論指捍衞中國利益的人認為西方民主社會有雙重標準,比如對中國輸出污染環境的工業之餘,又指責中國經濟快速發展造成重大環境污染,再如美國汽車噴出最巨量廢氣現在卻要求中國加強降低汽車廢氣的立法……。中國認為這些不合理的要求,目的無非在拖慢中國的經濟發展進度,以阻遏她的崛興;而主辦奧運,是中國展示「軟實力」希望贏得世人尊敬的里程碑,「聖火」在西方國家傳遞引起的「騷擾」,正好反映西方國家拒絕承認中國崛起的縮影。
  無論如何,海外國內「憤青」的亢奮表現,令西方人士認為中國的「和平崛起」可能變質,因而必然慎加防範,中國與西方的磨擦日增,很難避免;而「憤青」的街頭活動,若不受有效規管,將成北京當權者的心腹大患,因為在未獲合理補償下失去土地的農民、官商勾結貪腐之風愈禁愈烈、環境污染危害人民性命健康的情況日趨嚴重以至認為政府在反擊西方國家上未盡全力等,均可能成為人民上街抗議的火頭……。
  由於意識形態差距太遠及政治體制各走極端,中國和西方社會和諧共處,是需要雙方共同努力互相遷就的。海外傳遞「聖火」令諸種深層問題表面化,這方面的前景看來並不樂觀。

強壯的體魄脆弱的心靈

藉環球傳送「聖火」揚國威的希望幻滅,能否在獎牌上把「奧運霸主」美國比下去,現在仍是未知之數。崔少明昨天大作的結語是,中國欲在京奧上有出色表現,「唯一的可能是在比賽上屢創紀錄。但中國有這樣好運嗎?」中國奧運場上的運氣如何,說不準、不必猜,但中國有決心取得比雅典奧運會更佳的成績,是公開的秘密。雅典奧運中國獲金、銀、銅獎牌依次為三十二、十七和十四,一共六十三面,她在二○○一年獲知主辦今屆奧運後定下的「一一九工程」(119 Project),即一共要取得一百一十九面獎牌,則絕非獲主辦權後心情亢奮一廂情願的產物,而是經過精心縝密計算的結論。
  除了囊中物的羽毛球、乒乓球及體操,中國體育當局期望能發掘、培養足以在馬拉松、獨木舟和自由式游泳稱雄奪標的選手,有關官員像星探般到各地尋找合格適齡少年,然後多方「催谷」、密集培訓。籃球巨星姚明、跨欄名將劉翔和拳擊高手鄒市明(雅典奧運次特輕量級銅牌得主;五月四日英國《觀察家》周刊有長文介紹),當年都是被這樣發掘出來的「童星」。
  直至去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新華社還於一項報道中對中國在獎牌上超美趕俄,信心滿滿,它以自信心「爆棚」的語調,指出人們廣泛地相信中國運動員有此能耐;事實上,英國奧委會稍早前已預期京奧中國可得四十八面金牌(比雅典多十六面),而美國和俄羅斯分別得三十七及三十二面(雅典奧運她們依次獲三十五面和二十七面,「進步」程度遠遠在中國之後);英國人的預測,為美國奧委會總幹事認同。英、美專家異口同聲「滅自己的威風」,並非毫無所本,而是鑑於參加雅典奧運的中國選手平均年齡只有二十三點三歲,意味中國選派新秀上陣,讓他們吸取奧運比賽經驗,以期在京奧達高峰令美俄失色。
  可是,便在西方體壇似有共識地「長中國志氣」亦即是有賽績第一次被中國攀越的心理準備之際,中國奧委會副主委崔大林在一次公開談話卻暗示「一一九工程」可能無法全部兌現,因為若干中國不擅長的項目,努力多年後仍無突破性進展,而不少在雅典奧運大放異彩的「看家本領」如跳水、乒乓、羽毛球、體操、射擊和舉重等,其運動員的潛質已發掘淨盡,不易再上層樓。這正是崔氏不敢盲目樂觀的底因。
  崔大林是否故作謙遜,以免期望太高萬一「失手」、「失算」傷害了感情既豐富又極端脆弱的中國心─中國人是感情最脆弱的民族,外國有什麼不中聽、不合意的言行,中國人民的感情便受創(國務院和外交部發言人以至國家領導人俱如是說),及早降低預期,屆時若無法達標便不會太傷感情。英奧委是根據二○○六年的國際賽事作此預測(四十八面金牌),但○七年中國運動健兒在大阪田徑錦標賽中,只有劉翔掄元,團體得分與古巴和白俄羅斯同列第十一位;而在墨爾本的水上運動錦標賽中,中國隊獲十六獎牌(美國得四十),是十五年來表現最差勁的賽事。如果○八奧運中國選手表現失準或他國冒出若干有「特異功能」的健將,現在仍高唱「一一九面獎牌」,屆時肯定會傷透中國人的感情!不過,西方「別具用心」的論者認為○七年中國故意不派出精銳(劉翔是國際焦點人物,不出便太着痕迹),故布弱陣,以鬆懈對手的鬥志。崔氏的檢討及論者的解讀,孰是孰非,百日後便見真章。
  事實上,美國這頭「紙老虎」向來在體壇稱霸,自從現代奧運肇始之年的一八九六,迄二○○四年,美國運動員一共取得二千一百九十四面獎牌,比其政治「死敵」、體壇「第二強」蘇聯╱俄羅斯多出一倍強。美國和俄羅斯在體育運動上取得好成績,原因多端,相通的理由是在體壇上出人頭地名利雙收,運動員因此「卯足全力」拚搏,先為私利(當然說不得)繼而為國爭光(當然要天天講),不過,「重賞之下有勇夫」卻不一定出冠軍。無論如何,當頂級運動員亦獲「要什麼有什麼」的優待的中國於一九八○年重回奧運(冬季)後,八四年便奪第一金牌,短短二十年成為美國之後的第二體育運動強國。
  一向以來,經濟學家認為一國體育運動的強弱(以奧運獎牌多少為標竿),與人口多寡、人均收入、往績、是否為主辦國及政府有否直接介入有正面關係(見nber.org/Paper/W7998),而這些元素必須互相結合才生奇效;上述這篇發表於二○○一年十一月的「工作報告」(二位作者分別在耶魯及達茅斯大學任教),對此有具體詳盡的剖析。值得提出的是,他們的分析顯示主辦國因素(運動員以逸待勞、習慣當地環境及有大量「擁躉」打氣)會比根據GDP預測得獎牌數字增加百分之一點八,而政府正面介入則會多得百分之三獎牌。
  如何介定一國體育運動的優劣,不同「既得利益團體」有不同標準。美國向來以得獎牌最多而稱冠,但在一九九六年亞特蘭大奧運後,歐洲聯盟宣布其十五成員國以平均人口計,所得獎牌比美國多;而聯合國人口新聞網絡(
www.undp.org/popin)則指出以人口計,東加(Tunga)是世界第一體育運動強國,因當年其人口不足十萬而有一位重量級拳擊手得銀牌(等於百萬人口有九點四面獎牌,美國只有零點四面獎牌)。不過,東加這種異數除外,人口眾多等於可供挑選的選手較多,不難發掘到有奪標潛質的運動員,人多的確對奪標有利;而長期來說,GDP高低亦與運動成績有正比關係,這是因為體育運動擺脫不了投入資源較多產品較佳的規律。
  本港二位經濟學家(嶺大呂漢光和港大孫永泉)在今年第一期的《太平洋經濟評論》(Pacific Economic Review)發表題為〈男人、金錢和獎牌─奧運的計量經濟分析〉的論文,指出人口及人均收入因素對奧運奪標有正面影響的結論並非「通論」,因為肯雅(尼亞)窮國寡民,但在奧運成績不俗,上述東加又是一例;他們同時指出教育程度高下及人均壽命短長與體育運動成績無關。根據他們的程式推算,中國在○八奧運上獎牌將增百分之十四,但仍比美國稍遜

國民黨「福兮禍所伏」

陳水扁政府八年胡搞,除了把台灣寶島搞到烏煙瘴氣,民不聊生,還要把一個曾經是台灣很多在地人的希望的民進黨搞垮了。而且,到了下台前夕,還要因為一起「金援外交」醜聞,再把民進黨打落十八層地獄。
陳水扁執政八年,女婿、妻子、核心幕僚以及許多高官都涉貪瀆。百萬人民要他下台,他一副「你奈我何」的嘴臉,早已令台灣民眾十分討厭,這次醜聞更使他在五月二十日把總統大位交給馬英九時,無法不面臨被民眾喝倒彩的窘境。陳水扁不能體面的卸任,而要倉皇下台,甚至下台後成為過街老鼠,幾可斷言。
台灣的檢調人員日前高調搜高官官署,這是十分罕見的。有說若非陳水扁還有十多天便下台,檢調人員不敢公然搜高官官署。但是台灣的司法機關自從扁嫂、扁婿被檢控開始,已經表現出決心打破「刑不上大夫」的中國傳統了。
民進黨在三月總統大選崩盤,本來是這個曾經頂戴「民主進步」光環的政黨一次浴火重生的機會,可是,民進黨創黨人之一、行政院副院長邱義仁,列為「金援外交」弊案貪瀆被告,與外交部長黃志芳、國防部副部長柯承亨一起引咎辭職,成為民進黨政府全面崩解前最後一根稻草。在民進黨重選主席、矢志改革的此時此際,看到民進黨的不堪,真是讓人感到唏噓。千多年前魏徵已有「殷憂道著,功成德衰」的警告,但是言之諄諄,聽之藐藐;歷代開國皇帝「有善始者實繁,能克終者蓋寡」的歷史宿命從無改變。
民進黨於八六年九月成立,十四年後執政,八年之後因為陳水扁的胡搞而「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反過來被國民黨輪替掉,民進黨這次真的是被重創,不過是被自己所重創,馬英九真是可以篤定做八年總統。不過,對國民黨來說,應要有「福兮禍所伏」的危機感,而「禍兮福所倚」,恐怕只能是民進黨的自我安慰!

兩代留學生

中國歷史上有兩次留學大潮,一次是抗戰前,一次是現在。從容閎開始到抗戰時止,是留學先輩期。先輩歐美留學生,追求的是德先生與賽先生,即民主與科學。他們很少動輒標榜自己「愛國」,不會罵一個普通老百姓為「漢奸賣國賊」。被他們罵為漢奸賣國賊的,都是執政者,因為只有官員才有國可賣。對於手執國柄的漢奸,他們不止於罵,還要拳打腳踢,放火燒屋,甚至暗殺。由於漢奸掌握?軍政機器,歸國留學生從示威遊行到暗殺賣國賊,總要冒?生命危險,坐牢已是最低代價的犧牲。中國有一本談及金岳霖的書說:「金岳霖和他同時代的許多著名學者一樣,基本上都是早年清華,然後留美,屬於名重一時的『海歸派』。他對知識分子改良社會充滿了信心和希望。他說:『有這種人去監督政府,才有大力量,才有大進步。他們自身本來不是政客,所以不至於被政府利用』。」
今日歐美留學生,不分在外或歸國,他們的作為,和前一期的先輩剛好相反。中國政府將土地簽讓給俄國,他們一聲不響,因為他們知道有個叫程翔的人坐了牢,很可能和寫文章報道這件賣國醜聞有關。但杜克大學的王千源希望西藏支持者與中國留學生對話,被中國政府央視網站主頁稱為「最醜陋的留學生」,全球中國留學生立刻拍案而起,「義憤填膺」,以言論和行動聲討王千源及其父母。他們不是監督政府,而是被政府利用。我們很難想像,昔年的周恩來、胡適這些留學生,怎樣會要去「先姦後殺」一個女學生,還說這就是愛國。

2008年5月6日 星期二

達賴喇嘛向所有信教的華人兄弟姊妹的呼籲信

達賴喇嘛向所有信教的華人兄弟姊妹的呼籲信

  十四世達賴喇嘛向所有信教的華人兄弟姊妹呼籲:

  我曾向所有華人呼籲過,今天我以一個佛祖釋迦摩尼的忠實弟子和出家比丘的身份,願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內外信教的華人兄弟姊妹,尤其向佛陀的追隨者們,就人道相關的事務,再向所有廣大教友們作以下的呼籲。
  漢藏兩族人民都同樣修行大乘教法,同樣地,對受苦受難的有情眾生,我們都以慈悲為懷、以母相待,因此,在漢地所稱的觀音,與在藏地所稱的?熱色都是漢藏兩族共同皈依的慈悲本尊,同修慈悲心的基礎。
  佛教從印度傳入西藏之前,先傳入中國,所以我經常把華人同修們視為學長來尊敬,如同你們多數人所知道的,今年三月十號開始,拉薩和許多藏區地方發生了示威抗議,這些事件是由於藏人對中國政府的治藏政策深感不滿而引發,我為當時死難的藏人和漢人深感悲痛,我立即向中國當局和藏人呼籲表示克制,尤其向藏人呼籲,不要走暴力之路。
  很不幸,儘管許多國際領導人、非政府組織、知名人士,特別是很多中國知識份子,向中國政府提出採取克制的呼籲,但中國當局仍然採取了殘暴的手段,在這次事件的過程中,有人喪生、多人受傷,還有更多的人被拘捕,打壓還在繼續,尤其傳統上在視為佛教知識寶庫的寺院,已成為主要的打擊對象,許多寺院已被封鎖。
  據我們所知,不少被拘留的人正遭拷打和虐待,這種打壓的方式,似乎是官方授權的政策的一個部份,在不允許國際觀察人士、媒體或遊客去西藏的情況下,我深切擔憂那些被拘捕的藏人命運,其中不少人在打壓中受了傷,尤其是那些居住在偏僻地區的受傷人員,因恐懼而不敢去看醫治療。
  據可靠消息,不少人逃亡到山上,但他們在那裡短糧缺衣、無房無室,而留在家裡的人怕自己將成為下一個被逮捕的對象,而終日處於恐懼之中,為正在遭受的痛苦而深感不安;這些事件最終朝哪個方向發展,我深感擔憂和不安,如同我長期努力和敦促的一樣,我不認為打壓能夠妥善解決問題,並達到長治久安的目的,我堅信,通過藏人和中國領導人之間的對話來解決問題,才是向前邁進的最佳途徑。
  我曾多次向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導人重申,我沒有把西藏分離出去的意圖,為了能夠長期保存和發揚佛教文化、語言文字以及藏民族的特性,我們所尋求的是全體藏族人民能夠享有具有實質意義的自治。
  豐富的佛教文化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博大文化之一部份,且具有利於華人兄弟姐妹的能力,因此我呼籲,請你們支持並敦促中國政府,立即停止正在進行的殘暴打壓,釋放所有已被拘捕的人,受傷的人員能夠立即獲得醫療條件。
  願一切吉祥!
十四世達賴喇嘛釋迦比丘丹增嘉措於二○○八年四月二十四日

北京奧運與香港民運 - 梅幸河

  今年八月八日,奧運會將會在北京開幕。屈指一數,雖然現在執筆之時,尚只有約三個半月,一百天多一點,但奧運火炬,三月二十四日已於希臘雅典點燃,隨即傳遞至世界五大洲,將於五月二日抵達香港,這是進入中國領土的第一站。然後經澳門,傳入大陸,再在大陸各地傳遞,最後抵達北京。
  奧運火炬的傳遞,途經英國倫敦、法國巴黎、美國舊金山等地時,都遇到大規模的抗議示威。歐洲議會通過了決議,要求各會員國政要杯葛奧運開幕禮;一些運動員亦已表明了杯葛的立場。在這些抗議示威中,藏獨份子和支持者,成為了主力,而且行動激烈。
  七年前,中共申請舉辦北京奧運時,曾徇國際輿論的要求,承諾將會改善中國的人權狀況。但自此以來,中共不只沒有兌現承諾,還變本加厲,踐踏人權。尤其是不久前鎮壓藏民,以及判維權人士胡佳三年半刑期,以言論入罪,更激起海內外人士對中國人權狀況的關注,在反對奧運火炬傳遞的抗議示威上,火上加油。
  北京本來想藉舉辦奧運,去鼓吹其「大國崛起」的國際形象,現在看來是適得其反了。
  從藏民與胡佳事件看胡溫
  為什麼在這時候,偏偏發生藏民和胡佳事件呢?加以分析,略可窺見去年黨大和今年人大,胡溫組成的準備接班的新領導班子,其政治智慧和領導能力的一斑。
  有人說:藏獨份子就是要藉著北京即將舉行奧運的時候,舉行和平示威,以引起國際上的關注。不排除這個可能性,但中共是否一定要採取出動軍警鎮壓的手段呢?是否可以採取較懷柔的手段,不使事件激化擴大?尤其是在事件發生後,驅逐全部境外記者離開,更使人懷疑那鎮壓行動的真相是如何地血腥。
  這反映出胡溫政權是如何地缺乏自信和怯弱,國內矛盾尖銳,一有風吹草動,便採取最極端的手段。在奧運日近之時,這些矛盾不但沒有和緩,反而日趨激化,恐怕引起連鎖性反應,便立即以強硬手段,把事件消滅在萌芽狀態中。
  隨著又發生了胡佳事件。胡佳無權無勢,只在互聯網上發表了幾篇文章,接受過國外記者兩次電話訪問,即被判「煽動顛覆國家」罪。國家能夠這樣就被顛覆了嗎?這個國家可以說是爛豆腐了。顯然判處胡佳是「殺雞儆猴」,防止越接近奧運,國內會越多出現不中聽的異見。
  除了上述兩事件外,胡溫還有一些較小的可笑的措施。
  「愛國」示威被斥新義和團
  西藏事件發生後,聘請國外公關顧問公司,提供改善國際形象的意見。把民族事件、政治事件、人權事件看作是公關的形象問題,實在是太昧於歷史潮流了。這樣的事件,不是塗脂抹粉就可以解決了的。
  其次,認為美國CNN報道員卡弗蒂在評述中共當局護送火炬時的表現,是辱華反華,要求道歉。這簡直是把外國的傳媒人員,看作是國內似的。這不但無法阻止,反而使自己的形象更壞,使國際社會看見中共對待新聞自由的態度。
  最後,在火炬途經的國際城市,凡是華人或中國留學生較多的,都在當地領使館或親共團體發動下,組織了行動,去與抗議示威對抗。這些「愛國人士」的激烈表現被批評為新「義和團」。
  從這種種,可見胡溫政權的外強中乾和顢頇無能。不知現在是否會後悔當初申請舉辦奧運,帶來這樣得不償失的麻煩。
  支聯會率先申請抗議示威
  再來說香港民運。這是指香港的民主運動,指香港泛民主派中人,將在奧運火炬傳抵香港時,會不會有所行動,特區政府將會怎樣對付。
  五月二日,火炬將會在港內進行傳遞,這是進入中國領土的第一站,必會受到各方面的重視。在本港,擔任火炬手的人選已傳說紛紜;作過兩次試跑,路線一再改變。礙於「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招牌,北京和中聯辦算是克制,至今沒有說三道四,但特區政府內部必高度重視。
  但民運團體方面,直至執筆時,只有香港支聯會已與警務署接洽,商討當日在起步點的和平示威和陪跑計劃。其他團體仍然不動聲色。看來,他們有點遲疑不決。為什麼呢?據民意調查,港人有百分之七十是支持北京奧運的。香港的親共團體眾多,財雄勢大,一定能動員比民運團體盛大得多的對抗行動。中共是香港的太上皇統治者,港人大多不敢冒犯。抗議涉及藏獨,港人絕大多數支持統一,對藏獨疆獨和台獨都不認同。這些都是其他民運團體尚未表態的因素。「四五行動」是比支聯會激進的團體,也尚未表態。這團體一定會有行動的,現在只不過觀察形勢,訂出自己的策略而已。
  官方擔心的是港外人士
  支聯會一早就訂出,紀念「六四」十九周年的口號是:「同一世界,同一人權;同一夢想,平反六四」。這就是針對北京奧運的。從這個口號,可以看見支聯會的訴求,只有兩個:一、兌現舉辦奧運而改善中國人權的承諾;二、平反六四。支聯會的一貫立場,都是支持中國統一的,所以完全不涉及藏獨。至於「平反六四」,這是他們十九年來的訴求。這兩個訴求,港人是接納的。
  支聯會向警務處申請時,聲言參加人數不多,抗議示威只得五十人,陪跑的只九人,而且在禁區以外的行人路,路途很短。規模這樣小,而且涉及表達的自由,當局很難完全封殺。再加上十九年來,支聯會的行動,包括遊行和燭光集會,參加者數以萬計,都是和平、理性、秩序井然的,有口皆碑。親官方人士也透露出消息:並不擔心支聯會搞事,只害怕外來者。據聞,入境事務處已掌握了一千三百多個藏獨份子名單,將會拒絕入境。
  也許有人認為,支聯會的行動規模太小。其實,規模太大,難於控制,出了事會受到攻擊。再者,規模不在大小,最重要的是發出了聲音,只要傳媒報道,便有影響。相信即使中共怎樣運用影響力去封殺報道,火炬在中國領土第一站的傳遞,總不能完全封殺的。
  行動中必須注意的幾點
  反而支聯會有以下幾點必須注意:
  (一)受到新「義和團」的攻擊。五月二日那天,必有數量龐大的親共的所謂「愛國人士」,到場沿途表示支持北京奧運,其中也必有「維園阿伯」。這些人不但辱罵,還會衝擊、毆打、搶奪橫額標語等等。支聯會人員應「罵不還口,打不還手」,仍然堅持和平理性、有秩序的原則,讓這些人的醜態暴露在全世界人們的眼前。
  (二)滲透混進,栽贓嫁禍。派人滲進支聯會的隊伍中,拿著與支聯會不同的標語橫額,高喊過激的口號,甚至走去衝擊官方的傳遞火炬隊伍。這樣,使人以為這是支聯會的行動,破壞支聯會形象。支聯會必須加強糾察工作,加以嚴防,所以行動規模較小是適當的。同時,也要督促警方協助制止這樣的干擾。
  (三)應與其他民運團體的行動分開。其他的一些民運團體,與支聯會的口號不一致,更未必服從指揮,自有行動。這樣,各聚一處,各自行動,各自表達好了。這不是不團結,而是可以和而不同,而且,分散各個組合,也有遍地開花的形象。
  以支聯會十九年來的經驗,身經百戰,這些淺見他們早已熟識,作好準備。
  有勇氣和有理有利有節
  中共借奧運掀起的「義和團」情結,尤其是在大陸,害怕與社會矛盾結合,因而會引火自焚,所以必然會克制,甚至壓止群眾的自發行動。但在海外卻沒有這樣的顧慮,搞得放手一點。
  香港的民運團體是受到壓力的,所以遲遲未有行動計劃。他們應該有堅持原則的勇氣,頂住壓力,發出改善中國人權的呼聲。有人說,奧運不應政治化。中共首先作出舉辦奧運而改善人權的承諾,把人權與奧運聯繫起來,這不是承認了奧運與政治有關嗎?
  當然,行動要有理、有利、有節。「理」是:中共要兌現自己作出的承諾。「利」是:國際社會的關注。「節」是:行動規模小,與藏獨劃清界線,不可涉及。在這幾方面,其他民運團體,要向支聯會學習。
  五月二日火炬經香港傳遞後,中國人權與北京奧運還會繼續擦出火花。各民運團體應總結經驗,作出其後的策略。一些泛民主派的遲疑不決,不知是否考慮到九月立法會選舉時,選票的得失問題。一,不要因一時選票的得失而放棄原則。二,真正支持泛民主派的選民,相信也希望中國改善人權的。

「愛國群眾運動」擴及海外

翻開近十年歷史,中國發生多起「愛國群眾運動」。由於在中國的任何公開集會與示威都須政府批准,因此形成「運動」自然更是政府批准,至少是默許與縱容。
  十年「愛國運動」層出不窮
  一九九九年五月七日,因為中國參與施行種族滅絕政策的塞爾維亞政府對抗北約的軍事行動,導致北約軍機「誤炸」中國駐貝爾格萊德大使館,三名負有任務的中國記者邵雲環、許杏虎和朱穎陣亡。中國民眾憤怒上街,砸爛美國駐北京大使館。
  二○○一年四月一日,美國一架EP-3偵察機被中國一架殲八戰鬥機在海南附近國際海域上空攔截時相撞,中國軍機一名飛行員王偉失蹤,美國二十四名機上人員被迫降落海南陵水機場,中國民眾再次上街遊行示威。
  二○○一年九月十一日,國際恐怖分子本拉登恐怖組織襲擊美國,紐約的世貿中心倒塌。雖然中國民眾沒有上街慶祝,但是初顯身手的中國網民狂熱歡呼,形成網上的「愛國群眾運動」。
  二○○五年四月,因為日本加入聯合國、教科書、釣魚台、開發油田等等問題,在網民號召下,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發生大規模反日遊行,乃至抵制日貨,砸日本商店等。
  除了這些形成「大」運動,其他「愛國」小事不斷,例如台灣出了甚麼事情,「綠色」台商或藝員遭殃;出現甚麼「台獨」標誌,某些外國廠商倒霉,需要再三道歉;連中日體育比賽,也成為「愛國」運動的暴力戰場。
  事件的層出不窮,預示著遲早要大爆發。中共知道這個「雙面刃」並不好玩,所以在反日遊行後,拉了一個二十五歲的憤青開刀判五年徒刑。但是鼓吹民族主義是維護「穩定」與統治的基本國策,所以明知是飲鴆止渴,也非喝下去不可。終於,二○○八年又發生了一次。本來,中共借二○○八年北京奧運,就是大張民族主義的黃金時刻,果然民族主義大發作,只是還沒有主動出手,卻被迫出手,因而手忙腳亂,吃相也更難看。但是,這次的民族主義與過去相比,也的確到了「新階段」而必須更引起關注。
  今年因為西藏流血提前出場
  這次的「愛國群眾運動」起於三月十日的西藏抗暴紀念。本來小小的星火不難撲滅,然而,不知是中共黨內鬥爭作怪,還是應對愚蠢,加上中共長期鎮壓引發的積怨,終於事情越鬧越大,還從西藏自治區擴散到青海、甘肅、四川等藏人聚居地區。中共在趕跑境外記者與遊客後「關門打狗」,再散佈一些荒誕不實的謠言,例如說達賴喇嘛策劃騷亂,達賴喇嘛「人面獸心」、「惡魔」等等,引發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彈。於是才發生奧運「聖火」從開始起跑就被抗議的聲浪,也由於西藏問題日益惡化,導致「聖火」被搶被滅的事件。中國派出由精銳武警組成的「藍衛隊」保護「聖火」,他們對抗議民眾的態度就如中共對自己子民態度那樣野蠻無理,進一步激發西方國家政府與民眾的不滿。
  本來西方國家政府還想息事寧人,以美國總統布殊為代表,就是法國總統薩爾科齊說不出席北京奧運開幕式,也是「不排除」,並沒有最後定論。但是這些民主國家的元首,他們的選票來自人民,他們不可能像共產黨那樣無視民眾的意願,所以還是有不少國家的領袖決定杯葛奧運開幕式。這是西方民眾與中共獨裁者不同價值觀的一場對決。中共的金錢也許可以買通西方國家的政治人物,卻無法買斷廣大民眾的價值觀。中共在惱羞成怒下,只有訴諸民族主義,煽動民眾反西方,為自己找下台階。這也是這次的「愛國群眾運動」與過去的不同之處,就不是中國國內的事情,而是實現了「全球化」,從而讓更多西方民主國家與人民嚐到了中國民族主義的滋味。
  中共最善於「挑動群眾鬥群眾」,在過去的歷次政治運動中利用「先進分子」批判鬥爭「落後分子」與「反動分子」,在文革期間更因為「兩個司令部」的鬥爭把全國分成兩大派。所以這次利用駐外使館,組織中國留學生與僑民,對抗出來抗議的民眾,包括藏人與當地的民眾。除了遊行經過的倫敦、巴黎、舊金山、布宜諾斯艾利斯等城市外,不相關的城市,如加拿大的多倫多、澳洲的悉尼、美國的洛杉磯等居然也有華人大規模集會,是抗議當地政府,還是顯示實力?
  留學生王千源首位「漢奸」
  在這些「愛國群眾運動」中,有三宗比較突出的事件:一是王千源「漢奸」事件,一是美國CNN罵「中國」事件,一是抵制法資超市家樂福事件。
  王千源是美國杜克大學中國留學生,二十歲。她在四月九日下午,杜克大學中國留學生組織「支持奧運、反對藏獨」運動時,因為附近也有藏獨支持者的活動,王千源想調和兩邊,因此被她的中國同學誣蔑為「漢奸」、「賣國賊」,在北美的華人網站上被圍剿,並且發展到國內,聲勢更大,言行也更激烈。他們揚言要將她從肉體上消滅掉,甚至說國安部將不准她回國,讓她的父母在孤獨中終老。他們還發起了一場聲勢浩大的「人肉搜索」,將她的聯絡電話、國內住址、身份證號碼,甚至家人的姓名、單位和身份證號碼都公佈。她在青島的父母被批鬥,她家中被人投擲花盆、塗寫標語,乃至潑糞,東西被搶。若有網友對她表示同情、理解,都會被指為「漢奸」。王千源把這些比喻為「文革」。的確是文革的暴力行為,可見她對中共的了解,她父母也頂住壓力,但是網上卻流傳他們的假檢討書。其實,除了文革,也讓人想起一百多年前「扶清滅洋」的義和團。更可悲的是,她的母校青島二中居然把她開除學籍。她都已經畢業離開,還追殺她的學籍,莫名其妙。
  由於她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所以已經訴諸法律。《紐約時報》與《華盛頓郵報》已經在頭版刊登她的事件,相信警方已經介入調查,那些肇事的憤青紛紛偃旗息鼓。然而警方還是可以查出那些恐嚇她的電郵,即使來自中國的憤青會受到中國政府的保護,但他們身在美國,也要受美國法律管束,除非放棄美國的一切,回到中國。
  反華勢力CNN家樂福?
  至於CNN(美國有線新聞網絡),因為沒有按照中國官方意圖,而是獨立報道西藏鎮壓事件,早引起中國政府與憤青的不滿,網民借渲染所謂CNN有關西藏的新聞報道不實而炮製「做人不可CNN」的流行語。如果報錯一次就如此,那麼共產黨封鎖新聞、歪曲新聞幾十年,是否就要五馬分屍?
  後來CNN節目主持人卡弗蒂因為在節目裡指中國貨是「垃圾」,中國china是「暴民」,激起全球華人憤慨。CNN三次解釋china指的是中國政府而不是中國人。中國外交部三挑CNN,不接受CNN的解釋。在中國政府支持下,CNN不但成為中國國內民眾的鏢靶,海外華人也上街抗議CNN。
  另外一宗是抵制法資超市家樂福事件。由於法國總統薩爾科齊宣佈可能抵制奧運開幕式(德國等好幾個西方國家則已經明言抵制),加上巴黎街頭搶奧運火炬事件最為刺激,以致四次死火,引起憤青的強烈不滿,認為法國保護不力。但是重要原因可能是去年十一月薩爾科齊訪問中國時,中國為「拉法反德」,給他一百億歐元的訂單,哪裡想到現在法國居然忘恩負義,與國際敵對勢力一起「反華」,然而訂單又不能撕毀,也不能明說,因此必須尋找出氣筒,法國資本的連鎖超市家樂福就成了替死鬼。
  家樂福之成為目標,其實十分冤枉,因為中國網民傳說,家樂福百分之十點七的股權,由Blue Capital控股公司持有,後者由地產集團Colony Capital和LV集團行政總裁阿爾諾擁有,而他被指支持達賴喇嘛。雖然阿爾諾否認捐錢給達賴,不支持攻擊奧運火炬的行為,但是憤青怎麼會認錯?因為他們是共產黨教育出來的憤青,永遠有理。
  國內外「愛國集會」
  憤青們在網上號召四月十九日到全國的家樂福門口抗議,結果那天全國有北京、武漢、合肥、青島、昆明、徐州等六個城市的憤青到家樂福門口抗議,場面浩大。之所以響應的城市不多,是因為中國政府擔心事態不可收拾而下令冷卻事件。新華網在四月十七、十八兩天以頭條欄目發表時評,呼籲國人冷靜對待愛國情緒,把憤怒轉化為力量,投注到國家經濟發展中去。十八日以題目《把自己的事情辦好就是最大的愛國》的文章,聲稱藏獨分子破壞奧運會引發人們空前的愛國主義熱情,「我們百倍珍惜這一熱情」,「但讓我們把自己的事情做好,這就是當前最大的愛國」。四月二十日《人民日報》也發表社論《愛國主義如何更有力?》,呼籲要冷靜愛國。因此深圳派重兵駐守在家樂福門口,一位網民去那裡拍照被請上警車,大嘆「有心愛國,未蒙恩准,我今天很掃興,很鬱悶」。
  因為被某「藏獨」(後來有照片證明此人與手持五星旗的愛國人士在一起而被懷疑根本是中共製造的「國會縱火案」)在巴黎街頭搶火炬而成為「民族英雄」的中國殘障運動員金晶,由於不贊成抵制家樂福而被網民痛斥為「漢奸」,可見愛國情緒之高漲。如果中共不「保護」這些愛國熱情,自己難免成為貨真價實的「漢奸」,因為只有中共不但有歷史記錄,也有權力出賣國家與人民的利益。
  官方媒體內外有別
  可笑的是四月十九日抵制家樂福的新聞,中國官方沒有中文稿而只有英文稿,顯然是不想在國內造成「官方支持」的效果而擴大;但是卻發英文稿,目的當然是要恐嚇西方國家停止「反華」。這點「內外有別」是共產黨一貫的伎倆,例如美國「不支持台獨」的立場,中文就變成「反對台獨」。上個月布殊與胡錦濤的熱線電話,胡錦濤對布殊所做的立場表態中,中文稿是「一個中國」,英文稿則是「一中各表」。這種欺騙中國人又欺騙外國人的兩面手法,就是中國的「泱泱大國」作風嗎?
  這場「愛國群眾運動」在海外也頗有聲有色,四月十九日那天,一些中國僑民也上街「愛國」,但愛的不是他們僑居地,甚至已經入籍的國家,而是愛共產黨一黨專政下的中國。其中美國西岸的洛杉磯,據報有五千華人上街,不但有五星旗,還有青天白日滿地紅,可謂國共合作反對西方價值觀的新篇章,也許「一中各表」只能在這個場合得到體現。
  這些「愛國」場景,使我回憶起半個多世紀以前在印尼讀中學時愛國華人如何在中共操控下上演在外國愛中國的場景,結果換來後來印尼的強烈排華,一九六五年「九三十」右派政變,不知道多少當地華人被殺。當然中國的外交官員可以平安回到中國,安享特權階層的生活。我不知道,西方國家的政府對這些華人會有甚麼想法,尤其涉及暴力恐嚇的。CNN在評論洛杉磯這場「盛會」時說:那五千人的抗議信的署名為「美國西南部全體華人」,可公佈的登記參與組織者,都是中國統戰部和外派人員加少部分被動員的中國人。華人在美國高舉中國國旗抗議美國自由媒體的言論自由,不知道想做甚麼,美國國旗哪裡去了?中共壓制新聞自由,抗議的人群哪裡去了?CNN支持和鼓勵這種維護自由權利的行為,希望中國人能永遠擁有和保持這個權利。
  「愛國運動」如何軟著陸?
  其中那些疑問,難道不是西方國家人民在這場「中國愛國運動」中所發出的疑問嗎?
  即使在這樣的愛國暴力面前,王千源還是頂住了,是中國年輕一代的佼佼者。在中國國內,也有不同聲音,雖然非常微弱,包括在《南方都市報》也出現一點在西藏問題上比較持平的言論。但是那些憤青對稍微不同意見,都加上「漢奸」帽子。三十年的改革開放,這次的漢奸帽子價格最廉宜了,因為已經成批生產。
  問題是,離開八月奧運只剩三個多月,我不相信中共敢於把奧運當作賭注與西方國家對著幹,問題是如何「軟著陸」?而黨內的權力鬥爭,又會如何影響這場「愛國運動」的落幕?如果無法軟著陸,中共就會破罐破摔,做出更極端的行為,來挽回自己的面子。這是全世界必須注意的。

表演

蘇賡哲
2008年5月6日

火炬手金晶因反對抵制家樂福,一夕之間從民族英雄變成漢奸;杜克大學中國留學生王千源站出來要求漢藏兩族學生平靜對話,立刻成為「殺無赦」的賣國賊,甚至有人在李家豪兄的網站上說,要對她先姦後殺。同樣是這些人,對被人稱為「惡棍」居然還義憤填膺。
以《品三國》紅透半邊天的易中天,有另一本名著叫《帝國的終結》。讀者不難領會,書中所說的帝國,直到今日仍未終結。他說:中國人是很擅長政治表態的,「最高當局只要一聲令下,很容易地就能做到對某個『奸賊』或『小人』的同仇敵愾。至於這個人是否當真有罪,則無人深究,也無須深究。對這些『憤民』(憤怒的民眾)來說,需要的只是一個表白的機會,即一個表現自己政治可靠和道德無瑕的舞台。這就要有一個『反面典型』以為契機,政治上的反面典型就是『亂臣賊子』。」一旦發現了反面典型,憤民就會要求將其遊街示眾,並向示眾者吐口水、扔石頭、喊口號,在這種表演中體驗快感。金晶還要接受法國代表的道歉和親吻,不能遊街示眾;王千源在美國,同樣無奈她何,但她青島的老家被扔花盆、糞便,大門前塗寫辱罵口號,王千源的父母連夜逃亡,這大概也令一些人體驗了快感,完全符合易中天所說「官民人等在表現道德義憤的不經意間流露出野蠻暴力傾向。」
不過,易老師大概尚未察覺,今日的憤民已從「最高當局一聲令下」,進展到全自動自發了。而且「遊街示眾」,未免不切實際,及不上「先姦後殺」更能體驗快感,即使只是想想,也挺美了。

一個很好的問題

一個很好的問題蘇賡哲
2008年5月5日


來自中國大陸、觀察力敏銳的朋友注意到上萬名華人在渥太華集會展示與藏獨相反立場,參加者「幾乎是清一色大陸移民,港台移民少之又少」。他在網上提出一個問題:「香港移民的愛國熱情比大陸人少嗎?」他認為答案應該是否定的,「無論是遠期的釣魚台事件還是近期的慰安婦議題,香港人都表現出高度的愛國熱情」。他還記得「大約十年前,多倫多以香港移民為主的『抗議日本軍國主義復活』大遊行,參加者有數千人之眾,聲勢浩大」。
這些香港人顯然大多沒有去渥太華參加反藏獨集會。要了解其中原因並不困難:上述香港移民舉辦的活動,和大陸移民在渥太華的集會,有極明顯分別;香港移民的活動,沒有一片五星紅旗的旗海,沒有人唱中國國歌。香港移民在活動中的身分是華裔加拿大人,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既然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自不會舉它的國旗、唱它的國歌。事實上這些香港移民,不少是「九七移民」,移民的原因是不願意在九七後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亦即是不願意在五星紅旗下生活,也就不會樂於參加五星紅旗下的集會。香港移民以「抗議日本軍國主義復活」為訴求,而不標舉「保衛釣魚台」,因為釣魚台不是加拿大領土,加拿大華人沒有保衛它的身分。日本軍國主義是加拿大宿敵,當然應該反對它復活。替慰安婦出頭,則是為伸張公義。
香港回歸,是分裂了的領土重新統一,顯得中國強大,九七移民卻跑掉了。照此思路,他們對分裂、統一、強大的態度不難想像吧。

2008年5月4日 星期日

论中国人权

论中国人权

姚永安 2008-04-23 10:29

菲沙研究中心每年都会进行一次全省的学校成绩排名榜,这项按考试分数评级的报告备受学界批评,就连名列前茅的私校负责人都不认同这样的评级方法。为什么呢?因为纯綷以分数高低排名的做法既不公平,亦无法真正衡量一间学校的状况和表现。名列前茅的私校,基本条件占有优势。它的学生都是被挑选过,其家庭环境都较充裕,有能力为子女提供所有学习之需,学习环境和条件都较好。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学校的教学和运作管理只是一般,学生的成绩还是会不错的。相比起来,一间在不那么富庶地区,有大批新移民和原住民学生就读的学校,即使有最优秀的教育人材和管理,但由于生源基础的原因,是难以在分数上超越先天条件更好学校的。因此,要衡量一间学校的好坏和表现,不能单以考试分数定成败,武断地评定,分数不好的学校便是管理和教学不善。比较科学的方法是以这间学校本身的纵向表现来比较,而非与条件和环境状况不同的其它学校横向比较。这种武断评级所带来的负面后果是,条件受限制学校,即使多努力,都会被比下去,师生的努力不仅未有获得肯定和鼓励,还会被视为失败和被傒落。

同样道理,要评定中国的人权,公平和合理的衡量方法其实是以中国本身发展的今昔作比较。试问,数千年来由极权帝皇统治(这段历史传统无可避免地影响着中国人的文化和价值)、过去百年多次转换政府、一党主政、司法仍未自主分家、2006年人均收入只有2025美元中国虽然有名列世界排行榜的富豪,但贫穷的地区的人民却仍生活于赤贫)的发展中国家,试问如何直接与享有过百年稳定政府、民主制度、三权分立、言论自由和富裕的已发展国家相比呢?要评论衡量中国的人权,除了看个别事件(如维权人士胡佳被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罪成入狱),还要看整体社会的人权状况怎样?相比起8年前申办奥运时,究竟是有进步还是倒退呢?在联合国的世界人权宣言中,共有30章,全面地列举出人权的种种标准,大致包括:平等(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见、国藉、出生地、财富...)、自由、生存权、安全权、严禁奴隶(不得不提的是,在中共入主前,西藏是奉行有奴隶制度的)、不受虐待和不人道的处罚、受法律的平等对待和审讯、免受武断拘禁、私隐权、在国家内有自由迁徒的权利、自由出入境权、寻求他国庇护权、国民权、自由通婚、拥有产业权、思想自由、信奉宗教自由、自由表达及结社权、参与政府权利、民主选举权、自由选择工作和失业保障权、同工同酬、休息和休假的权利、个人和家人(包抱在年老、失业和残障时)在生活上获得所需的食物、衣物、房屋、医疗和社会服务、接受教育的权利、家长有权选择子女接受那种教育的权利、有自由参与社区文化生活的权利和个人性格自由发展的权利。加拿大外交部的北京官员较早前曾经撰写了一份中国的人权报告,指中国的人权有进步,并且认为这种“稳定的前进运动”是会持续的。对中国稍有认识的人,都不难看到中国人民的生活、工作环境、选择和自由度比起从前是有明显改进的。今天,中国入民已经能够自由出入境,到世界各国旅行(加拿大除外),试想想在从前人民思想和信息受到封锁的年代,中国政府岂容国民自由到外国看世界?
的确,我们仍然见到有异见人仕在中国受到惩罚,但我们亦见到在政府媒体上刊载批评政府和官僚的声音。传媒的言论自由虽仍有局限,但市民私下已经能够畅所欲言地评时论政。我们亦开始见到政府容许民间组织(NGO)的大量成立,以及和平聚集表达反对政府决策的“示威”出现。这些事情在西方民主国家虽然是理所当然微不足道的事情,但对于由共产极权转变为社会资本主义的中国来说,却已经是跨出一大步。 中国门户的开启,对外贸易和交流的增加,令中国与世界溶合接轨。在接轨的过程中,中国需要引入西方的价值和体制(如法制、信息自由流通、管理等),中国工人的劳动待遇、人民的权利和自由也因而随之获得提升。 但是,要一党主政,文化价值都很不相同的中国一下子跟西方看齐,这是罔顾国情和现实的想法。 中国的人权状况虽然仍有很大的改进空间,但比起印度和中东国家,中国却显得文明得多(尤其在女权方面)。印度虽曾受英国管治和拥有有民主体制,但文化传统却影响着人权的进展,拥有五千年历史的中国同样有这样的包袱。美国虽然常挥动捍卫人权的旗帜,但无理发动战争侵占伊拉克,造成100万平民丧生,这又是怎样的人权纪录? 西方评论人仕在批评中国人权时,要抚心自问,究竟大家是真的关心想协助中国改善,还是自我优越感作崇,借践踏中国来抬高自己? 杯葛中国,把中国放在西方对立的位置,既不能改善中国人权和西藏人民的待遇(受排斥孤立的中国很可能会变本加厉和走回头路),并且还会在国际事务上与西方国家事事对着干,这是我们所乐见的吗? 眼见西藏人仕的诉求借着奥运获世界关注,加拿大的原住民也说要仿效向联邦政府施压。事实是,如果我们把加国的原住民比西藏人民相比,西藏人民的生活环境、寿命、毕业率和就业程度其实都比加拿大的原住民要高。若论“文化灭绝”,我们当年的“寄宿学校”把原住民的儿童与父母分开,消除清洗其传统语言和文化,亦比西藏人从前所经历的更“绝”。

2008年5月2日 星期五

英雄變漢奸

英雄變漢奸 蘇賡哲
2008年5月1日


巴黎杯葛奧運火炬傳送有個場面:坐在輪椅上的肢障火炬手金晶力保火炬不失、不熄。中國大陸官民同聲稱頌金晶,捧之為民族女英雄。西方社會也有人認為,向肢障的金晶發難,是恃強凌弱的錯誤行為。
我想,強弱的觀念是相對的。一個四肢健全的人,和一個坐輪椅的肢障者單打獨鬥,肯定是恃強凌弱的可恥行為。但在搶火炬這環境中,卻必須知道,金晶身旁有一隊中國武術高手緊緊環衛四周,然後是巴黎數以千計的警察,即使搶火炬的是科幻故事中的超人,可以力壓武術高手和打敗全巴黎的警察,後面還有法國軍隊。即使法國軍隊也潰敗,不必懷疑,中國軍隊隨時願意支援。相對來說,搶火炬的人不會有任何國家機器作後援,隨時會被打倒和拘捕,他們才是弱勢一方。搶火炬只是弱勢者的抗議方式,何況他們目的並非傷害金晶。
金晶是很有理性的運動員,值得我們尊敬。在全國抵制法國連鎖超市家樂福的狂潮中,她持反對意見。因為家樂福僱用大量中國職員,萬一因抵制關閉,會斷了這些職工生計。中國民眾一知道金晶的態度,立即從狂捧變為狂罵:「金晶,你這種漢奸言論不是公開和我們中國人作對麼?」「一個人去了一次法國就覺得自己是個法國人似的,金晶的話就是個毫無腦髓的人跟隨漢奸白眼狼的腔調,怪不得原單位要把她除名。」更有人針對她的不幸進行攻擊:「全國群眾給你一點讚譽你就以為自己是女神,想當漢奸了。腿少了一根不是你的錯,腦殘可就不大好了。」一夜之間,英雄變成漢奸,而且,這些人不認為自己有什麼不妥。

----------------------

蔡英文出選黨主席 蘇賡哲
2008年5月2日


評論時事,當然樂於看到時局發展符合自己的觀察。四月三日,曾在這裏說,民進黨的王牌已出盡,四年後可打的只有蔡英文、蕭美琴這一路牌了。日前,民進黨人果然力拱蔡英文出選黨主席。同時報名參選的還有蔡同榮和辜寬敏。
謝長廷說:「民進黨的天王天后都不參選,要讓出空間,給新人創造新氣象。」他絕對明白,這次謝蘇配落敗,說明民進黨天王天后級人馬中,已無任何人可與馬英九匹敵,任誰上陣再戰,必定是又一次棄甲曳兵收場。不找新人,四年後絕無倖勝機會。
執筆時,民進黨希望先作三位參選者的協調工作。辜寬敏說,他不知道協調什麼。其實大家心知肚明,能「勸進」蔡英文參選,挑起敗選後要面對馬英九這勁敵的千斤重擔,已是民進黨天大福氣。以前,民進黨的黨主席,不一定是總統候選人,而是選務最高指揮,此所以今日自知勝望不高的蔡同榮面臨協調,攻擊蔡英文沒有黨務經驗,潛台辭是他願意主持選務,將來由蔡英文出選總統。看來此君已有退意。但這一屆黨主席,不應該只是選務負責人,而是要讓民眾知道,民進黨箱槓底還拿得出什麼貨色來。如果由蔡同榮或辜寬敏這種「老餅」掛帥,必定軍心渙散,難以收拾。兩人應該不待黨內投票就退選,營造萬眾一心齊挺蔡英文的氣象為宜。2004年大選,國民黨嫌馬英九太嫩,以致讓民進黨再執政。今年大選,民進黨囿於天王舊觀念,不打蔡英文這張牌,否則有可能拉高四、五個百分點而贏。誰都會覺得,蔡英文比謝長廷廉能。

愛國主義

愛國主義的最簡單,最清晰,最不容置疑的意義,不外是一個工具,為統治者達成他們的野心和貪婪的欲望,而對於被統治的人而言,它代表了放棄人的尊嚴,理性,良心,並像奴隸一般,被掌權的人迷感。 - 托爾斯泰當我們加入一個群體,成為其中成員時,自欺本能便會大增,一班人走在一起成為一個新群體,會匯聚出種一歸屬感,有「大家一起的感覺」,可以產生更大的動力, 去拒絕面對痛苦的事實。

.................

這個「群體思維」風氣,可以像低音量聲浪般運作,使人不能察覺到警號。每名組員都偏向於揀擇性地接受訊息,被挑選的訊息都是能增加組員之問共同感覺到的信心和樂觀,至於其他沒有這些功效的訊息,則一概被置諸不理。...... 擇自「慈悲的革命」。

某國企頭頭答愛國憤青

某國企頭頭答愛國憤青


1、多省油 多乘坐公共交通出行 能做车就不要开车 能开窗户就不要开 空调

這只是老百姓應做的事, 官老爺們則可自便!

2、多省电 路灯不用就关掉, 能用耳机就不要开音箱,家电不用就要把整个开关拔下来 又省电又安全 希望政府把夜景工程的灯光就关掉

我們是有錢人, 坐汽車沒有路燈也不是問題,用的是LED電視是省電的!

3、支持国货 能买到国货就不要买外国货 促进内需 钱要给自己人赚

想支持國貨, 但總買不到夠高檔的!

4、努力工作 多开发和制造更好的产品 实业才是救国之本

中國已經是盛世大國了, 還救什麼?

5、尊重自己 尊重国人 不要崇洋媚外

太遲了, 我已拿了外國護照!

6、告诉台湾 西藏 包括其他民族的青年 为什么我们现在还这么痛苦别的国家看不起,因为我们的祖辈太喜欢窝里斗。

不是說階級鬥爭是不會停止的嗎?

7、告诉身边的每一个人 中国只有强大才会有更好的家 ,落后就要挨打挨骂

我只知沒錢才會挨罵!

8、政府在进步 督促政府更快的进步 而不是推到他 那样高兴的是美日 痛苦的是自己

督促政府的人在"秦城"最多!

如果你是一个爱国的中国人,如果你愿意与所有中国人一起渡过这段艰难的岁月,请在自己恪守以上原则的同时,将本文发给更多的朋友。有我们,中国一定强!

我不知是否愛國, 但不愿意和別人一起渡過什麼艱難歲月

某國企頭頭 02/05/08

中国人不能不看

中国人不能不看,英法等国抵制北京奥运的真实原因!
西方国家这次为什么会­如次的团结?欧洲的德­国、法国,一般是不会­冒着这样的风险得罪中­国这个经济大国的。伊­拉克战争时德国和法国­都和中国站在一边,不­支持美国对伊动武。为­伊拉克而得罪美国,不­符合他们的国家利益啊­。法国10年前为了不­得罪中国,终止了对台­军售,损失了几十亿的­收入。而为什么今天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公然­与中国为敌?难到就是­为了和自己根本不相干­的西藏和奥运?
而另一个值得让人思考­的问题是,一向是西方­老大的美国,为什么这­一次这么低调?让英、­法、德在前台唱主角?­对于西藏,西方国家很­清楚,再怎么闹,中国­也不可能做出让步。对­于奥运,他们也很清楚­,就算西方国家没有一­个领导人出席北京奥运­会,中国也就是面子上­过不去罢了,对中国有­实质影响吗?没有。
所以,西藏只是一个幌­子,奥运也只是一个幌­子。那么他们到底想从­中国得到什么?
西方国家正面临着10­年来经济陷入衰退的危­险,他们需要有一个有­实力的国家为这次西方­经济的衰退买单。不言­而喻,他们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中国。 做为一个普通老百姓,­我对国际经济没有什么­研究,但08年一开始­我还是隐约到中国经济­面临的危险,现在也就­想起了温总理说过的一­句话:08年也许是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现在想起正在进行的这­场闹剧,真的有点让人­毛骨耸然了。美国不是­低调,是很冷静,他们­早已经不露声色的出招­了:
1、美元贬值。因为美­元贬值,人民币升值,­中国16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已经人间蒸­发了3000亿美元,­而且还在继续蒸发中。­更要命的是,由于人民­币升值,中国出口产品­成本增加,沉重的打击­中国的出口,许多企业­面临倒闭的危险。因为­中国企业的倒闭,西方­国家生产企业就可以开­始生产复苏。
2、通过高油价以拖跨­中国经济。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需要大量的进­品原油,而西方国家则­不断的提高石油储备,­造成高油价一直持续,­以增加中国经济建设的­成本。这就是美国为什­么要打伊拉克、打伊朗­的原因:控制石油就是­控制了经济命脉。
3、足涨中国金融泡沫­。人民币升值,大量热­钱自然要涌入中国,造­成中国高成本、高币值­的经济泡沫。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政府就算是背­着千夫所指都绝不救市­的原因,就是为了打击­国际投机资本在中国的­恶意圈钱行为,而另一­方面却不得不面对成千­上万痛不欲生的股民的­唾骂而有可能造成国内­社会动荡的危险。现在­看了,什么西藏事件、­抵制奥运都是不足为道­的事。
所以,“西藏”和“奥­运”只是西方国家绑架­的两个“人质”,他们­真正的目的不是西藏,­也不是奥运,而是以此­为要挟,要中国为他们­的经济衰退买单。不买­单:搞乱你,要死大家­一起死。买单:坐下来­谈,你答应我我就息事­宁人!
中国政府的冷静是对的­,死死抓住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不动摇才是关键­。经济如果一跨,那就­什么都跨了。 国民要冷静,要相互理­解,不要给政府出难题­。还是那句话:发展才­是硬道理,压倒一切的­是稳定。一个普通的中­国人都能预料到,我相­信政府能从容应对。我­们要支持政府打赢这场­表面上看起来是舆论战­,而事实上是经济的战­争
我们需要更团结 希望大家奔走先告
1、多省油 多乘坐公共交通出行 能做车就不要开车 能开窗户就不要开 空调
2、多省电 路灯不用就关掉, 能用耳机就不要开音箱­,家电不用就要把整个­开关拔下来 又省电又安全 希望政府把夜景工程的­灯光就关掉
3、支持国货 能买到国货就不要买外­国货 促进内需 钱要给自己人赚
4、努力工作 多开发和制造更好的产­品 实业才是救国之本
5、尊重自己 尊重国人 不要崇洋媚外
6、告诉台湾 西藏 包括其他民族的青年 为什么我们现在还这么­痛苦别的国家看不起,­因为我们的祖辈太喜欢­窝里斗,。
7、告诉身边的每一个­人 中国只有强大才会有更­好的家 ,落后就要挨打挨骂
8、政府在进步 督促政府更快的进步 而不是推到他 那样高兴的是美日 痛苦的是自己
如果你是一个爱国的中­国人,如果你愿意与所­有中国人一起渡过这段­艰难的岁月,请在自己­恪守以上原则的同时,­将本文发给更多的朋友­。有我们,中国一定强­!
中国政府的冷静是对的,死死抓住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不动摇才是关键。经济如果一跨,那就什么都跨了。 国民要冷静,要相互理解,不要给政府出难题。还是那句话:发展才是硬道理,压倒一切的是稳定。一个普通的中国人都能预料到,我相信政府能从容应对。我们要支持政府打赢这场表面上看起来是舆论战,而事实上是经济的战争 我们需要更团结 希望大家奔走先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