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4日 星期日

论中国人权

论中国人权

姚永安 2008-04-23 10:29

菲沙研究中心每年都会进行一次全省的学校成绩排名榜,这项按考试分数评级的报告备受学界批评,就连名列前茅的私校负责人都不认同这样的评级方法。为什么呢?因为纯綷以分数高低排名的做法既不公平,亦无法真正衡量一间学校的状况和表现。名列前茅的私校,基本条件占有优势。它的学生都是被挑选过,其家庭环境都较充裕,有能力为子女提供所有学习之需,学习环境和条件都较好。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学校的教学和运作管理只是一般,学生的成绩还是会不错的。相比起来,一间在不那么富庶地区,有大批新移民和原住民学生就读的学校,即使有最优秀的教育人材和管理,但由于生源基础的原因,是难以在分数上超越先天条件更好学校的。因此,要衡量一间学校的好坏和表现,不能单以考试分数定成败,武断地评定,分数不好的学校便是管理和教学不善。比较科学的方法是以这间学校本身的纵向表现来比较,而非与条件和环境状况不同的其它学校横向比较。这种武断评级所带来的负面后果是,条件受限制学校,即使多努力,都会被比下去,师生的努力不仅未有获得肯定和鼓励,还会被视为失败和被傒落。

同样道理,要评定中国的人权,公平和合理的衡量方法其实是以中国本身发展的今昔作比较。试问,数千年来由极权帝皇统治(这段历史传统无可避免地影响着中国人的文化和价值)、过去百年多次转换政府、一党主政、司法仍未自主分家、2006年人均收入只有2025美元中国虽然有名列世界排行榜的富豪,但贫穷的地区的人民却仍生活于赤贫)的发展中国家,试问如何直接与享有过百年稳定政府、民主制度、三权分立、言论自由和富裕的已发展国家相比呢?要评论衡量中国的人权,除了看个别事件(如维权人士胡佳被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罪成入狱),还要看整体社会的人权状况怎样?相比起8年前申办奥运时,究竟是有进步还是倒退呢?在联合国的世界人权宣言中,共有30章,全面地列举出人权的种种标准,大致包括:平等(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见、国藉、出生地、财富...)、自由、生存权、安全权、严禁奴隶(不得不提的是,在中共入主前,西藏是奉行有奴隶制度的)、不受虐待和不人道的处罚、受法律的平等对待和审讯、免受武断拘禁、私隐权、在国家内有自由迁徒的权利、自由出入境权、寻求他国庇护权、国民权、自由通婚、拥有产业权、思想自由、信奉宗教自由、自由表达及结社权、参与政府权利、民主选举权、自由选择工作和失业保障权、同工同酬、休息和休假的权利、个人和家人(包抱在年老、失业和残障时)在生活上获得所需的食物、衣物、房屋、医疗和社会服务、接受教育的权利、家长有权选择子女接受那种教育的权利、有自由参与社区文化生活的权利和个人性格自由发展的权利。加拿大外交部的北京官员较早前曾经撰写了一份中国的人权报告,指中国的人权有进步,并且认为这种“稳定的前进运动”是会持续的。对中国稍有认识的人,都不难看到中国人民的生活、工作环境、选择和自由度比起从前是有明显改进的。今天,中国入民已经能够自由出入境,到世界各国旅行(加拿大除外),试想想在从前人民思想和信息受到封锁的年代,中国政府岂容国民自由到外国看世界?
的确,我们仍然见到有异见人仕在中国受到惩罚,但我们亦见到在政府媒体上刊载批评政府和官僚的声音。传媒的言论自由虽仍有局限,但市民私下已经能够畅所欲言地评时论政。我们亦开始见到政府容许民间组织(NGO)的大量成立,以及和平聚集表达反对政府决策的“示威”出现。这些事情在西方民主国家虽然是理所当然微不足道的事情,但对于由共产极权转变为社会资本主义的中国来说,却已经是跨出一大步。 中国门户的开启,对外贸易和交流的增加,令中国与世界溶合接轨。在接轨的过程中,中国需要引入西方的价值和体制(如法制、信息自由流通、管理等),中国工人的劳动待遇、人民的权利和自由也因而随之获得提升。 但是,要一党主政,文化价值都很不相同的中国一下子跟西方看齐,这是罔顾国情和现实的想法。 中国的人权状况虽然仍有很大的改进空间,但比起印度和中东国家,中国却显得文明得多(尤其在女权方面)。印度虽曾受英国管治和拥有有民主体制,但文化传统却影响着人权的进展,拥有五千年历史的中国同样有这样的包袱。美国虽然常挥动捍卫人权的旗帜,但无理发动战争侵占伊拉克,造成100万平民丧生,这又是怎样的人权纪录? 西方评论人仕在批评中国人权时,要抚心自问,究竟大家是真的关心想协助中国改善,还是自我优越感作崇,借践踏中国来抬高自己? 杯葛中国,把中国放在西方对立的位置,既不能改善中国人权和西藏人民的待遇(受排斥孤立的中国很可能会变本加厉和走回头路),并且还会在国际事务上与西方国家事事对着干,这是我们所乐见的吗? 眼见西藏人仕的诉求借着奥运获世界关注,加拿大的原住民也说要仿效向联邦政府施压。事实是,如果我们把加国的原住民比西藏人民相比,西藏人民的生活环境、寿命、毕业率和就业程度其实都比加拿大的原住民要高。若论“文化灭绝”,我们当年的“寄宿学校”把原住民的儿童与父母分开,消除清洗其传统语言和文化,亦比西藏人从前所经历的更“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