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0日 星期二

陳堅最後的八十小時

這位陳先生在他一生最後的八十小時裏想的是太太和還未出生的孩子,
如果我是他, 我不知會否用一秒鐘想及民主和人權, 你會嗎!

無線電視http://www.youtube.com/watch?v=KO5aEKWmTnA

四川電視台詳情http://www.youtube.com/watch?v=tpjRBWnMlRc&feature=related

刚看完四川4台,新闻现场的直播,播出了一个叫陈坚的男人的采访   开始的时个我还觉得好好笑,这男的被三块预制板压了70多个小时,还谈笑风声的,和记者摆龙门阵,精神只好。我都在怀疑这个人是不是电视台安排的咯。      那个男人说了很多话,只记得他对镜头大声的说“最难坚持的是第一天和第二天,我都要坚持不住咯,这两天是我人生中最难熬的日子,但我想到我老婆和还没出生的娃娃­……”   记者问“你娃娃几个月咯呢?”他愣了下说“不晓得,我一直在外头打吖,我老婆在家……”“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要对大家说,坚持就是胜利!”   然后记者用手机打到演播室,他想给家人报平安,他说他的妻子叫谭小凤(音同),他的家是安县人X乡(记不住了)。他现在没得啥事咯,不要担心,最难过的日子已经­过了,这辈子没什么盼头,就是想他们两个人和和睦睦的过一辈子。      看到这里,我一直以为,他肯定没得啥问题,肯定获救了。因为他精神很好,话也好多,旁边的营救人员都对他说,不再要说话了。营救一直到晚上,他终于被救了出来,­从电视里看,他的伤情比我想的重,下肢有血肿的感觉,但我还是觉得他没事。他在呻吟,我还有点想笑(原谅我,我不是没有同情心,我只是以为,只是以为……),再­过了一会,我都感觉到不对,好像有点不太正常,旁边的人喊他,他也只是呻吟,最后他也只是回答,我的腰有点痛……      我想你们其实也猜到了,最后他没有挻过。画面播完,主播哭了,泪湿了脸,她说她真的很难过,因为当天那个报平安的电话是她接的,当时话没说完她就切断了,因为通­讯太差(画面回播当天情境)。   主持哭着说,她说因为那天的直播也是她在做,电话是她接通的,她不知道他当时的状况,她以为只是个报平安的电话(其实15号那天的直播我也看了,我和那主播的想­法相同)      太多的细节我无法描述出来,他们会那个抢救医务人员最后的那个傻瓜,他拍着陈坚的脸唤他,记者在旁边哽咽的声音,抢救医务人员作着人做着人工呼吸,最后拍着他的­脸轻轻的说“你这个傻瓜,你都坚持了那么久了……”女记者在旁边哽咽的用成都话说“你不是要和你老婆过幸福的日子的嘛,陈坚陈坚……你不是要看你娃娃出生的嘛…­…你不是说坚持就是胜利的嘛……”      我以为他是坚强的,所以我固执的以为他的生命也是坚强的,但其实人的生命真的真的很脆弱很脆弱……      在陈坚被救出来后,记者采访了一位在场的消防,他坐在地上很疲惫的说,我们会一直在这里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