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9日 星期四

茅于軾錯了

茅于軾錯了蘇賡哲

四川震災,不少人在傷痛之餘,對「豆腐渣工程」增加蒙難人數深表痛恨。不過,加拿大有華人媒體表示:「此刻只應談救災,追究豆腐渣工程是對亡靈不敬」。但中國學者茅于軾的看法與此相反,他列舉川北在地震中倒塌的學校:四川都江堰市聚源中學、都江堰市向峨鄉中學、重慶市梁平縣文化鎮一小學、重慶市梁平縣禮讓鎮中心小學、文化鎮小學教學樓、德陽市實古鎮中心小學、瑩華鎮中心小學和中學、八角鎮中心小學、洛水鎮中心小學。這一系列學校建築被震塌了,問題在於,「而政府大樓依然聳立」。茅先生委婉地說他沒有要政府人員陪死的惡意,只是不明白何以同一個城市的建築,出現兩種不一樣的結局。他說:最可怕的是,政府大樓和學校全由專業人員建成,這些專業人員建成了會倒塌的學校和堅挺不倒的政府大樓!「一個民族,一個族群,從根本上漠視延續這個民族和種群後代的生命,這個民族和種群離他消亡不會太遠。」
完全明白茅于軾先生的憤慨,但他錯了。以前我曾比較過日本人和中國人對後代生命的態度。在大饑荒時期,日本人將老人背上山,讓老人餓死,留出糧食給下一代。中國人則是易子而食,把下一代吃掉讓老人活下去。這顯示出中國人的「漠視延續民族和種群後代的生命」是一種傳統,但「這個民族和種群」非但不是茅先生所說的「離他消亡不會太遠」,而是在其他很多民族都消亡了,他還存活?,更而且是存活人口最多的一個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