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0日 星期六

人人是戰犯

中國人持論向來力求「公允」,例如大家經常聽到:「廣大日本人民是愛好和平的,只有少數軍國主義極右分子要發動侵略戰爭。」當然是四平八穩,深為世人接受的主張。作為「拉攏大多數,打擊一小撮」的權術,是可以提出這種主張的,可是它不符合歷史事實。
歷史事實是,二戰時廣大日本人民是好戰的,愛好和平只佔日本人中的一小撮。當年決定發動戰爭的議案,受到從極右軍國主義者,到極左日本共產黨一起投贊成票支持。大戰末期,日本敗象已現,麥克阿瑟大軍行將登陸日本本土進行境內殲滅戰,當時日本人提出的口號是「一億玉碎」,即全體國民與美軍同歸於盡。戰爭結束後,追查戰爭責任,日本首相東久邇提出另一個口號「一億總懺悔」。而日本共產黨更直截了當指出:「一億人民一億戰犯」。
這亦即是說,日本人自己沒有認為「廣大人民是愛好和平的」。也因為人人都是戰犯,便不覺得應該由誰特別承擔起戰爭責任。更因此可知,「東條英機等甲級戰犯被奉祀於靖國神社,首相就不應該去參拜」,顯然是外人加於日本的觀念。基於外交利益,日本人可屈從,內心不以為然。既然人人都是戰犯,強分為甲級乙級對日本人來說並無意義。
我認為是,先有普遍好戰的人民,才會產生好戰的政府。就像中國,也是先有支持「打土豪,分田地」,不尊重地主生存權和土地財產擁有權的人民,然後產生侵奪民產不以為過的共產政權。因此,要日本政府老老實實認罪悔過,和要中國政府尊重人的權利,同樣難如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