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7日 星期三

環球傳「聖火」 好事變壞事

奧運「聖火」在國土第一站香港傳送可說極度成功,因為有驚無險且有民主的點綴,如果沒有了支聯會、支持藏獨及反對中國的達爾富爾政策的人「示威」,香港便會成為另一個北韓,無驚無險卻無法展示「一國兩制」的優點!
  「聖火」昨天(五月四日)在海南島開始內地一百一十三個城市的傳遞,這一天,中央統戰部常任副部長朱維群和副部長斯塔(藏族),在深圳與西藏流亡政府(內地稱達賴的私人代表)駐華盛頓代表甲日洛迪和駐日內瓦代表格桑堅贊展開非正式會談,這次「久休復會」,肯定不能達成任何具體結論(即使胡錦濤主席有此願景),能定下後會之期便算有成績;會談前夕內地官方傳媒繼續抨擊達賴喇嘛,可見北京根本對這次會談不存厚望,這種有違會談前「敵我」雙方「偃旗息鼓」的情況,也許可解讀為北京釋出善意而達賴不能不積極回應,雙方代表因此各自表述;但既然雙方碰頭磋商,那些揚言杯葛奧運開幕或閉幕儀式的西方領袖,便再無不出席的藉口(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又如何)?對北京來說,世界各國領袖齊集北京觀禮,可對內宣傳為全球領導人「到賀」,代表中國的世界大國地位獲舉世承認,象徵意義深刻,不在話下。
  不過,由於支持藏獨及其他反對中國的人「搞局」(國際奧委會因此決定今後取消「環球傳遞奧火儀式」)、而世界各地華僑保護「聖火」所展現的激昂憤慨以致有時不知不覺間動粗的愛國主義和民族情緒,加上內地「憤青」掀起連串抗議西方傳媒「造謠」及排斥外商活動(網上及街頭),等於為中國與西方世界的「蜜月期」劃上休止符。主張在弘揚奧林匹克精神的大纛下環球高調傳遞「聖火」宣揚國威的決策者,應對這次「好事變壞事」的國際活動負全責!
  這十多二十年來,中國的「柔性外交」令世人對中國的「和平崛起」抱持樂觀其成的態度,近年在西方國家進行的多項民意測驗,均顯示中國的民望穩定上升,認為中國對世界和平具威脅性的,只屬極少數;今年初在東南亞進行的民調且指出中國已取代美國和日本,成為區內諸國最重要的夥伴。可是,這種情勢如今已「翻盤」,在「三.一四西藏騷亂事件」發生前,由於中國和蘇丹、津巴布韋、緬甸和北韓這些臭名昭彰政權保持友好關係,於歐盟進行的民調,顯示歐洲人已認定中國是世界安定的最大脅威;在美國,中國甚且已成為繼伊朗和伊拉克之後的第三號公敵─此一位置長期由北韓佔據!「聖火」在民主國家引起跡近騷亂對峙後,由《華盛頓郵報》報系數名資深評論員合辦的PostGlobal.com認為「醜陋中國人」已取代「醜陋美國人」在國際上的地位!
  史匹堡的辭任奧運藝術顧問(北京不當一回事,因聘書未發出)、西方人權分子的抗議以至穆斯林分離分子的暴力活動及「三.一四西藏騷亂事件」,令北京奧運蒙上一層不愉快的陰影,然而,對於國勢如日中天的中國來說,這些不過是疥癬之疾,不足為患。可是,在巴黎、倫敦,特別是在坎培拉和首爾出現以萬計不僅僅是搖旗吶喊的中國「憤青」,令西方國家對中國的崛起另眼看待,中國留學生日後必會受到更多的限制……。
  中國「憤青」把宣洩憤怒的矛頭指向西方國家,遠因是雙方積怨已深,近因則為西方傳媒漠視藏族「壞分子」搶砸破壞的事實(數天「清場」令西方傳媒不會輕信中國發放的消息),這種認定對中國不公平的憤慨,在相信祖國已經壯大起來人民不應再受外人欺凌的背景下,很易把「舊仇新恨」撩撥出來,《經濟學人》去周社論指捍衞中國利益的人認為西方民主社會有雙重標準,比如對中國輸出污染環境的工業之餘,又指責中國經濟快速發展造成重大環境污染,再如美國汽車噴出最巨量廢氣現在卻要求中國加強降低汽車廢氣的立法……。中國認為這些不合理的要求,目的無非在拖慢中國的經濟發展進度,以阻遏她的崛興;而主辦奧運,是中國展示「軟實力」希望贏得世人尊敬的里程碑,「聖火」在西方國家傳遞引起的「騷擾」,正好反映西方國家拒絕承認中國崛起的縮影。
  無論如何,海外國內「憤青」的亢奮表現,令西方人士認為中國的「和平崛起」可能變質,因而必然慎加防範,中國與西方的磨擦日增,很難避免;而「憤青」的街頭活動,若不受有效規管,將成北京當權者的心腹大患,因為在未獲合理補償下失去土地的農民、官商勾結貪腐之風愈禁愈烈、環境污染危害人民性命健康的情況日趨嚴重以至認為政府在反擊西方國家上未盡全力等,均可能成為人民上街抗議的火頭……。
  由於意識形態差距太遠及政治體制各走極端,中國和西方社會和諧共處,是需要雙方共同努力互相遷就的。海外傳遞「聖火」令諸種深層問題表面化,這方面的前景看來並不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