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6日 星期二

北京奧運與香港民運 - 梅幸河

  今年八月八日,奧運會將會在北京開幕。屈指一數,雖然現在執筆之時,尚只有約三個半月,一百天多一點,但奧運火炬,三月二十四日已於希臘雅典點燃,隨即傳遞至世界五大洲,將於五月二日抵達香港,這是進入中國領土的第一站。然後經澳門,傳入大陸,再在大陸各地傳遞,最後抵達北京。
  奧運火炬的傳遞,途經英國倫敦、法國巴黎、美國舊金山等地時,都遇到大規模的抗議示威。歐洲議會通過了決議,要求各會員國政要杯葛奧運開幕禮;一些運動員亦已表明了杯葛的立場。在這些抗議示威中,藏獨份子和支持者,成為了主力,而且行動激烈。
  七年前,中共申請舉辦北京奧運時,曾徇國際輿論的要求,承諾將會改善中國的人權狀況。但自此以來,中共不只沒有兌現承諾,還變本加厲,踐踏人權。尤其是不久前鎮壓藏民,以及判維權人士胡佳三年半刑期,以言論入罪,更激起海內外人士對中國人權狀況的關注,在反對奧運火炬傳遞的抗議示威上,火上加油。
  北京本來想藉舉辦奧運,去鼓吹其「大國崛起」的國際形象,現在看來是適得其反了。
  從藏民與胡佳事件看胡溫
  為什麼在這時候,偏偏發生藏民和胡佳事件呢?加以分析,略可窺見去年黨大和今年人大,胡溫組成的準備接班的新領導班子,其政治智慧和領導能力的一斑。
  有人說:藏獨份子就是要藉著北京即將舉行奧運的時候,舉行和平示威,以引起國際上的關注。不排除這個可能性,但中共是否一定要採取出動軍警鎮壓的手段呢?是否可以採取較懷柔的手段,不使事件激化擴大?尤其是在事件發生後,驅逐全部境外記者離開,更使人懷疑那鎮壓行動的真相是如何地血腥。
  這反映出胡溫政權是如何地缺乏自信和怯弱,國內矛盾尖銳,一有風吹草動,便採取最極端的手段。在奧運日近之時,這些矛盾不但沒有和緩,反而日趨激化,恐怕引起連鎖性反應,便立即以強硬手段,把事件消滅在萌芽狀態中。
  隨著又發生了胡佳事件。胡佳無權無勢,只在互聯網上發表了幾篇文章,接受過國外記者兩次電話訪問,即被判「煽動顛覆國家」罪。國家能夠這樣就被顛覆了嗎?這個國家可以說是爛豆腐了。顯然判處胡佳是「殺雞儆猴」,防止越接近奧運,國內會越多出現不中聽的異見。
  除了上述兩事件外,胡溫還有一些較小的可笑的措施。
  「愛國」示威被斥新義和團
  西藏事件發生後,聘請國外公關顧問公司,提供改善國際形象的意見。把民族事件、政治事件、人權事件看作是公關的形象問題,實在是太昧於歷史潮流了。這樣的事件,不是塗脂抹粉就可以解決了的。
  其次,認為美國CNN報道員卡弗蒂在評述中共當局護送火炬時的表現,是辱華反華,要求道歉。這簡直是把外國的傳媒人員,看作是國內似的。這不但無法阻止,反而使自己的形象更壞,使國際社會看見中共對待新聞自由的態度。
  最後,在火炬途經的國際城市,凡是華人或中國留學生較多的,都在當地領使館或親共團體發動下,組織了行動,去與抗議示威對抗。這些「愛國人士」的激烈表現被批評為新「義和團」。
  從這種種,可見胡溫政權的外強中乾和顢頇無能。不知現在是否會後悔當初申請舉辦奧運,帶來這樣得不償失的麻煩。
  支聯會率先申請抗議示威
  再來說香港民運。這是指香港的民主運動,指香港泛民主派中人,將在奧運火炬傳抵香港時,會不會有所行動,特區政府將會怎樣對付。
  五月二日,火炬將會在港內進行傳遞,這是進入中國領土的第一站,必會受到各方面的重視。在本港,擔任火炬手的人選已傳說紛紜;作過兩次試跑,路線一再改變。礙於「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招牌,北京和中聯辦算是克制,至今沒有說三道四,但特區政府內部必高度重視。
  但民運團體方面,直至執筆時,只有香港支聯會已與警務署接洽,商討當日在起步點的和平示威和陪跑計劃。其他團體仍然不動聲色。看來,他們有點遲疑不決。為什麼呢?據民意調查,港人有百分之七十是支持北京奧運的。香港的親共團體眾多,財雄勢大,一定能動員比民運團體盛大得多的對抗行動。中共是香港的太上皇統治者,港人大多不敢冒犯。抗議涉及藏獨,港人絕大多數支持統一,對藏獨疆獨和台獨都不認同。這些都是其他民運團體尚未表態的因素。「四五行動」是比支聯會激進的團體,也尚未表態。這團體一定會有行動的,現在只不過觀察形勢,訂出自己的策略而已。
  官方擔心的是港外人士
  支聯會一早就訂出,紀念「六四」十九周年的口號是:「同一世界,同一人權;同一夢想,平反六四」。這就是針對北京奧運的。從這個口號,可以看見支聯會的訴求,只有兩個:一、兌現舉辦奧運而改善中國人權的承諾;二、平反六四。支聯會的一貫立場,都是支持中國統一的,所以完全不涉及藏獨。至於「平反六四」,這是他們十九年來的訴求。這兩個訴求,港人是接納的。
  支聯會向警務處申請時,聲言參加人數不多,抗議示威只得五十人,陪跑的只九人,而且在禁區以外的行人路,路途很短。規模這樣小,而且涉及表達的自由,當局很難完全封殺。再加上十九年來,支聯會的行動,包括遊行和燭光集會,參加者數以萬計,都是和平、理性、秩序井然的,有口皆碑。親官方人士也透露出消息:並不擔心支聯會搞事,只害怕外來者。據聞,入境事務處已掌握了一千三百多個藏獨份子名單,將會拒絕入境。
  也許有人認為,支聯會的行動規模太小。其實,規模太大,難於控制,出了事會受到攻擊。再者,規模不在大小,最重要的是發出了聲音,只要傳媒報道,便有影響。相信即使中共怎樣運用影響力去封殺報道,火炬在中國領土第一站的傳遞,總不能完全封殺的。
  行動中必須注意的幾點
  反而支聯會有以下幾點必須注意:
  (一)受到新「義和團」的攻擊。五月二日那天,必有數量龐大的親共的所謂「愛國人士」,到場沿途表示支持北京奧運,其中也必有「維園阿伯」。這些人不但辱罵,還會衝擊、毆打、搶奪橫額標語等等。支聯會人員應「罵不還口,打不還手」,仍然堅持和平理性、有秩序的原則,讓這些人的醜態暴露在全世界人們的眼前。
  (二)滲透混進,栽贓嫁禍。派人滲進支聯會的隊伍中,拿著與支聯會不同的標語橫額,高喊過激的口號,甚至走去衝擊官方的傳遞火炬隊伍。這樣,使人以為這是支聯會的行動,破壞支聯會形象。支聯會必須加強糾察工作,加以嚴防,所以行動規模較小是適當的。同時,也要督促警方協助制止這樣的干擾。
  (三)應與其他民運團體的行動分開。其他的一些民運團體,與支聯會的口號不一致,更未必服從指揮,自有行動。這樣,各聚一處,各自行動,各自表達好了。這不是不團結,而是可以和而不同,而且,分散各個組合,也有遍地開花的形象。
  以支聯會十九年來的經驗,身經百戰,這些淺見他們早已熟識,作好準備。
  有勇氣和有理有利有節
  中共借奧運掀起的「義和團」情結,尤其是在大陸,害怕與社會矛盾結合,因而會引火自焚,所以必然會克制,甚至壓止群眾的自發行動。但在海外卻沒有這樣的顧慮,搞得放手一點。
  香港的民運團體是受到壓力的,所以遲遲未有行動計劃。他們應該有堅持原則的勇氣,頂住壓力,發出改善中國人權的呼聲。有人說,奧運不應政治化。中共首先作出舉辦奧運而改善人權的承諾,把人權與奧運聯繫起來,這不是承認了奧運與政治有關嗎?
  當然,行動要有理、有利、有節。「理」是:中共要兌現自己作出的承諾。「利」是:國際社會的關注。「節」是:行動規模小,與藏獨劃清界線,不可涉及。在這幾方面,其他民運團體,要向支聯會學習。
  五月二日火炬經香港傳遞後,中國人權與北京奧運還會繼續擦出火花。各民運團體應總結經驗,作出其後的策略。一些泛民主派的遲疑不決,不知是否考慮到九月立法會選舉時,選票的得失問題。一,不要因一時選票的得失而放棄原則。二,真正支持泛民主派的選民,相信也希望中國改善人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