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6日 星期二

表演

蘇賡哲
2008年5月6日

火炬手金晶因反對抵制家樂福,一夕之間從民族英雄變成漢奸;杜克大學中國留學生王千源站出來要求漢藏兩族學生平靜對話,立刻成為「殺無赦」的賣國賊,甚至有人在李家豪兄的網站上說,要對她先姦後殺。同樣是這些人,對被人稱為「惡棍」居然還義憤填膺。
以《品三國》紅透半邊天的易中天,有另一本名著叫《帝國的終結》。讀者不難領會,書中所說的帝國,直到今日仍未終結。他說:中國人是很擅長政治表態的,「最高當局只要一聲令下,很容易地就能做到對某個『奸賊』或『小人』的同仇敵愾。至於這個人是否當真有罪,則無人深究,也無須深究。對這些『憤民』(憤怒的民眾)來說,需要的只是一個表白的機會,即一個表現自己政治可靠和道德無瑕的舞台。這就要有一個『反面典型』以為契機,政治上的反面典型就是『亂臣賊子』。」一旦發現了反面典型,憤民就會要求將其遊街示眾,並向示眾者吐口水、扔石頭、喊口號,在這種表演中體驗快感。金晶還要接受法國代表的道歉和親吻,不能遊街示眾;王千源在美國,同樣無奈她何,但她青島的老家被扔花盆、糞便,大門前塗寫辱罵口號,王千源的父母連夜逃亡,這大概也令一些人體驗了快感,完全符合易中天所說「官民人等在表現道德義憤的不經意間流露出野蠻暴力傾向。」
不過,易老師大概尚未察覺,今日的憤民已從「最高當局一聲令下」,進展到全自動自發了。而且「遊街示眾」,未免不切實際,及不上「先姦後殺」更能體驗快感,即使只是想想,也挺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