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7日 星期二

重建扯高材料價耕地毀壞糧價高

一、
  至今天剛好二周,汶川八級地震的經濟損耗,和可以據已點數屍體而公布的死亡人數不同,是無法準確評估的;不過,汶川地震會加劇通貨膨脹深度,則無可置疑。
  四川向以物產豐饒而有天府之國的別稱,是內地最重要的豬肉產地,出產的大米約佔全國總產量百分之七、百分之四小麥、百分之三粟米和百分之七粟米油,從昨天電視新聞傳達的訊息看,即使沒有其他因地震而引發的天災,短期內四川的作物及牲畜產量均大幅下挫,不能避免,除非政府作出重大津貼,去年至今漲幅最大的豬肉價格進一步上揚,已成定局;而供應量稍稍高於本地需求量的大米,歉收以至無法耕種令其減產,恐怕非從國際市場購進才能滿足消費者需要。相關物價被扯高進而令通脹率大幅攀升,似是不可逆轉的趨勢。
  市場人士密切關注的,還有廠礦及交通系統受破壞,四川的鋅和鋁運往消費市場較前困難甚至不可能;令人憂心忡忡的還有,四川為內地最大地下(以別於海底)天然氣(厚黑教主李宗吾的故鄉四川自流井〔民初的地名〕便盛產煤氣)及區內最重要的水電生產者,現在煤氣和電力供應俱出問題……。那使近來已因煤斤供應不足導致不少發電站關閉(去周二公布的便有三十二家)而使電力產出量下降的內地電力市場,有百上加斤之感。
  在這場前線傳媒已開始被引導至把焦點放在體現(為災情善後之後歌頌「黨的領導」做好基礎工程)中共愛民如子如何不惜一切代價的救災活動同時,投資者於捐款賑災之餘,應把注意力放在受地震影響的投資項目上─惟有投資得利,才能躍踴捐輸─水泥業似為這次震壞了近五百萬幢建築(全毀的約二十二萬座,其中包括七、八千間學校)天災的主要受惠行業。「豆腐渣工程」的唯一「好處」是少用水泥,此次地震之後,非「豆腐渣工程」短期內將成主流,意味災後重建對水泥的需求大增,安徽海螺的執行董事郭景彬去周對彭博說,內地的建築標準會全面提高,而堅固的建築結構意味用更多水泥!在「人民生活必須照顧股民利益可以犧牲」的前提下,預期內地水泥生產商發「天災財」獲厚利,是不切實際的;即使那些價格為國際市場左右的商品(如石油),當局亦可用補貼津貼種種形式干擾市場價格。站在救災的立場,這樣做無可厚非,但市場機能無法發揮作用,必會拖慢內地的市場改革進度。
二、
  災後重建(及修復受破壞而未遭摧毀的基建項目)需要大量水泥之外,鋼鐵及其他建築用金屬的國際市場供應,亦會因為中國比地震前更大額度的購買而進一步扯緊,地震對耕地的毀壞,亦使中國有必要進口更多的糧食。所有種種,意味散裝航運運費升完可以再升,波羅的乾貨指數(BDI)去周四企於一萬一千六百五十點左右,比年初(一月中旬)低點,漲升約百分之八十(較去年十一月則升一倍強),看情形升勢未止。
  一方面市場對航運需求增加,一方面船隻的建造卻因財務機構收縮信貸而放緩,一張一弛,船運價格升勢不可收拾。過去數年,銀行融資新船訂單達百分之八十,放款年期在十二至十五年之間,自從次按風暴金融業風聲鶴唳之後,新船建造費貸款比率已降至不超過百分之六十五,年期則減至十年以下。因為如此,在截至去月底止的二千五百六十一艘新船建造訂單中(因為大量船在興建中,BDI期貨未來三年跌幅達五成以上),約二百五十艘船的船東因資金不足而取消合約。香港物業買家當了解「銀行收縮信用」對買家信心的衝擊。
  新船建造的速度,則由於零件短缺而放緩,紐約天鷹散裝船公司行政總裁對博彭說,渦輪機要四年才能交貨、船艙蓋(hatch cover)二年半而柴油發動機要等足二年,那完全是環球經濟長年持續增長下出現瓶頸現象有以致之(見二月十九日本欄〈瓶頸處處 通脹勢危〉)。中國造船業已做好進軍世界市場的準備(有接下約一百二十艘船的設備),現在因為對新船融資收縮及零件製造廠如東方汽輪機公司在地震中受嚴重破壞未來數月無法生產而被迫「減產」……。一句話,短期內船運費用還會上升,羊毛出在羊身上,各種要經海路陸路才能送達用家之手的貨物價格因而都看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