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5日 星期三

挽救民望 別無他法

「離岸特首」曾蔭權民望急挫,當然是事出有因,不只是委任副局長及政治助理風波,還有在高通脹令到民生凋敝的惡劣環境下,表現出毫無辦法的窘態。現在的情況,已經有點像○三年沙士肆虐,特區政府進退失據的情況,港人信心跌至谷底。
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將於七月初訪港,曾蔭權政府看來沒有甚麼好消息可以匯報的。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馬時亨因腦血管病請辭,遺缺肯定不可能由懍於民意而放棄加拿大國籍的副局長接任,甚至連署任都不可能。到底誰會繼任馬時亨的工作呢?看來也只有從公務員中去找人,該局兩位常務秘書長劉吳惠蘭、蔡瑩璧是熱門人選。
香港特區政府真是屋漏更兼逢夜雨,曾蔭權的民望插水,問責司局長又接連出事,如唐英年講粗口、周一嶽奸計分化家禽業者、十七位「政治新貴」又在「學」階段,再加上「稍為似樣」的馬時亨辭官,即使曾蔭權出招救亡,一樣無助提升民望。
曾蔭權日前到了何文田一家中學訪問時,聽到學生家長大吐苦水。曾蔭權對於不中聽的話很容易動怒,動輒反唇相譏,搞到出席的學生家長心不是味道。這樣的公關表演不做也罷。
挽救民望根本不能只靠「政治化妝師」,事實證明,特區政府的「政治化妝師」只是一小撮與傳媒高層關係良好的公關人員,對於日漸沉淪的特區政府塗脂抹粉,只會更加令人討厭。挽救民望是要政府幡然悔悟,開誠布公,並且劍及履及解決民生困苦,當然,最好就是把不稱職的官員撤換,例如周一嶽、林瑞麟、陳德霖等,董建華當年就是因為力保家臣路祥安而令到民望急挫,醒目如曾蔭權者,難道想變「老懵」嗎?

2008年6月22日 星期日

特區政府向下沉淪

特區政府向下沉淪

都說特區政府人人高薪厚祿,那是因為「高薪養廉」,不像大陸,高官貪污腐敗,禍國殃民。
這是很膚淺的評論。一個貪官可以貪污多少錢?不會因為貪一千幾百萬而影響經濟民生吧!一位「清官」高薪厚祿,不必貪瀆以自肥,但是一個重大決策出錯,浪費公帑可能數以十億計,那這位決策錯誤的「清官」為害遠大於一位受賄幾百萬元的貪官。
所以劉鶚才會這樣說:「贓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不知。蓋贓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為非;清官則自以為不要錢,何所不可,剛愎自用,小則殺人,大則誤國。吾人親目所見,不知凡幾矣。」
所謂主要官員問責制,高官有權無責,政策失誤,一句「可以做得更好」便了事,固然沒有法律責任,但連政治責任都不必負,你說這樣的官崽可恨不可恨?
怪不得有人認為,寧願要能力強的貪官,也不要無能的清官。
本來,香港的文官制度有很高的效率,高級公務員率多技術官僚,政治中立,按章辦事;然而,二○○二年問責制一出,政治任命的局長與公務員扞格,政策窒礙難行,如今「進一步發展政治委任制度」更加荒謬,最近的副局長外國護照風波,以及薪酬問題,引起社會的熱烈討論,甚至令人想到問責制的存廢問題。
特區政府沒有民意的認受性,權力來源是「北京爺們」,曾蔭權政府不必向港人負責,沒有民意的制約,自然亂象紛呈。即以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日前在立法會的「失言」,人們便可見到,這個政府已經不斷向下沉淪。
而更加令人憂慮的是,這樣的一個香港特區政府,竟然也有權力鬥爭,很多問題已經可以用「陰謀論思維」去找出答案。

2008年6月16日 星期一

撲 朔 迷 離

不 知 從 何 年 何 月 開 始 , 共 黨 高 官 喜 歡 引 用 古 人 詩 詞 話 語 , 以 補 充 自 己 詞 彙 之 不 足 。 通 常 都 造 成 高 深 莫 測 的 效 果 , 令 一 干 政 治 評 論 家 傷 透 腦 筋 , 紛 紛 猜 測 分 析 , 得 出 的 結 果 , 和 研 究 「 推 背 圖 」 一 樣 , 言 人 人 殊 , 不 知 所 云 。 如 江 總 書 記 當 年 忽 然 引 用 「 玉 人 何 處 吹 簫 」 , 就 曾 熱 鬧 了 好 一 陣 子 。 溫 總 理 一 向 也 好 此 道 , 最 近 引 用 了 王 安 石 的 名 言 : 「 天 變 不 足 畏 、 祖 宗 不 足 法 、 人 言 不 足 恤 」 。 這 次 引 用 , 一 樣 撲 朔 迷 離 , 令 人 感 到 十 二 萬 分 之 困 惑 , 不 明 處 極 多 , 大 膽 一 一 提 出 。 王 安 石 外 號 人 稱 「 拗 相 公 」 , 出 名 的 自 以 為 是 , 絕 對 不 聽 他 人 意 見 , 在 當 時 已 是 天 下 皆 知 , 溫 總 理 提 出 「 人 言 不 足 恤 」 , 當 然 也 是 不 聽 別 人 意 見 之 意 。 難 道 連 總 書 記 的 話 , 也 「 不 足 恤 」 麼 ? 還 是 總 理 大 晒 , 已 經 可 以 不 聽 任 何 人 意 見 , 學 做 拗 相 公 了 。 「 天 變 不 足 畏 」 倒 是 真 的 , 天 變 , 怕 什 麼 ! 年 年 都 有 天 變 , 水 、 旱 、 風 、 雪 , 都 是 五 十 年 或 一 百 年 不 遇 ( 真 怪 , 這 年 頭 全 趕 上 了 ) , 無 不 一 一 勝 利 渡 過 , 成 功 克 服 , 何 足 畏 哉 ! 天 變 不 足 畏 , 畏 的 是 變 天 , 要 是 像 蘇 聯 和 東 歐 一 樣 , 霎 時 間 變 天 , 這 才 麻 煩 一 些 。 不 過 想 來 不 會 如 此 , 軍 隊 武 警 , 是 吃 飯 的 麼 ? 至 於 「 祖 宗 不 足 法 」 , 更 叫 人 大 吃 一 驚 。 共 產 黨 的 祖 宗 是 馬 克 思 列 寧 毛 澤 東 , 「 不 足 法 」 ? 不 要 了 ? 不 要 馬 克 思 列 寧 主 義 毛 澤 東 思 想 了 ? 馬 列 主 義 毛 澤 東 思 想 不 足 法 , 那 麼 現 在 的 「 法 」 是 什 麼 ? 未 聽 說 有 「 溫 思 想 」 、 「 胡 主 義 」 啊 , 還 是 「 八 榮 八 恥 」 已 經 代 替 了 毛 澤 東 思 想 ? 中 國 人 民 何 所 依 從 ? 聽 到 溫 總 說 「 祖 宗 不 足 法 」 , 令 人 惶 惶 然 不 知 所 從 , 可 否 請 進 一 步 簡 單 說 明 ? 王 安 石 革 新 變 法 , 以 失 敗 告 終 。 「 往 事 悠 悠 君 莫 問 , 回 頭 , 檻 外 長 江 空 自 流 。 」 ( 王 安 石 詞 「 南 鄉 子 」 ) , 溫 總 理 究 竟 想 表 達 什 麼 ?

2008年6月10日 星期二

查 倪 對 談

查 倪 對 談 - 蔡瀾

返 港 , 與 查 先 生 查 太 太 及 倪 匡 兄 嫂 和 友 人 一 起 去 吃 烤 全 羊 。 查 先 生 愛 上 海 菜 , 對 蒙 古 的 羊 肉 也 不 抗 拒 。 倪 匡 兄 和 我 都 是 羊 癡 , 吃 得 痛 快 。 他 坐 在 查 先 生 旁 邊 , 兩 人 用 滬 語 嘰 哩 咕 嚕 。 「 上 海 來 的 作 家 , 在 香 港 只 剩 下 你 我 兩 人 。 」 倪 匡 向 查 先 生 說 。 「 還 有 亦 舒 呀 。 」 我 聽 了 說 。 「 她 住 在 加 拿 大 , 不 算 。 」 倪 匡 兄 搖 頭 。 說 的 也 是 , 當 年 文 壇 , 都 由 上 海 人 霸 佔 。 徐 訏 、 蕭 思 樓 、 方 龍 驤 、 南 宮 搏 、 馮 鳳 三 、 董 千 里 、 何 行 等 等 , 已 都 成 為 故 人 。 不 過 別 忘 記 還 在 世 的 , 有 我 敬 佩 的 劉 以 鬯 。 查 先 生 和 倪 匡 兄 兩 位 老 友 , 不 止 方 言 相 通 , 而 且 話 題 極 廣 , 他 們 的 記 憶 力 都 很 強 , 古 今 人 物 無 所 不 談 , 插 得 進 嘴 的 , 也 只 有 胡 金 銓 一 個 。 「 平 陽 公 主 有 個 馬 伕 , 叫 甚 麼 名 字 ? 」 倪 匡 兄 已 有 答 案 , 故 意 問 道 。 查 先 生 說 : 「 衞 青 。 」 「 這 個 人 出 身 低 微 , 怎 麼 後 來 做 得 到 漢 武 帝 的 大 將 軍 呢 ? 」 兩 人 相 視 大 笑 , 異 口 同 聲 地 : 「 做 馬 伕 時 和 平 陽 公 主 有 了 一 手 呀 ! 」 「 五 胡 亂 華 , 有 一 個 將 軍 的 姓 氏 怪 得 不 得 了 。 」 倪 匡 兄 提 起 。 查 先 生 說 : 「 是 呀 , 姓 冉 , 再 字 上 面 沒 有 一 劃 , 叫 冉 閔 。 」 「 對 , 他 殺 起 胡 人 來 可 不 得 了 , 比 前 南 斯 拉 夫 的 種 族 清 洗 更 厲 害 , 殺 到 羯 族 滅 絕 為 止 。 」 「 有 關 漢 族 的 存 亡 , 但 歷 史 上 對 他 不 重 視 。 」 「 鴉 片 戰 爭 時 廣 州 有 個 守 將 叫 葉 名 琛 。 」 「 對 , 他 主 張 不 戰 、 不 降 、 不 和 。 」 「 結 果 被 英 軍 俘 虜 遊 街 。 」 「 的 確 有 這 麼 一 回 事 。 」 倪 匡 兄 說 : 「 和 馬 英 九 的 不 獨 、 不 統 、 不 武 同 樣 一 廂 情 願 , 十 分 有 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