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2日 星期日

特區政府向下沉淪

特區政府向下沉淪

都說特區政府人人高薪厚祿,那是因為「高薪養廉」,不像大陸,高官貪污腐敗,禍國殃民。
這是很膚淺的評論。一個貪官可以貪污多少錢?不會因為貪一千幾百萬而影響經濟民生吧!一位「清官」高薪厚祿,不必貪瀆以自肥,但是一個重大決策出錯,浪費公帑可能數以十億計,那這位決策錯誤的「清官」為害遠大於一位受賄幾百萬元的貪官。
所以劉鶚才會這樣說:「贓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不知。蓋贓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為非;清官則自以為不要錢,何所不可,剛愎自用,小則殺人,大則誤國。吾人親目所見,不知凡幾矣。」
所謂主要官員問責制,高官有權無責,政策失誤,一句「可以做得更好」便了事,固然沒有法律責任,但連政治責任都不必負,你說這樣的官崽可恨不可恨?
怪不得有人認為,寧願要能力強的貪官,也不要無能的清官。
本來,香港的文官制度有很高的效率,高級公務員率多技術官僚,政治中立,按章辦事;然而,二○○二年問責制一出,政治任命的局長與公務員扞格,政策窒礙難行,如今「進一步發展政治委任制度」更加荒謬,最近的副局長外國護照風波,以及薪酬問題,引起社會的熱烈討論,甚至令人想到問責制的存廢問題。
特區政府沒有民意的認受性,權力來源是「北京爺們」,曾蔭權政府不必向港人負責,沒有民意的制約,自然亂象紛呈。即以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日前在立法會的「失言」,人們便可見到,這個政府已經不斷向下沉淪。
而更加令人憂慮的是,這樣的一個香港特區政府,竟然也有權力鬥爭,很多問題已經可以用「陰謀論思維」去找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