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2日 星期六

上 海 公 安 局 - 嚴浩

殺 警 事 件

一 個 二 十 八 歲 的 北 京 大 漢 , 闖 進 上 海 一 所 公 安 局 , 捅 死 了 五 個 民 警 。 事 出 於 大 半 年 前 , 警 察 懷 疑 大 漢 所 騎 的 自 行 車 是 贓 物 , 但 最 後 確 認 他 的 自 行 車 屬 於 租 借 來 的 , 這 時 大 漢 已 經 被 扣 留 訊 問 達 六 個 小 時 。 我 也 與 上 海 警 察 發 生 過 兩 起 接 觸 。 我 曾 經 在 本 欄 提 起 過 , 一 個 上 海 商 人 用 他 的 黑 牌 車 載 我 去 吃 飯 , 途 中 , 在 徐 家 匯 馬 路 中 心 , 我 乘 的 車 被 一 輛 從 旁 邊 線 硬 切 過 來 的 房 車 截 住 了 。 這 輛 車 與 我 坐 的 車 從 外 形 、 顏 色 到 車 牌 號 都 一 模 一 樣 , 原 來 這 個 商 人 朋 友 的 車 來 歷 不 明 , 車 牌 是 通 過 「 關 係 」 弄 來 的 , 但 每 次 違 規 抄 牌 , 警 察 罰 的 都 是 對 方 那 輛 真 車 牌 的 主 人 。 今 天 我 把 這 個 故 事 講 下 去 , 用 我 自 己 的 經 驗 分 析 一 下 那 個 北 方 大 漢 為 什 麼 會 發 狂 殺 警 。 商 人 朋 友 的 黑 車 牌 如 果 沒 有 一 個 貪 污 的 警 察 , 他 是 拿 不 到 的 , 有 了 這 個 因 , 便 有 徐 家 匯 那 一 幕 。 回 到 徐 家 匯 , 那 個 商 人 朋 友 自 己 不 在 車 上 , 對 方 那 個 真 牌 主 衝 下 來 , 拉 住 我 們 車 上 的 司 機 , 並 且 一 手 拔 走 車 鑰 匙 。 我 剛 從 香 港 到 , 遇 見 這 戲 劇 性 的 一 幕 , 除 了 抓 抓 頭 皮 , 覺 得 刺 激 好 玩 以 外 , 也 沒 有 什 麼 可 做 , 於 是 準 備 從 馬 路 中 心 走 回 馬 路 邊 , 叫 的 士 走 人 , 但 我 還 沒 來 得 及 起 步 , 對 方 車 主 已 經 將 我 的 領 口 一 把 扯 住 , 堅 持 要 我 一 起 去 公 安 局 。 我 只 是 個 乘 客 , 髒 車 司 機 已 經 逃 不 掉 , 從 他 身 上 便 可 追 究 髒 車 車 主 的 責 任 , 抓 我 幹 什 麼 ? 於 是 開 始 拉 扯 , 過 程 中 來 了 一 個 打 手 一 般 的 大 漢 , 我 以 為 是 便 衣 , 稍 後 又 來 了 軍 裝 , 再 下 一 個 鏡 頭 , 我 已 經 被 抓 進 了 公 安 局 。 其 間 , 我 發 現 審 理 這 起 糾 紛 的 幹 警 是 真 車 牌 主 的 朋 友 , 而 且 已 經 議 論 好 , 準 備 把 我 「 按 照 程 式 , 扣 押 四 十 八 個 小 時 」 。


--------------------


疑 人 內 心 的 獨 白


那 個 被 懷 疑 偷 自 行 車 的 大 漢 在 上 海 是 個 民 工 , 據 報 載 , 在 扣 押 的 六 個 小 時 中 態 度 惡 劣 。 我 被 抓 進 上 海 公 安 局 的 時 候 大 約 是 下 午 四 、 五 點 , 像 那 個 民 工 一 樣 , 自 知 是 無 辜 的 , 所 以 以 為 很 快 便 會 真 相 大 白 , 最 多 在 傍 晚 時 候 就 可 以 被 釋 放 , 加 上 以 為 自 己 是 香 港 人 , 又 好 歹 是 半 個 公 眾 人 物 , 對 方 應 該 不 會 怎 麼 為 難 自 己 。 公 安 局 沒 有 水 , 更 沒 有 糧 , 隨 時 間 一 小 時 一 小 時 地 過 去 , 開 始 又 飢 又 渴 , 窗 外 從 白 天 轉 到 傍 晚 , 又 從 傍 晚 轉 到 天 黑 , 我 的 自 信 一 點 一 點 消 失 。 從 一 開 始 , 我 便 問 那 個 像 是 頭 兒 一 樣 的 公 安 , 「 我 是 無 辜 的 乘 客 , 憑 什 麼 扣 留 我 ? 」 我 沒 有 態 度 惡 劣 , 因 為 我 覺 得 這 是 一 個 講 理 的 地 方 , 沒 有 必 要 動 情 緒 。 那 個 頭 兒 說 : 「 按 照 程 式 , 公 安 局 可 以 扣 留 疑 人 四 十 八 個 小 時 , 直 到 證 明 疑 人 真 正 無 辜 。 」 我 和 那 個 頭 兒 在 內 室 , 真 車 牌 主 在 外 室 , 在 徐 家 匯 現 場 出 現 的 那 個 打 手 一 樣 的 便 衣 也 跟 來 了 , 在 兩 間 房 之 間 轉 悠 , 那 個 頭 兒 也 在 兩 間 房 之 間 轉 悠 , 我 知 道 他 一 直 在 和 真 車 牌 主 溝 通 , 沒 多 久 , 我 明 白 了 自 己 真 正 的 處 境 : 頭 兒 與 真 車 牌 主 是 某 種 性 質 的 「 朋 友 」 , 打 手 模 樣 的 大 漢 不 是 便 衣 , 而 是 真 車 牌 主 的 保 鏢 。 為 什 麼 他 可 以 在 公 安 局 各 部 門 間 自 由 出 入 , 不 得 而 知 。 真 車 牌 主 發 現 自 己 的 車 被 套 了 牌 , 大 為 光 火 , 報 警 多 時 沒 有 抓 到 元 兇 , 請 保 鏢 全 市 去 找 , 也 不 得 其 果 , 終 於 今 天 落 到 了 自 己 手 上 , 高 興 之 餘 卻 又 抓 不 到 髒 車 車 主 , 正 要 找 個 人 泄 憤 , 剛 好 , 遇 到 我 在 車 上 , 又 在 街 上 與 他 拉 扯 過 , 有 過 節 , 便 順 勢 拿 我 開 刀 。 在 大 陸 , 潛 規 則 , 只 要 有 錢 , 先 洩 了 憤 , 再 理 後 果 。 而 根 據 那 個 頭 兒 說 , 真 車 牌 主 在 上 海 是 搞 地 盤 工 程 的 , 「 上 海 首 富 」 云 云 。 夜 晚 一 片 黑 暗 , 我 不 是 那 個 殺 人 民 工 , 但 內 心 的 焦 慮 、 無 奈 、 無 助 、 憤 怒 、 恐 懼 , 比 夜 晚 還 要 黑 暗 。

新 聞 報 導 - 倪匡

新 聞 報 導

大 地 震 發 生 後 , 電 視 新 聞 每 天 都 撥 大 量 時 間 播 放 災 情 。 十 天 下 來 , 到 五 月 二 十 二 日 止 , 可 以 就 各 電 視 台 的 報 導 , 作 一 小 結 。 小 結 的 結 語 是 : 在 個 人 能 看 到 的 電 視 新 聞 報 導 中 , 以 有 線 電 視 最 翔 實 , 最 客 觀 , 最 公 道 , 最 深 入 。 有 線 電 視 的 災 區 新 聞 報 導 , 好 在 能 看 到 中 央 電 視 台 和 追 隨 中 央 電 視 台 報 導 方 針 的 那 些 電 視 台 所 不 播 報 的 畫 面 。 例 如 , 第 二 天 , 有 線 電 視 新 聞 就 播 出 了 一 位 女 士 的 控 訴 : 「 報 導 員 來 了 就 熱 鬧 , 走 了 就 不 理 我 們 的 親 人 還 活 埋 在 那 。 」 這 位 女 士 在 廢 墟 之 前 大 聲 疾 呼 : 「 我 們 都 是 中 國 人 , 別 做 醜 陋 的 中 國 人 ! 」 這 樣 的 畫 面 和 聲 音 , 其 他 電 視 台 的 記 者 , 也 應 該 看 到 和 聽 到 , 可 是 沒 有 播 出 , 他 們 不 想 被 全 世 界 人 看 到 這 種 控 訴 。 衷 心 祈 禱 , 那 位 女 士 別 受 到 特 別 待 遇 , 阿 們 ! 又 例 如 , 大 批 家 長 , 聚 集 在 倒 坍 的 學 校 前 , 捧 被 壓 死 的 子 女 的 相 片 , 刺 破 手 指 , 把 子 女 的 姓 名 , 用 自 己 的 鮮 血 寫 在 白 布 上 , 用 血 和 生 命 , 來 控 訴 由 貪 官 、 黑 商 勾 結 形 成 的 「 豆 腐 渣 校 舍 」 。 一 位 女 士 大 聲 訴 說 : 「 這 不 是 天 災 , 是 人 禍 ! 一 定 要 為 女 兒 討 回 公 道 。 」 要 求 中 央 嚴 查 。 這 樣 的 畫 面 和 聲 音 , 也 沒 有 在 別 的 電 視 新 聞 上 看 到 , 那 學 校 的 旁 邊 , 一 間 百 年 老 屋 也 沒 有 全 塌 。 其 他 電 視 台 的 新 聞 記 者 , 應 該 也 可 以 看 得 到 。 看 到 了 而 不 報 導 , 當 然 有 原 因 , 原 因 是 什 麼 ? 只 怕 也 不 必 嚴 查 了 。 可 怪 的 是 , 災 民 的 呼 聲 一 致 要 求 「 中 央 嚴 查 」 , 為 什 麼 不 要 求 「 四 川 省 委 嚴 查 」 , 不 要 求 「 綿 陽 市 委 」 、 「 汶 川 縣 委 」 、 「 北 川 縣 委 」 等 等 嚴 查 ? 為 什 麼 ? 一 場 地 震 , 震 出 來 值 得 深 思 的 問 題 , 實 在 太 多 了 !

2008年7月11日 星期五

外交休兵 值得考慮

外交休兵 值得考慮
12/07/2008

胡錦濤七月九日在日本北海道會見美國總統布殊,特別提到台灣問題。胡錦濤向布殊指出,近來台海局勢出現積極變化,在新形勢下,將會牢牢把握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主題,加強兩岸人員往來和經濟文化等各領域交流合作,努力開創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新局面。
胡錦濤強調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反對台獨分裂活動的立場不會改變;他又讚賞美國政府多次重申堅持一個中國政策、遵守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反對台獨。
胡錦濤是現階段中國最高領導人,布殊即將卸任,此次二人藉出席G8之便會面,已是行禮如儀,無關宏旨,但是胡錦濤的話是說給美國朝野聽的,重申所謂中美台關係的中共立場。人們也許沒有注意到,胡錦濤還有一句話,那就是他「很讚賞美國政府多次重申,反對台灣加入僅限於主權國家參與的國際組織」。
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六月訪問大陸的時候,曾與胡錦濤談及台灣參加國際組織、活動及拓展國際空間的問題,胡錦濤也有善意的回應,然而「僅限於主權國家參與的國際組織」,在中共的壓力下,台灣甭想可以參加。
美國政府不止一次公開表達關切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及活動的意見,特別是WHO(世界生組織),但是,連WHO大會的觀察員身份台灣都不可得,更遑論其他。
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僅限於台海之間,不及於國際社會,這對台灣而言是很不公平的。
如果中共長期打壓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只會助長島內的台獨聲勢,這是常識,相信中共領導人也十分清楚。
有大陸涉台專家提出「外交休兵,給國民黨補償」之說,即是在建交問題上,維持現狀和休兵,通過談判協商,解決台灣國際空間的參與問題。這個建議,值得中共領導人考慮。

六 祖 慧 能 多 得 習 近 平

六 祖 慧 能 多 得 習 近 平 - 林夕


有 一 則 頗 有 名 的 禪 宗 公 案 , 寺 院 上 座 問 眾 人 : 「 到 底 是 旗 在 動 , 還 是 風 在 動 ? 」 當 時 眾 皆 默 然 , 唯 一 人 站 起 來 說 , 不 是 旗 動 , 也 不 是 風 動 , 是 你 們 的 心 在 動 。 住 持 知 道 這 人 非 省 油 的 燈 , 認 出 只 有 當 時 失 蹤 已 久 的 六 祖 慧 能 , 才 有 此 智 慧 。 六 祖 慧 能 就 是 從 印 度 西 來 的 達 摩 祖 師 的 第 六 代 , 亦 即 最 後 一 代 傳 人 。 禪 宗 在 中 土 落 地 開 花 , 本 來 強 調 不 落 文 字 障 , 意 會 而 不 能 言 傳 , 結 果 卻 衍 生 一 則 又 一 則 的 公 案 , 一 首 又 一 首 禪 詩 。 有 很 多 問 答 , 乍 聽 大 有 當 頭 棒 喝 的 一 聲 驚 雷 , 彷 彿 就 即 時 悟 道 了 , 細 心 想 想 , 又 覺 得 玄 得 來 , 誰 不 會 答 , 只 是 能 入 耳 不 能 入 心 。 就 像 旗 動 還 是 風 動 , 現 代 人 飽 經 世 故 , 這 些 表 面 很 玄 的 哲 理 聽 得 多 了 , 大 抵 很 多 人 都 會 舉 手 答 : 是 心 在 動 。 這 些 禪 理 , 如 何 能 落 實 在 現 實 生 活 中 讓 我 們 離 苦 得 樂 。 感 謝 習 副 主 席 有 助 我 們 就 地 意 會 , 如 何 做 到 心 不 動 , 風 與 旗 都 是 動 如 不 動 。 習 拋 下 的 八 字 真 言 , 「 通 情 達 理 , 團 結 高 效 」 , 惹 來 各 種 詮 釋 。 是 特 首 對 民 生 不 夠 通 情 , 還 是 對 民 建 聯 交 情 還 不 夠 通 透 ? 是 鑽 基 本 法 空 子 不 達 理 , 還 是 與 立 會 不 能 以 理 服 人 ? 是 團 結 不 到 泛 民 , 還 是 不 能 收 服 自 由 黨 ? 高 效 是 要 求 行 政 立 法 司 法 不 能 高 效 率 妥 協 , 還 是 指 奧 馬 宣 傳 ? 種 種 揣 測 , 一 如 風 吹 旗 動 , 最 令 人 擔 心 的 是 三 權 居 然 不 是 制 衡 而 是 合 作 , 心 的 確 不 能 不 動 蕩 如 風 。 但 是 , 如 果 真 能 心 靜 , 該 立 時 體 會 到 , 校 長 對 管 治 我 們 的 小 學 生 葫 蘆 賣 甚 麼 藥 , 於 我 們 的 前 途 何 干 ? 都 是 戲 一 場 , 心 由 特 首 來 擔 , 風 吹 草 動 , 我 們 大 可 無 動 於 衷 , 心 不 動 , 靜 坐 如 老 神 在 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