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2日 星期六

上 海 公 安 局 - 嚴浩

殺 警 事 件

一 個 二 十 八 歲 的 北 京 大 漢 , 闖 進 上 海 一 所 公 安 局 , 捅 死 了 五 個 民 警 。 事 出 於 大 半 年 前 , 警 察 懷 疑 大 漢 所 騎 的 自 行 車 是 贓 物 , 但 最 後 確 認 他 的 自 行 車 屬 於 租 借 來 的 , 這 時 大 漢 已 經 被 扣 留 訊 問 達 六 個 小 時 。 我 也 與 上 海 警 察 發 生 過 兩 起 接 觸 。 我 曾 經 在 本 欄 提 起 過 , 一 個 上 海 商 人 用 他 的 黑 牌 車 載 我 去 吃 飯 , 途 中 , 在 徐 家 匯 馬 路 中 心 , 我 乘 的 車 被 一 輛 從 旁 邊 線 硬 切 過 來 的 房 車 截 住 了 。 這 輛 車 與 我 坐 的 車 從 外 形 、 顏 色 到 車 牌 號 都 一 模 一 樣 , 原 來 這 個 商 人 朋 友 的 車 來 歷 不 明 , 車 牌 是 通 過 「 關 係 」 弄 來 的 , 但 每 次 違 規 抄 牌 , 警 察 罰 的 都 是 對 方 那 輛 真 車 牌 的 主 人 。 今 天 我 把 這 個 故 事 講 下 去 , 用 我 自 己 的 經 驗 分 析 一 下 那 個 北 方 大 漢 為 什 麼 會 發 狂 殺 警 。 商 人 朋 友 的 黑 車 牌 如 果 沒 有 一 個 貪 污 的 警 察 , 他 是 拿 不 到 的 , 有 了 這 個 因 , 便 有 徐 家 匯 那 一 幕 。 回 到 徐 家 匯 , 那 個 商 人 朋 友 自 己 不 在 車 上 , 對 方 那 個 真 牌 主 衝 下 來 , 拉 住 我 們 車 上 的 司 機 , 並 且 一 手 拔 走 車 鑰 匙 。 我 剛 從 香 港 到 , 遇 見 這 戲 劇 性 的 一 幕 , 除 了 抓 抓 頭 皮 , 覺 得 刺 激 好 玩 以 外 , 也 沒 有 什 麼 可 做 , 於 是 準 備 從 馬 路 中 心 走 回 馬 路 邊 , 叫 的 士 走 人 , 但 我 還 沒 來 得 及 起 步 , 對 方 車 主 已 經 將 我 的 領 口 一 把 扯 住 , 堅 持 要 我 一 起 去 公 安 局 。 我 只 是 個 乘 客 , 髒 車 司 機 已 經 逃 不 掉 , 從 他 身 上 便 可 追 究 髒 車 車 主 的 責 任 , 抓 我 幹 什 麼 ? 於 是 開 始 拉 扯 , 過 程 中 來 了 一 個 打 手 一 般 的 大 漢 , 我 以 為 是 便 衣 , 稍 後 又 來 了 軍 裝 , 再 下 一 個 鏡 頭 , 我 已 經 被 抓 進 了 公 安 局 。 其 間 , 我 發 現 審 理 這 起 糾 紛 的 幹 警 是 真 車 牌 主 的 朋 友 , 而 且 已 經 議 論 好 , 準 備 把 我 「 按 照 程 式 , 扣 押 四 十 八 個 小 時 」 。


--------------------


疑 人 內 心 的 獨 白


那 個 被 懷 疑 偷 自 行 車 的 大 漢 在 上 海 是 個 民 工 , 據 報 載 , 在 扣 押 的 六 個 小 時 中 態 度 惡 劣 。 我 被 抓 進 上 海 公 安 局 的 時 候 大 約 是 下 午 四 、 五 點 , 像 那 個 民 工 一 樣 , 自 知 是 無 辜 的 , 所 以 以 為 很 快 便 會 真 相 大 白 , 最 多 在 傍 晚 時 候 就 可 以 被 釋 放 , 加 上 以 為 自 己 是 香 港 人 , 又 好 歹 是 半 個 公 眾 人 物 , 對 方 應 該 不 會 怎 麼 為 難 自 己 。 公 安 局 沒 有 水 , 更 沒 有 糧 , 隨 時 間 一 小 時 一 小 時 地 過 去 , 開 始 又 飢 又 渴 , 窗 外 從 白 天 轉 到 傍 晚 , 又 從 傍 晚 轉 到 天 黑 , 我 的 自 信 一 點 一 點 消 失 。 從 一 開 始 , 我 便 問 那 個 像 是 頭 兒 一 樣 的 公 安 , 「 我 是 無 辜 的 乘 客 , 憑 什 麼 扣 留 我 ? 」 我 沒 有 態 度 惡 劣 , 因 為 我 覺 得 這 是 一 個 講 理 的 地 方 , 沒 有 必 要 動 情 緒 。 那 個 頭 兒 說 : 「 按 照 程 式 , 公 安 局 可 以 扣 留 疑 人 四 十 八 個 小 時 , 直 到 證 明 疑 人 真 正 無 辜 。 」 我 和 那 個 頭 兒 在 內 室 , 真 車 牌 主 在 外 室 , 在 徐 家 匯 現 場 出 現 的 那 個 打 手 一 樣 的 便 衣 也 跟 來 了 , 在 兩 間 房 之 間 轉 悠 , 那 個 頭 兒 也 在 兩 間 房 之 間 轉 悠 , 我 知 道 他 一 直 在 和 真 車 牌 主 溝 通 , 沒 多 久 , 我 明 白 了 自 己 真 正 的 處 境 : 頭 兒 與 真 車 牌 主 是 某 種 性 質 的 「 朋 友 」 , 打 手 模 樣 的 大 漢 不 是 便 衣 , 而 是 真 車 牌 主 的 保 鏢 。 為 什 麼 他 可 以 在 公 安 局 各 部 門 間 自 由 出 入 , 不 得 而 知 。 真 車 牌 主 發 現 自 己 的 車 被 套 了 牌 , 大 為 光 火 , 報 警 多 時 沒 有 抓 到 元 兇 , 請 保 鏢 全 市 去 找 , 也 不 得 其 果 , 終 於 今 天 落 到 了 自 己 手 上 , 高 興 之 餘 卻 又 抓 不 到 髒 車 車 主 , 正 要 找 個 人 泄 憤 , 剛 好 , 遇 到 我 在 車 上 , 又 在 街 上 與 他 拉 扯 過 , 有 過 節 , 便 順 勢 拿 我 開 刀 。 在 大 陸 , 潛 規 則 , 只 要 有 錢 , 先 洩 了 憤 , 再 理 後 果 。 而 根 據 那 個 頭 兒 說 , 真 車 牌 主 在 上 海 是 搞 地 盤 工 程 的 , 「 上 海 首 富 」 云 云 。 夜 晚 一 片 黑 暗 , 我 不 是 那 個 殺 人 民 工 , 但 內 心 的 焦 慮 、 無 奈 、 無 助 、 憤 怒 、 恐 懼 , 比 夜 晚 還 要 黑 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