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1日 星期四

答姚永安

永安兄,

拜讀(貪婪腐敗的金寶爾政權)一文,再與你以前兩編文章,

(中國人權)(從「咪嘴」風波看西方傳媒)對比一下,
實在有些不明白。
在"貪婪"一文中你說金寶爾政權

(的管治下,官商勾结、利益输送、用人唯亲、目无法纪、道德败坏、罪恶猖獗横行)
是真是假, 我沒資料, 不便評論,
就算真如你所說, 也是值得原諒的,
以我看來一個上台只有八年的政權
能把一個赤字省變成一個繁榮昌盛的省,實在不昜。
你在"人權"文中一段

同样道理,要评定中国的人权,公平和合理的衡量方法其实是以中国本身发展的今昔作比较。试问,数千年来由极权帝皇统治(这段历史传统无可避免地影响着中国人的文化和价值)、过去百年多次转换政府、一党主政、司法仍未自主分家、2006年人均收入只有2025美元中国虽然有名列世界排行榜的富豪,但贫穷的地区的人民却仍生活于赤贫)的发展中国家,试问如何直接与享有过百年稳定政府、民主制度、三权分立、言论自由和富裕的已发展国家相比呢?
你是接受只要有進步(人均收入),

其他的是無關重要,以兩者相比,
共產黨統治中國六十年, 而自由黨政府統治BC省只八年,
不是對金省長有些不公平嗎?
再說BC省的所謂-
官商勾结、利益输送、用人唯亲、
目无法纪、道德败坏、罪恶猖獗横行,
與那盛世大國相比真有雲泥之別!
你認為只要給共產黨多點日子它會改進,
但又為何不對BC自由黨寬容一些,
反而多「踏兩脚」呢?這不是相重標準嗎?
我只有一個腦袋, 只能單向思考,
而老兄的左右腦反向思考法,
小弟真要請你賜教!

DAVID

-----------------------------
贪婪腐败的金宝尔政权
http://www.gcpnews.com/articles/2008-08-20/C1025_26452.html
贪婪腐败的金宝尔政权
http://www.gcpnews.com/articles/2008-08-20/C1025_26452.html
论中国人权
http://www.gcpnews.com/articles/2008-04-23/C1165_22400.html

2008年8月5日 星期二

反恐使中美走得更近

太陽報- 古吉

反恐使中美走得更近
06/08/2008

新疆八四喀什事件,還好八加四等於十二,因為三一四拉薩騷亂,五一二四川汶川大地震,數字加起來都是八,而北京奧運開幕日八月八日,所以,相當多人認為今年八字不吉利。不過迷信不頂用,這些說法只可作茶餘飯後的笑料。
本欄早前寫過北京安保策略,有些地方防不勝防,重要的是應對,即出事後如何應對。這次八四喀什事件應對就不能拿高分。雖然事發後北京第一時間發布消息,這是高明的,因當今社會已是透明,想捂也捂不住。但舊習慣思維還是強烈地約束內地執法部門,儘管北京奧組委已經承諾中外媒體都可自由採訪,但他們從來不認為記者是「無冕之王」,而認為自己說了就算,所以在香港記者拍攝北京市民購票擁擠時,他們也要干涉。這次喀什事件,日本媒體還投訴記者被打、被扣押,這顯然也是處理失當。
遇襲可獲外國媒體同情事實是,發生了恐怖襲擊,外國媒體不會批評北京,反而有可能同情北京,但是粗暴對待媒體必然被批評,全面負責奧運工作的國家副主席習近平一定要明白這個道理,嚴加管束內地各種奧運安保及其他執法人員。
這次事件對香港是一個嚴重警號。香港一直強調本地僅屬中度風險。如果怕過高警戒級別影響遊客生意尚可理解,但就怕曾蔭權及有關官員真的大安旨意,以為香港「無事」。喀什事件或許可以由側面告訴我們,由於北京防森嚴,東突分子未必能夠進入,因而在外圍低度防的地方下手。香港容許自由出入,如果東突揀香港下手,難度不會比北京高;如果香港有傷亡,恐怕煲呔曾難以向習近平交代。
八四事件之後,原來批評北京當局保安過嚴過於繁瑣,搞到草木皆兵的聲音,一風吹了。世間事物都有兩面性,如果說事件是中國當局以犧牲十六名戰士的生命換來了血的訓的話,那就是他們終於明白了恐怖分子的殘暴性。筆者想,東突恐怖分子以汽車衝撞做操的戰士,沒有人想得到,就像事前沒有人想到九一一事件,沒有人想到用客機撞大樓一樣,自然兩者的規模級別相差甚遠。相信這次事件後,大陸當局對東突的危險性有了真正的認識。事實上,八四事件更加給予北京安保的正當性。以前,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會說,安保過了頭;現在,百分之一百的人都會說,安保愈嚴愈好。
淪受害者與美國心連心九一一的時候,相當多中國人有幸災樂禍的心態,因為美國老是欺負中國、欺負全世界,這回居然有人訓山姆大叔,所以不少中國人暗暗拍手。幸好當時中國政府還是相當清醒,在俄羅斯與布殊結成統一反恐陣線之後,及時在反恐問題上也站在美國一邊。當然,這種陣線只是一種策略,以免引火燒身,而後來東突猖獗,中國也成了恐怖襲擊的受害者,在反恐問題才真的與美國心連心。這回,美國第一時間譴責喀什的恐怖襲擊,相信胡錦濤是感激的。非常重要的是,如果東突不是美國支持的,只是幾個散兵游勇,就算台獨分子也與之勾結,北京還是好對付的。
相信,北京要展開一場大規模的掃蕩打擊東突分子的戰役。清朝名將左宗棠尚能治疆,今天北京怎可栽在東突手。

2008年8月3日 星期日

人家是培養能力,而我們是灌輸知識

人家是培養能力,而我們是灌輸知識

我兒子正在讀高二,考了一道歷史題: 成吉思汗的繼承人窩闊臺,公元哪一年死?最遠打到那? 第二問兒子答不出來,我幫他查找資料,所以到現在我都記得,是打到現在的匈牙利附近。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發現美國世界史這道題目不是這樣考的。
它的題目是這樣的: 成吉思汗的繼承人窩闊臺,當初如果沒有死,歐洲會發生什麼變化? 試從經濟、政治、社會三方面分析。 有個學生是這樣回答的: 這位蒙古領導人如果當初沒有死,那麼可怕的黑死病就不會被帶到歐洲去, 後來才知道那個東西是老鼠身上的跳蚤引起的鼠疫。
但是六百多年前,黑死病在歐洲猖獗的時候,誰曉得這個叫做鼠疫。 如果沒有黑死病,神父跟修女就不會死亡。 神父跟修女如果沒有死亡,就不會懷疑上帝的存在。 如果沒有懷疑上帝的存在,就不會有意大利弗羅倫斯的文藝復興。 如果沒有文藝復興,西班牙、南歐就不會強大,西班牙無敵艦隊就不可能建立。 如果西班牙、意大利不夠強大,盎格魯─撒克遜會提早200年強大, 日耳曼會控制中歐,奧匈帝國就不可能存在。 教師一看, 說:「 棒,分析得好。 」 但他們沒有分數,只有等級 ,A !其實這種題目老師是沒有標準答案的,可是大家都要思考。 不久前,我去了趟日本, 日本總是同我們在歷史問題上產生糾葛,所以我在日本很注意高中生的教科書。
他們的教師給高中生布置了這樣一道題: 日本跟中國 100 年打一次仗, 19世紀打了日清戰爭(我們叫甲午戰爭), 20世紀打了一場日中戰爭(我們叫做抗日戰爭), 21世紀如果日本跟中國開火,你認為大概是什麼時候? 可能的遠因和近因在哪? 如果日本贏了,是贏在什麼地方?輸了是輸在什麼條件上?分析之。 其中有個高中生是這樣分析的: 我們跟中國很可能在臺灣回到中國以後,有一場激戰。 臺灣如果回到中國,中國會把基隆與高雄封鎖,臺灣海峽就會變成中國的內海, 我們的油輪就統統走右邊,走基隆和高雄的右邊。這樣,會增加日本的運油成本。 我們的石油從波斯灣出來跨過印度洋, 穿過馬 六甲 海峽,上中國南海,跨臺灣海峽進東海,到日本海,這是石油生命線, 中國政府如果把臺灣海峽封鎖起來,我們的貨輪一定要從那裡過, 我們的主力艦和驅逐艦就會出動,中國海軍一看到日本出兵,馬上就會上場,那就打!
按照判斷,公元 2015年至 2020年之間,這場戰爭可能爆發。 所以,我們現在就要做對華抗戰的準備。 我看其他學生的判斷,也都是中國跟日本的磨擦, 會從東海開始,從臺灣海峽開始, 時間判斷是2015年至 2020年之間。 這種題目和答案都太可怕了。 撇開政治因素來看這道題, 我們的歷史教育就很有問題 。 翻開我們的教科書,題目是這樣出的: 甲午戰爭是哪一年爆發的?簽訂的叫什麼條約?割讓多少土地?賠償多少銀兩? 每個學生都努力做答案。 結果我們一天到晚研究什麼時候割讓遼東半島, 什麼時候丟了臺灣、澎湖、賠償二萬銀兩1894年爆發甲午戰爭,
1895年簽訂馬關條約,背得滾瓜爛熟,都是一大堆枯燥無味的數字。 那又怎麼樣,反正都賠了嘛!銀兩都給了嘛!最主要的是將來可能會怎樣! 人家是培養能力,而我們是灌輸知識。 天啊!不能完全責怪孩子,應該反省的是我們大人。

2008年8月1日 星期五

特 首 怒

七 月 中 , 香 港 特 區 首 長 曾 蔭 權 上 立 法 會 答 問 , 有 議 員 提 到 他 獨 行 獨 斷 大 量 增 聘 高 官 以 至 民 望 大 挫 , 他 馬 上 怒 容 滿 面 , 強 吸 一 口 氣 , 伸 手 從 口 袋 拿 出 兩 張 紙 片 , 低 頭 看 看 , 然 後 才 能 勉 強 控 制 情 緒 , 出 言 回 答 。 有 人 說 , 他 看 的 一 張 是 孫 子 照 片 , 一 張 是 德 蘭 修 女 箴 言 。 明 朝 有 個 都 御 史 陳 智 , 性 情 兇 暴 , 平 日 靜 坐 , 聽 見 左 右 走 路 帶 腳 步 聲 , 都 會 勃 然 大 怒 , 痛 加 棰 楚 。 有 一 天 , 他 取 髮 簪 剔 指 甲 , 失 手 掉 在 地 上 , 竟 然 怒 得 拾 起 髮 簪 朝 地 亂 砸 。 後 來 他 聽 人 勸 告 , 特 製 一 方 木 牌 , 上 刻 「 戒 暴 怒 」 三 字 , 一 動 氣 就 拿 來 看 看 , 但 有 時 忍 不 住 , 順 手 就 用 木 牌 打 人 , 事 後 「 悔 之 弗 及 」 ( 《 古 穰 雜 錄 》 ) 。 曾 蔭 權 似 乎 和 陳 智 有 點 相 似 。 他 的 舊 廚 子 于 燕 平 說 , 見 過 曾 蔭 權 在 家 發 脾 氣 , 把 桌 子 都 推 翻 。 曾 蔭 權 的 兩 張 戒 暴 怒 紙 片 , 看 來 也 沒 有 ?麼 用 : 他 忍 耐 了 「 民 望 大 挫 」 的 責 難 後 , 終 於 還 是 忍 不 住 議 員 批 評 他 的 「 為 政 親 疏 有 別 」 政 策 , 不 待 會 議 正 式 結 束 , 就 鐵 青 臉 大 步 走 出 會 場 , 步 步 都 踏 在 立 法 會 的 尊 嚴 上 。 其 實 曾 蔭 權 要 戒 暴 怒 , 口 袋 應 改 放 中 共 領 袖 玉 照 。
在 中 共 領 袖 跟 前 , 曾 蔭 權 向 來 必 恭 敬 止 , 唾 面 自 。 去 年 十 一 月 , 廣 東 省 委 書 記 張 德 江 盛 傳 將 擢 升 中 共 國 家 副 總 理 , 曾 蔭 權 馬 上 前 去 謁 見 , 說 「 聽 到 可 能 有 人 事 調 動 , 謹 先 來 拜 候 我 們 香 港 人 佩 服 的 張 書 記 」 。 不 料 張 德 江 在 記 者 鏡 頭 前 板 臉 , 用 訓 語 氣 說 些 「 廣 東 好 , 香 港 好 」 之 類 套 話 , 幾 乎 望 都 不 望 他 一 眼 。 曾 蔭 權 一 臉 謙 卑 , 那 副 暴 怒 性 情 不 知 哪 去 了 。 最 近 , 習 近 平 訪 港 , 當 眾 訓 曾 蔭 權 行 政 要 「 通 情 達 理 , 團 結 高 效 」 等 等 。 曾 蔭 權 只 是 誠 惶 誠 恐 拿 紙 筆 作 恭 錄 訓 示 狀 , 那 副 暴 怒 性 情 又 不 知 哪 去 了 。 清 朝 隆 年 間 , 大 將 軍 福 康 安 攝 威 擅 勢 , 一 時同 樣 不 敢 吭 一 聲 。 他 鐵 青 的 怒 容 , 只 會 向 他 心 目 中 的 底 下 人 顯 露 。 無 兩 , 督 蜀 期 間 , 手 下 恣 睢 不 法 , 有 一 次 闖 入 民 居 強 搶 釵 珥 , 遭 都 司 徐 斐 阻 止 , 就 把 徐 斐 拖 下 馬 , 打 得 衣 破 冠 毀 。 成 都 太 守 姚 令 儀 一 怒 , 拘 捕 福 康 安 手 下 , 處 死 罪 魁 。 福 康 安 大 發 雷 霆 , 喝 問 姚 令 儀 為 什 麼 不 先 稟 告 : 「 何 不 告 我 ? 」 姚 令 儀 昂 然 說 : 「 瑣 事 賤 人 , 何 敢 上 瀆 ? 」 福 康 安 為 之 氣 奪 。 從 此 , 姚 令 儀 直 聲 震 蜀 地 , 進 士 吳 振 棫 還 寫 了 一 首 樂 府 歌 詠 其 事 , 樂 府 題 為 《 太 守 怒 》 ( 《 郎 潛 紀 聞 三 筆 》 卷 五 、 《 清 朝 野 史 大 觀 》 卷 六 ) 。 但 姚 令 儀 的 太 守 怒 , 曾 蔭 權 哪 懂 得 。 他 見 到 中 共 公 安 無 故 毆 打 採 訪 北 京 奧 運 會 的 香 港 記 者 , 不 敢 吭 一 聲 ; 聽 到 香 港 民 選 議 員 梁 國 雄 無 故 被 四 川 當 局 禁 止 入 境 ,
古 德 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