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3日 星期日

人家是培養能力,而我們是灌輸知識

人家是培養能力,而我們是灌輸知識

我兒子正在讀高二,考了一道歷史題: 成吉思汗的繼承人窩闊臺,公元哪一年死?最遠打到那? 第二問兒子答不出來,我幫他查找資料,所以到現在我都記得,是打到現在的匈牙利附近。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發現美國世界史這道題目不是這樣考的。
它的題目是這樣的: 成吉思汗的繼承人窩闊臺,當初如果沒有死,歐洲會發生什麼變化? 試從經濟、政治、社會三方面分析。 有個學生是這樣回答的: 這位蒙古領導人如果當初沒有死,那麼可怕的黑死病就不會被帶到歐洲去, 後來才知道那個東西是老鼠身上的跳蚤引起的鼠疫。
但是六百多年前,黑死病在歐洲猖獗的時候,誰曉得這個叫做鼠疫。 如果沒有黑死病,神父跟修女就不會死亡。 神父跟修女如果沒有死亡,就不會懷疑上帝的存在。 如果沒有懷疑上帝的存在,就不會有意大利弗羅倫斯的文藝復興。 如果沒有文藝復興,西班牙、南歐就不會強大,西班牙無敵艦隊就不可能建立。 如果西班牙、意大利不夠強大,盎格魯─撒克遜會提早200年強大, 日耳曼會控制中歐,奧匈帝國就不可能存在。 教師一看, 說:「 棒,分析得好。 」 但他們沒有分數,只有等級 ,A !其實這種題目老師是沒有標準答案的,可是大家都要思考。 不久前,我去了趟日本, 日本總是同我們在歷史問題上產生糾葛,所以我在日本很注意高中生的教科書。
他們的教師給高中生布置了這樣一道題: 日本跟中國 100 年打一次仗, 19世紀打了日清戰爭(我們叫甲午戰爭), 20世紀打了一場日中戰爭(我們叫做抗日戰爭), 21世紀如果日本跟中國開火,你認為大概是什麼時候? 可能的遠因和近因在哪? 如果日本贏了,是贏在什麼地方?輸了是輸在什麼條件上?分析之。 其中有個高中生是這樣分析的: 我們跟中國很可能在臺灣回到中國以後,有一場激戰。 臺灣如果回到中國,中國會把基隆與高雄封鎖,臺灣海峽就會變成中國的內海, 我們的油輪就統統走右邊,走基隆和高雄的右邊。這樣,會增加日本的運油成本。 我們的石油從波斯灣出來跨過印度洋, 穿過馬 六甲 海峽,上中國南海,跨臺灣海峽進東海,到日本海,這是石油生命線, 中國政府如果把臺灣海峽封鎖起來,我們的貨輪一定要從那裡過, 我們的主力艦和驅逐艦就會出動,中國海軍一看到日本出兵,馬上就會上場,那就打!
按照判斷,公元 2015年至 2020年之間,這場戰爭可能爆發。 所以,我們現在就要做對華抗戰的準備。 我看其他學生的判斷,也都是中國跟日本的磨擦, 會從東海開始,從臺灣海峽開始, 時間判斷是2015年至 2020年之間。 這種題目和答案都太可怕了。 撇開政治因素來看這道題, 我們的歷史教育就很有問題 。 翻開我們的教科書,題目是這樣出的: 甲午戰爭是哪一年爆發的?簽訂的叫什麼條約?割讓多少土地?賠償多少銀兩? 每個學生都努力做答案。 結果我們一天到晚研究什麼時候割讓遼東半島, 什麼時候丟了臺灣、澎湖、賠償二萬銀兩1894年爆發甲午戰爭,
1895年簽訂馬關條約,背得滾瓜爛熟,都是一大堆枯燥無味的數字。 那又怎麼樣,反正都賠了嘛!銀兩都給了嘛!最主要的是將來可能會怎樣! 人家是培養能力,而我們是灌輸知識。 天啊!不能完全責怪孩子,應該反省的是我們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