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1日 星期六

西方媒體對新彊情況的無知

在網上看到一些批評西方有意抹黑中共鎮暴,
其實西方媒體對新彊情況的無知是必然的,
因中共對國內的资訊封鎖,長期一面倒發出對當權者本身有利,
甚至歪曲的新聞,是做成外間對中共不信任及杯弓蛇影地報導的原因。

但另一方面美國在新彊問題上旱就站在中共一邊,
只聽中共一面之詞, 並無查究真憑實據便把東突(東突厥斯坦East Turkestan)
定性為恐怖組織。亦對維吾爾人不公平。

我相信大部份維吾爾人都只是希望用和平的手段爭取民族自決,
以保存他們已被侵食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歴史上多次減族式的殘殺
和幾十年的長期高壓統治, 加上中共有意無意間挑起兩族仇恨
才是今次暴力騷亂的成因。
資源財富的略奪, 宗教文化的摧殘, 而司法不公又做成漢人仇視維吾爾人,
這種種因素都是中共自以為是所做成,
在今次事件中, 本來漢維兩方都有動用暴力,
但中共的宣傳只則重點解讀為"「三股勢力」的分裂破壞活動"
可見當權者在西藏和新彊問题上都無意從根源處解决,
反而處處抹黑對方, 誤導了自已的人民。

今天新聞有說“东突”分子在德国慕尼黑围攻中国旅行团"
顯然"圍攻"的人不像是東突恐佈份子, 否則早已死傷枕藉了,
估計是中共有意把一些抗議示威的海外維吾爾人說成與恐怖活動有關,
偷天換日,欺骗世人是他們常用的手段。
逼虎跳牆, 後患無窮, 中共當權者慣用來自保江山的技倆,
必將為漢維兩族帶來更多的不幸,
可是在網上還有人不斷為虎作倀,為事件撥火,
好像真要維吾爾人滅族才得滿足?

2009年6月8日 星期一

“中美G2時代”

   5月7日韓國《朝鮮日報》7日刊載美林證券專務、亞太總部客戶管理總管李南雨撰寫的文章,題為“‘中美G2時代’ 只剩一步之遙”。
冷戰結束後世界秩序由以西方為主的七國集團(G7)主導。後來隨著被稱為金磚四國的中國、俄羅斯、印度、巴西的經濟規模急劇壯大,他們的聲音得到反映,世界經濟秩序呈現出了多角化的跡象。     然而一打開20國集團鋒會的蓋子,世界的目光卻集中在了剛上任的美國總統歐巴馬和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兩個人身上。包括東道主英國在內的其他18個國家首腦似乎只是些配角。由此有分析認為美國和中國的G2體制開始啟動。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doc/1009/6/2/6/100962678.html?coluid=59&kindid=0&docid=100962678

你好!你看過上文後有何感想?還要糾纏於廿年前頻臨失控狀態之『六四』風波的處理手法嗎?!(其實出現那種紊亂局面趙紫陽要負上責任,因他當時是最高領導人。) 而那以後的發展歷史已經証明了一切。你願看到的是今日繁榮強盛的中國、還是像已經崩解衰落之蘇俄呢?無可置疑,中國的幸運是因為有 偉大的強人領袖 鄧小平!而不同於蘇俄卻有民族千古罪人──戈巴卓夫及葉利欽! 如果當年由趙紫陽一派得勢的話,今日聯合國中會出現多幾個新國家:如:臺灣國,西藏國,新彊國,新蒙古國,滿州國……等等,而內陸也會由不同勢力所瓜分,如民初時的軍閥割據一樣。這不正是西方所謂民主國家期望看到的結局嗎?!那樣中華民族將遭受空前的浩劫!永無翻身之日!惨!惨!惨! 崛起而強大的中國巨龍畢竟是他國的心腹大患及威脅!故此企圖從事外部圍堵、內部顛復的舉動在所難免,會不斷繼續。身為中華兒女者就有責任做出貢獻,以維護國家的富強及尊嚴。最起碼不能做出對祖國抹黑傷害之事,這是天理也!就如你不期望兒女對自己做出半件忤逆之事一樣! 其實西方所謂民主國家的偽善,你從歷史及新聞中常不難發現:引發越南,中東,伊拉克,阿富汗,科索沃,關塔那麼基地……、戰亂人禍、令千百萬計的無辜平民家破人亡、受害犧牲……!而這些巨大的災難,大都是在『民主,人權』等榥子下進行的。你難道一點都不在意?! 而只執意於祖國的一些小錯失!?你的迷失是因為崇洋呢? 還是其他原因? 我真想知道。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DMBhisoNOs&feature=related

-------------------------------------



你看過上文後有何感想?還要糾纏於廿年前頻臨失控狀態之『六四』風波的處理手法嗎?!

我不覺得89年戒嚴之前中國, 甚至是北京並無出現失控
(無有治安, 暴亂等問題, 更沒有意還推翻政府)

(其實出現那種紊亂局面趙紫陽要負上責任,因他當時是最高領導人。)
顯然趙並非最高領導人

而那以後的發展歷史已經証明了一切。你願看到的是今日繁榮強盛的中國、
有何理據証明反貪腐, 反官倒會拖慢繁榮強盛,如果這理據成立的話, 不如把貪污合法, 寫入憲法, 永遠推行!

還是像已經崩解衰落之蘇俄呢?無可置疑,中國的幸運是因為有 偉大的強人領袖 鄧小平!而不同於蘇俄卻有民族千古罪人──戈巴卓夫及葉利欽!
如果民主自由會使一個國家衰敗, 美國早已消失了, 華盛頓豈不是萬古罪人!

如果當年由趙紫陽一派得勢的話,今日聯合國中會出現多幾個新國家:如:臺灣國,西藏國,新彊國,新蒙古國,滿州國……等等,
沒有聽過趙紫陽有意把中國像切月餅地分開。

而內陸也會由不同勢力所瓜分,如民初時的軍閥割據一樣。這不正是西方所謂民主國家期望看到的結局嗎?!那樣中華民族將遭受空前的浩劫!永無翻身之日!惨!惨!惨!
如果中國是一個公平, 自由, 民主的國家, 怎會有人會要求獨立?
從沒聽過德洲, 加州, 亞利桑拿, 猶他等州有人提議獨立!
就算有要求也沒有大不了, 加拿大的魁北克獨立運動,都只是政治解决,
利益交易沒有浩劫, 人民生活如常!

崛起而強大的中國巨龍畢竟是他國的心腹大患及威脅!故此企圖從事外部圍堵、內部顛復的舉動在所難免,會不斷繼續。身為中華兒女者就有責任做出貢獻,以維護國家的富強及尊嚴。
這當然, 為何中國實行閉關自守, 把所有外國勢力趕走,外國財團如美林証券, 等吸血企業治罪, 真正解除圍堵!

最起碼不能做出對祖國抹黑傷害之事,這是天理也!不抹黑, 但要說事實!就如你不期望兒女對自己做出半件忤逆之事一樣!
中共歴史上兒女對父母做錯事而批判, 是被視為英雄的!

其實西方所謂民主國家的偽善,你從歷史及新聞中常不難發現:引發越南,中東,伊拉克,阿富汗,科索沃,關塔那麼基地……、戰亂人禍、令千百萬計的無辜平民家破人亡、受害犧牲……!而這些巨大的災難,大都是在『民主,人權』等榥子下進行的。你難道一點都不在意?! 而只執意於祖國的一些小錯失!?
西方有些政府是偽善, 應譴責, 他們自己的人民也斷作出抗議,
要求改變, 甚至把政府推下台!中國政府做錯了, 為何人民不可指責,
小錯不改, 才是做成以後大災難的成因!
你的迷失是因為崇洋呢? 還是其他原因?

我真想知道。迷失不是因祟洋, 其實是金錢把是非之心盖著, 把沒良心說成愛國心吧了!

2009年5月28日 星期四

怒海孤舟──黃雀行動與我

二十年前的那個夜晚,無數同胞的心靈被槍彈洞穿,被坦克輾碎。我目睹了長街上的殺戮,目睹了天安門廣場的最後時刻,撕心裂肺的疼痛之後,竟是萬念俱灰的幻滅,就是那瞬間我決定了後半生的路向。二十年來我都沒有披露投奔怒海的詳情,我寫的六四回憶錄凡言及黃雀行動,都用假托地點與人名。今見《蘋果日報》首度報道內情,多位當事人亦公開現身說法,我便說說自己的故事。六四之後我和作家劉心武倉卒離開兇城北京,南下避禍,蟄伏於山區十餘日,劉終被電召回京參加「清查」。七月間,一位交情甚篤的香港友人忽來找我,告知有一作家遁來廣東亟待營救,他帶來照片讓我確認。我一看,正是被當局通緝的七名知識分子之一蘇曉康!友人只是港商,不知應該如何運作,我也徬徨無計,便讓他回港找劉達文,劉一定能和支聯會聯繫上。未幾,黃雀行動便有回應。我依安排到東莞虎門與蘇曉康會合,與黃雀接頭細節一如《蘋果日報》所述。我們被安排到一間空置村舍等了兩天,黃雀來告:今晚上船,船上是現役軍人,你們不必害怕,是自己人。是夜登船,是一艘高速快艇。夜色中看去船上六七名軍人似是武警。我和蘇曉康還有一位掩護他的人被塞進船艙,旋即快艇顛簸着直奔外海。艙裏機聲轟隆,我們蜷縮其間,完全不知外面曾發生槍戰。直至到達安全水域艙門才打開。軍人們都穿着斗篷雨衣,看不清面孔,及至登岸前夕才有一名操普通話的軍人鑽進船艙,說他們都是為了民族大義而冒死做這件事,問我們能不能寫下自己真實名字,萬一將來他們也要逃亡,也好告訴香港政府他們曾經營救過甚麼人。我這才知道對方完全不曉得我們是誰,便感動得熱淚盈眶地寫下姓名(幾年後才聞說此次行動還有女兵,而且發生槍戰,船上有人受傷)。黃雀已在登岸處等候,然後驅車進城。此前我來過兩次香港,認出是旺角。到了一間寫字樓,見到人稱六哥的陳達鉦,而開車接我們的就是他的兄弟七哥。稍候片刻,朱耀明牧師便來將我們接走,送到劉千石家住了一晚。由於情況多變,其後我們轉移了多處住所。《蘋果日報》報道的那幾個庇護屋,我全都住過。先住沙田一間公寓,業主是民運支持者,無償把寓所交支聯會使用。所有六四流亡者都要藏匿行蹤,不得拋頭露面,但因營救我們的費用是支聯會和香港學聯各負擔一部份,所以香港學聯代表要見我們一面,於是在沙田某酒家我初次見到了香港學聯的蔡耀昌。之後蘇曉康迅速離港赴法,我再被轉移到西貢庇護屋。記得那晚是中秋節,車上有朱牧師和劉千石,途中會合另一人。來者和我握手問候,他就是何俊仁。我在香港滯留四個多月,直到美國開始接受六四流亡者,我在等候赴美期間才離開庇護營地住到劉達文家。在劉家我開始寫歷史紀實《血路 1989》,並有了出門自由,我去見了老朋友羅海星的太太作家周蜜蜜,那時羅海星已因黃雀行動事敗而被捕。還記得支聯會給我一個應急電話號碼,萬一出門遇警察盤問,即致電此人。他就是《蘋果日報》報道提到的那位警司。八九年十二月,我離開香港赴美,迄今已二十年。往事歷歷,時至今日,我最想說的一句話就是──感謝香港市民,你們沒有忘記六四,歷史也不會忘記你們所做的一切。

孔捷生

2009年5月19日 星期二

Rethinking the rules of citizenship

Rethinking the rules of citizenship

We Canadians don't wear our patriotism on our sleeve. Instead, we quietly stick the maple leaf on our luggage when travelling abroad – not as a badge of honour, but to avoid being mistaken as Americans.
Nationalism is not our thing. But our disdain for jingoism shouldn't stop us from rethinking citizenship in today's world: what it means to aspiring Canadians, and what we want it to mean.
We need not take a vow of silence about the oath of citizenship.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Minister Jason Kenney has been raising eyebrows with his public musings about rewriting the rules of citizenship, by tweaking the test new citizens take. He asks ethnic audiences whether we are all on the same wavelength, or even speak the same (official) language, when it comes to citizenship.
"We want to make sure that people have a basic knowledge of our political institutions, our democratic traditions, our values, what some people call civic literacy," Kenney said recently.
It's hardly surprising he's making waves a mari usque ad mare. We live in hyper-politicized times and Kenney is a fierce partisan whose motives are often suspect. Are the Conservatives upsetting our multicultural apple cart by playing wedge politics?
Interestingly, there's been no evident backlash from the ethnic audiences that Kenney meets. Possibly, many of the new Canadians who hear him out, and who are fiercely proud of their chosen citizenship, don't want it taken for granted by newcomers.
Many Canadians romanticize the traditional story of immigrants who arrive with a few dollars in their pockets, soon find jobs, build businesses and bolster the economy. We tend to gloss over what novelist Yann Martel dubbed the Canadian hotel – a place where citizens of the world check in and check out without putting down roots.
Against that backdrop, Kenney is raising good questions. He points out that lacking basic English or French makes it that much harder to function in today's knowledge economy. New citizens are supposed to have basic proficiency in English or French (children and anyone older than 54 are exempted). He wants citizenship judges to stop turning a blind eye to applicants who don't meet the language standard, and laments that only about one-quarter of newcomers enrol in available classes.
And Kenney wants to stress equality of the sexes – the implication being that some immigrants are oblivious to it. If we can proclaim such truisms in our Charter of Rights, what's wrong with posing the equality question in our citizenship exams?
Future citizens should also know more about our past. The current study booklet devotes generous space to recycling, but says little about Canada's military history, Kenney argues.
Getting Canadians – English or French – to agree on shared values (and distinct societies) has tripped up many a politician. So Kenney should tread carefully. Politicians in Australia, Britain and even the Netherlands who tried to restate their national values in a post-9/11 world only seemed to stoke suspicion of "outsiders."
The Dutch famously came up with an orientation video for migrants that showed two gay men kissing and a topless woman on the beach – a thinly veiled attempt to poke conservative Muslim immigrants in the eye.
The experience of Australia's former right-wing government offers a cautionary tale for Kenney. Their new citizenship test included gratuitous references to "mateship" and sportsmanship, asking applicants to name one of the country's cricket stars. The new Labour government has promised to fix the tests – but not drop them entirely. Interestingly, Labour has opted to retain a controversial "Australian Values Statement" that all migrants must sign.
Kenney will no doubt be mindful of those missteps Down Under as he attempts to define – or redefine – the True North. Sticky wickets are best avoided in both cricket matches and citizenship tests.


Martin Regg Cohn, the Star's deputy editorial page editor, writes Tuesday.

2009年1月20日 星期二

奧 巴 馬 就 職 演 說 全 文

My fellow citizens:
I stand here today humbled by the task before us, grateful for the trust you have bestowed, mindful of the sacrifices borne by our ancestors. I thank President Bush for his service to our nation, as well as the generosity and cooperation he has shown throughout this transition.Forty-four Americans have now taken the presidential oath. The words have been spoken during rising tides of prosperity and the still waters of peace. Yet, every so often, the oath is taken amidst gathering clouds and raging storms. At these moments, America has carried on not simply because of the skill or vision of those in high office, but because We the People have remained faithful to the ideals of our forebearers, and true to our founding documents.So it has been. So it must be with this generation of Americans.That we are in the midst of crisis is now well understood. Our nation is at war, against a far-reaching network of violence and hatred. Our economy is badly weakened, a consequence of greed and irresponsibility on the part of some, but also our collective failure to make hard choices and prepare the nation for a new age. Homes have been lost; jobs shed; businesses shuttered. Our health care is too costly; our schools fail too many; and each day brings further evidence that the ways we use energy strengthen our adversaries and threaten our planet.These are the indicators of crisis, subject to data and statistics. Less measurable but no less profound is a sapping of confidence across our land -- a nagging fear that America's decline is inevitable, and that the next generation must lower its sights.Today I say to you that the challenges we face are real. They are serious and they are many. They will not be met easily or in a short span of time. But know this, America: They will be met.On this day, we gather because we have chosen hope over fear, unity of purpose over conflict and discord.On this day, we come to proclaim an end to the petty grievances and false promises, the recriminations and worn-out dogmas, that for far too long have strangled our politics.We remain a young nation, but in the words of Scripture, the time has come to set aside childish things. The time has come to reaffirm our enduring spirit; to choose our better history; to carry forward that precious gift, that noble idea, passed on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the God-given promise that all are equal, all are free, and all deserve a chance to pursue their full measure of happiness.In reaffirming the greatness of our nation, we understand that greatness is never a given. It must be earned. Our journey has never been one of shortcuts or settling for less. It has not been the path for the fainthearted -- for those who prefer leisure over work, or seek only the pleasures of riches and fame. Rather, it has been the risk-takers, the doers, the makers of things -- some celebrated, but more often men and women obscure in their labor -- who have carried us up the long, rugged path toward prosperity and freedom.For us, they packed up their few worldly possessions and traveled across oceans in search of a new life.For us, they toiled in sweatshops and settled the West; endured the lash of the whip and plowed the hard earth.For us, they fought and died, in places like Concord and Gettysburg; Normandy and Khe Sahn.Time and again, these men and women struggled and sacrificed and worked till their hands were raw so that we might live a better life. They saw America as bigger than the sum of our individual ambitions; greater than all the differences of birth or wealth or faction.
This is the journey we continue today. We remain the most prosperous, powerful nation on Earth. Our workers are no less productive than when this crisis began. Our minds are no less inventive, our goods and services no less needed than they were last week or last month or last year. Our capacity remains undiminished. But our time of standing pat, of protecting narrow interests and putting off unpleasant decisions -- that time has surely passed. Starting today, we must pick ourselves up, dust ourselves off, and begin again the work of remaking America.For everywhere we look, there is work to be done. The state of the economy calls for action, bold and swift, and we will act -- not only to create new jobs, but to lay a new foundation for growth. We will build the roads and bridges, the electric grids and digital lines that feed our commerce and bind us together. We will restore science to its rightful place, and wield technology's wonders to raise health care's quality and lower its cost. We will harness the sun and the winds and the soil to fuel our cars and run our factories. And we will transform our schools and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to meet the demands of a new age. All this we can do. And all this we will do.Now, there are some who question the scale of our ambitions -- who suggest that our system cannot tolerate too many big plans. Their memories are short. For they have forgotten what this country has already done; what free men and women can achieve when imagination is joined to common purpose, and necessity to courage.What the cynics fail to understand is that the ground has shifted beneath them -- that the stale political arguments that have consumed us for so long no longer apply. The question we ask today is not whether our government is too big or too small, but whether it works -- whether it helps families find jobs at a decent wage, care they can afford, a retirement that is dignified. Where the answer is yes, we intend to move forward. Where the answer is no, programs will end. And those of us who manage the public's dollars will be held to account -- to spend wisely, reform bad habits, and do our business in the light of day -- because only then can we restore the vital trust between a people and their government.Nor is the question before us whether the market is a force for good or ill. Its power to generate wealth and expand freedom is unmatched, but this crisis has reminded us that without a watchful eye, the market can spin out of control -- and that a nation cannot prosper long when it favors only the prosperous. The success of our economy has always depended not just on the size of our gross domestic product, but on the reach of our prosperity; on our ability to extend opportunity to every willing heart -- not out of charity, but because it is the surest route to our common good.As for our common defense, we reject as false the choice between our safety and our ideals. Our Founding Fathers, faced with perils we can scarcely imagine, drafted a charter to assure the rule of law and the rights of man, a charter expanded by the blood of generations. Those ideals still light the world, and we will not give them up for expedience's sake. And so to all other peoples and governments who are watching today, from the grandest capitals to the small village where my father was born: Know that America is a friend of each nation and every man, woman and child who seeks a future of peace and dignity, and that we are ready to lead once more.Recall that earlier generations faced down fascism and communism not just with missiles and tanks, but with sturdy alliances and enduring convictions. They understood that our power alone cannot protect us, nor does it entitle us to do as we please. Instead, they knew that our power grows through its prudent use; our security emanates from the justness of our cause, the force of our example, the tempering qualities of humility and restraint.
We are the keepers of this legacy. Guided by these principles once more, we can meet those new threats that demand even greater effort -- even greater cooperation and understanding between nations. We will begin to responsibly leave Iraq to its people, and forge a hard-earned peace in Afghanistan. With old friends and former foes, we will work tirelessly to lessen the nuclear threat, and roll back the specter of a warming planet. We will not apologize for our way of life, nor will we waver in its defense, and for those who seek to advance their aims by inducing terror and slaughtering innocents, we say to you now that our spirit is stronger and cannot be broken; you cannot outlast us, and we will defeat you.For we know that our patchwork heritage is a strength, not a weakness. We are a nation of Christians and Muslims, Jews and Hindus -- and nonbelievers. We are shaped by every language and culture, drawn from every end of this Earth; and because we have tasted the bitter swill of civil war and segregation, and emerged from that dark chapter stronger and more united, we cannot help but believe that the old hatreds shall someday pass; that the lines of tribe shall soon dissolve; that as the world grows smaller, our common humanity shall reveal itself; and that America must play its role in ushering in a new era of peace.To the Muslim world, we seek a new way forward, based on mutual interest and mutual respect. To those leaders around the globe who seek to sow conflict, or blame their society's ills on the West: Know that your people will judge you on what you can build, not what you destroy. To those who cling to power through corruption and deceit and the silencing of dissent, know that you are on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 but that we will extend a hand if you are willing to unclench your fist.To the people of poor nations, we pledge to work alongside you to make your farms flourish and let clean waters flow; to nourish starved bodies and feed hungry minds. And to those nations like ours that enjoy relative plenty, we say we can no longer afford indifference to suffering outside our borders; nor can we consume the world's resources without regard to effect. For the world has changed, and we must change with it.As we consider the road that unfolds before us, we remember with humble gratitude those brave Americans who, at this very hour, patrol far-off deserts and distant mountains. They have something to tell us today, just as the fallen heroes who lie in Arlington whisper through the ages. We honor them not only because they are guardians of our liberty, but because they embody the spirit of service; a willingness to find meaning in something greater than themselves. And yet, at this moment -- a moment that will define a generation -- it is precisely this spirit that must inhabit us all.For as much as government can do and must do, it is ultimately the faith and determination of the American people upon which this nation relies. It is the kindness to take in a stranger when the levees break, the selflessness of workers who would rather cut their hours than see a friend lose their job which sees us through our darkest hours. It is the firefighter's courage to storm a stairway filled with smoke, but also a parent's willingness to nurture a child, that finally decides our fate.
Our challenges may be new. The instruments with which we meet them may be new. But those values upon which our success depends -- hard work and honesty, courage and fair play, tolerance and curiosity, loyalty and patriotism -- these things are old. These things are true. They have been the quiet force of progress throughout our history. What is demanded then is a return to these truths. What is required of us now is a new era of responsibility -- a recognition, on the part of every American, that we have duties to ourselves, our nation and the world; duties that we do not grudgingly accept but rather seize gladly, firm in the knowledge that there is nothing so satisfying to the spirit, so defining of our character, than giving our all to a difficult task.This is the price and the promise of citizenship.This is the source of our confidence -- the knowledge that God calls on us to shape an uncertain destiny.This is the meaning of our liberty and our creed -- why men and women and children of every race and every faith can join in celebration across this magnificent Mall, and why a man whose father less than 60 years ago might not have been served at a local restaurant can now stand before you to take a most sacred oath.So let us mark this day with remembrance, of who we are and how far we have traveled. In the year of America's birth, in the coldest of months, a small band of patriots huddled by dying campfires on the shores of an icy river. The capital was abandoned. The enemy was advancing. The snow was stained with blood. At a moment when the outcome of our revolution was most in doubt, the father of our nation ordered these words be read to the people:"Let it be told to the future world ... that in the depth of winter, when nothing but hope and virtue could survive... that the city and the country, alarmed at one common danger, came forth to meet [it] ."America. In the face of our common dangers, in this winter of our hardship, let us remember these timeless words. With hope and virtue, let us brave once more the icy currents, and endure what storms may come. Let it be said by our children's children that when we were tested, we refused to let this journey end, that we did not turn back, nor did we falter; and with eyes fixed on the horizon and God's grace upon us, we carried forth that great gift of freedom and delivered it safely to future generations.
就 職 演 說 本 報 中 譯
我 的 國 民 : 我 今 天 站 在 這 , 為 我 們 眼 前 的 任 務 感 到 謙 卑 , 為 你 們 給 我 的 信 任 感 激 , 為 我 們 先 人 的 犧 牲 不 忘 懷 。 我 多 謝 喬 治 布 殊 總 統 對 國 家 的 服 務 , 以 及 他 在 整 個 權 力 過 度 過 程 展 示 的 慷 慨 和 合 作 。 至 今 44 位 美 國 人 宣 讀 過 總 統 誓 詞 。 這 些 言 詞 在 繁 榮 潮 起 、 在 和 平 的 風 平 浪 靜 中 說 過 , 但 很 多 時 候 , 誓 詞 是 在 陰 霾 密 佈 中 宣 讀 。 美 國 在 這 些 時 刻 挺 下 去 , 不 止 是 因 為 在 位 者 的 技 巧 或 視 野 , 而 是 因 為 我 們 人 民 堅 信 先 人 的 理 想 , 信 守 我 們 的 立 國 文 獻 。 過 去 如 是 , 這 一 代 美 國 人 也 如 是 。 我 們 正 身 陷 危 機 , 現 在 大 家 都 很 清 楚 了 。 國 家 正 在 打 仗 , 對 抗 一 個 廣 大 的 暴 力 和 仇 恨 網 絡 。 我 們 的 經 濟 嚴 重 地 衰 弱 , 是 部 份 人 貪 婪 和 不 負 責 任 的 結 果 , 也 是 因 為 我 們 集 體 失 敗 , 未 能 作 出 艱 難 的 決 定 , 為 國 家 進 入 新 紀 元 作 好 準 備 。 很 多 家 沒 有 了 , 工 作 被 裁 了 , 企 業 倒 閉 了 。 我 們 的 醫 療 費 太 貴 , 我 們 的 學 校 有 負 於 太 多 人 , 每 天 都 有 新 證 據 顯 示 , 我 們 用 能 源 的 方 法 , 令 我 們 的 敵 人 強 大 , 又 威 脅 我 們 的 星 球 。 這 些 都 是 危 機 的 指 標 , 有 數 據 和 統 計 。 較 難 測 量 但 同 樣 影 響 深 遠 的 , 是 全 國 信 心 受 重 創 , 揮 之 不 去 的 恐 懼 , 擔 心 美 國 衰 落 無 可 避 免 , 擔 心 下 一 代 一 定 要 降 低 期 望 。 今 日 我 向 你 們 說 , 我 們 面 對 的 挑 戰 千 真 萬 確 , 很 嚴 重 也 很 多 , 不 能 輕 易 解 決 , 不 能 短 時 間 解 決 , 但 美 國 知 道 : 挑 戰 一 定 會 克 服 。 這 一 天 , 我 們 聚 首 一 堂 , 是 因 為 我 們 選 擇 希 望 , 而 非 恐 懼 , 選 擇 目 標 一 致 , 而 不 是 衝 突 和 爭 吵 。 這 一 天 , 我 們 來 宣 佈 結 束 埋 怨 、 虛 假 承 諾 、 指 摘 和 過 時 的 條 , 它 們 窒 息 我 們 的 政 治 太 久 了 。 我 們 仍 是 一 個 年 輕 的 國 家 , 但 正 如 《 聖 經 》 所 說 , 是 時 候 將 孩 子 氣 放 在 一 旁 了 。 重 申 我 們 不 滅 精 神 的 時 候 到 了 , 去 選 取 我 們 歷 史 好 的 一 面 , 去 發 揚 那 珍 寶 , 那 一 代 傳 一 代 的 高 尚 理 念 : 上 帝 承 諾 人 人 平 等 , 人 人 自 由 , 人 人 值 得 有 機 會 追 求 快 樂 。 當 我 們 再 次 肯 定 我 國 的 偉 大 , 我 們 知 道 偉 大 從 來 不 是 天 生 , 而 是 爭 取 得 來 的 。 我 們 的 旅 程 從 來 沒 有 走 捷 徑 , 從 不 退 而 求 其 次 。 這 不 是 膽 小 的 人 之 路 , 這 條 路 不 是 給 那 些 喜 歡 安 逸 多 於 工 作 、 只 追 求 名 利 之 樂 的 人 。 這 條 路 是 給 肯 冒 險 的 人 、 做 實 事 的 人 、 創 造 事 物 的 人 的 。 這 些 人 有 些 得 到 頌 揚 , 但 多 數 都 是 默 默 耕 耘 , 是 他 們 帶 領 我 們 通 過 那 漫 長 崎 嶇 之 路 , 通 往 繁 榮 和 自 由 。 為 了 我 們 , 他 們 收 拾 起 僅 有 的 財 產 , 飄 洋 過 海 尋 找 新 生 命 。 為 了 我 們 , 他 們 在 血 汗 工 廠 辛 勤 工 作 , 在 西 部 安 頓 下 來 , 忍 受 鞭 打 , 開 墾 惡 土 。 為 了 我 們 , 他 們 戰 鬥 死 亡 , 在 康 科 德 和 蓋 茨 堡 , 在 諾 曼 第 和 溪 山 。 一 次 又 一 次 , 這 些 男 男 女 女 掙 扎 犧 牲 , 幹 活 至 雙 手 粗 糙 , 要 讓 我 們 可 以 活 得 更 好 。 他 們 以 美 國 為 大 , 大 於 小 我 , 大 於 因 出 身 、 財 富 或 派 系 的 分 歧 。 今 天 我 們 延 續 這 個 旅 程 。 我 們 仍 是 世 上 最 富 強 的 國 家 。 我 國 工 人 的 生 產 力 , 不 輸 於 危 機 開 始 的 時 候 。 還 有 我 們 腦 袋 的 創 造 力 不 減 , 對 我 們 貨 品 和 服 務 的 需 求 , 也 不 少 於 上 周 、 上 月 或 上 一 年 。 我 們 的 能 力 並 未 衰 減 。 但 我 們 固 守 立 場 、 保 護 狹 隘 利 益 和 推 遲 作 出 不 快 決 定 的 日 子 肯 定 已 消 逝 。 由 今 天 開 始 , 我 們 必 須 振 作 起 來 , 拍 掉 身 上 的 灰 煙 , 再 度 開 始 重 塑 美 國 。
因 為 無 論 我 們 放 眼 那 , 都 有 工 作 要 做 。 現 時 的 經 濟 情 況 亟 待 果 斷 而 迅 即 行 動 , 而 我 們 會 手 ─ ─ 不 僅 是 創 造 新 職 位 , 而 且 是 為 經 濟 增 長 奠 下 新 基 礎 。 我 們 將 修 橋 築 路 , 舖 設 電 纜 網 絡 和 數 碼 線 路 , 以 協 助 商 業 發 展 , 也 讓 我 們 緊 密 聯 繫 。 我 們 會 讓 科 學 重 歸 正 當 地 位 , 運 用 科 技 的 奇 , 提 高 健 康 水 平 和 減 少 醫 療 開 支 。 我 們 會 擷 取 太 陽 、 風 力 和 泥 土 , 為 汽 車 提 供 燃 料 , 讓 工 廠 運 作 。 我 們 更 會 改 變 中 小 學 和 大 學 , 迎 合 新 時 代 的 需 要 。 這 些 我 們 都 做 得 到 。 而 且 我 們 會 手 去 做 。 有 些 人 質 疑 我 們 野 心 太 大 , 他 們 說 大 計 太 多 , 政 府 應 付 不 來 。 他 們 太 善 忘 了 。 他 們 忘 記 了 這 國 家 的 成 績 ; 忘 記 了 只 要 結 合 想 像 力 和 共 同 目 標 , 結 合 需 要 和 勇 氣 , 自 由 的 人 可 以 成 就 甚 麼 事 情 。 憤 世 疾 俗 之 輩 沒 法 理 解 的 是 , 他 們 的 論 據 已 站 不 住 腳 ─ ─ 那 些 煩 擾 我 們 多 時 的 陳 腐 政 治 論 據 , 已 不 再 合 用 。 我 們 今 天 要 問 的 , 並 非 政 府 是 否 太 大 或 太 小 , 而 是 能 否 做 出 成 績 ─ ─ 能 否 幫 助 家 庭 找 到 薪 金 合 理 的 工 作 , 獲 得 負 擔 得 起 的 醫 療 照 顧 , 以 及 過 得 到 有 尊 嚴 的 退 休 生 活 。 答 案 是 肯 定 的 話 , 我 們 就 會 看 下 一 項 ; 答 案 是 否 定 的 話 , 計 劃 或 要 打 住 。 我 們 這 些 管 理 公 帑 的 人 將 要 負 起 責 任 ─ ─ 錢 要 花 得 其 所 , 改 掉 壞 習 慣 , 還 要 將 一 切 決 定 公 開 ─ ─ 惟 其 如 此 , 才 可 重 建 人 民 對 政 府 的 信 任 。 我 們 面 對 的 問 題 , 亦 非 市 場 力 量 是 正 是 邪 。 市 場 創 造 財 富 、 推 動 自 由 的 威 力 , 無 可 比 擬 , 但 這 次 危 機 提 醒 我 們 , 欠 缺 監 察 的 話 , 市 場 就 會 失 控 ─ ─ 而 一 個 國 家 若 偏 幫 富 人 , 將 不 能 得 享 長 久 的 繁 盛 。 我 們 的 經 濟 得 到 成 功 , 除 了 端 視 我 國 國 內 生 產 總 值 之 外 , 還 要 讓 更 多 人 共 享 繁 榮 , 以 及 讓 有 心 人 得 到 機 會 ─ ─ 不 是 出 於 慈 悲 憐 憫 , 而 是 因 為 這 才 是 達 到 共 榮 的 最 確 切 途 徑 。 至 於 共 同 防 衞 問 題 , 我 們 不 認 為 需 要 在 安 全 和 理 想 之 間 作 出 抉 擇 。 我 國 的 開 國 元 勳 們 , 當 年 面 對 我 們 難 以 想 像 的 險 境 , 依 然 擬 出 確 保 法 治 和 人 權 的 憲 章 , 並 由 歷 代 人 的 鮮 血 加 以 發 揚 。 那 些 理 念 至 今 仍 照 亮 世 人 , 我 們 斷 不 會 為 一 時 之 便 而 放 棄 這 些 理 念 。 今 天 在 看 我 們 的 各 國 政 府 和 人 民 、 由 最 宏 偉 的 首 都 到 家 父 出 生 的 小 村 落 , 請 聽 好 : 美 國 是 每 個 國 家 的 朋 友 , 是 想 尋 找 和 平 與 尊 嚴 的 男 人 、 女 人 和 小 孩 的 朋 友 , 還 有 就 是 , 我 們 已 準 備 好 , 再 一 次 領 導 世 界 。 要 記 得 先 輩 壓 倒 法 西 斯 主 義 和 共 產 主 義 , 不 只 用 導 彈 和 坦 克 , 還 憑 堅 定 的 團 結 和 不 撓 的 信 念 。 他 們 明 瞭 , 單 憑 一 己 力 量 , 我 們 不 足 以 自 保 , 更 不 能 自 把 自 為 。 反 之 , 他 們 明 白 到 , 只 有 審 慎 運 用 , 我 們 的 力 量 才 能 壯 大 起 來 ; 我 們 的 安 穩 , 源 自 我 們 目 標 之 正 確 、 我 們 所 作 榜 樣 的 力 量 , 還 有 謙 卑 與 克 制 的 溫 和 品 質 。
我 們 是 這 個 遺 產 的 保 存 者 。 在 這 些 原 則 的 再 次 引 領 下 , 我 們 可 以 迎 戰 需 要 更 大 努 力 、 國 家 間 更 強 合 作 和 更 大 的 理 解 而 面 對 的 新 威 脅 。 我 們 要 開 始 負 責 任 地 將 伊 拉 克 , 交 還 給 該 國 人 民 , 並 在 阿 富 汗 打 造 要 辛 苦 攫 取 的 和 平 。 在 舊 朋 友 和 前 敵 人 的 陪 同 下 , 我 們 會 努 力 不 懈 地 減 低 核 威 脅 , 並 逆 轉 正 在 變 暖 的 地 球 。 我 們 不 會 為 我 們 的 生 活 方 式 道 歉 , 也 不 會 放 棄 防 衞 , 對 於 那 些 透 過 恐 怖 手 段 和 屠 殺 無 辜 者 而 達 到 目 標 的 人 , 我 們 現 在 對 你 們 說 , 我 們 的 意 志 比 你 們 更 堅 強 , 我 們 不 會 被 擊 敗 , 你 們 無 法 比 我 們 更 長 久 , 我 們 會 擊 敗 你 們 。 因 為 我 們 知 道 , 祖 先 的 遺 產 是 力 量 , 而 非 軟 弱 。 我 們 是 一 個 基 督 徒 、 回 徒 、 猶 太 徒 、 印 度 徒 和 無 信 仰 者 的 國 家 。 世 界 上 每 種 語 文 和 文 化 , 塑 造 出 我 們 。 由 於 我 們 嘗 過 內 戰 和 種 族 隔 離 的 痛 苦 , 我 們 能 夠 更 強 和 更 團 結 地 走 出 黑 暗 的 一 章 。 我 們 深 切 相 信 宿 怨 有 一 天 會 過 去 ; 種 族 部 落 間 的 裂 縫 很 快 會 消 弭 ; 當 世 界 變 得 越 來 越 小 時 , 我 們 的 人 性 會 彰 顯 ; 美 國 必 須 扮 演 引 導 世 界 走 向 新 和 平 紀 元 的 角 色 。 對 於 回 世 界 , 我 們 基 於 互 利 和 互 相 尊 重 的 原 則 上 , 尋 找 新 的 前 路 。 對 於 世 界 上 那 些 散 佈 衝 突 、 或 將 自 己 社 會 的 病 態 怪 罪 於 西 方 的 領 袖 : 要 知 道 你 們 的 人 民 , 會 根 據 你 的 建 設 而 非 破 壞 去 評 核 你 。 對 於 那 些 透 過 貪 污 、 欺 騙 、 打 壓 異 見 者 而 穩 住 政 權 的 人 , 要 知 道 你 們 處 於 歷 史 錯 誤 的 一 面 , 但 如 果 你 們 願 意 放 鬆 拳 頭 , 我 們 願 意 向 你 們 伸 出 手 。 對 於 貧 窮 國 家 的 人 民 , 我 們 承 諾 與 你 一 起 , 令 你 的 農 田 肥 沃 , 令 潔 淨 的 水 川 流 不 息 ; 令 飢 餓 的 身 體 得 到 滋 養 , 並 餵 養 飢 餓 的 心 靈 。 對 於 那 些 與 我 們 一 樣 , 享 受 豐 盛 物 資 的 國 家 , 我 們 不 能 再 對 在 國 界 外 受 苦 的 人 漠 不 關 心 ; 我 們 也 不 能 不 理 會 效 能 地 , 耗 用 世 界 的 資 源 。 因 為 世 界 改 了 , 我 們 也 必 須 改 變 。 當 我 們 考 慮 前 路 要 怎 樣 走 時 , 我 們 要 以 謙 虛 的 態 度 , 記 住 那 些 每 小 時 都 在 遙 遠 沙 漠 和 山 區 巡 邏 的 勇 敢 美 國 人 。 他 們 今 天 有 話 跟 我 們 說 , 就 像 長 眠 在 阿 靈 頓 國 家 公 墓 下 的 英 雄 一 樣 , 跨 越 世 代 向 我 們 耳 語 。 我 們 尊 崇 他 們 , 不 只 因 為 他 們 是 捍 衞 自 由 的 衞 士 , 也 因 為 他 們 體 現 了 服 務 的 精 神 ; 這 是 一 種 尋 找 超 越 自 身 意 義 的 意 願 。 在 這 個 時 刻 , 將 會 為 一 個 時 代 下 定 義 的 時 刻 , 我 們 正 需 要 這 種 精 神 , 居 於 我 們 全 部 人 身 上 。 政 府 有 許 多 事 可 以 做 和 必 須 做 , 但 這 個 國 家 建 基 的 , 始 終 是 美 國 人 的 信 念 和 決 心 。 令 我 們 得 以 度 過 黑 暗 時 刻 的 美 德 , 就 是 當 大 堤 破 裂 時 , 救 助 一 名 陌 生 人 的 仁 慈 ; 就 是 工 人 寧 願 減 工 時 , 也 不 願 看 到 一 個 好 朋 友 失 業 。 最 後 決 定 我 們 命 運 的 , 就 是 消 防 員 走 入 濃 煙 密 佈 的 走 廊 的 勇 氣 , 還 有 父 母 願 意 培 養 小 孩 的 熱 誠 。
我 們 的 挑 戰 可 能 是 新 的 。 我 們 迎 接 挑 戰 的 工 具 也 可 能 是 新 的 。 但 令 我 們 成 功 的 價 值 , 包 括 勤 勞 、 誠 實 、 勇 氣 、 公 平 競 賽 、 容 忍 、 好 奇 心 、 忠 誠 和 愛 國 , 都 是 既 有 的 。 它 們 都 是 實 實 在 在 的 。 它 們 一 直 是 我 們 跨 越 歷 史 的 寂 靜 動 力 。 所 需 要 的 , 是 回 歸 這 些 真 理 。 現 在 需 要 我 們 做 的 , 是 一 個 負 責 任 的 新 時 代 , 一 個 認 知 , 就 是 每 個 美 國 人 , 都 要 對 我 們 自 己 、 我 們 的 國 家 和 世 界 負 責 。 我 們 非 但 不 能 不 情 願 , 相 反 要 樂 意 地 捉 緊 這 些 責 任 。 我 們 要 相 信 , 沒 有 任 何 事 比 全 情 投 入 迎 接 艱 難 的 任 務 , 更 能 滿 足 我 們 的 精 神 , 更 能 為 我 們 的 性 格 下 定 義 。 這 就 是 做 公 民 代 價 與 承 諾 。 這 是 我 們 信 心 的 泉 源 ─ ─ 就 是 對 主 感 召 我 們 塑 造 不 明 確 命 運 的 認 知 。 這 是 我 們 自 由 和 我 們 信 仰 的 意 思 ─ ─ 為 甚 麼 每 個 種 族 、 每 種 信 仰 的 男 女 和 孩 子 能 在 這 個 宏 偉 的 廣 場 一 起 慶 祝 ; 為 甚 麼 一 個 父 親 在 差 不 多 六 十 年 前 或 在 餐 廳 不 獲 招 待 的 男 子 今 天 能 站 在 你 們 的 面 前 , 作 出 最 莊 嚴 的 宣 誓 。 因 此 , 讓 我 們 銘 記 這 一 天 , 毋 忘 我 們 是 誰 、 我 們 走 了 多 遠 的 路 。 在 美 國 誕 生 的 一 年 , 在 最 寒 的 歲 月 , 一 小 群 愛 國 的 人 在 冰 封 的 河 畔 , 圍 攏 一 堆 營 火 餘 燼 取 暖 。 首 都 失 守 。 敵 人 進 攻 。 白 雪 染 血 。 在 我 們 革 命 成 果 備 受 疑 惑 的 時 刻 , 我 們 的 開 國 父 親 下 令 向 人 們 宣 讀 : 「 告 訴 未 來 的 世 界 … … 在 嚴 冬 一 無 所 有 之 際 , 只 有 希 望 和 德 行 存 活 … … 這 個 城 市 和 這 個 國 家 , 必 須 迎 上 前 克 服 共 同 的 危 難 。 」 美 利 堅 。 面 對 共 同 的 危 難 , 在 我 們 困 境 的 寒 冬 , 讓 我 們 緊 記 這 些 不 朽 的 文 字 。 憑 希 望 和 德 行 , 讓 我 們 再 一 次 勇 敢 對 抗 冰 冷 的 寒 流 , 承 受 所 有 來 襲 的 風 暴 。 告 訴 我 們 孩 子 的 孩 子 , 當 我 們 經 歷 考 驗 , 我 們 絕 不 讓 這 旅 程 終 結 , 我 們 不 掉 頭 , 我 們 不 畏 縮 ; 放 眼 未 來 , 有 主 給 我 們 的 恩 典 , 我 們 帶 自 由 的 讚 禮 向 前 進 , 將 它 安 然 相 傳 給 未 來 世 界 。